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41章 峰回路转
    大地突然一阵颤抖,密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隐藏已久的黑衣骑兵如潮般掩杀过来。版主0○一电COM正面密林中铁血箭队张弓以待,两侧骑兵冲锋杀阵猛扑而至,怀羽等人顿时陷入了绝境之中,再无突围希望。

    远处催骑而奔的张步心中狂喜,他对楚怀羽有着深刻的了解,断定这可恨小子必会与窦家铁骑同生共死,历史仿佛再次重演,这次一定要一洗前耻,将这个让自己丢尽颜面的家伙斩于刀下!

    事实证明张步又错了。怀羽一声呼啸,窦家铁骑做出了出人意料的行为,他们竟然放弃了逃生之举,全体调转马头往会馆方向飞速退了回去,只留下怀羽独自一骑横枪而立。

    两侧反应不及的黑衣骑兵怔立当场,眼望远处赶来的统领,不知是否追击;对方突兀的举动大出意料,打破了他们原定的战略。

    未待张步发出指令,怀羽一声朗笑,丢下一个轻蔑的眼神后,身形自马背上腾空而起,往密林投去。

    “轰”的一声,张步只觉热血冲头,愤怒的火焰顷刻间摧毁了他的理智,怀羽轻蔑的眼神在识海之内不停闪现;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张步心中不停的狂吼。

    “杀了他!”

    吼叫声终于忍不住从口中涌出,一众骑兵微微一呆,但见首领已当先腾身扑入林中,他们再顾不得追杀窦家铁骑,经验丰富的黑衣骑兵分作三路,一路步行追随张步进入密林,另两路分别往密林两侧包围过去,务必叫猎物无路可逃。

    方玄与黄坤率领着大队人马杀气腾腾的直奔会馆而来,铺天盖地的气势笼罩在会馆上空。

    玉如霜等人看见黄坤的身影,暗自一叹,中计了!即使怀羽能吸引一部分强敌,他们剩下的力量也足以将会馆夷为平地。

    危险越来越近,玉如霜心中响起了自己的承诺,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带着倩茹杀出重围!坚定的信念让玉仙子气势猛增,娇躯一动,就欲强抢先冲杀出去。

    异变突至,方玄等人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远处传来阵阵清脆的马蹄声,窦家铁骑的身影清晰可见,而他们身后并无追兵的身影。

    狂喜降临会馆之内,怀羽成功了!他一人竟然牵制了几百黑衣骑兵;惊喜过后,抑制不住的担忧在众人心中升起,倩茹三女更是珠泪盈眶,芳心默默为爱人祈求上苍垂怜。

    了解了事情经过的黄坤愤怒的咆哮起来,“张步这个蠢货!”

    “黄兄,事已至此,只能亡羊补牢了,为保万一,就由你去支援张步除掉楚怀羽,至于会馆众人,现今我们居于劣势,只得后撤再图它策!”

    方玄微微一叹,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怪不得世人常说世事如棋局局新!

    围于会馆外的敌兵潮水般涌来,随即又如潮水般迅速退去,只有纷乱的地面才能证实曾经的凶险。

    一场危机终于在张步的妒恨下扭转乾坤,化险为夷!最大的功臣却陷入了敌人无尽的追杀中。

    “夺命红帖”能否保住它的威名?答案就在五日之后!

    夜幕笼罩下的密林漆黑一片,犹如张开巨口的怪兽,等待着吞噬陌生的闯入者,怀羽挺拔的身形在密林中一闪而逝,鬼魅般消失不见。

    “嗖”的一声,一枚羽箭插在了他瞬息之前立足之处。

    树上的箭卫见袭击落空,迅疾的一缩,再次卷伏在树荫中;附近的同伴张弓待箭,只等猎物扑向诱饵,夺命的箭尖所指之处封锁了诱饵身周所有的空间。

    怀羽谨慎的移动着身形,先天神念透出体外,一缕缕念力丝网般延伸出去,遍布林内每一处角落,玄奥的“灵觉”全力发动,伏击者若有若无的呼吸自黑暗中一一传来。

    强大的劲气破空声在左侧远处响起,张步威猛的身形迅速接近,燃烧的怒火使他的双目在黑暗中传出阵阵红光,握刀的大手沉稳有力,刀锋随着身形的变换幻化出不同的轨迹,时刻处在颠峰状态。

    强敌出现,身处重围的怀羽神奇的念力密布全身,将自身一切生机与体温都封在体内,身躯一缩,犹如死物般躲入了杂草之中。

    张步气势狂乱的身形自怀羽上空一掠而过,向远处追去,顷刻间消失于夜色之中。他深厚的先天神识扫过怀羽藏身之处毫无感应,“睡梦大法”果然非同凡响!

    在又一群黑衣骑兵飞掠而过后,怀羽识海运转,瞬息间一个微妙的意念浮现出来,心有定计的他内息一动,一掌击在地面,尘土不惊,毫无声音;身形化作一缕轻烟向最近的目标掠去;要想冲出密林逃出生天,首先必须在铁血箭卫严密的防线上打开一个逃生的缝隙。

    诱饵并未将对手引入陷阱,经验丰富的箭卫们知道遇到了高手,不由得再次加强了防守,鹰隼般的双目仔细的辨认着林内的一切,一草一木均未放过!

    “砰”的一声轻响,怀羽先前所留掌力此时突然爆发,顷刻间虚空中“嗡、嗡”声四起,箭雨自四方射至,声响处方圆三丈之地布满了劲箭留在地面的一截截箭尾。看得暗处的怀羽心神一惊,好厉害的对手。

    怀羽逐分逐寸的向树上的箭卫靠近,短枪划入手中,只要对方稍有察觉,枪尖就会在最短的时间穿透他的身躯。

    箭卫斜倚枝桠间的身形突然一僵,久历生死的他虽然功力未达先天境界,但在战火中磨砺出的本能反应却感知了危险的降临;杀气紧锁要害,无形的气墙笼罩身周,让箭卫呼吸困难,难以出声示警;身形不敢稍动,他知道敌人随时可在一瞬间结束自己的性命。

    劲气及体,箭卫眼前发黑,心中不惊反喜,自己的命看来是保住了!

    怀羽双目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还是弃枪用掌将箭卫击昏过去。

    一声惨叫划破夜空,口吐鲜血的身影自树上向远处抛跌而去,落地后又是一阵翻滚,尘土大作,最后伏地不动,再无声息。

    箭雨再次弥漫夜空,刹那间树上已插满了劲箭,奇怪的是树上一片寂静,不见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