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2章 玉人天籁
    关西郡,人杰地灵,自古多出世间豪杰。βaиZhμ+00①+COΜ地大物博,山形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

    铜马古城,关西最雄伟的城池,城高墙厚、兵多将广,与矗立左右二侧的高湖、重连二城鼎足而立,组成了坚不可摧的铁三角,牢牢的守卫着生活了千万人的沃土。

    皓月当空,铜马城外密林之中,平时人际罕至处此时却出现了几个蒙面黑衣人,狠毒的阴谋正在黑暗中酝酿。为首者一阵秘语后,身形微展各自鬼魅般破空而去,只留下随风卷动的淡淡沙尘证明着曾经的存在。

    未过片刻,一个修长的身影自树上轻轻跃下,打破了密林的空寂,来人感慨而语:“想不到露宿野外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老天爷真会给我找麻烦呀!如此周详狠毒的诡计应该怎样破坏呢?”

    平整的官道上不时有人纵骑而过,一个老旧的茶寮默默的矗立道旁,敦厚老实的中年店主身兼伙计,在此勉强维持着生计。

    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进入店中,朴实的店主面露笑容正欲上前招呼,少年一个奇特的手势却让他止住了脚步。

    少年并未多言,右手轻扬,一块寒铁令牌出现在店主眼前,同时将一封手札放在桌上,只说了一句话:“用最短的时间把这封信送到关西窦司马手中。”

    店主此时面带惊喜,原本佝偻的脊背猛然一挺,昂然而立,恭敬的拿起信件毫不犹豫出门而去,从始至终未言一语。身行一闪,足不沾地般疾掠而行,店主竟是一个身藏不露的高手!

    望着飞掠的背影,少年心中暗叹,“隐”军果然无处不在,精英汇聚。

    惊悉阴谋的他深知一己之力于事无补,不得不动用“隐”的力量,对于“隐”不得轻现的陈规则被他完全丢弃,少年可不想逞匹夫之勇,英雄变鬼雄。

    无赖的微笑在他俊脸浮现,放着现实强大的力量不用不是白痴吗?原来少年就是游历江湖的楚怀羽,新一代“隐”军首领。

    一个荒诞夸张的想法在怀羽心中闪现,如果用“隐”军庞大的情报网来追江湖美女,不知成效如何?如果白恋尘泉下有知,他此时一定会气得死而复生,痛殴怀羽不止!

    秋之金黄渐渐凋落,冬之寒流悄然而至。

    一辆豪华的马车正沿着蜿蜒的山势迤俪而行。车旁分列两边的近百护卫鲜衣怒马,好不气派。马上诸人面容坚毅,毫无骄横之色,谨慎的注视四周的一切,严密的护卫着马车中人。

    马车到达一个三岔口时,一声清朗的呼叫从林中传出:“请等一等!”

    蹄声微响,楚怀羽从林中缓骑而出,脸带阳光般真诚的笑容。

    一个时辰前怀羽传信示警,卫队众人却不予理会,也许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他们并无改变行程的想法,因此怀羽不得不现身出来做最后的努力。

    “呛、呛”声大作,众人刀剑出鞘,寒光闪烁,满脸的戒备之色。

    “我只是想问一下到铜马应该走哪条路?”

    装作受到惊吓的怀羽身形一缩,就欲退回路旁。

    “李伯,发生了什么事?”

    天籁之音从车内传来,不可抗拒的柔美感觉牢牢植入怀羽识海深处,让他正欲离去的脚步重愈千斤,难以移动。

    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人从护卫中行出,沉稳的回答道:“窦小姐,出了一点小意外,你不用担心,我立刻打发他离开。”

    中年人的话语传入怀羽耳中,他不由心底一叹,天意如此,不可强求!

    懊恼不已的怀羽就欲返身离去,好事做到如此地步,他觉得已经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了,从不是老好人的他不想再自找难堪。

    正在此时车内传出甜美的话语,似春风般抚平了怀羽心中的波澜,再次激起他的侠义之心。

    “李伯,我看他不象坏人。爹爹常说出门在外,予人方便,就让他与我们同行吧。”

    中年人面露为难之色,沉思片刻后,终于无奈妥协。

    就这样,卫队里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少年,开朗的他很快就与众人熟稔起来。少年自称姓楚,为了一睹关西的雄奇风光,从遥远的玉门关游历来到铜马,由于无人引领,只得在三岔口等待与人同行。

