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21章 走火入魔之淫毒本色
    “啊!”怀羽猛然从床上惊醒过来,原来是南柯一梦,但梦中的景象是如此的真实。ЬáΠZhù@00壹嚸坑母黑羽,另一个自己,这可能吗?

    忆及梦中“黑羽”所展现的强大力量,怀羽内心不由升起一丝期望,心怀忐忑的他闭目瞑视,内息在体内运转起来。太好了!一切都是真的,如此奇妙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怀羽识海震荡,狂喜从天而降。

    原本平和的内息此刻略显狂暴,犹如涨大的“溪流”在经脉内不停流动,虽未达到梦想中的境界,但膨胀的感觉已让怀羽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量。“夺命红帖”你来吧,看我如何把你撕碎!此刻的怀羽自信豪迈,功力大增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黑羽的“阴谋”一个巨大的阴影悄无声息的笼罩在了楚怀羽的头上。

    天魔气自进入怀羽体内后,因怀羽传承了大量极阳气劲,而与之对立的魔道功法则受到了排斥,只被“睡梦大法”吸收融合了极少一部分,余者皆散入他全身窍之内,消失无踪。

    魔道功法本就是追求的狂暴与毁灭,与黑羽“暴虐”的本质可谓是同出一炉,相辅相承的二者互相吸引,最终融合在一起,成就了怀羽体内另一个强大邪魅的自己。

    一连几天,怀羽与白玉之间并未发生特别的故事,二人只是极有默契的每天准时到达演武场,比武成为了他们传递情意的“桥梁”柔和温馨的暖流逐渐的充盈了二人的心房,若即若离的俩人享受着似有请、若无情的醉人情怀。

    在这“爱的比试”中,怀羽体内融合的天魔气越来越多,内息以超越常理的速度进步着,引来三女惊叹不已,连一向与怀羽作对的水晶也只能大叹老天不公,世间竟有如此“怪物”一缕月光调皮的自窗缝中偷溜而进,落在了床上闭目调息的怀羽身上,此刻的他正感受着天魔气的神奇。在睡梦大法的带动下,不停融合的内息时刻都在变化,每一周天的运行后它都会换上新的“面貌”随着天魔气的猛增,丝丝缕缕的燥热无声无息的融入怀羽内息之中,越积越多。

    盘坐调息的怀羽身形突然一阵颤抖,异样的艳红浮上了他的俊颜,内息象脱缰的野马般飞速运行,走火入魔的危险从天而降!

    “杀!杀!”

    狠厉的低语从怀羽紧闭的牙关中挤出,少时的苦痛在眼前闪现,狂暴的杀气充满了房间内每一个角落。

    “不行,不能滥杀无辜!我不能让姐姐担心、害怕,”

    美人儿姐姐柔美的玉容浮现识海,温柔的话语在耳边回绕,带来了温家堡多年的欢乐、幸福!

    两种不同的意念在他识海之中天人交战。美人儿姐姐、蝶儿、还有倩茹,甚至于白玉的娇颜不停闪现,伊人如海的深情浇灭了重燃的“恨火”怀羽终于恢复了理智,跃过了杀戮的深渊。

    心神的争斗让渡过危险的怀羽汗透衣衫,疲惫不已,却不想“狡猾”的“燥热”趁虚而入,兴风作浪。

    怀羽的俊容再度变得艳红起来,不同于先前的狂暴,此刻房内充满了火热的气息,涟漪的波纹荡漾不休。

    美人儿姐姐成熟丰盈的完美娇躯横躺榻上,衣衫变戏法般不停消失,挺拔圆润的丰盈一阵阵轻颤,晃起串串波浪,那两点嫣红好似浪尖的小船,不停摇摆;媚眼流波,美妇人轻张玉唇,腻滑的香舌在唇边缓缓的一转,轻易将怀羽的心神吸了进去,不可抵挡的完美诱惑!

    不克自制的坏小子只觉身陷烈火,炽热无比,一声虎吼,扑向了美妇人。

    “轰”的一声,闭目调息的楚怀羽只觉脑海一震,挺拔的身躯从床上一跃而起,此刻的他双目通红,欲火情潮不停肆虐,纯阳之体再加灵蛇毒,在天魔气的“指引”下,终于爆发出了滔天的,摧毁了一切理性的抵抗。

    阵阵兽性的低吼从怀羽口中溢出,浓重的呼吸昭示了主人狂热的需求,如果再不发泄心铸越多的欲火,达至让人痴醉的极乐一刻,那等待怀羽的将是无情的毁灭!

    一丝痛苦在怀羽眼中闪过,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逝去,他脑海中浮现出了倩茹完美的玉容。既然不可挽回,那就去找自己的爱人吧!无奈之下怀羽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倩茹闺房外,一个迅捷的身影鬼魅般凭空突现,脆弱的门栓应掌而拆,人影一闪而入。

    天上的月儿害羞的躲进了云层,不好意思偷看即将发生的香艳激情。

    “羽弟,”

    痴痴的低语从床上沉睡的玉人口中传出,倩茹完美的娇躯平躺着,锦被之下的双峰高高挺起,不甘忍受压迫似的傲然而立;柔若无骨的玉手放在被外,滑如凝脂,光洁柔润的玉臂伸出衣外,诱人无比。

    如此美景,犹如火上浇油般让来人本就猛烈的情火再次狂燃,双手快速挥动,被角一掀,赤裸的完美阳刚之躯已钻入锦被之内,少女犹带体温的亵衣随之飘舞而出。

    倩茹在甜梦中正与爱郎相会,场景回到了那夜羞人的一幕。爱郎正抱着自己深情热吻,火热的红舌狂放的舔吸着自己檀口内的每一个角落,不甘屈服的香舌立即奋勇还击,与之纠缠在一起,浑然忘我,相偎相依。

    爱郎的大手攀上了自己挺拔的禁区,隔着衣衫在丰盈上不停挤捏、揉捻,这个坏家伙!可是自己却觉得阵阵酥麻传遍娇躯,心怀沉醉其中。

    “啊!”

    坏家伙竟用嘴咬入了自己的鲜红,还在用牙轻咬轻拉,“噢”一声诱人的呻吟从倩茹口中轻轻流出。

    身处梦中让少女放开了情怀,呻吟声从慢到快,如兰的香气随浓重的喘息飘散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