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5章 一战成名
    一阵狂风在江湖刮起,席卷了整个武林。[email protected]点坑母

    关西第一美女窦倩茹,“江湖十美”之一,于归家途中遇伏,李家铁卫死伤惨重,一个彗星般出现的少年楚怀羽勇救佳人,重伤了天榜排行第三十五的关东“黑马帮”首领张步。

    一颗闪亮的新星在乱世升起,即将为江湖打开新的篇章,平添无尽动人的佳话。

    长安城,金碧辉煌的皇宫内,一声怒吼,声震长空,什物坠地破裂声不断响起。

    御书房内,王莽的愤怒长久不散,粗犷的面容此时变得狂暴无比,透着疯狂的杀意。

    关西郡铜马城,地处险要之地,兵精将广,而一郡之首的大司马窦融却拥兵自重,对他这位新朝的皇帝毫不卖帐,成为了王莽心中的长悬的利锥。

    此次无懈可击的窦融终于露出了唯一的破绽,只要抓住窦倩茹,就可控制爱女如命的他,从而控制整个关西之地,另外也可一睹向往已久的江湖十美的仙姿,一亲芳泽。

    为达目的,王莽特意派出了天榜高手,不惜暴露隐藏江湖已久的黑暗力量。但却因一个无名小子的中途破坏而功败垂成。

    良久之后,一切终于平静下来,恢复理性的王莽阴冷的话语从房中传出。

    “传信邯郸城杀掉楚怀羽,让天下人知道与朕作对的下场。”

    邯郸王郎,天榜十大高手之一,除王莽外王氏家族里权势最大的一方霸主,“新”朝大将王邑、王寻的父亲。由他出手,未来的怀羽必将是九死一生,凶多吉少。不知怀羽知道这一致命信息后,是否会后悔英雄救美?

    此时的王莽绝不会想到,正是他这一道看似简单的命令,却为自己制造出了一生最大、最强的对手,将新莽皇朝推入了深渊之中。

    相比皇城的愤怒,此时的铜马城却是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城中众人都知道少年英雄楚怀羽此刻正在大司马府中作客,一个个关于英雄美女的传说在人们心中浮现,荒诞的流言迅速在联想丰富、向往浪漫的铜马人口中流传,言论的力量果然可铄金石。

    甲:“听说窦小姐与楚公子相处融洽,成为了好友。”

    乙:“其实是窦小姐与楚公子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丙:“楚公子昨日已经下聘,一月后他俩就要大婚了。”

    丁:“我前日看见二人牵着一个小孩,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三口。”——

    整个铜马城都在为英雄美女的传说而兴奋不已,而大家口中的英雄此时却正身陷“苦”境,可怜无比。

    一间优雅的卧房内,楚怀羽斜卧在床榻上,满脸的恐惧,不停的扭头闪躲着在身旁打转的——药碗。

    “羽弟,来把药喝了,”

    怀羽刚认的姐姐温柔的哄着他。不知什么原因,窦倩茹自怀羽苏醒后,就不停的逼迫他叫自己姐姐。怀羽本想反对,但少女美目一红,泫然欲泣,满心不服的家伙只得“欣然”答应。

    楚怀羽自幼练习“睡梦大法”身体在天地元气的不停改造下从未得过病,即使受伤也只需静养就会自动好转。从未吃过药的他初次尝试后,那难受的苦味让他只觉天混地暗,从此畏如猛虎,一生都未克服这令人捧腹的“阴影”为了报答怀羽的救命之恩,心怀感激的窦倩茹谢绝了众人的好意,坚持亲自照顾他。不相信怀羽不需吃药的倩茹自然是每天端着药碗准时来到,自此每天的喂药时刻就成了二人不停“战争”的开始。

    望着惊惶无比的怀羽,一缕笑意自少女玉唇边扩散开来。识海闪过淡淡的疑惑,眼前之人会是当日那机智勇猛、豪情盖世的少年俊杰吗?

