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08章 落难羽蝶
    心情大好的楚怀羽与绝美的温蝶儿在林中互相追逐嘻闹,表达着喜悦之情。banzhu001.com

    不知不觉的欢快的二人逐渐跑入了树林深处,粗大浓郁的林木遮天蔽日,四周一片空灵。

    跟在蝶儿后面的怀羽突然一阵烦闷涌上心头,不祥的预感在意识海一闪而过。内息初成的他竟然拥有了先天高手才有的神念预知本领,俗称“第六感”“蝶儿回来,前面危险!”

    依着心中灵觉的指引,怀羽急忙呼唤正在轻盈跳跃的可人儿。

    “羽哥哥怎么啦?”

    一脸不解的温蝶儿停下脚步,惊疑不定的环顾四周。

    怀羽正欲开口,忽然鸣声四起,满天乱飞的鸟雀四散而逃。地面传来一阵阵低沉的闷响,似闷雷般敲击在心,越来越近。

    “快走!”

    楚怀羽把蝶儿的纤掌紧握,转身飞奔。内息流转,新会的轻身之法全力使出。

    好象感觉到了什么,远处的闷响声也变的更加急促,直线般向二人追来。其势之疾,堪比利箭。

    “嗖”的一声,一道迅疾的身影停在了楚怀羽二人面前,野兽般的低吼不停的从来人口中传出,通红的双目茫然直视,乱发蓬松沾满泥土与落叶,脸上胡须参差不齐,一件布满污渍长袍已成丝缕。来人竟是一个失去常性的疯癫病人。

    原来竟是一个傻子!怀羽一口气还未松完,疯子已向二人猛扑过来。双手不停乱舞的疯子全无章法,但逼近的身形气势如山,压迫着怀羽身处的空间。

    “蝶儿小心!”

    怀羽情急之下一把将温蝶儿带到身后,快速的运行自身那微弱的内息,一脚向疯子揣去。

    身后的蝶儿双目闪过一阵异彩,带着无尽的深情凝望着怀羽前扑的背影,浑然忘了自己身具不俗的功力。

    失去理性的傻子不知闪躲,怀羽破绽百出的一脚踢中其檀中,一阵剧痛从足尖传来,怀羽一脚如中铁石。强大的力量从疯子胸口反震而至,致命的劲气沿脚而入,迅猛的向怀羽内腑冲击,将他高高的抛向远处。

    尘土飞扬,落地的怀羽翻滚几圈后,口鼻溢血,一动不动。

    “羽哥哥!”

    一声悲恸从蝶儿口中涌出,秀美无双的“刁蛮明珠”容颜惨淡,娇躯连晃,状欲晕倒。

    听到声音的疯子竟再次朝蝶儿冲来,好似发狂的巨兽,地面随着他奔跑的脚步阵阵颤抖,留下两排紊乱的浅坑。

    面对临近的危险,蝶儿苍白的玉容挂满泪珠,毫无反应。

    “蝶儿!”

    危急关头,怀羽虚弱的叫声终于把她从沉痛中惊醒过来。羽哥哥还活着!蝶儿心情一震,纤足一点,以毫厘之差在疯子掌下逃离,直向怀羽奔去。收不住脚步的疯子直直的撞向一株巨树,轰的一声传来,惊天动地,粗大的树干断折倒地,而疯子却毫无损伤,好可怕的家伙!他究竟是人,还是怪物?疑问在二人心中升起。

    不待蝶儿扶起怀羽,疯狂的“怪物”已经再次狂冲而至。

    蝶儿银牙紧咬,挥掌向怪人击去。迅疾的内息透掌而出,无形的空间里充斥着剧烈摩擦的嘶嘶声。她不敢闪避,否则地上的怀羽将受到致命的伤害。

    功力比怀羽深厚许多的蝶儿双掌挥舞,轻盈快捷,一瞬间连续三掌重重击在疯子的天灵上。“怪物”浑然未觉,而强大的反震之力却让蝶儿手腕疼痛欲折,右臂再也抬不起来。

    怪事再次发生,一直浑浑噩噩的“怪物”此刻脸上却浮现出惊喜若狂的表情,低头以天灵向蝶儿玉掌迎来。

    不敢闪避的蝶儿只得用左手不停的攻击,凌厉的气劲划出道道拳风,连续不断的落在疯子送上门来的天灵上。

    不断的反震之力让蝶儿再也无力化解,“扑”的一声,血雾从蝶儿口中喷洒而出,弥漫空中,在阳光透射下,悲凄的艳红让人心神大颤。

    身受重伤的温蝶儿仍然在不停的阻击着疯子的冲撞,任由血丝一缕缕的从口中溢出,毫不闪避。

    一定要保护羽哥哥,唯一的信念让娇柔的少女疲累损伤的身影透出无比的坚定,誓死的决心。谁说世上的女子不如男?

    “不要这样!蝶儿快走!”

    倒地不起的怀羽心疼如绞,不由的痛恨自己的武功低微,不但不能保护心爱的女人,还拖累她面临死亡的险境。望着摇摇欲坠的蝶儿,怀羽心中忘记了她的身份,忘记了天地万物,眼中只剩下蝶儿那绝美的笑颜。

    力量,我要强大的力量,我要保护我的爱人!神志逐渐狂暴的怀羽在心中大吼!随着意念在识海的翻腾,奇迹出现,一丝冰凉从眉心而下,迅速的通过他多处断裂的经脉,快捷的将其修补起来。

    “睡梦保命大法”终于在关键之时出现,再建奇功。多年来怀羽首次清晰的感受到它的神奇。

    不待内伤全好,刚刚能动的怀羽一跃而起,向疯子扑去。

    冰凉的内息让怀羽在愤怒中保持了一丝清醒,只有冷静面对危险,才可能脱出困境。

    此时的蝶儿看见怀羽竟站了起来,心神一松,眼前一黑,再也无力支撑下去,就此晕倒在地。

    怀羽身形一闪,冷静的掠到了怪人身后,功力低微的他不能力敌,怎样才能把蝶儿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时间已经不容楚怀羽仔细思量,他虎吼一声,扑到了怪人背上,却不敢随意出手,只是紧紧的勒住了怪人的脖颈。树熊似的缠在他的背上。

    晃动中怪人脖子上一丝奇怪的黑线引起了怀羽的注视,在灵觉的“指引”下,他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了下去。

    皮破血流,怪人狂吼一声,异变突至,二人快速的旋转起来,越来越快,再也不见形影。好似不停在原地狂刮的龙卷风。

    怀羽紧咬怪人的脖颈不放。任凭快速的旋转让他头晕耳鸣,天昏地暗,只是不停的咬,使劲的咬,灵觉“告诉”他,终于找到了怪人唯一的致命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