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31章 灵蛇红儿
    “啊!”

    绝望的阴影瞬间吞噬了倩茹三女的芳心,花容因惊骇急速扭曲,无尽的悲伤让她们的娇躯摇摇欲坠,好似狂风吹打的残叶。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成功的喜悦从蛇娘子波光荡漾的双眸一闪而过,天下至毒的蛇中王者独角蛟蛇的毒性天下能解者寥寥无几,她好似已看到了“猎物”顷刻间毒发身亡的惨状。

    命运是最公正的,当你得到一些的时候,必将失去什么,没有一丝偏差,唯有幸运之神眷顾的宠儿,才能在命运的无常中创造奇迹!

    独角蛟蛇冰凉的躯体刀枪不入,能避任何内息的攻击,世间惟有达至“自然之境”者方能以念力让它屈服。

    此刻的怀羽犹如待宰的羔羊,全无抵抗之力。

    “噌”在这要命的时刻,异样的燥热不甘寂寞的升腾而起,在怀羽体内再次不停“欢呼雀跃”的飞奔。奇妙而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就此展现在众人眼前,让她们瞬间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疑似活在梦幻之中。

    在怀羽体内蛇毒出现一刻,来自同源的感觉让灵异小蛇停下了“亲吻”怀羽的动作,孤独了百年的灵物被同类的气息深深吸引,沿着“燥热”运行的路线在怀羽身周飞速游走,最后更是停在了怀羽肩上,不停用它头上晶莹似玉的独角轻触他的脸颊,就似撒娇的孩子!

    它已把怀羽视作了同类,虽然这个家伙长得有点怪,但那熟悉的同源感觉让“红儿”再无敌意。

    巨大的转变让敌我双方齐齐无语,既没有喜极而泣,也没有失败的沮丧,室内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怪异的寂静之中,世间竟有如此怪异的事情?

    面对天下至毒之物紧贴脸旁,怀羽心中却是莫明的亲切无比,识海之内一片翻腾,难以明状。

    “呵呵!”

    怀羽的一声“傻”笑将蛇娘子“惊醒”过来,诧怒让她玉容布满了红霞,性感红唇再次发出奇特的低吟,催促“红儿”痛下毒“口”听到风美妇带着怒意的命令,灵蛇将头转向了主人,让倩茹三女原本放下的芳心再次紧绷起来。身处毒口下的怀羽却毫不担心,静观其变。

    “红儿”略略一呆,片刻后小小的蛇首不停左右摇摆,表达了拒绝之意,其可爱之处令人捧腹,三女顷刻间忘记了它的可怕,心生喜爱起来。

    低吟不断的急促响起,蛇娘子连连发出命令,她难以相信与自己亲密相处多年的灵物会突然“叛变”让人更加好笑的景象出现了,听得“烦”了的“红儿”将细长的身躯一盘,可爱的小脑袋一缩,用身子将蛇首藏了起来,它竟然也会“掩耳盗铃”这一招?

    “哎呦!俏郎君,看来咱俩真的有缘,是该多多亲近。”

    气急而笑的美妇人玉容一展,如花解语般风情万种,却让人心生寒意。蛇娘子口中低吟声一变,“红儿”留恋的望了望“同类”最后还是回到了主人的怀中。

    失去最后杀着的风美妇见势不成,一声媚笑,身形一动就欲穿窗而去。

    “把命留下!”

    光华暴涨,凭空突现,“晶玉”二美悄然中已封住了她的退路,两只长剑在强大先天劲气的催动下微微颤抖,发出清越的嘶鸣。

    蛇娘子脸上笑意消失,瞳孔微不可察的一缩,面对三位先天高手的围攻,自己虽有把握全身而退,但身边的爱徒却身负内伤,必将难以幸免。

    “让她们走吧!”

    因“红儿”的关系,怀羽识海之内总是对蛇娘子有着莫明的熟悉与亲切,让他下意识的不想与美妇人刀兵相见、生死相搏!

    “俏郎君,我会回来找你的!”

    蛇娘子悠长的话语在怀羽耳边回荡,蕴涵其中的恨意让四人识海齐齐一颤,放过如此大敌是否明智?

    一丝明悟一闪而现,怀羽知道对于自己这个唯一能够“控制”红儿的敌人,狠毒的美妇人已存下必杀的决心,自嘲的苦笑在他嘴角隐现,但怀羽心中却无后悔之意。

    大丈夫行事只要无愧于心,何来后悔之言?夷然无惧的狂野霸气让此刻的怀羽身形伟岸,傲视苍穹。

    目睹爱郎这微妙的变化,怀羽身旁爱侣玉容痴迷,爱意狂升,双目异彩纷呈;唯一的“外人”水晶同样目现迷离之色,转瞬间却化为黯然神伤,浓浓的幽怨在眼底一闪而过,隐入识海深处潜藏不见。

    一场致命的危机终于以无人意料的方式结束了!怀羽的“幸运”能否让他渡过“红帖”一月内无尽的攻势!

    邯郸,大司马官邸。

    “父亲,蛇娘子竟然失败了!”

    王寻惊诧的话语在其父书房内响起。

    “这只是个开始,一下就结束了,岂不一点意思也没有。”

    王郎悠闲不变,心中暗自思忖,王莽,这下我看你还坐不坐得住?丢得可不只是我王郎的威名。

    长安,皇宫密室。

    平日暴躁如雷的王莽此刻却是双目平静,脸带阴沉,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他?

    “皇上,看来邯郸是不想我们置身事外,你看?”

    谋臣谢躬曲身上前,眼带询问。

    “王家的威名是不能有任何差池的!也罢,传令方玄带铁血箭队去杭州吧!”

    王莽略显无奈的一声低叹。好一贯王郎,看来借虎吞狼是行不同了;总有一天我王莽要真正雄霸天下,唯我独尊!

    “兄弟们,加把劲,再快点!”

    离杭州不足百里之处正有一队人马纵骑而行,人人均作行商打扮。

    “头儿,咱们为何不与小姐一起出发?”

    紧随头领身后的骑士疑惑的问到。

    “我也想同倩儿他们一路起程,只是大哥说什么要让年轻人锻炼一下,不到万不得已不让我们出手。”

    领先之人眼望前方,刚才传来的消息让他心急如焚,窦家的威名可别败在我窦尉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