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6章 一箭定情
    酒至酣处,李全的“快嘴”终于打开,不料开口第一句就掀起了一场略带香艳的风波。βaиZhμ+00①+COΜ

    “楚大哥,”

    李全自谷口一战后坚持要以怀羽为兄,“你知道吗?全城的人都在等着喝你与窦小姐的喜酒呢!”

    “什么?”

    怀羽与少女同时惊讶出声,二人这段时间一人养伤,一人看护,可谓是与世隔绝。

    李全话题一开,这段时间城中关于二人的流言倾泻而出,末了更是火上加油道:“大家都在猜你们的小孩是男是女,依我看呀!还是男孩好,像楚大哥般英雄豪杰”糟糕!意识到说错话的李快嘴只好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二人,以求原凉。

    窦倩茹羞得满脸通红,低垂的玉首就快与挺拔的连在了一起,此时更听得李全的“胡言乱语”一腔羞怒终于暴发出来。

    “啊!”

    一声惨叫凄惨无比,李全安然无恙,叫声却是出自怀羽之口。

    “就怪你,我掐死你!”

    少女一边使劲的在怀羽胳膊上“按摩”一边恨恨的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不堪忍受的怀羽连连惨叫,旁边的两位好兄弟此时却袖手旁观,幸灾乐祸,脸带调侃。

    “别···别掐了,我明天就去跟他们说我们没成亲,没生孩子”痛到极点的怀羽连连求饶告白,请求“饶命”“你这坏东西!”

    却不想一翻话语让本已稍稍解气的少女恨火重燃,再下“毒手”“哼!”

    心满意足的少女玉足一顿,轻盈仙姿飘然而去。

    一丝喜意隐藏在少女娇羞之中,让她觉得无所适从,只得借题发挥,将使自己心绪烦乱的坏家伙狠狠的“教训”一番。

    待得窦倩茹离去,闹剧终于落幕,三个男人又拿起了他们的至爱怀中之物。艳阳西斜,豪迈痛饮的三人全都醉意朦胧,神思恍惚。

    “兄弟,明天哥哥就要回舂陵了,记得一定要到舂陵来看望哥哥”李豪即使是海量,此时也已带有七分醉意,“好兄弟,到时哥哥给你介绍一个绝色美女,她可不比窦小姐差,记得哦!”

    想不到李豪竟然也会使出如此绝招,看来他对这位兄弟真是知之甚深。

    “好,一言为定,到时我一定到舂陵找一打美女!”

    摇摇晃晃的怀羽舌头也开始打结。

    醉到在地的李全不知是否听到二人酒后戏言,也喃喃自语,呵呵而笑。

    “羽弟,我爹爹回来啦,刚到大厅,我们赶快去拜见他!”

    欢欣的倩茹推门而入。

    李家铁卫已离城数日,只剩下怀羽与倩茹二人旦夕相对,虽不至于是浓情蜜意,但二人间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朦朦胧胧,若即若离,一层诱人的轻纱罩在他们之间。

    窦司马回来啦!怀羽心中讶异。自谷口大战后,窦融就不知忙于何事,终日不见人影,连倩茹也不知其行踪。

    二人安静无声的往大厅行去,暧昧的感觉让他们陷入沉默之中,一个不小心,二人偷望对方的眼神碰个正着,慌忙移开,心中怦怦直跳,做贼似偷偷摸摸的感觉刺激着他们的心房。

    识海翻腾,心湖激荡,无限的娇羞化作红云布满了少女的玉容。

    心下窃喜的怀羽正沉醉在微荡的情海里,忽然变故突生。毫无预兆的一只劲箭自厅内疾射而出,快如闪电往倩茹玉颈袭来。而功力微弱的倩茹此时却毫无所觉,命悬一线。

    谷口血战的一幕再现眼前,命运之手是否会重演同样的结局?

    利箭以远胜当日的速度射至二人近前,此时此刻的怀羽已非当时身受重伤、无能为力的少年。

    每日都在精进的内息全力运行,神念以前所未有的快速融入六识之中,瞬息之间,在危险的压迫下,怀羽晋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玄异的“灵觉”猛然大涨。

    两耳微动,利箭与空气的摩擦声被无限的放大传入耳中,怀羽甚至还听到了地上的虫鸣蚁爬声。双目之中神念汇聚,原本“无形”的利箭现出了真身,四周的一切好似被停止下来,利箭正在空中“缓慢”的“爬行”所经之处一只静立不动的飞蛾被劲气击中,弱小的身躯逐渐化为粉尘,四散而逝。

    一个神奇的世界在怀羽眼前打开,一位年轻的先天高手诞生于世!

