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6章 窃玉偷香(完全激情版版)
    借着月色,楚怀羽小心翼翼的向美人儿姐姐的卧室接近。ЬáΠZhù@00壹嚸坑母来到门口,他拿出少时流浪所练就的偷鸡摸狗本领,轻易的拨开门栓,推门而入,轻轻的迈步向前,坏小子向床上的美妇人走去。

    来到床前,怀羽深情的凝视着美人儿姐姐绝美的成熟面容,再度陷入痴迷之中,时间就在凝视下悄悄的流逝。

    功力已达先天境界的伊人在"坏小子"撬门时就已醒来,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是他来了。

    天啦,半夜悄悄而来,成熟美妇人一下就明白了怀羽的意图。

    "阻止他,随他吧!"两个不同的声音在美人儿姐姐的意识海里回荡不休,最后娇羞充满了她的心灵,也许怀羽只是想来看看我吧,美妇人开始了自我欺骗。

    长久的凝视,如似有形般的灼热目光烫在美妇人的玉脸上,丰润的脸颊烫起的红晕越来越多。

    美人儿姐姐终于抵挡不住,微微张开凤目,却看见一张越来越近的俊脸,"坏小子"竟然俯身吻了下来。

    扭头侧开,美人儿姐姐做着最后微弱的抵抗,不防楚怀羽却一下吻住了晶莹透至的耳垂,一丝灼热在两人心中同时升起,难言的燥热在胸中激荡,越来越热。

    一切都在无言中进行着。

    美妇人张开擅口,用力呼息,意图让燥热的气息散去,却不防坏小子一下"捉"住了她的香舌,深情的吸吮起来,"轰"的一声,两人脑海里同时一震,如海的深情通过新搭的"桥梁"在二人心间流转,天地仿似崩塌,一切化为乌有,只剩下无尽深情的唇舌相偎相依。

    "从了他吧!从了你爱的人,去争取幸福吧!"最后一丝清醒消失后,美妇人投入到激情的深吻之中。

    楚怀羽抱着这绝世妖娆,头枕在坚挺的丰盈之间,如躺云堆,腻滑软绵,深深不停地吻在云堆的鲜红上,引起身下佳人的玉体连颤,幽谷一片泥泞,荡起了晃人眼眸的波浪。

    "坏小子"火热的大手在成熟美妇浑圆翘挺的双臀留恋不去,反复蹂躏着美人儿姐姐那世间最美的香腴,激情的大手轻轻一压,手指立刻就陷入了"旋涡"之中,手指一松,"旋涡"瞬间变作道道勾魂夺魄的醉人臀浪;完美的诱惑在此刻产生,让坏小子顷刻间不克自制。

    美人儿姐姐此时被激情折磨成痴,双手无意识的在"坏小子"完美的男性阳刚之躯上抚摸不停,呼吸越来越急促,情火不停增长,火焰终于让两个勇敢相爱的人彻底燃烧,释放自我。

    美妇人玉手无意识的越过爱郎强健的腹肌,丰盈的娇躯突然猛颤,手中火热的异物让她心神大震,强烈的快感刺激着佳人久旷的心房,更何况那不停涨大、无比坚硬的"小怀羽"是如此的硕大!怎么会这样?已经人事的玉人在惊诧中红润的玉门被春潮冲开,幽谷密林再添水渍。

    初上战场的怀羽"要害"被袭,只觉快感如巨浪拍击着理智的堤防,激动之下大手一紧,在美妇人诱人的玉顶的红樱桃上狠狠的一夹;如海深情的热吻洒遍了美人儿姐姐的玉体,最后火热的大舌停留在柔媚的幽谷,来回吮吸着成熟美妇的味道。

    梦呓般的呻吟从佳人檀口流出,修长细腻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了坏小子的头颅,不盈一握的蛮腰微微抬起,迎合着他大舌的进攻;美妇人芳心狂吼,天啦!这种感觉太美了!

    "啊!"玉人娇躯猛然一弓,双腿用尽力气夹住了怀羽,一股幽香浓腻的激情玉液喷涌而出。

    受此刺激的坏小子再也不能控制心中燃烧的情火,从美人儿姐姐腹下爬起,再次与佳人热吻起来,下面坚硬如铁的庞然大物奋力向前冲去,笨拙的异物找不到它一生的归宿,数次在两片滑腻之间一晃而过,不得其门而入!性急的家伙口中发出短促的低吼,双眸被澎湃的欲火烧红。

    美妇人为爱郎的"意外"失败又笑又急,同样玉体嫣红的她玉手再次握住了硕大的火热异物,深情奉献的纤手温柔的引领着"小怀羽"找到了目的地。异物红亮的顶部瞬间陷入了滑腻的温软包围之中。

    心领神会的怀羽虎躯一挺,硕大之物逐分逐寸的刺入深邃紧窄的幽谷,无边的快感让坏小子浑身充满了力量,惊天动地的攻击随时迸发!

