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29章 红帖杀着
    “大坏蛋,你刚才干吗这么奇怪?”

    优雅的厢房内,水晶忍不住心中好奇,美目蕴含期待的望着怀羽。ЬáΠZhù@00壹嚸坑母

    白玉此刻正用银针在桌上菜肴内一一插试,像“晶玉美人”姐妹俩此等绝色佳人,既然行走江湖,自然得小心谨慎;深厚的功力并不是万能的,哪怕一次微小的疏漏,后果也许就将是无尽的深渊。

    闻听水晶疑问,二女美目齐齐望向怀羽,对心中莫明的意念解释不清的家伙不由窘迫不已,只得呵呵傻笑,心中快速翻转,苦思过关之法。

    “几位客倌,奴家打扰了!”

    艳媚之声从门口传来,天降救星转移了三女的注意。

    风情万种的女店主携波带浪迈步而进,身后跟着一位二八年华的清丽少女,虽低垂玉首,但其清秀可人尽显小家碧玉的动人之处。

    “这是奴家小女‘红儿’,小妇人怕店中小厮粗手粗脚服侍不好几位仙女似的小姐,所以只好叫小女来听候几位差遣。”

    老板娘一句话解答了众人眼中的疑问。

    三女急忙出言推辞,她们虽出身世家大族,但却无豪门子女的奢华习气,更不忍奴役眼前的清秀少女。

    一旁的怀羽闻听“红儿”二字,悠然的身形微微一顿,双眸从隐约的迷茫之中“醒悟”过来,片刻后恢复平静,房中众人并未注意到他这微妙的变化。

    “好呀,那就谢谢老板娘的好意了!”

    怀羽热情的回应,引来三女“不怀好意”的目光。

    “哎哟!你看奴家这记性,连檀香也忘了给几位客人点上,真是失礼!”

    风的妇人边说边向怀羽抛过一记媚眼,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置于桌上,滑腻的玉手从盒中取出几枝檀香交于红儿手中,“女儿,你给客人们点上吧。”

    “还是我来吧,怎能让红儿姑娘累着呢!”

    怀羽抢步上前,从少女手中接过檀香,但却磨磨蹭蹭的始终未曾点上;其殷勤的动作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不良的动机。

    倩茹与白玉神色平静,芳心微微一愣,她们知道爱郎并非浅薄之人,因何却有如此轻佻的举动?

    一向专喜作对、无中生有的水晶眼见这活生生的“证据”却一反常态的并未出言戏弄;灵慧的少女深知“大坏蛋”的本性,惊诧的她不再胡闹,静观其变。

    识海突然一颤,一阵烦闷在怀羽心中掠过,玄异的灵觉预知了危险的临近。

    一丝淡淡的杀气从屋外传来,念力融入六识之中的怀羽只听得左侧窗户一声闷响,变故凭空而至!

    木窗在浑厚内息狂猛的冲击下,顷刻间化为漫天飞舞的碎木,木屑夹带劲气利箭般向屋内众人疾射而至;店主母女尖利的惊叫声响撤云霄,房内一时陷入混乱之中。

    处变不惊的怀羽背上短枪入手,刚欲上前阻击,一道光华自身旁疾冲而上,活泼的水晶已抢先出手,玉人此刻所展现的功力让怀羽是大吃一惊,想不到一向天真活泼的少女竟有不输白玉的一身武学。

    水晶手中长剑变作一片光幕,内息透剑而出,细密的剑网将万千“利箭”一一绞碎,化为粉尘,再无威胁。

    正当众人心神被碎木吸引时,一个诡异的黑影紧随于后凭空突现,光华暴长直扑怀羽,狠辣的剑气在虚空留下了一条直线的轨迹,杀手终于现出了真身。

    白玉曼妙动人的娇躯轻轻一闪,似缓实疾的出现在杀手面前,先天劲气奔涌而出,金铁交鸣声在房内回荡不休,瞬息之间两剑连续交接了不下十个回合;近身相搏,拼的是勇气与速度,狭路相逢勇者胜,想不到在白玉完美娇柔的玉容下,竟有如此本色!

    即使身为杀手,来人此刻也不由面现惊佩之色,想不到猎物身旁竟有如此高手!看来此次刺杀是很难成功了。

    不容杀手再细想下去,白玉手中长剑带着一道深合天地至理的轨迹再次扑面而来,侧后方的水晶就势立于门窗之间,封住了杀手的退路。对于意图伤害怀羽的来人姐妹俩是切齿痛恨,誓要将他留在此处!

    身为目标的怀羽此刻却悠闲的站于一旁,对玉人充满了信心的他来到倩茹身边,以防不测。而吓作一团的母女二卷缩于墙角,娇躯不停颤抖,花容失色。

    困兽之斗的杀手不改冷酷气息,一声历啸,气势大涨,注满内息的长剑在空中嘶嘶狂鸣,一鼓作气的迎向白玉的攻击。二人的身影在狭小的房间内快速移动,劲气交击声连串响起,两支夺命长剑疯狂的交缠、绞杀,生死胜败取决于一线之间。

    “砰”的一声,心生去意的杀手对白玉的攻击不闪不避,运气于胸硬受了一脚,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杀手在空中不停翻滚,借着身躯的旋转化解着白玉内息对经脉的伤害。

    借着对手内息的去势,杀手的速度瞬间达至前所未有的境界,向房间一侧飞速退去,让姐妹二人追之不及。

    真不愧为在生死中挣扎的冷血杀手,竟然在不可能中以重伤换回了一线生机。

    “啊!”

    惊叫声穿云裂空,杀手退至处正是红儿躲藏之地,生命受到威胁的少女吓得再次惊叫不止。

    背靠墙壁的杀手不敢转身,唯恐失去那以重伤换来的微弱生机,强提精元之气汇聚于背,内息向土墙狂涌而去,强大的先天内息不断层层冲击,坚硬的墙壁变的犹如纸糊般脆弱,杀手身躯穿墙而过,在墙上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大洞。

    经验丰富的杀手穿透墙壁之时,害怕离得最近的怀羽出手阻拦,一把抓起无力反抗的红儿,大手一甩,少女柔弱的娇躯向怀羽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