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3章 两败俱伤
    冰凉的气息自识海涌出,坚定狂野的霸气冲散了怀羽略显散漫的心房。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李统领,敌骑的速度太快,必须拖住他们的骑兵,”

    不知不觉中怀羽把众人视作了伙伴,将自己融入其中,“决不能让敌人冲出谷口组成冲锋阵形。”

    李豪闻言,虎躯一震,侧耳倾听后果断的调转马头,“楚兄弟,多谢你的提醒,如侥幸不死,它日为兄请你大醉一场。”

    豪迈的话语此刻终于把怀羽当成了朋友。

    “好!”

    怀羽高声回应,纵马而回,挥舞着李全递来的长枪,当先向谷口冲去,挺拔的身影此刻尽透霸道狂野之气,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不外如是。

    “楚公子,多保重!”

    随着与马车的距离越拉越远,低不可闻的柔美天籁之音自车中飘出,悄然而逝。

    万幸我们的“楚公子”六识超人,一缕神念也下意识的放在了马车上,玉人情不自禁的低吟清晰的进入了他的心房。狂喜从天而降,冲散了怀羽识海内的一切,只留下玉人的关怀在识海不停回荡。

    李豪命令一半铁卫继续护送马车到达密林,而他则率领余下的五十骑紧追怀羽身后向谷口狂奔,狭窄的谷口是他们唯一拦截敌人的机会,卫队能否全身而退完全取决于谁先抢占谷口地利,夺得先机。

    自小在北疆长大的怀羽一身骑术精湛,铁骑纵横飞驰。玄妙的“睡梦大法”自从在“激情欢爱”引导下自动运行后,怀羽体内蕴藏的先天神念与两股强大的内息不断融合,功力可谓是一日千里。

    面对生死关头,得到白恋尘毕生传承的他冰凉的内息全力运转,狂野的战意不停高涨,意识空间却是一片平和,神奇的念力融入六识之中,怀羽冷静的观察着混乱的形势,全力寻找冲出困局的希望。

    地面阵阵颤抖,双方人马已是清晰可见,黑衣首领见李家铁卫返冲而回,久经战阵的他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眼见谷口在望,黑衣人内心一横,抽出短剑在马股上一刺,受伤的战马仰天狂嘶,四蹄如飞,再次加速向前疯狂冲刺。

    对面的李家铁卫见此情形,也是奋力催马迎上,争抢那唯一的战机。一时间踢声大作,声震四野。

    飞骑在前的怀羽心神狂震,如让黑衣人先冲出谷口摆开阵形,那自己就会是第一只扑火的飞蛾,生死系于一线之间。

    速度,我要救命的速度!怀羽识海翻腾,内心不停高呼。念随意动,玄奥的神念再次创造了奇迹。念力自怀羽双足透体而出传入跨下战马体内,未达“自然之境”的怀羽虽不能念力伤敌,但先天神念的玄异仍然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好处,一手打造出世人俱羡的幸运天才。

    念力传入战马的体内,仿似注入了无穷的生机与活力,怀羽奇异的竟与它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达至了传说中的“人马合一”境界。一声长鸣,战马四蹄腾空,“嗖”的一声,箭一般向前“飞”行而去。

    单人独骑,横枪而立,楚怀羽终于首先抵达了谷口,抢得了那一线生机。一个人面对气势磅礴的如潮“黑浪”怀羽战意滔天,毫无惧色。面对危险他体内深藏的先天霸气终于被激发出来,此时的怀羽一夫当关,他日必将万夫莫敌!

    未待黑衣骑兵近身冲击,怀羽手中丈余长枪连连挥动,枪影漫天,劲气激荡,片刻间他已在左右两侧石壁上接连注入了十几道狂猛的劲气,奇怪的是石壁毫无变化,让人不解其意。

    两道鹰隼般的目光投射到怀羽身上,危险的感觉让他寒毛直竖,怀羽的灵觉“告诉”他,来人功力已达到先天之境,现在的他毫无胜算,唯一可凭仗的只有神念的奇妙。

    面对强敌,怀羽悠然一笑,霸道狂野瞬息之间换成了仙姿飘逸,白恋尘的气息在他身上隐隐浮现。

    神念流转,怀羽纵马向谷内冲去,再次人马合一,速度在不可能中猛增。气势不停上涨的怀羽瞬间已冲到黑衣首领面前,超常的快速让黑衣人大吃一惊,不断凝聚的气势不由微微的一滞。

    气机牵引下,气势达到最高点的怀羽铁枪一挥,深合天地至理的一击向黑衣人微露的空隙处扑去,在空间中留下了一道玄奥的轨迹。劲气传入枪身,枪尖不停的颤动,微妙的变化着长枪的去势。

    略显仓促的黑衣人强定心神,先天功法全力锁住变化不定的枪影,手中斩马长刀虚空劈下,一道弧形光华往怀羽枪影中撞来。

    漫天的枪影消失不见,长刀在万千虚影中精确的“找到”了枪头,两股内息在空中猛然相撞,二人跨下战马难以承受,不约而同往后倒退不止。

    怀羽心中暗叹,靠着念力的神奇,他抢尽了先机,出其不意全力进攻,也只换来了一个平手的结果,形式看来是大大的不妙啊!