    在那最神圣的一刻,两人眼带深情的望着对方,"噢!"随着美妇人一声满足的娇吟,怀羽终于整根而入,两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同时留下了不明所以的泪花。

    一个是初经战场,一个是久旷多年,两个有情人儿一时之间还不能"适应",只是傻傻的凝视着爱人,一动不动;但佳人柔媚的幽谷不断自行的夹击着坏小子的坚挺,而坏小子长长的异物也不停的敲击着美人儿姐姐的最深处。

    火热坚挺的颤动给美妇人带来了醉人的酥麻,她丰盈肥美的香腴不由微微一动;就在这微弱的动作下,犹如天雷勾动地火,坏小子瞬间生龙活虎,无师自通的微微一退,在玉人刚觉空虚之时,异物立刻迅猛的冲开红润的柔唇,直直的刺入了春水四溢的之中。

    "啊!"美人儿姐姐一声惊叫,从未经历如此巨大的传来一阵涨裂之感,玉手攀上了怀羽双肩,"弟弟,你…轻点…啊…"甜美的话音未落,坏小子不停大力的将佳人送上了的极乐。

    硕大之物不知疲倦的来回,温润的夹击让坏小子更是性发如狂,将玉人光洁的双腿抗在肩上,大手在滑腻挺拔的上尽情揉捻、挤压,下面激情的冲撞是次次到底,每下都让美妇人高声欢叫。

    "啊…受不了了!"透着无尽欢愉的高呼回荡在狭小的空间,美妇人绝美的双眸媚光流转,"弟弟…让姐姐…来…服侍你。"佳人翻身而上,毫无防备的怀羽被压在了美妇人身下。

    坏小子不满的就欲翻转身形,玉人美妙的动作令他身形顿止,惊喜从天而降。

    美人儿姐姐妩媚的一笑,浑圆的香腴往下一蹲,顷刻间吞噬了"小怀羽",当直至根底全身而入之时,美妇人酥软的双峰紧抵爱郎胸膛,翘挺的香腴由慢到快的旋转起来,剧烈的扭动摩擦出滔天的情潮,坏小子禁不住"啊、啊"的呻吟起来。

    "呀!"美妇人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攀上了之巅,"弟弟,姐姐…不行了,啊…你又来了!"回答佳人的是怀羽强劲的与密集的撞击声。

    低沉婉转,断断续续的天籁之音响了整晚,直到天明之时,坏小子一声虎吼,难以言表的酥麻快感直流而下,他硕大的火热猛然再次暴涨,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的速度,最后紧紧的抵在幽谷最深处一动不动,如海的激情终于一泄如注,猛烈的冲入了美人儿姐姐的深处。

    "啊!"不堪挞伐的美妇人被激流冲击,回光返照般四肢用力的搂紧了爱郎。

    灵欲交融的激情欢爱最终在尖叫声中结束!

    清晨,一缕调皮的阳光透窗而入,轻柔的抚摸着床上的一对交颈鸳鸯,最后终于惊醒了睡梦中一脸满足的坏小子。

    一片狼籍惨不忍睹的床褥,提醒着昨夜的一切。"坏心"得逞的家伙望着臂弯里的佳人心弦一颤,再次痴呆起来。

    沉睡中的伊人脸上莫明的突生红霞,红至耳垂,好似熟透的蜜桃,秀美翘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原来美妇人也已醒转。

    浑身酥软的美妇人躺在怀羽臂弯,体味着那久违的安全与满足,一丝幸福充盈心间。此时再次感受到坏小子灼热的目光,那难言的滋味涌上心房,娇羞让她再也难以装睡。

    "你这家伙真可恶!"又羞又喜的美人儿姐姐轻柔的在仍然"一枝独秀"的"小怀羽"上轻拍了一下。忆起昨夜激情,想起它的厉害,真是又爱又怕。

    "姐姐,"楚怀羽深情的呼唤着美人儿姐姐,双手不由自主的再次攀上了那挺拔浑圆的,眷恋不已。

    "坏弟弟,一大早就使坏。"无力反抗的美妇人闭了闭柔媚的凤目,娇嗔的反应。

    随着动作的不断加大,相爱的二人内心再次燃烧起来,如兰的气息渐显急促。

    "弟弟,姐姐不行了,"美妇人制止了正欲翻身而上热情膨胀的坏小子,"你昨夜要了姐姐一晚,我都快散架了。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厉害?"楚怀羽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昨夜激情之时,每当令人沉醉的快庚越多,即将"火山爆发"之时,就有一股冰凉的气息在眉心印堂涌出,从上而下流往丹田,而那欲将迸发的"岩浆"化为灼热的劲气与之交融在一起,冷热交缠,最后合为一股凉爽的内息在全身盘旋,循环往复,无止无休。因此使得坏小子越战越勇,只在灼热远多于冰凉后,才终于结束了这场强弱悬殊的"床"战。

    不见怀羽回答,美妇人也不好意思追问,只是把脸贴在他那厚实的胸膛上,静静的享受着爱人的怀抱。

    幸福柔和的气息充盈在卧室内,沉浸在静谧之中的两人四目相视,会心一笑。

    门外传来婢女小霞的呼声,"夫人,小姐正在四处寻找楚少爷,就快到这儿来啦。"看来小霞已经知道怀羽在此,为免出现难堪的场景特地前来告知。

    略略一呆,片刻的惊慌后,楚怀羽平静的扬声回答道:"小霞,你告诉蝶儿我稍后就到。""小霞是我的心腹,不会乱说话的。"美人儿姐姐轻声说道。美眸闪过一丝异彩,神色间对爱郎的表现欣喜不已。

    敢做敢当,镇定从容,"勇气"就是一个男孩成长为男人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