    一路上,怀羽都希望一睹天籁之音的主人,可惜厚厚的车帘阻隔了他火热的视线。沮丧的家伙并不知道车内一双凤目不时透过细细的帘缝仔细地打量着他。

    车队中年纪最小的护卫叫李全,有一个外号叫“快嘴小李”年龄与怀羽相若。一声“小李哥”让李全乐歪了大嘴,快嘴一开,再也收不拢来,谈天说地,畅所欲言。

    原来他们是名镇天下的舂陵豪族李家铁卫,奉家主李通之命护送李家小姐的闺中密友返回铜马,而车内玉人就是关西大司马的女儿,关西第一美人窦倩茹,“秀玉篇”中十美之一。

    原来是封疆大吏之女,绝色无双的大美人,难怪会有人对她有所图谋。

    日渐偏西,众人行至“葫芦谷”口,谷如其名,外窄而内宽,两侧山壁刀削而立。

    穿过山谷就是此行目的地铜马城,李家铁卫禁不住齐齐松了一口气。

    “你们说,如果有人在前面两边山崖上埋伏,乱箭齐发,我们能否躲过?”

    怀羽突兀的话语此时响起,好似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身旁的李全闻言,轻快的接话道:“如果再投下巨石挡在谷口那就是十死无生之局了。好在这里是铜马城郊,有谁敢触窦司马的逆鳞?”

    严肃的中年人也就是卫队首领李豪闻得二人闲聊,稍稍放松的心弦一紧,看来自己因一路的平安有点大意了,临近如此凶险地形却连探马都未派出。

    “惊醒”过来的李豪谨慎的命令两骑前去探视,而卫队则停下列阵以待。

    探马纵骑而去,快速进入林中消失在视线之内。静默的众人齐齐无语,等待着远处的结果。心里有数的怀羽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地形,谋算着最佳的逃生路线。

    盏茶之后,两边山崖同时出现了探马遥远模糊的身影,三角小旗随手飘扬,显示着平安无事,众铁卫放下心来,催马前行。

    不可能!先入为主的怀羽诧异无比,精神修为远超众人的他,“睡梦大法”全力运转,一缕神念聚于双目,奇妙的感觉随之而生,远处的景物此刻似被无数倍的放大拉近,纤毫可辩。

    果然不妥!两个探马手虽挥动,但却面色僵硬,一脸死气,隐约之间,淡淡的暗影在其身后隐现,如不是六识超人且心有定见,肯定无人能够看到。

    “好奇怪呀!这两人怎么还不从山崖上下来?”

    怀羽的自言自语再次响起。言罢,不待身旁的李全张嘴回答,突然大声呼叫山崖上的两人。

    不理众人看“傻子”般的表情,怀羽片刻后不见对方回应,厚着脸皮连连呼叫。

    远处山崖上,两个探马仍然双手轻摆,却久久不见他们开口应答。

    经验丰富的李豪终于也发觉到了不妥之处,果断的发布着命令,“大家小心,有埋伏!退往后方林内防守。”

    卫队快速的变化,护着马车向不远处的密林飞奔。

    山谷深处,此时正有数百全副武装的黑衣骑兵严阵以待,两侧高崖上也静静的埋伏着大批手持硬弓的黑衣人。一个身形高大似首领者独自伫立在前,双目眺望远处,等待着猎物进入精心设计的陷阱。

    葫芦谷,将成为李家铁卫的埋骨之地。

    信号传来,行至谷口的铁卫忽起变化,不进反退。黑衣首领无暇细想何处出现破绽,大手果断的一挥,身后骑兵如潮水般向前涌去,漫天飞扬的沙尘气势滔天,杀气逼人。两侧高崖上也是人影不停闪现,兔起狐落,疾向山下追击而至。

    密集的马蹄声震天动地,势若奔雷般自谷内传出。身经百战的李家铁卫虽惊不乱,加快速度往密林飞奔,以期在敌骑追至前退入林内,避开它强大的冲锋之力,身处其中的怀羽此时心神震荡,识海翻腾。本以为不过是一般的江湖恩怨,千算万算也想不到会是全副武装的沙场铁骑前来阻杀,面对狂猛骑兵阵形的冲击,个人的力量此时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瞬间就会被冲撞的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豪华马车的笨重却在此时暴露无疑,耳闻谷内越加接近的大地震荡声,怀羽心神大惊,如此下去未待到达密林,他们就将遭到残酷命运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