    巨大的反差却并不会让人感到突兀与失望,无论怎样的楚怀羽都是那么的引人注视,与众不同。此刻在少女心目之中,同一张俊颜、不同的神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了眼前真实无比的楚怀羽,虽不完美,但却让人可亲可近,更加吸引众人的心神。

    少女并未意识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已在心房静静滋生。

    又经过一连串的威逼利诱、连哄带骗,可怀羽依然咬紧牙关不松口。让他吃药,他宁愿再与张步大战一场。

    江郎才尽的倩茹不由心中一叹,看来只有出绝招了,这个坏家伙!

    打定主意的少女美目流转,玉容柔媚。“羽弟,”

    飘渺的天籁之音自檀口低吟而出,深入怀羽识海内回荡不休。

    又来了!怀羽心中大叫,这次千万要坚持住。太丢人了,他已经连续被“迷晕”了十几次了,成为了李全等人终日挂在嘴边的笑谈。

    倩茹轻张玉唇,惊世无双的绝妙歌声悠然而现,饶梁不休。美!此时的怀羽整个世界都被“美”所占据,完全沉醉其中不愿醒来。这才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功”世间有多少人可以抵挡?

    怀羽一如既往的痴呆起来,不能也不愿拒绝如此完美的诱惑,否则他就不是现在的楚怀羽了。

    深邃的识海不停翻腾,三张令天下人疯狂无铸的完美玉颜同时浮现在识海之内,美人儿姐姐的成熟丰盈,蝶儿灵慧的绝美双眸,最后是倩茹那柔美的天籁之音,三种不同的美丽轮流冲击着他的心房,春风明月,不分轩轾,各擅胜场。

    一丝异样的燥热从怀羽丹田迅速升起,在全身快速游走,陷入痴呆的他毫无所觉。燥热传至双目,邪异的灼热透出眼眸,好似有形般深深注入倩茹眼内,“烫”得毫无准备的少女娇躯一颤。那缕灼热最后化作陌生的情愫缓缓在心房盘旋,让少女从未对外打开的心门露出了一丝细微的空隙。

    对于微妙的变化还不适应的倩茹玉脸红云密布,纤足一顿,想起最初的目的还未达到,急忙强定心神走近犹自痴呆的怀羽,她可不想功败垂成,从头再来。

    在天籁之音的殷切“指引”下,怀羽意识里把苦药当作了甘露,毫不犹豫的一口吞进肚内,甘之如饴。片刻后,嘴里异样的感觉终于将怀羽“惊醒”过来。

    “天啦,好苦呀!”

    凄惨的叫声从房中穿出,向远处传去。每日皆被戏弄的怀羽是在说药苦,还是在为被众人继续调笑的日子叫苦?

    李豪此刻正与李全等人在外院中闲聊,“惨”叫声传来,众人为之一笑,习以为常。

    “楚兄弟终于喝完药了。”

    铁卫统领严肃的面容不在,少有的语带调侃,当先向怀羽房中行去。

    “楚兄弟,哥哥来看你了。”

    李豪推门而入,一脸的笑容,李全紧随其后,踏步而入。二人脸上因强忍笑意,五官不停颤抖,令人发噱。

    “想笑就笑吧,可别憋坏了。”

    知道逃不过调笑的家伙语带反击,厚脸皮毫无变化。

    “哈、哈——”大笑声在房内响起,中途还加入了倩茹清脆的甜笑。怀羽怡然自得,不羞不恼。共同的患难,生死与共的经历让原本素不相识的三个铁血男儿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终其一生也未改变。

    四人于院中凉亭内坐下,李豪变戏法般拿出一大坛酒来,“楚兄弟,还记得当日哥哥的话吗?”

    “记得,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一句话引起了怀羽心中的回忆,当日的豪情再次回到身上。

    “不行!羽弟的伤势还未痊愈,不能喝太多酒。”

    一声娇嗔,打断了两人的狂放,窦倩茹圆睁凤目,一脸的决不让步。

    二人只得相视苦笑,不敢反对。旁观看戏的李全此时却聪明的闭着“快嘴”乐呵呵的在一旁傻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