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25章 抱错佳人上对床
    不理“晶玉”姐妹大张的美目,怀羽悠然从倩茹的房内迈步而出,心怀舒畅的他此刻只想仰天高歌,连一向“可恨”的水晶在他眼中也变得温柔可爱起来。ЬáΠZhù@00壹嚸坑母

    眼瞅着怀羽的身影在院门消失,姐妹俩这才从呆愕中醒转过来,“不妙”的预感快速在芳心升起,二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快步向倩茹房内行去。

    “劳累”过度、倦极而眠的少女一早被姐妹俩堵在了房中,此刻虽然娇羞占据了心田,但内心的幸福满足却写满了玉容,美绝世间的国色天香上新添了诱人的成熟与妩媚,陷入爱河中的少女迸发出了最迷人的风采;正可谓两情相悦,只羡鸳鸯不羡仙!

    冲进房中本欲安慰“受害者”的“晶玉”俩人瞬间呆痴,即使同为女儿身她们也被眼前倩茹的完美所吸引,感同身受般,她们“看”到了少女眼中幸福的火花,满足的笑容。

    闺中密友找到了一生真正的幸福,发自内心的祝福从二女美眸中同时透出,一丝莫明的酸意一闪而过,让她们的芳心凭添了几许茫然。

    用餐时,“厚颜无耻”家伙完全不将先前被堵的难堪放在心上,怡然自得的有说有笑,反倒是白玉满脸羞红,低垂玉首,不敢与怀羽视线相触,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幽怨仍然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小贼,”

    “大坏蛋”自此升级为“小贼”“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感到会馆,我非叫霜姐姐把你阉了不可!”

    受到打击的水晶一时口快,不雅之词脱口而出。

    “噗!”

    怀羽刚喝到口中的茶水弥漫空中。

    “妹妹,我们去陪倩姐说说话。”

    害怕水晶继续“胡言乱语”玉脸羞红的白玉一把拉住她往倩茹房内行去。只留下了一脸窘像的怀羽呆立厅中。

    因他昨夜的轻狂无度、不停索取,“忍受”了一夜的倩茹虽然容颜妩媚、光彩照人,但却耗尽了精力,娇躯酥软,别说骑马而行,就是连走路也是步履蹒跚。

    世间罕见的九阳之体,再加至的蛇毒与狂霸的魔气,楚怀羽在“某”方面的“功力”可想而知,即使倩茹竭尽全力也只能让他浅尝即止,未能尽兴。

    这就是天意,天意让他创建了未来的楚家“美女集中营”第二日,一辆宽敞的马车驶出了宛城,马车内传出阵阵少女的娇嗔,“小贼、大坏蛋,不怀好意!”

    车辕上的老车夫此刻嘴角带笑,不仅因为丰厚的报酬,更因为车内闹别扭的一对小儿女,二人一路的“打情骂俏”让他不由回忆起了自己年少时的轻狂。“驾”的一声,马车在回复“活力”的老人驱驶下,向前飞奔而去。

    马车平稳的驶向杭州,而楚怀羽也开始了他快乐的“性”福生活;在水晶的百般阻挠下,他虽未能与爱人双宿双栖,但每到深夜,必有一个黑影晃入少女房中,随之就是诱人魂魄的动人呻吟回荡不休。

    对于怀羽的强烈需求,倩茹是又爱又怕,即享受其中让人痴迷的巅峰一刻,又怕他的强悍无比;每日她都是在“晶玉”俩人暧昧的目光中踏上马车,到了夜晚,还未完全恢复的她在坏家伙无赖的攻势下,总是情不自禁的放弃抵抗,将整个身心投入了“烈焰”之中。

    就在这不停的重复中,倩茹虽然“功力”大增,但仍然远远不是对手,被逼无奈下,一个存在已久的意念让她看到了一线脱出“困境”的曙光。

    郎有心,妾有意,就差月老的红线了,嘻、嘻!

    四人围桌而坐,席间自然少不了一对情侣的浓情蜜意、卿卿我我;几日来,“晶玉美人”可谓是受尽了折磨,每晚那挡不住的呻吟都会钻入耳中,占据她们的心房,芳心之内全是想象中二人的旖旎景象;眼前一幕只是“小菜一碟”二女习以为常,毫不诧异。

    趁着俩女不留神,倩茹俯首在怀羽耳边轻轻说道:“羽弟,今晚我在西厢等你,记得来哟!”

    对于佳人的首次主动邀约,坏小子是心中狂喜,连连点头不已。

    深夜的西厢,三女或坐或卧,谈兴不减。眼看天色已晚,心中有事的倩茹一伸柳腰,“晶妹,我今夜想好好休息,又怕坏家伙前来,你陪我到东厢休息好吗?”

    “倩姐,你放心,我早想好好教训一下小贼了”对于倩茹立场的转变,水晶欣喜不已,“反楚联盟”从此势力大增,还不将大坏蛋踩在脚底,想想就让她神往不已。

    临别之即,走到门口的倩茹回过身来一脸笑意,“玉妹,今晚你要‘好好’休息哟,明早我会来看你的”“倩姐,我可每天都比你早起,”

    掉入“陷阱”的羔羊犹不自知,还略带调侃的戏弄起“猎人”来。

    倩茹未再言语,曼妙是身影飘然而去,心中却是一阵笑语,“小妮子,我看你明天怎么早起?今晚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嘻!”

    月朗星稀,西厢情缘,一触即发!

    “惯爱”深夜活动的黑影再次出现。怀羽此刻心中一片火热,眼前不停浮现出佳人柔媚的玉容、完美的娇躯,情火蔓延的坏小子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玉人今日难得的如此主动,怀羽兴奋的心神激荡不休,一个大胆的意念浮上识海,他要给佳人一个“惊喜”的回报!

    西厢房外,怀羽高超的技巧再加上先天功法的神奇,牢靠的门栓无声无息中悄然而落,坏小子鬼魅般往床榻飘去,带起一阵旖旎的气息充盈在狭小的空间里。

    借着微弱的月光,玉人隐约的倩影侧身而卧,曼妙的曲线在腰臀处完美而急剧的起伏,心神沉入其中的大手被吸引而至,轻轻游移,丝缎般的腻滑隔着亵衣传入他的掌心,钻进他的情海,激起了无边的浪涛,倩茹未待他来到就已睡着了,坏小子忍不住遐想联翩,难道佳人欲回味初夜的风情,大棒了!胡思乱想的怀羽念及此处情兴大发,决定好好的配合美人儿的妙想情趣!

    正在此时,床上玉人娇躯一顿,悠长的呼吸一停,白玉从梦中惊醒过来,先天灵觉对“危险”的临近有着神奇的感知。

    一个模糊的黑影立在榻旁,可恶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无耻的采花贼!意念在少女的芳心一闪而过,先天功法全力运行,玉掌微抬,就欲击毙眼前倒霉的“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