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4章 唐突佳人
    一切的变化只不过在片刻间发生,震惊了不停催打坐骑的众人。ЬánΖhū+0○一+CǒM黑衣骑兵首先冲至近前,当先几人急忙下马扶起首领,匆忙返身向远方行去。

    其余的大批追兵纵马往怀羽冲来,手中长刀高举欲将他乱刀分尸。

    重伤倒地的怀羽此时已无一丝反抗之力,面对闪烁寒光的夺命长刀,眼前不期然的浮现出了美人儿姐姐与蝶儿两张如花的玉颜。

    千钧一发之际,李家铁卫终于在最后时刻急速赶到,李豪长枪一横,拦下了冲向怀羽的敌骑,而李全瘦小敏捷的身影上前一闪,俯身夹起怀羽返回阵中,往后方马车退去。

    喊杀声震天响起,铁枪与长刀交相辉映,不停碰撞,血光飞溅。黑衣骑兵疯狂进攻,意图冲出狭窄的谷口,展开大规模的冲锋阵形。深知其中关键的李豪率领着李家精英全力拦截,寸步不让。残酷血腥的争夺战在葫芦谷口逐分逐寸的展开。

    李豪当中而立,功力已达先天初始境界的他手中铁枪纵横飞舞,占据了谷口大半的空间,抵挡着敌军潮水搬的攻击。而敌方首领此刻却是重伤在身、不知生死,此消彼涨下黑衣骑兵斗志大减,气势衰竭,再也无复先前的狂猛。

    一时间,李家铁卫在统领的带领下奋勇向前,熟练的组成了一张严密的枪网,黑衣骑兵在枪网下尽管奋力反击,仍然死伤不断,连连后退。

    尽管占据了上风,但此时的李豪也是心中叫苦,敌人的强悍远超想象,虽退不乱,紧咬不放。己方虽死伤较少,但时间一久,面对数倍的对手等待他们的必将是全军覆没。

    只希望窦小姐平安无事,还有智勇双全的楚兄弟,如此少年俊杰它日必非池中之物,如今却为了我们生死未卜,我一定要给他们争取时间逃避追杀!念及此处李豪重振精神,斗志大增,原本逐渐变慢的枪影再次快疾如风,劲气破空声激荡不休。

    远处的数十骑铁卫眼含热泪,护送着马车向密林飞奔,争取逃生的机会。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为舍身成仁的兄弟们报仇。

    李全带着身受重伤的怀羽从后追上了马车。

    焦急的话语自车内响起“李全,楚公子怎么样了?李伯呢?”

    形式危急,李全顾不得回答,一把掀开车帘,将奄奄一息的怀羽塞入车内,车中玉人急忙将伤者轻轻放在软榻之上。

    昏迷的怀羽此刻体内神念疯狂运转,“保命大法”再次在危难之时创建奇功。冰凉的内息所经之处,破裂的经脉与受伤的脏腑无不以肉眼可见的高速迅速愈合好转,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啊!”

    痛叫从怀羽的口中溢出,一丝意识回到了他的身体,感受到的却是那全身有若刀割的疼痛。

    一张丝巾轻柔的拭去了怀羽额头上的汗珠,少女关切的望着昏迷的少年英雄,双眼紧闭的他面带纯真,修长的眉毛被疼痛折磨的紧皱在一起,女子天生的母性光辉在少女眼中闪现,动作更显温柔与细致。

    还未完全清醒的怀羽感受到少女的温柔,更加恍惚起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就好似回到了美人儿姐姐身边,一瞬间,怀羽的意识又回到了当年,再次看到了正在温柔的给小乞丐包扎伤口的美妇人。

    “姐姐,你对我真好!”

    怀羽一把抓住了温柔的玉手,紧紧的攥在手中,迷迷糊糊的他并未发现“姐姐”的玉手正在不停颤抖。

    受到“非礼”的少女眼望喃喃自语的少年,羞红玉脸,却并未对他生出怨怼之心,反而对他口中的姐姐有了一丝好奇。

    双眼紧闭,浑浑噩噩的怀羽大手与“姐姐”的玉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滑如凝脂的温热传入了他的识海深处,掀起了怀羽的激情回忆,他陷入了与姐姐的浪漫之夜中,大手不由一紧。

    掌中玉手一颤,提醒着他“姐姐”正在身边,至于为何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就不是迷糊的他能想到的问题了。

    顺着心中意识的“指引”怀羽双手一抱,把姐姐紧紧的搂入了怀中。

    “啊!”

