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27章 邯郸王郎
    就在怀羽情性大发、魂摇魄荡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邯郸古城,一个关乎他生命安危的决定正在酝酿之中。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

    邯郸,故赵都城,任人世沧桑变化,它仍是巍然屹立,气势浑然,不减千年古城雄壮的英姿。

    城内司马城中,虽已深夜仍然灯火通明。王郎端坐书房宽大的太师椅上,静静的看着疾步而入的小儿子。

    王寻行至父亲近前递上手中的书札,“父亲,皇城又来消息了!”

    “又是催为父动手除掉楚怀羽吗?”

    王郎毫不惊诧,消瘦的面容怡然自得,不似雄霸一方的无敌霸主,反倒像飘然出世的隐世高人。

    “父亲,皇上为何让你出手对付一个初出江湖的小人物,这楚怀羽有这么重要吗?”

    王寻一脸的疑惑,多日来的不解终于忍不住问出口来。

    王郎并未回答,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来寻儿还是没有多大长进,比起他兄长王邑差远了!王郎心底暗自感慨,顺手拿起案上一封密函递给王寻。

    “楚怀羽,男,现年十七岁,七年前出现于温家堡,身世不详,自少流浪,乞讨为生。一月夜出现于关西,巧计击败张步,一战成名,少年得志。与窦融之女窦倩茹关系密切。”

    王寻念完信函内短短的内容后轻声道:“这楚怀羽虽然背景不差,但要除掉他也不需要父亲你出手呀!”

    “这是为父花重金从听雨楼买来的消息,”

    即使王郎修为精深无比,此刻也不由对小儿子的有勇无谋心生怒意,“杀了楚怀羽,就是同时得罪了温家与窦融,天下之大,谁愿意无故树立这两个强敌!”

    话锋一转,仙风道骨的王郎消失不见,此刻的他一脸霸气,不怒自威,“这也是皇城那位向我示威,他要向天下人显示他独一无二的地位,即使是我王郎也得听命于他,唯他马首是瞻。”

    说及此处,王朗眼现杀机,“邯郸千里之地,只有我王郎才能发号施令,王某岂是任人摆布之辈!”

    “砰”的一声闷响,王郎须发无风自动,气势澎湃而出,面前精木所制书案在强大的气压下布满裂痕,四散于地。

    受到波及的王寻脚步不停后退,对父亲的强大他虽屡见不鲜,此刻也不由的心生崇拜,向往不已。

    “父亲,那我们放过楚怀羽吗?但‘红帖’早已传遍江湖,孩儿是否叫人应付了事?”

    “胡说!‘红帖’代表了王家在江湖中的地位,失败的后果不是你可想像的。为父即不怕皇城那位,也不会担心温、窦二人。”

    王郎狂傲的话语让人听起来是如此的自然,天榜十大的身份,坐拥二十万精兵的势力,让他纵横世间绰绰有余!

    “楚怀羽是一定要死的,但却不能死在我们手中;明带上重金去见蛇娘子,以皇朝的名义请她出手。下去吧,顺便传信让你兄长小心点!”

    王郎摆摆手,陷入了沉思之中,王莽,你想学刘邦吗?可惜我不是淮阴韩信,我是邯郸王郎!

    王寻告退后转身而出,背对父亲的他原本粗豪的眼神一变,一缕精光一闪而过;王邑,我“亲爱”的大哥,有你在的一天,怎会有我王寻出头之日!

    黎明的曙光在天际露出第一丝真容时,怀羽从白玉房中闪身而出,往自己卧室行去。“经验丰富”的他牢记上次的教训,以顽强的意志控制着自己恣意轻狂的意念,他可不想因白玉不能起床而再次落入水晶手中;在怀中玉人酣然入梦后,神清气爽的坏小子一早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小贼,算你聪明,否则本姑娘就可以为民除害了,”

    在倩茹房中苦守猎物,壮志未酬的水晶见到怀羽立刻大发娇嗔,随即又以疑惑的眼神望了望坏小子,“你这大坏蛋,不会知道我在房中才没来吧?”

    “我说大小姐,看人还是要往远的方面看,大坏蛋说不准也会变成好人地!”

    怀羽心中暗自得意,心神大畅,不由“勇气”大增,竟敢出言调侃小魔女!

    “就凭你!”

    水晶一记白眼就给怀羽的本质牢牢的下了结论。

    一旁心中有数的倩茹嘴角含笑,上前故意为难道:“怎么不见白玉呢?羽弟你见到玉妹了吗?”

    “是呀,怎么不见白玉呢?倩姐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心虚的怀羽俊脸一热,一语双关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自己明明记得倩姐说的是西厢,怎么会换了人呢?

    “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这坏家伙!”

    倩茹娇嗔而语,心中全无半点醋意;对爱人的如海深情湮灭了嫉妒之心,一颗芳心牢牢挂在了爱郎身上,善良与深情让倩茹能够包容怀羽的一切。

    在怀羽身边的女子无疑都是优秀的,因怀羽的出色与痴情才将众多惊才艳世的江湖美女聚在一起,融洽的组成了一个和谐幸福的大家庭;流传江湖,成为了世人传诵的一段传奇佳话。

    “姐姐,你怎么啦?”

    白玉从房内行出,强忍幽谷的刺痛与浑身酸软,形影不离的双胞胎妹妹立刻发觉了姐姐的不寻常,惊叫起来!

    倩茹美目透着笑意迎上前去,“玉妹,昨夜睡得不错吧?姐姐看你可是容光焕发呀。”

    “拜姐姐所赐,小妹‘休息’的很好,它日定当尽力回报。”

    灵慧的白玉早已想通了倩茹的“阴谋”说到休息二字时不由加重了语气,芳心大“恨”但更多的羞意却占据了少女的心房,浓厚的感激在心湖回荡,“谢谢姐姐!”

    言罢深施一礼。

    真挚的话语让倩茹神色一正,收起了调笑之心,“自家姐妹,何必多礼。以后咱俩可要好好看住坏家伙,不然不知又有哪家女儿要遭殃了。”

    倩茹说完,自己首先忍不住开颜一笑。

    “姐姐,你的脸怎么红的与平时不一样?”

    一旁的水晶因心中的关切与焦虑,并未细想二女话中的玄机,只是不停追问姐姐的异常;风雨后的佳人脸色红润,一扫往日满怀幽怨的憔悴苍白,自然躲不过水晶的眼眸。

    “没什么,可能昨夜感染了点风寒吧,”

    芳心慌乱的白玉,不知怎么的就用上了倩茹曾经的借口。

    “风寒!”

    怎么感觉这么熟悉?聪颖的水晶心中升起大大的疑惑,突然一个意念在识海浮现,她下意识的瞧了瞧小贼。

    不可能!水晶急忙连摇玉首,把心中升起的“可怕”想法用力抹去,姐姐一定真的是感染了风寒,少女不停的反复在心中告诉自己。

    马车继续向杭州行驶,楚怀羽的“性”福生活更加精彩,沉醉在爱河的二女娇躯日渐成熟、丰腴,妩媚的风情常常引来傻小子痴痴的火热目光,当然少不了水晶此时甜脆的娇嗔,“大坏蛋、小贼。”

    欢乐的时光最易渡过,不知不觉中杭州城遥遥在望,楚怀羽的“销魂之旅”即将结束。

    “红帖”无情的追杀却在此刻猛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