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09章 隐之传承
    一丝灼热从怪人伤口传出,随着血液流入了怀羽体内,不停的在经脉里左冲右撞,大肆破坏。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还末待怀羽反应过来,又一股火热的气劲随之而入,更糟的是另一股酷寒的气劲也追之而至。

    不可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三股不同的气息竟同时汇聚到了怀羽丹田,疯狂的互相纠缠、吞噬,争战不休,且在全身不停游走。

    怀羽的体内成了三股不明力量的战场,所经之处经脉被瞬间扩大,而后断裂、破损。他感觉自己好似身处地狱,烈火焚身与严寒裹体交相而至,非人的痛苦紧缠其身,生机不断的流失,逐渐陷入昏迷之中。

    “保命大法”熟悉的冰凉气息终于在最后一刻再次运行,但却并未减轻怀羽的痛苦,只是跟在“混战”的力量之后,像清扫战场的勤务兵似的,不停的修补破裂的经脉,在天地间吸取着精元之气转化为勃勃的生机。

    周而复始,莫明的三股力量在怀羽全身运行数个周天后,最终融合在一起,流传后世与“天”、“魔”二道鼎足而立的“人”之道终于在人间初次显现,变化莫测,时而平和,时而狂暴,还带着莫明的燥热。怀羽感觉自己终于又回到了人间。

    被疼痛折磨的疲累不堪的他跌倒在地,怪人一下转过身来紧紧盯视楚怀羽,双眼精光四射,寒若星辰,再无半点狂乱之意,“疯子”竞然清醒过来了!

    再也无力反抗的怀羽没有半点惧怕的与之对视。

    片刻后,神色复杂的怪人望着怀羽的眼中出人意料的透出丝丝暖意与感缴,全无半丝歹意。见次情景,怀羽不由高兴起来,看来自己是命不该绝,对方竟然神奇的恢复了理性。

    却不料怪人神色一变,一丝坚定与果敢在眼中一闪而过,未见他如何动作,已抓住怀羽双肩,把他倒举而起。惊骇的怀羽刚欲挣扎,一股神奇的念力已让他动弹不得。

    倒悬于空的怀羽与怪人头顶相接,连成一体的二人再次疯狂旋转起来。

    雄浑的火热内息贯顶而入,如果说先前入侵的力量是小溪,那这次可就是实至名归的大海。内息入体并未像先前般胡冲乱撞,快速散入怀羽全身窍后就消失无踪。

    旋转越来越快,身不由己的怀羽感觉一阵剧痛袭来,爆裂的感觉充盈在意识海内,“轰”的一声,他眼前一黑,暗叹一声我命休矣,就此昏死过去。

    时光在艳阳的升高爬低中流逝。

    此时的温家堡上下已经乱成一片,小姐与楚怀羽一日未归,急坏了老家主与温夫人。

    嘈杂的脚步声终于接近了树林人迹罕至处。“夫人,找到小姐了,她与楚少爷都晕倒在这儿!”

    婢女小霞的呼声让温夫人一喜一惊,身形掠空一起,急奔过来。

    展现眼前的是三个一动不动的身影,“弟弟,蝶儿。”

    温夫人焦急的扑上前一一抱起二人,成熟完美的玉容此刻写满了惊蝗与焦急。还好,二人虽气息微弱,但无性命之忧,而另一个不明来历者已经浑身冰凉,气绝多时。

    “来人,把尸体带上,我们回堡。”

    心情稳定下来的温夫人语透威严,气质尊贵高雅。

    一月后,身受重伤的蝶儿早己无恙,而伤势看来较轻的怀羽却仍然沉睡不醒。

    “母亲,羽哥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呀?”

    守在床边的蝶儿已经不知是第几百次的问同一个问题。

    同样日夜守候在侧的温夫人不得不报以苦笑,不知如何回答。她己请遍了北疆所有名医,但众人都说怀羽伤势早己痊愈,为何会晕迷不醒就不知所因了。

    焦虑的母女二人并不知道神奇的变化正在她们身边发生。

    “这是哪儿?”