    柔情的“美人儿姐姐”反常的一声尖叫,终于将怀羽从迷迷糊糊中彻底惊醒过来。

    双目缓缓张开,一张国色天香的陌生娇颜映入了怀羽眼帘,此刻的少女脸带惊慌,一只玉手被紧抓在怀羽大手中,另一只纤掌此刻正抵在他的胸前,奋力的推拒“色狼”的搂抱。

    一时间,难堪的情形让怀羽无地自容,只想挖个洞将自己深埋起来。与车中玉人的初次相见,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大色狼”沮丧不已的怀羽懊恼的垂下头去,不知所措。

    “坏蛋。还不放手!”

    一声娇嗔传入怀羽耳中,反应过来的他急忙将手松开,身形连连后退,手忙脚乱,一时间好似忘记了身受的重伤。

    “扑哧”一声被傻像逗笑的少女回嗔作喜,绝美的玉容犹如百花盛开,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春风吹拂的暖意在狭小的空间中升起。世间竟有如此佳人?面对同姐姐与蝶儿不分轩轾、各有千秋的玉人,怀羽毫无抵抗能力的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呀!”

    发呆的怀羽因马车的震荡触动了体内的伤势,刀割的剧烈疼痛再次传入识海深处,让他只觉一阵天昏地暗。

    少女急忙上前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形,美目透出浓浓的关怀之情。

    山崖上下来的追兵手持硬弓,从远方追来,好在他们是徒步而行,距离远在射程之外,众人倒也未过于担心。

    距离不断的接近,前方树林近在眼前,纵马在前的两名队员双腿一紧,就欲冲入林内,可怕的变故瞬间突生。

    “嗖嗖”声大作,遮天蔽日的“箭雨”从林中洒出,没有防备的二人中箭落马而亡,顷刻间身上已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矢。

    后面的铁卫急忙左手持盾护身,右手长枪疾舞,拨打着满天的箭羽。

    马车内微妙的情形被铁卫的惨叫声打破,二人同时震惊不已。“灵觉”超人的怀羽突然心惊肉跳,以往的经历“告诉”他危险正在临近,一只流矢快速的向马车袭来,目标直指玉人要害之处。

    紧急的情形让无力运功的怀羽惊骇欲绝,出于本能的向少女扑去。不明实情的玉人再次被他突兀的举动吓的花容失色,一丝莫明的失望在她心中一闪而过。怀羽的身形奋力闪到少女面前未及开口,“扑”的一声,利箭深深的了他的后背,一口血雾随之喷出。

    惊呆了的玉人片刻后惊声尖叫,“楚公子!”

    呼声带着无尽的悲伤与懊悔。车外的李全闻声大惊,慌忙钻入车内,一番探视后放下心来。利箭并未射中怀羽要害,虽是伤上加伤,但并无性命之忧。二人心情一松,随即再次紧崩。

    林中竟然也有埋伏!绝望的阴影在众人心里出现,如此周密的计谋没有一丝破绽,他们如何才能逃出生天。

    后边的追兵步行渐至,张弓以待,前后夹击。卫队众人彻底陷入绝望之中,他们明白,不用几轮箭阵,卫队就会灰飞湮灭,不复存在。

    与此同时,谷口的战场也发生了变化,久战力疲的李豪率领着残存的十几骑弟兄被逼出谷口,黑衣骑兵狂冲而出原地列阵,无人可挡的兵团冲锋即将发动。

    形式已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只有车中昏迷的怀羽不知死亡的临近,享受着焦虑少女那温心体贴的照料。

    冷厉的话语自林中传出,“交出窦小姐,我们保证不伤她分毫,不然三声后万箭齐发,就让她与你们一起香消玉殒”未待卫队中人答话,少女那柔美的话语此刻语带坚定,“你们这些贼子,休想用倩茹来威胁父亲,关西女子决不怕死!”

    “是吗?我最后数三声,望你珍惜性命,我可不想关西第一美人死在我的手中。”

    “一,”

    冷厉声再度传来。

    众人毫不惧怕,不约而同的紧了紧手中的兵刃,等待最后的搏杀。

    “二,”

    依然是不带半丝温热的声音。

    “三”未出口,忽然间弓弦声大作,比刚才还多出数倍的箭矢破空而至,“嗡、嗡”声久久不散。

    人仰马翻,死伤无数,望着面前的变故,李家铁卫犹如梦中,死而复生的狂喜让众人忍不住激动疯狂。

    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回荡,“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打我宝贝女儿的主意?”

    语透让人心颤的怒气。

    随着话语,漫山遍野的兵马出现。在一面大旗下,一个威武的中年人傲然而立,怒视苍穹。

    接到怀羽密信的关西大司马窦融终于及时赶到。胜利的天平倒向了浴血苦战的弱者。

    一阵没有悬念的撕杀后,寥寥无几的黑衣人突围而逃,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