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04章 睡梦大法(上)
    长安城郊一个不知名山谷,谷内怪石嶙峋,杂草丛生。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

    一道迅捷的身影从谷内掠出,正是失踪不见的“隐”好历害的天魔气劲!白恋尘边走边想,经过三天三夜的运气疗伤,他仍然不能把它逼出体外,只能强自将其压制在丹田气海之内,用自身的纯阳气劲团团包裹;他也因此只能使出两成功力。

    白恋尘苦笑在嘴角浮现,希望来得及回到卧龙庄,完成“隐”的传承;他知道王莽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在回路上一定布有险恶的阻杀。

    “哪位朋友?何必藏头露尾!”

    行至谷口的白恋尘眼望左侧的一堆杂草,语带讥讽。他虽功力大损,不能以念力伤敌,但玄奥的灵觉未失。

    “嘘、嘘……”

    随着白恋尘的话语,一条头顶生角,通体艳红的奇异纤细小蛇于草丛中游出,并向山壁爬行。

    “出来吧!蛇娘子,这种小把戏不怕有辱你的身份吗?”

    白恋尘面色不变的仍然望着杂草堆,语气平静,不带一丝火气。

    “哎哟!”

    一声媚笑传来,草堆“活”了,杂草散开,一个美艳佳人立了起来,“不愧是天榜中人,奴家爱死你了。”

    佳人边说边挥动手中红绫,投怀送抱般往白恋尘怀中飘来。

    “蛇娘子”佘渲渲,江湖上出了名的毒妇,独来独往,擅长驱蛇追踪,一身毒功出神入化,可谓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此次被王莽重金打动,前来追杀重伤的白恋尘。

    “白某不敢高攀。”

    从容自若的白恋尘缩地成寸般一步跨到了蛇娘子面前,对正飘散着致命异香的红绫毫不在意。

    身形一晃,满天的劲气罩向蛇娘子,一息之间,白恋尘击出十八道拳劲,组成了一张细密的拳网。

    一往无前的气势锁住了蛇娘子躲避的空间,让她只有不停的出手硬接。

    如蛇盘身,蛇娘子奇异的扭动起来,手中红绫旋转飞舞,化解着致命的攻击,劲气交击声不停响起。

    罡气纵横,白恋尘强大的攻势犹如长江大河般展开,未有停歇,不击杀蛇娘子誓不罢休。

    “既然郎心似铁,那奴家只好独自伤心而去!”

    借着一拳反震之力,额已见汗的蛇娘子不进反退,疾速离去。

    一击不中,随即远离,好个聪明的女人。

    白恋尘静立于地,并未追击,过得片刻,挺拔的身形突然一颤,一缕血丝从嘴角溢出。

    适才一阵强攻,他已耗尽全身能用的内息,幸亏蛇娘子天性谨慎,才被唬退;此时,体内潜伏的天魔气又在乘机蠢蠢欲动,令他赶紧全力压制,一时不能动弹。

    全力行功的白恋尘突然感到一阵不妥,灵觉的危机感油然而生。疾风临近,未及反应,一阵疼痛从肩上传来,竟是先前那条红蛇袭击成功。蛇毒顺口而入,一股灼热之气在白恋尘体内游走,迅疾向他脑海冲去;小蛇不愧是异种,一击而中,随即弹射而去,远远观望。

    原来上当的是自己,一丝明悟跃上白恋尘心头,好历害的蛇娘子。

    “灵异志”记载:独角蛟蛇,身纤细而体通红,头生小角,蛇性奇,蛇毒奇烈,中者除其胆汁外无药可救。

    “红儿,你成功啦!“假意离去的蛇娘子又再返回,那不停摆动的丰腰媚态十足。

    她亲昵的抱起小蛇,飘然离去。只留下浑身冰冷,已无气息的白恋尘僵立当场,虽死不倒。

    时光悄然流逝,静立的“尸体”忽然动了起来,烦燥不安的不停来回走动,通红的双目一片迷芒,他疯了!

    “纯阳焚身”使用后半年内保人生机,续人性命,这种神奇的功法终于让白恋尘再次逃过一劫;但因蛇毒在脑海盘旋,错乱了他的经脉,人最终变得疯疯癫癫,一声狂躁的长啸后,疯子毫无目的的向远方奔去。

    自高祖起,刘汉皇朝就在民间埋下了一股强大而忠心的力量,是为“隐军”以“隐”为首,以令牌为记,世代相传,不在国破之时,不现人间。

    隐军人员复杂无比,由各行业精英组成,各人之间互不相识,具体名单历代只有皇帝与首领才知。

    在此汉室飘摇之际,“隐”竟然疯了,刘汉皇朝还有希望吗?

    命运的巨轮终于向它即定的方向启动了,带给楚怀羽的是福还是祸?

    不同的卧室,两个不能入睡的有心人,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温夫人的房内,躺在床上的伊人心事重重,时而娇羞无限,时而愁苦无比。

    忆及书房中的情景美妇人禁不住娇躯轻扭,丰盈的酥胸颤颤巍巍的划出一道道波浪,煞是迷人。

    床边放着换下的亵衣,上面那清晰的“湿迹”犹在,让她不由得回想起“坏小子”俊朗的面容,真诚的双眸,更想起那“可恶”双手在自己身上的动作,不知不觉间兴奋的感觉再次降临久旷的身心,柔美如天籁的娇吟从美妇人口中断断续续的传出。

    “我不能与他在一起!”

    “我好想同他在一起!”

    “在一起是错误,会受人阻拦,遭人嘲笑。”

    “只要有真情,就能改变一切,他说他愿与天地为敌。”

    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脑海不停回荡,美妇人陷入天人交战之中,逐渐迷糊起来,最后沉沉睡去,睡梦中的她玉容带上了一丝久违的幸福微笑。

    几墙之隔的卧房内,楚怀羽痴痴的凝视着手中的丝巾,毫无一丝睡意。

    今日在书房,失神的美人儿姐姐情不自禁的拥抱住自己,而善于把握机会的坏小子惊喜交加,理所当然地把拥抱变质,并不断将激情升级。

    几年的苦恋,今日终于向意中人倾诉,现在的他只需等待那“苦恋”开花结果,毫不犹豫,决不放弃。

    伦常礼法在楚怀羽眼中全是废话,是狗屁不如,年少时艰辛的流浪生涯让他尝尽了人间的凄凉,看透了人世的阴暗,过早的走向“成熟”;如果不是遇见美人儿姐姐,他相信人世间肯定会多出一只不择手段的饿狼。

    到温家后,为了让美人儿姐姐脸上有更多开心的笑容,他主动的改变自己,原本忧伤仇恨世俗的小乞丐不见了,变成了现在开心胡闹、阳光开朗的小无赖、坏小子。

    他就好似一只忧郁孤独的小狼,却披上了一身羊皮,努力的学习怎么做好一只善良的小羊,日子久了,连他自己也快以为自己本就是只可爱的小羊,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那过往的伤痛才会不时袭来,让他难以忘怀。

    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怎样生活得更好、更快乐成为了楚怀羽一生的行为准则。

    思绪万千的少年始终难以入睡,翻来覆去的他最后想到,看来只有练“睡梦大法”才能睡着了。

    “睡梦保命大法”练不出内息的怪异心法,楚怀羽身上最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