    楚怀羽站在一片黑暗中扬声大问,“有人吗?”

    “命大的小子你嚷什么?”

    彩光闪现,一个挺拔的身形平空突现在怀羽面前。

    “妈呀!怎么又是你?”

    望者面前的疯子,怀羽撒脚就跑,毫无战意。没有蝶儿需要保护,他终于又恢复了无赖本色。

    怀羽不停的向前飞奔,眼前始终一片黑暗,无穷无尽。“这究竟是哪儿呀?”

    汗流夹背、口吐长舌的家伙喃喃自问。

    不想却有人回答:“这是你的意识空间,而我是留在你识海的一股神念,正于你的意识交流。”

    怪人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什么?”

    不待怀羽惊讶完,怪人接下来的话语更是让他目瞪口呆,久久不能恢复。

    原来怀羽在林中所遇疯子就是“隐”也就是卧龙庄白恋尘,武林十大高手之一。他被蛇毒入脑发疯后狂奔至此,发狂的他把怀羽二人当成了食物进行捕捉,幸运的是蝶儿无意中一掌击中其天灵,让盘踞己久的蛇毒发生了一丝松动,而怀羽的一咬更把蛇毒吸入了体内,同时也把白恋尘体内乱窜的天魔气与极阳气一起吸入。三股力量入体,原本任何人都必将爆体而亡,怀羽幸亏有“睡梦大法”护身才逃过一劫。

    听到此处,怀羽一声惊叫,“蛇毒,那我岂不死翘翘,我快死了吗?”

    白恋尘又气又笑的瞪了他一眼,“小子你放心吧,蛇毒己被你炼化吸收,不但无害,还能让你拥有远超旁人的抗毒之体。”

    说至此处白恋尘语气一转,以调侃的语调道:“不过还是有一个坏处,蛇的性也同时被你融合,如不控制你的一生都将在追逐红粉中度过。”

    虚惊一场的坏小子闻言大大的不以为然,这样的生活多好呀!干吗要画蛇添足的去控制。

    白恋尘平静的语调再次响起。蛇毒离体清醒过来的他因“纯阳焚身后”生机不断流失,再加蛇毒与天魔气的肆虐,生机更是提前衰竭。在最后时刻白恋尘不得不孤注一掷,选定楚怀羽为下一任“隐”使接班人。

    通过特殊的方式“隐”代代传承,白恋尘不但把毕生功力尽数灌入怀羽体内,更以无上功法在死后维持着一缕神念不灭,最后进入怀羽意识空间,以完成“隐”之传承最后一着。

    听完后好半晌,怀羽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白恋尘倾尽所有教授着怀羽,从天文地理到人情世故无一遗漏,最后终于换回了怀羽恭恭敬敬的一声“师父”随着怀羽不停的提升,白恋尘满意的笑了,笑容带着对尘世的最后一丝依恋。

    “羽儿,为师现在就要完成传承的最后一着。”

    白恋尘语毕突然化为满天的光点,围绕怀羽不停的旋转,然后融入识海之内消失不见。

    白恋尘最后的话语在怀羽他耳边回绕,“羽儿,但愿你牢记天下苍生,灭王莽暴政,救民于水火。另外为师此生俯仰无愧于天地,单单愧对家人,望你日后替我好好照顾师母与清影。”

    “师父!”

    因神念的融合,楚怀羽深深的明白了他那济世救民的侠义之心。白恋尘的一生化作一幅幅画面,在怀羽眼前展开,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最后浮现出一个眼带幽怨,成熟美丽的绝美倩影,久久不散。

    洛幽兰,白恋尘的爱妻,名如其人,秀玉篇中的“空谷幽兰”怀羽一下就认出了这张从未见过的秀美娇颜。

    此时的怀羽己不是昨日的他,融入了白恋尘精神意念的楚怀羽从今往后将走上怎样的道路?

    命运的巨轮终于进入了它的第一个港湾,接下来将驶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