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11章 比翼三飞之大被同眠(完全激情版)
    脚步声轻轻响起,温夫人成熟丰盈的倩影逐渐行近,受到爱情滋润的她娇颜红润,凤目波光流转,似欲滴出水来。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随着娇躯的轻微摆动,胸前那迷人的波浪可说是世间最为动人的风景。

    美妇人轻轻推门而入,眼前的场景让她呆立于地,娇羞的红云瞬间爬上晶莹的玉颊。

    怀羽此刻正横抱着蝶儿向床榻行去,让人一看就知道屋里即将上演激情大战。

    被“惊醒”的怀羽再次仰天长叹,老天爷,你干吗总开我的玩笑?上次是蝶儿无意破坏,这次是温夫人礼尚往来,这是否也算是她们彼此的报复呢?

    蝶儿此时也发现了母亲的到来,心慌情急下娇躯一扭,就欲离开怀羽的搂抱,却不想坏小子下意识的双手一紧,仿佛舍不得那柔弱无骨的完美身躯,不想它从手中溜走,羞的无法可施的少女只得假装闭上双眸,红透的耳垂,晶莹如暖玉。

    满脸红晕的美妇人,怀抱美少女的坏小子,双眼紧闭假装沉睡的可人儿,三人不约而同的无言静立,暧昧的气流开始在房间中回荡,异样的感觉在三人心中同时冉冉升起。

    以前的怀羽虽然无赖,但遇此情景也会不好意思的放弃,如今的他却因“蛇之本性”的融合影响,可谓是色胆包天。

    燥热的气息自怀羽丹田快速升起,瞬间布满全身,受到它“指引”的怀羽识海跳出一个疯狂大胆的想法。这是一个捅破窗纸的千载良机,善于把握机会的他今天誓要完成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同时攀摘两朵名花。

    “姐姐!”

    深情的呼唤在美人儿姐姐耳边回荡,目露灼热异光的“坏小子”边说边往美妇人行去。

    望着渐行渐近的楚怀羽,敏感的美人儿姐姐下意识的娇躯一颤,意识到了“坏小子”那疯狂的想法。

    美人儿姐姐内心不停的对自己说,“快走!不然就会落入‘魔掌’,与女儿一起真是太羞人了。”

    但另一个羞涩的声音同时响起,“这一天迟早都会来到,正好我一个人也应付不了这个‘坏家伙’!”

    就在美妇人心中左思右想时,怀羽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深情的注视着眼前的佳人。

    目中的异光透过双眸,似有形般注入了美妇人的心灵深处,陷入燥热中的怀羽此时浑身上下充盈着一种火热的霸气,强大的热情紧紧的锁定了美妇人的心房,让她深深陷入了眼前充满了邪异魅力的“坏小子”精心编织的之网。

    大手一伸,怀羽空出的右手将美妇人拦腰抱起,用力一紧,温夫人丰盈的娇躯落入了“魔掌”之中。

    左手搂着女儿,右手抱着母亲,坏小子浑身火热的往床榻冲去,美名传遍天下的一对母女名花就此彻底投入了怀羽的怀抱,江湖中每个男人都在做的美梦终于被怀羽捷足先登!

    无力反抗的母女二人终于陷入“情网”之中,三人在床榻上纠缠起来,呻吟喘息声断断续续,引人遐思,窄小的亵衣如彩云般往四处飘散。

    坏小子看着眼前两具风姿各异、同样令人魂消魄荡的赤裸玉体,双目迸射灼热的火光,一生能得如此一个美人,已是上天无尽的恩赐,想不到自己竟然同时拥有两个“十美”名花,再一想到她们母女的身份,那种要人命、夺人魂的刺激快感更是让怀羽只觉膨胀欲裂,好似冲冠一怒般猛然暴起,红润的异物对着两女紧闭的玉门不停颤抖,疯狂的催促主人扑上前去!

    “啊!”