    失去先机的黑衣首领一声怒吼,自马上腾空而起,往怀羽扑来,他必须先击杀眼前功力不俗的年轻人,才能够在李家铁卫到达前抢占谷口,夺回地利。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注入刀中,纵横的刀影瞬间织成了一张细密的刀网,强劲的内息在空间激荡,笼罩了怀羽的整个上身。

    睡梦大法全力起动,缕缕神念自识海涌出,怀羽刹那间灵觉大增,“看到”长刀的真身凭空突现在自己左侧,毒蛇般刁钻的向袭来。好厉害的家伙,差点上当的怀羽惊出了一身冷汗。

    长刀已经逼近怀羽,黑衣人的内息不停自刀尖透出,劲气破空声夺命而至。怀羽的长兵器如何能防守近在咫尺的要命长刀?

    沉着镇定的怀羽双手垂至腰间,灵活的摆动着手中笨重的铁枪,枪身化作跤龙围着腰身旋转起来,枪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自他左腰贴身急刺而出,似蛟龙出海般往刀劲中心点突刺而至。

    “枪神”温岱冠绝武林的“追命枪法”终于再现江湖。

    怀羽连人带马再次不停倒退,黑衣人狂猛内息自刀传出,顺着铁枪往怀羽体内冲来。

    气海不停翻腾的怀羽经脉大乱,只觉咽喉微甜,一口鲜血就欲喷出,被他及时生生的吞回了腹中,一击之下,功力上的差距使他身受内伤。

    星目圆睁,怀羽气势不减反增,其于敌同亡的决心表露无疑,凌厉的感觉让凶狠狂暴的黑衣人也心神一颤,严阵以待。

    气势雄浑的怀羽一声大喝,舞动长枪,拍马向——后,他竟然要落荒而逃!

    巨大的反差让黑衣人微微一愣,随即再次腾空向怀羽追去,他有自信在三息之内追上古灵精怪的小子,将之击杀。

    变化再生,逃至谷口的楚怀羽勒马而立,双足一点竟也自马背上腾空向黑衣人迎击而至。

    难道有陷阱?一丝疑惑在黑衣首领识海闪过,但功力上的差距不是小小阴谋可以弥补的,放下心事的黑衣人加速掠向怀羽。斩马刀随着移动的身形不停往上攀升,当长刀达至顶点处也正是他气势与内息涨到最高之时。

    空中的两人越来越近,怀羽此时俊朗的面容竟带有些许无赖的“贼笑”全身的劲气集于长枪,一去无回的刺向黑衣人咽喉要害。

    黑衣人正欲痛下杀手之时,突变而至,“砰”的两声爆响,左右两侧石壁上各爆出一片碎石,夹杂着狂猛的内劲往他袭来。

    有刺客,自己的先天功法竟然毫无感应!黑衣人心中大骇,面对三方的夹攻,他已没有闪避的空间,不得不分出大部分内息迎接身手莫测的“刺客”对于正面的家伙他并未放在心上。

    斩马长刀,呈圆弧形旋转开来,充盈的先天内息分往三方迎击。两侧的“敌人”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地碎裂的石粉,夹杂其中的内息毫无实质性的力量,全力一击打倒空处的难受感紧缠黑衣人,内息的反噬让他气海翻腾,经脉混乱,最要命的是怀羽故意稍慢的长枪此时攻至身前,原本微不足道的内息此刻却变成了致命的杀着,通过刀枪交接处毫无阻碍的攻入了黑衣人体内。一口鲜血喷洒空中,黑衣人到跌而回,长刀脱手远远飞去。

    毫不放松的怀羽追击而至,迅猛的长枪划出一道残影,直刺黑衣人胸前要害之处。

    不远处传来黑衣骑兵的阵阵怒吼与战马的不停悲嘶,意图阻止怀羽必杀的一枪。

    重伤倒地的黑衣人此刻内心惊怒不已,一时大意竟伤在了这个奸猾的无名小子手上,面对突刺的长枪,他看到了死亡的阴影。

    不顾体内伤势的急剧恶化,黑衣人强提散乱的内息,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彪悍的他怒瞪双目,略变身形,避过致命要害任由长枪深深的刺入腹部,大手一伸,已抓牢枪杆毫不放松,另一只手紧握成拳,凝聚了全身的精元之气,隔空击向怀羽胸前重。

    初经战阵、经验不足的怀羽不及闪避,劲气击实声猛然响起,怀羽同样也倒跌而回,血雾弥漫。

    眼前一黑,怀羽与黑衣人首领双双倒地不起,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