    怀羽全心全神沉浸在了新奇的感觉里,面对这突如其来“惊喜”他玄奥的识海内一片平静。

    原本的怀羽就似一个身怀万贯家财却不能花用的穷光蛋,每日只能吸收融合极少量的内息。而此时步入先天境界的他,就是拥有了打开宝藏大门的钥匙,从此成为梦想中的“巨”人。

    一场生死血战,幸运的怀羽不仅救得了佳人,更在那血与火、生与死的危急关头因心神的变化,武学“道心”得到了最佳的锤炼,从而达到了蜕变的程度,步入武道先天之境,初窥“道”的“面纱”怀羽眼中的利箭直行倩茹玉颈“爬去”脱胎换骨的他优雅的一笑,飘逸的气息让人倾倒,身行闪动,大手向前伸出往利箭抓去,对面前丈余的空间浑不在意,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自天灵源源不断的贯顶而入,化为内息全身游走。

    “呀!”

    一声惊叫从倩茹可爱的檀口中冒出,望着面前平空突现的箭矢,绝美的倩茹如花的玉容惨淡失色,双目大张,惊得说不出话来。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够伤害你!”

    怀羽温暖的话语充满了坚定的自信,倩茹心间一阵暖流划过,让她再次“复活”过来。

    利箭奇怪的在身前静止不动,箭羽处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它,怀羽又救了她一次。虚惊一场的倩茹双目一热,正欲开口时异变再次而至。

    又一只劲箭从厅中射出,不同与先前的气势汹汹、快捷无形,此刻连功力低微的倩茹也能看清它的形影,这样的箭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吗?难道神秘未露身形的“杀手”已经选择了放弃?

    刚刚跨入先天武道大门的怀羽此刻一脸的反常,自信隐入识海深处,面对这真正缓慢的一箭,他却如临大敌,全神戒备。

    随着内息的飞跃,怀羽本就精湛的神念也是再进一层,意识空间开发到了新的深度,“自然之境”高手才有的“慧眼”神奇的在他识海初次出现。

    怀羽的“慧眼”对这缓慢的一箭升起无从捉摸的感觉,模糊的感受到箭上所带的庞大内息不停的变化着利箭的来势,而箭上所含的神念则牢牢的锁住了自己两人,难以躲避的无力感在怀羽心中闪过,一个软弱的声音在识海响起,这是不可抵挡的一箭,不必做无谓的努力,一切都将是徒劳。

    怀羽的斗志瞬间降到了谷底,气势全失,战意陷入了最后的崩溃。

    一丝熟悉的冰凉自眉心流下,识海一“冷”楚怀羽从梦寐中“惊醒”过来好可怕的一箭!这已经超越了“技”的境界,达至“道”的领域。看似缓慢无力的来箭,竟可夺人气势,掠人心神,不战而屈人之兵,让人引颈待死!

    瞬息之间的变化让楚怀羽心神大惊,如不是“睡梦大法”专精于精神修为,此时会是何等景象?

    虽然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但境界的差距让怀羽仍然是毫无信心。

    强提全身内息,孤注一掷的怀羽将自身精元全部注入先前所抓的箭矢内,抖手一甩,利箭闪电般脱手而出,以箭碰箭。

    全身一晃耗尽内息的怀羽只能紧紧的将倩茹护在身后,以血肉之躯筑起最后一道防线。

    闪躲对如此箭技是无用的,注入神念的利箭就似敌人延长的手足,犹如具有灵性般可随时变换攻击的方向,直至击中目标为止!

    两箭在虚空中相遇,两者相遇强者胜。“砰”的一声,怀羽所发箭矢化为碎末,毫无损伤的“神箭”冲破阻碍,速度骤增往二人射至。

    怀羽背后的倩茹目睹了一切,面对袭来的利箭,望着挡在身前的雄伟背影,双眸异彩涟涟,一丝坚定的勇气自少女柔弱的娇躯迸发而出。

    正当力尽的怀羽闭目等死时,一双玉手从后紧紧的搂住了他,用力一转,将怀羽移到了玉人的身后。

    不可以!眼看倩茹就将在利箭下香消玉殒,此时的怀羽吓的魂飞魄散。满腔的悲痛化作了最后的力量,怀羽两手用力,再次挡到了倩茹前面。

    已无时间做出变化的少女只得投入少年的怀中,以求夺命的利箭将二人紧紧连在一起,共赴黄泉,做一对同命鸳鸯!

    就在这一刻,在死亡的“帮助”下,二人的心终于彻底融合在一起,再无分彼此,做出了生生世世、至死不渝的约定。

    多年以后,一位爱女如命的老人仍然是捶手顿足的仰天长叹,一只箭就让他“失去”了女儿,真是悔不当初啊!

    而这只“罪孽深重”的箭矢却被宝贝似的供在楚家,我们的楚宗师经常望着它呵呵傻笑,一脸幸福!

    一切的变化看似漫长,其实只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

    “神箭”射至二人身前尺寸之隔,出乎意料的虚空静立,箭上神念悄然撤去,一声轻响,箭矢坠地。

    死里逃生的二人相拥而立,目瞪口呆,茫然无措。

    “姐姐,这次我赢了!”

    一声娇笑,自厅内传出。随着笑声,两个绝美的少女伴着气势如山、挺拔而立的窦融步出大厅,向二人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