    蝶儿一声惊呼,羞涩的少女自眼缝间无意瞟到了意中人“可怕”的异物,那剧烈的震撼令她再也不能装睡,下意识的惊呼起来,坚挺的双乳随着火热的呼吸弹跳起伏,峰顶两点醉人的鲜红更是被“吓”得陡然立了起来。

    天啦!他们已经……吗?美妇人与女儿一样,只有紧闭双眸才能逃避那羞人的现实,此刻闻听蝶儿惊呼,她误以为怀羽猴急的已经翻身上马,芳心不由荡起无尽涟漪的波纹,“尝”过坏小子厉害的佳人情海荡漾,眼前不由浮现情人弟弟那巨大的坚挺在自己滑腻的幽谷疯狂进出的激情一幕!春潮汹涌,佳人一声闷哼,修长浑圆的玉腿紧紧的并在一起,她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就陷入了快感的深渊之中!

    都怪可恨的家伙!美妇人在无尽的羞涩中芳心暗恨,不知女儿会被他如何摆弄?念及此处的母亲心中生出一丝诧异,怎么没有听到女儿的痛叫身?

    “啊!”

    这次轮到美妇人交叫起来,美眸刚刚张开,却见坏小子硕大的之源近在咫尺,那通红的圆形头部与自己的朱唇只有毫厘之差。

    怀羽因为蝶儿是初次经历如此风流阵仗,所以聪明的选择了美妇人作为大被同眠的突破口,本想悄悄靠近佳人给她个突然袭击,不料她却突然张目惊呼起来;坏小子此时一边往母亲处移动,一边在女儿的玉手上柔情抚摩,以之缓解蝶儿紧绷的心弦,就在美人儿母亲的惊呼瞬间,激情无比的巧合终于为坏小子打开了“性”福生活的大门!

    蝶儿原本在爱郎的温柔抚摩下已开始情怀荡漾,就在少女开始享受情人之爱的时候,不料母亲突然“醒”来,无比的羞涩令她顿时惊慌不已,玉手在情急下猛然用力将怀羽游走的大手往前推拒,少女用力过猛,不但将大手成功推开,而且还推得怀羽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扑。

    就是这轻轻一推,蝶儿就此被爱郎感激了一生,但也被众多姐妹“埋怨”了一辈子。

    “呜!”

    美人儿母亲第二声惊呼还未出口,就被堵在了檀口之内,化作“咿唔”的呻吟声在狭小的空间流转不休!

    怎么会这样?前所未有的震撼同时令床上的三人呆立无语、不知所措!怀羽的异物竟然直直的了美妇人的——香唇之内!火热的坚挺在柔腻的檀口静止不动,即使如此,圆形头部与细滑香舌的轻轻摩擦再加上佳人皓齿下意识的轻咬,一硬一软两种要命的快感好似天崩地裂般瞬间冲入了怀羽心海,他只觉心中情火“噌”的一下将自己彻底燃烧起来,“小怀羽”刹那间再次暴涨,一股触电般的酥麻从头而下,直冲丹田,怀羽心中一颤,急忙强提心神在最后一刻止住了火山的迸发!

    差点走火的家伙在如潮的快感中暗呼侥幸,原来欢爱竟然可以这样!感谢老天,我一定将你的教导发扬光大!嘿嘿……好爽啊!

    一切发生在片刻之间,就在坏小子准备享受这别样的激情之时,美人儿母亲已在愕然中回复过来,坏小子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佳人玉首已然后撤,“小怀羽”再次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不满的不挺昂首挺胸,大为抗议!

    “姐姐……”

    怀羽立刻再次以诱惑的低语在美妇人耳边呢喃。

    “不行!”

    羞涩不堪的佳人红润的玉脸布满了红霞,颤抖的话语坚决无比,适才的一幕对于端庄圣洁的温夫人来说,实在是不敢想象!聪慧的她敏感的察觉了坏小子“疯狂”的意图,立刻中途打断了他激情的要求。

    坏小子岂是如此容易放弃之人,心思一转,已然想到了绝妙的主意。看来姐姐在清醒时是不会答应自己如此要求了,不过当她飘飘欲仙之时,还能不能反抗自己,嘿嘿……接下来就看自己的“功力”了!

