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33章 会馆惊魂
    没有纷争,何来江湖?没有恩怨,难成武林!

    群芳会馆门外,一辆马车慢慢的靠拢。ЬánΖhū+0○一+CǒM一声欢呼,水晶从车中一跃而下,长时间的旅程让她格外思念会馆中的姐妹。

    望着水晶往后院飞奔的俏影,白玉温柔的对怀羽道:“羽郎,后院男子不能入内,你先到大厅中休息片刻,待霜姐会客完毕后我们立刻给你引见。”

    白玉语毕,一脸歉意的眼望爱郎。

    “没关系,不过两位美人儿最重要的是休息之处,能不能离你们近一点?”

    一脸贼笑的“无赖”不良的企图昭然若揭,真是色胆包天!

    “小贼!”

    被水晶“带坏”的二女玉容通红,羞极而去!

    无奈的怀羽只得独自步入大厅之中,正巧听到了薛皓平静的话语。

    他乡遇故知,惊喜充盈于怀羽识海之中,身形一动,就欲往薛皓处行去。

    “哎哟!俏郎君,咱俩真是有缘呀!”

    荡笑传来,蛇娘子丰腴的娇躯自人潮中闪身而出,虽作男装打扮,但却掩不住她怒突的,浑圆翘挺的香臀,举手投足间仍是风情万种,媚入骨。

    “姐姐如此美人,小弟可是求之不得,受宠若惊!”

    心中有所凭仗的怀羽毫不惊慌,故意大声回答,以期引起薛皓的注意。

    面对强敌,怀羽灵觉一闪,识海之内灵光再现,一个荒诞的意念油然而生;燥热随着内息的牵引急速运行,怀羽首次主动与燥热融合为一,两眼迸射出异样的光芒,“色迷迷”的直视蛇娘子。

    融入灵蛇毒的燥热透过怀羽双目,毫无阻挡的注入了风人的美眸之中,不停撩拨着蛇娘子潜藏识海深处的绮念,其霸道之处连这以狡猾闻名江湖的毒妇也是难以抵抗,娇躯发热,心房微颤,一缕红云悄悄爬上玉容。

    不经意之间,蛇毒用于对敌的手段被怀羽在这一刻引发出来,闻名江湖的迷情大法就此惊现于世。

    爱欲之念乃人之本性,食色性也;神奇的迷情大法能时刻引发对手心中欲念,惑敌心神,让对手气势难聚,战意全消。

    蛇娘子坚毅的意念让她强自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急运先天功法平复了体内蠢蠢欲动的内息,羞愤的目光寒冷入骨,杀意再也难以掩饰,这个让她出丑的臭小子必须死去,她蛇娘子才能安然入睡。

    风美妇并未察觉,就在这无边恨意之中,臭小子那强悍的身影已悄悄刻入了她的心房,恨意越深,影像就越清晰。

    谁说只有爱才能让一个女人牢牢记住一个男人,有时恨反而会更加刻骨铭心,神牵魂绕!爱恨之差只在一线之间,由爱生恨,恨极而爱,世事奇妙之处,正在于此。

    羞怒交加的蛇娘子红绫飞舞,劲气弥空,往怀羽兜头罩来,杀招一瞬间发动。

    内息自肩背透体而出,通过肌肤颤动的配合,怀羽背后短枪神奇的自枪囊中一跃而出,落入怀羽高举的右手之中;枪影闪现,迅捷的身影迎上了漫天飞舞的致命红绫。

    “睡梦大法”全力运行,如饥似渴的吸收转化着天地元气,怀羽识海一颤,远超内息的先天神念发动了“慧眼”清晰的“看”到裹在红绫之中的一枚细小牙刺,泛着幽蓝色泽的毒刺即将在“枪”“绫”相接的一刻,悄然袭至。果然是狠毒狡猾的蛇娘子,对功力比她低的对手仍然是如此阴险!

    面对出乎意料的致命毒刺,怀羽功法的神奇再次显现;内息逆转而行,他高速移动的身影在不可能中由动转静,毒刺以毫厘之差从他身侧掠过。

    惊诧出现在蛇娘子美目之中,对面的讨厌家伙总是能做出惊人之举;芳心一狠,风美妇压下心中那莫名的感觉,内息不停的迭增,气势随着杀意疯狂上涨,先天神念牢牢的锁住了猎物的身形。

    感觉到强大压力的怀羽灵觉扫视着身周的空间,寻找蛇娘子气场最弱之处,不摆脱她气机的压制,等待怀羽的将是难以闪躲的如潮攻势,致死方休。

    就在此时,又一缕杀气自他身后凭空突现,蛇娘子爱徒秀美的玉容泛着丝丝仇恨,面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一掌让她吃尽了苦头;少女手中精巧的蛇形短剑在虚空留下一条直线的光芒,刁钻的直奔怀羽后心要害而去。

    正面的蛇娘子内息适时狂涌而出,气场的压力再次暴涨,全力压制怀羽闪避的空间,务求让臭小子在师徒俩天衣无缝的配合下葬身于此。

    危急时刻怀羽反而变得无比的冷静,识海之内瞬息之间已转过千百个意念,苦思退敌之法。

    身形一展,怀羽出乎意料的选择了蛇娘子的方向疾冲而上,上身前倾,手中短枪直指蛇娘子胸前要害,对气劲凌厉的红绫不管不顾,与敌同亡的气势汹涌而出,坚定的眼神透出誓死的决心!

    “找死!”

    经验丰富的风美妇一声娇斥,手中红绫顷刻间化为“布棍”带起气流的嘶鸣迎往怀羽手中短枪,只要她阻住怀羽前冲的身形,爱徒寒星的利剑必将制他于死地!

    红绫与短枪于虚空相遇,蛇娘子强大的内息一往直前,如入无人之境。上当了!懊恼的意念在她识海之中一闪而逝。

    怀羽内息瞬间逆流而行,在蛇娘子强大气劲的冲击下,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夹带着凌厉的内息往蛇娘子面部疾射而至。

    女子爱美的天性让风美妇欲追的娇躯不由的停顿下来,红绫舞出一片劲风,将血箭“刮”散而逝。

    得此良机,怀羽在蛇娘子内息“帮助”形以前所未有的快速反抛而回,虎躯一转,正面对上了刚刚掠至近前的寒星。

    双目异光迸射而出,瞬间注入了少女充满杀气的美眸之中;怀羽刚刚领悟的迷情大法果然厉害,猝不及防的寒星芳心一热,手中蛇剑微微一颤,严密的剑网出现了一闪即逝的停顿,凌厉的气势不由的一滞。

    气机牵动下,怀羽手中短枪往唯一的破绽之处狂冲而至,“枪”“剑”在虚空中交汇,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

    生死互搏的二人身形交错,擦身而过,再次对峙起来,必杀的死局终于在怀羽的勇气与智慧下消弥于无形。

    所有的凶险均在一瞬间发生,直到此刻厅内众人才惊醒过来,看清了对峙的三人。

    刀剑出鞘声顿时大作,闪烁的寒光让温暖的大厅瞬间凉意逼人,两个强大的阵营相对而立,惨烈的混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