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30章 蛇蝎美人
    惊恐至极的少女此刻芳容惨淡,泪珠涟涟。bāNΖΗu#0零㈠点℃ōm让人心中升起无限怜惜,任你铁石心肠也得化为绕指柔情。

    天下事无奇不有,一向多情浪漫的怀羽却似成了无知无觉的木头,对红儿的凄惨无动于衷。

    他平静的面容少有的透出一丝冷酷的气息,眼见红儿越来越近的身影,怀羽非但未伸出援救之手,反而一声冷笑,手中短枪疾刺而出,迅疾的光芒直往少女要害处奔去,引得房中众女是大惊失色。

    惊慌无措的少女眼见自己的娇躯往枪尖撞去,泪珠涟涟的双目流出浓浓的哀求之色,柔弱如风中的花蕾,令人倍感心痛。

    “失常”的怀羽可谓是天下第一狠心人,坚定的眼神毫无变化,内息透掌而出,在空中“刮”起一阵劲风,先于短枪追魂索命般冲至红儿身前。

    “绝望”的红儿修长的玉体突然奇异的扭动起来,柔弱无骨般在空中以不可能的角度活动着四肢。“砰”的一声,劲气击实声传遍房中,少女娇躯疾抛而回,悠然落地。

    “哎哟!俏郎君你为何如此狠心呀?”

    原本缩在墙角惊慌不已的风美妇此时突然恢复了常态,媚眼连抛,扭腰摆臀的行至红儿身边,眼眸露出一丝关切。

    静立于地的少女玉容闪过一丝嫣红,显然刚才她并未能全身而退,向蛇娘子微微摇了摇玉首,表示并无大恙。

    “俏郎君,姐姐倒是小看你了!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美妇人一缕秋波频频向怀羽送来,言词放荡,风情万种。

    “蛇娘子,你又玩这种小手段,不怕有辱你的身份吗?”

    一句连怀羽自己也不明白的话语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众人齐齐一呆,“又”难道他们见过面吗?

    先前蛇娘子的一声“红儿”让怀羽心中迷雾骤然消失,潜在识海深处的一幅陌生画面在他意识空间一闪而现:“红儿,你成功了!”

    风美妇抱起小红蛇飘然而去,只留下气息全无、僵立谷口的白恋尘!

    师父传承的意识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至于亲切感则来源于体内融合的蛇毒,颇具灵性的蛇毒遇见红蛇主人自是奔腾跳跃,欢欣不已,其玄奥之处无人能够完全明白。

    深深的感激与思念之情在怀羽心中升起;白恋尘的意识虽消散融入怀羽识海之内,但一缕灵性未泯,此刻遇到旧敌,其玄异之处终于体现。

    瞬息之间,怀羽飘逸若仙的气息勃然而发,对面疑惑不解的蛇娘子脑海突然冒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影——白恋尘!这小子的气息太像白恋尘了,难道他死而复生?

    蛇娘子艳丽的妩媚面容自嘲的一笑,立刻将这荒谬可笑的意念一抹而去。自己怎么会把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想成同一个人?

    “旧恨”在怀羽心中升起,冷厉的杀意油然而生,狂野气势随之不停攀升。

    身形一展,枪随人动,枪神独步江湖的“追命枪法”在怀羽手中再现,短枪洒出一片虚影,枪尖时隐时现,蛟龙出海般以玄奥的轨迹不停翻腾,短枪的灵活长处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裹在枪影中的怀羽先天功法全力运行,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自顶而入,化为念力透体而出,融入空间之中,牢牢的锁住了蛇娘子全神戒备的身形,气势随着前扑的攻击飞速增长。

    怀羽的表现明显超出了风人的估计,一丝诧异从柔媚的双眸一闪而过,但功力高深的她并不慌张,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击杀眼前此子,虽然心中对他有一丝莫明的亲切,但她更不愿放弃王家付予的大笔金银!

    腰间红绫摇身一变,成为了蛇娘子手中致命的武器,在怀羽气势与内息达至最高顶点前的一刹那,红绫翻卷化为布棍,重锤般准确无比的一“棍”砸在枪尖上。

    劲气激荡,闷响声如雷灌耳,二人如潮的内息在虚空层层相遇,“枪”、“绫”瞬息之间已交接了十几个回合,猛烈的胶着在一起。

    蛇娘子娇躯轻晃,玉足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容颜悠然,气息平稳;而怀羽的身形在强大力量的反震下控制不住的退回了桌边,虽有少许狼狈,但也毫无损伤。

    一招之下,怀羽武学虽然明显不如风美妇,但若加上功力比他只高不低的“晶玉”姐妹俩,蛇娘子二人显然丝毫占不到便宜。

    落于下风的怀羽朗声一笑,遇强则强的豪迈霸气再次迸发,战意沸腾,毫不把危险放在眼内。此刻的他只想放手一搏,只有与强者之间的战斗,才能向“武道”之巅再进一步,从而一窥“彼岸”的真容!

    “晶玉”姐妹俩轻盈的娇躯来至怀羽身旁,让他更是气势大增,身后担心不已的倩茹也看清了形势,紧绷的心弦微微一松。

    面对气势凌厉的对手,蛇娘子与红儿面不改色,风美妇悠然自得,自信于胸。

    身处劣势的她信心从何而来?淡淡的疑惑在怀羽心中一掠而过,难道蛇娘子还有伏兵不成?念力融于六识之中,怀羽的“灵觉”瞬息游遍方圆百丈之地,却并未感应到任何强大的气息。

    随着蛇娘子一声奇特的低吟,答案终于呼之欲出。

    怀羽三人对她突兀的行为疑惑不已,全神戒备着对面“莫名其妙”的对手。

    异变在众人防备之外突然而生!蛇娘子真正的杀着猛然惊现,之前的一切都是为此刻所做的掩饰而已,真不愧是诡计多端的蛇蝎毒妇!

    曾经夺取白恋尘“生命”的独角蛟蛇“红儿”再次出现,细小的红影自檀香盒底一跃而出,超越常理的快速射至怀羽身上。

    身中诡计的怀羽反应不及,只得眼瞅着“红儿”弹射到自己颈项之间。

    命运是否又给世人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新旧两代“隐使”会不会同样失败在一条小蛇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