    假装放弃的家伙大手一伸,一把握住了美人儿母亲饱满丰盈的双乳,灵活的手指在涨大的乳珠上夹捏挤压,使尽了手段;不可抑制的醉人呻吟顷刻间充盈了狭小的空间,看得一旁的蝶儿是又羞又爱,感同身受般在一边扭动起来。

    “嗯!”

    当怀羽将诱人的红葡萄含入口中尽情吮吸之时,美妇人柔媚的娇躯已是一片嫣红,熊熊的火焰让佳人浑身火热,心房更是燥热无比,只有在怀羽的动作下方能稍稍缓解。

    动人的呻吟越来越大,美妇人终于忍不住玉手在坏小子阳刚之躯上游走起来,最后更是痴痴的在硕大的异物上来回移动,勾魂夺魄的娇吟自双唇流出,“弟弟……弟弟……别……”

    心有所思的家伙可不想如此轻易放过佳人,火热的深吻撒遍了佳人玉体,最后更是直接吻上了神秘诱人的桃花秘谷,激情的红舌在滑腻的玉门轻舔深吸,不时啃咬玉门上端那粒晶莹的珍珠!

    坏小子的每一下动作换回的都是佳人连续不断的呻吟,美妇人终于忍不住芳心的燥热主动扑入了怀羽怀抱,丰盈的紧抵他的胸膛轻轻摩擦起来。

    “呀!”

    怀羽再也忍不住心中沸腾的,大手一捞,将佳人玉腿大大的分开,火热的异物在春潮泥泞的幽谷缓缓移动,最后停在了红润的滑腻玉门处,因前所未有的激情刺激,美妇人虽已不是第一次承受这硕大的坚挺,但坏小子的“小怀羽”前端依然被狭小的玉门所阻挡。

    美人儿姐姐不由微抬香腴,稍稍抬高了醉人之处的位置;借着幽谷的泥泞,怀羽向前微微一送,终于冲开了柔腻的夹击,把巨大的圆头入了进去。

    “噢!”

    美妇人一声满足的呻吟令人魂消魄荡,随着怀羽整根而入,佳人只觉无尽的满足充塞了自己空旷的心灵,心中的火热也不停汇聚而下,“烫”得坏小子差点丢盔弃甲。

    在那瞬间的冲击后,俩人的神志早已迷糊,只有疯狂的与迎合方能化解灼人的火热,迷失在之海的俩人就在蝶儿面前展开了“世纪”大战。

    未经人事的少女由开始的羞涩闭目,到随后的好奇张眸,最后更是忘乎所以,玉手不自觉的在自己娇躯上移动起来,见意中人在母亲身上纵横驰骋,疯狂,那一记记重击好似就正正撞在她深处一般,少女随着母亲的激情而情怀大开。

    就在怀羽全力挞伐美艳母亲之时,美人女儿突然伏上了他的后背,笨拙的在他的虎躯上摸索起来。

    受到刺激的家伙更是兴发如狂,每一记重击都是直入,撞在佳人心灵深处。

    “呀!”

    美人母亲即使用尽全力依然败下阵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激情欢叫声后,佳人娇躯一紧,春潮如海浪般激荡汹涌,将“小怀羽”“烫”得是直哆嗦。

    “功力”深不可测的家伙有意维持最高战力,紧闭的他正是性趣高昂之时,见美妇人到了最后一刻,他不管不顾的再次冲击数十下后,方才欣然“撤”兵。

    美少女正在意中人身后缓解心中灼热的情火,不料怀羽一个回转,面面相对的将蝶儿搂入怀中,大手一探,那好似暴雨过后的稚嫩幽谷令坏小子心怀大畅,双臂一展,将少女放在了其母亲身旁。

    “蝶儿,我要来了!”

    火热的异物在少女坚守了十几年的珍贵禁地轻轻移动,怀羽强忍无边的欲火,在少女耳边轻扬爱的低语。

    “嗯!”

    少女羞涩不已的微点玉首,勇敢的承受了羽哥哥无所顾忌的爱。

    阳刚强健与柔媚丰盈完美的统一在一起,激情在狭小的空间尽情释放,阵阵令人消魂的轻吟仿似天地偶现的柔美天籁“呀!”

    蝶儿一声痛叫,那朵鲜艳的“桃花”宣告她正式告别了少女时代,从此走上“成熟”之路。

    动人的交响乐从低沉婉转到声嘶力竭,快乐的音符在卧房内久久回绕。

    怜惜少女初次的怀羽温柔的在紧窄无比的玉门内进出,逐分逐寸的慢慢,一点一滴的缓缓抽出,直到少女良久适应之后方自渐渐加快了速度。

    蝶儿在初次的疼痛后,终于被强大的快感湮没了不适之感,笨拙的迎合起来。

    怀羽心中还想最后对付美人儿母亲,所以对美少女女儿并未用上什么绝招,只是怜惜的轻怜蛮爱,时轻时重,时缓时急,在有节奏的中,一手覆盖了佳人挺拔的,大口含入了另一个高峰,另一只大手则在佳人全身游走,无处不到的强大攻势终于起到了决定性的胜利!

    “啊!”

    蝶儿一声尖叫穿云裂空,积累了十几年的春潮终于首次喷涌而出,伴随着缕缕血丝飞溅床褥之上。

    “姐姐!”

    怀羽怜爱的轻吻少女后,转移到了其母亲娇躯之上,在深情的呼唤中,仍然精神百倍的“小怀羽”熟练的钻入了柔腻的甬道内。

    “啊!弟弟……姐……姐……不行……啊!”

    断断续续的低语激情四射,怀羽再次强行挑起了佳人消失不久的情火。

    “英勇善战”的怀羽在激情中尽情奔弛,曾经那“荒诞”的想法在识海中再次闪现,不由更加的盼望“火山”爆发时刻的来临。

    一切如预想般,比上次略多的神念转化为内息后在全身不停游走。就在转换的瞬间,的感觉在怀羽识海翻腾,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怀羽内息所经之处,各大窍都流出火热与冰寒两股截然不同的气劲,三种内息平行而进,最后在他独有的睡梦大法“引领”下融合在一起,“极阳”和“天魔”二气终于被怀羽初步吸收,形成了流传后世的“人之道”神功雏形。

    不停律动的“坏小子”身体陷入了快感狂潮之中,意识海却从迷乱中分离出来,冷静的感受着那奇妙的变化。狂喜随着不停涨大的内息出现。

    原来欢爱真的能增加功力!“坏小子”对今后的“性”福生活充满了向往。

    时光流失,坏小子仍在继续疯狂的,火热的坚挺早已不知进出了俩女幽谷多少次,蝶儿也未逃过二次、三次……的激情欢爱。

    当怀羽再一次从蝶儿玉洞退出时,美人儿母亲一把握住了那雄伟的“小坏蛋”“弟弟,姐姐不行了,你还是……”

    “姐姐,那我怎么办?我很难受!”

    怀羽心中一喜,自己努力的付出终于接近了成功的边缘,“要不姐姐就……”

    灵慧的美妇人美眸闪过犹豫之色,见手掌中的小怀羽一跳一跳的,又见女儿已不支昏睡过去,美人儿母亲芳心暗自一叹,罢了,就成全这小坏蛋吧!

    美名传遍天下的“十美”之一的温夫人羞涩不堪的张开了双唇,细滑的香舌温柔的舔上了怀羽火热的异物,由圆形的头部直到红润的棒身,最后略显生疏的将之一分一寸的含入了口中。

    “呀!”

    怀羽心底最为疯狂的情火终于爆发出来,见美人儿姐姐良久之后仍是和风细雨,不知满足的家伙一把抱住佳人玉首,腰身快速的来回摆动起来。

    另类的刺激虽然没有正常欢爱的美妙,但却令人更加冲动,再加上怀羽强锁的已是强弩之末,在百余记后,无尽的酥麻冲击着怀羽的整个心神,他一声虎吼后,本已粗大无比的异物竟然再次暴涨几分,“轰”的一声,无尽的快感降临,灼热的“岩浆”全数喷了佳人小嘴之内。

    美妇人正在“艰辛”的重复着吞吐的动作,这种刺激同样令她彻底迷失了理智,只是一味的摆弄口手之中的可爱之物,突然异物猛然跳动起来,已为人母的美妇人自然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她还未有所反应,再加上被怀羽抱住了玉首,佳人只得在无奈之中悉数将“岩浆”吞入了腹中。

    “姐姐!你真好!”

    片刻之后,身躯僵硬的家伙软了下来,无力的倒在了一对母女名花中间。

    “你这坏家伙,就只知道欺负姐姐!”

    美人儿半嗔半怨的偎入了坏小子怀抱,只要能让爱人快乐,即使叫她做这些羞人之事她也愿意,更何况她从中也未尝没有得到强大的快感。

    极度激情之后,浓浓的倦意袭来,怀羽将母女二人同时紧紧的搂入了怀中,三人在悄然中甜甜睡去,恩爱缠绵,只想生生世世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调皮的阳光从缝隙中溜了进来,偷偷的窥望着床上肢体交缠、安然甜睡的人儿。

    大被同眠的三人脸上挂着红晕与满足,三具完美的躯体闪着晶莹的光泽,润洁腻滑的身躯此刻爱痕遍布,份外诱人。

    睡梦中的蝶儿娇躯翻转,阵阵的疼痛,将她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轻抬玉首,初为人妇的少女幸福的望着身边的爱人,玉脸忽然“噌”的一下瞬间布满红云,原来怀羽在睡梦中也不忘用大手在她的受创之处轻揉慢捻,肆意活动。

    “坏哥哥!”

    娇羞无比的蝶儿伸手在怀羽的雄壮上使劲报复,怀羽一身痛叫,将美妇人也惊醒过来。

    一翻嬉戏后,居中的怀羽温柔的环抱着二人,雨点般的深情热吻再度遍洒她们的全身,在“”的推动下,三人间的浓情再一次得到升华。

    幸福、满足是她们心中此时唯一的感觉!

    时光仍然一如既往的匆匆而逝,楚怀羽这段时日可说是活在天堂之中,时时有二美相伴,幸福惬意,但内心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师父遗志的承诺,却时时在怀羽心中闪现。

    不甘平凡的内心反复翻腾,让他陷入困扰之中,难以决定“隐”之未来。

    此时的怀羽正难得的一个人坐在师父的墓前沉思,快乐的生活却使他心中的茫然更甚,放弃眼前的安乐,为解救世人走上坎坷的江湖之路值得吗?抉择永远是痛苦的。

    虽与师父仅是短暂的神念交流,但因神识的传承融合,怀羽身上隐现着白恋尘的影子,是他不屈意志的再生。

    一面是美人儿姐姐与蝶儿深情的目光,一面是师父留在识海那殷切的期望,让他何去何从?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怀羽知道是美人儿姐姐来了,爱人的一切早已深植他的生命烙印之中,熟悉无比。

    “弟弟,你的心事能给姐姐说说吗?”

    聪慧的成熟美妇体贴的抱住了怀羽的宽肩。急欲找人倾诉的怀羽烦恼的面容一下展开,开心的笑容阳光般灿烂夺目,详细的把事情始末向美妇人倾诉起来,末了还把问题抛给了美人儿姐姐。

    “姐姐,你说我应不应该履行‘隐’的责任?”

    美妇人定定的望了怀羽好长一阵,“好弟弟,其实你的内心已经有答案了,不要担心我和蝶儿,不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话语略略一顿,美妇人语带自豪道“况且姐姐并非弱者,一定能帮助弟弟的。”

    怀羽感动不已,“睡梦大法”因心情的激荡加速运行起来,冰凉的气劲在全身游走,一丝霸气从眼中透出。一瞬间,他做出了果断的决定,他要游历江湖,丰富阅历,做出对黎民苍生真正有利的选择!与历代的“隐”不同的他绝不愚忠,只有面对世人的一颗真心!

    谁也想不到,温夫人一番情话竟为整个天下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丝曙光就在黑暗中诞生。

    楚怀羽终于将走出温家,踏上变幻莫测的“隐”之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