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03章 谈武论情
    老少二人一阵嬉闹后,“枪神”发觉自己因圣师所带来的压抑消失不见,意识空间微微一颤,猛然“惊醒”的老人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好险!如果对圣师的恐惧留在识海之内,自己今生只怕永远与“天道”无缘了。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老人感激的望了望无意之中帮了大忙的楚怀羽,让这“狡猾小子”不明所以,百思不得其解。

    “当!”

    清幽古雅的钟声响起,众弟子正襟安坐,一片宁静。

    “师父,武学为何有‘道’、‘魔’之分?”

    功力已达先天境界的三弟子薛皓充满期待的双眸凝视着师尊。

    老人平和的语调在大堂中回绕,好似就在众人耳边低语,“天道与魔道两者就境界而言,可谓是殊途同归,难分高下。

    ‘’是世上最奇妙的,它即可以创造无尽生机,也能够毁灭天地万物,世人的命运皆被‘’支配,而‘道之彼岸’就是让我们摆脱‘’的控制,脱出凡人命运的轨迹,达至天人之境。

    天道,即王者之道,在‘’的创造与平和中,顿悟天地之间的无限生机,以自身融于自然之中,达至道的‘彼岸’。

    魔道,即霸者之道,追求‘’的毁灭与狂暴,在生死变换之间,获得‘心’之顿悟,堪破世俗一切,返璞归真,同样踏上道的‘彼岸’”“弟子受教!”

    薛皓俯首一拜,行至一边闭上双眼,封闭六识,竞立刻进入“顿悟”之中。

    “师父,徒儿功力是何境界?何时才能出师行道?”

    一个少年脸带热切的希望问道。

    老人的话语再次回响:“武学层次以内息程度而分,低层者日夜苦练,三分努力,一分成果,是为后天境界。中层者吸纳天地元气为己用,一分努力,三分成果,是为先天境界。两者之间高下可谓云泥之别。高层者能以内息转换为精神念力,伤敌于拳脚之外,是为‘自然’之境,此层者体能已达人体的极限,唯有意识的精进才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众弟子听得如痴如醉,内心充满了无尽的向往。

    老人顿了顿再次说道:“达自然之境者虽不多,但是只要持之以恒,功法正确,你们一定会有机会。除此之外,还有最后一层,即‘星空之境’,此境界非人力苦修可达,一切只靠机缘与顿悟。”

    老人的话语此时竞带着一丝落寞。

    “老家主,你达到了吗?怎样才算进入星空之境呢?”

    久未发话的楚怀羽带着一丝好奇的询问。

    “二十年来,老夫始终未能跨过最后一关;据说初成星空之境者,必将领会一样传说中的神技‘绝对领域’,而此境界大成者,已能脱离凡人命运的轨迹,达至道的‘彼岸’”“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到家主你说的‘彼岸’一游。”

    楚怀羽笑嘻嘻的语调却透出丝丝霸气,发下了豪言壮语。

    众弟子大笑不止,笑话这个从不学武的懒家伙异想天开。

    “不许笑羽哥哥,他说行就一定行的!”

    盲目崇拜者温蝶儿是也。

    但还有一人未笑,就是名列天榜的老家主,老人深深的望了楚怀羽一眼,身具“自然之境”的他念力精深无比,可却无法看透这个身无半点内息的小家伙。

    第一次看到楚怀羽的震惊现在仍然记忆犹新,这个让人不由自主亲近的小孩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一切只能归为“天才”二字。

    只可惜老人眼中的天才,却无论如何都不愿学武。任他想尽了办法,楚怀羽仍然只愿当他快乐的小书僮。

    “武者意识的修练我们称之为‘道心’,如果功力是狂奔的骏马,那道心就是紧连的疆绳。”

    老人语重心长的话语直入众人脑海,“只有内息而无道心的配合,必定会走火入魔,堕入歧途。”

    时光在缓慢的流逝,众人依序离开了论武大堂。

    “美人儿姐姐正在等我吧,已有两个时辰未看到她啦!“想到美人儿姐姐,楚怀羽的心不禁一热,迅疾的向后院行去。

    “羽哥哥慢点走,等等蝶儿。“后面传来了温蝶儿那甜脆的撒娇声。

    刚一跨入院门,温夫人就迎了上来,步履轻盈,丰满的酥胸随着浑圆臀浪的移动划出了一道道迷人的波纹,“弟弟,你们俩今天惹祸了没有?“柔美的嗓声,透出她内心的喜悦。

    虽然已经相处多年,但这万种风情、无边波浪仍然让楚怀羽双目发直,痴迷不已。

    聪明的成熟美妇顺着“坏小子”的目光望到自己胸前,脸“噌”的一下布满红霞,阵阵热流在心房涌动,不停往下汇集,让美妇人双脚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可她并未觉得气恼,只是有着太多的慌乱与娇羞,情急之下只得使出杀手锏,一把扭住楚怀羽的耳朵。

    “臭小子,整天只知道胡闹,还不快点!”

    美妇人边扭边往院里走去。

    在怀羽不停的痛叫求饶声与蝶儿看戏般的欢欣甜笑中,他们三人一齐坐下吃了一顿温馨的午饭。

    书房,三人悠闲的坐在一起闲聊,温夫人问起二人在讲武堂的经历,温蝶儿站了起来抢着回答,在一边串的指手划脚,绘声绘色,外带添油加醋、落井下石下终于把事情讲完。

    “弟弟,”

    美人儿姐姐脸带迷人的微笑望着俊朗的少年,“你真的不想学武吗?”

    言语中透着不解与关怀。

    面对好似姐妹般两母女的关怀,怀羽搔了搔头,终于说出了从未出口的心里话,“不是,我其实挺喜欢练武的,特别是轻身之术,逃起命来多潇洒、多安全!“听到这话,温夫人一翻白眼,那娇嗔的风情让少年不禁又是一呆,片刻后才清醒如初,当然惹来更多的白眼与“毒手”“姐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次我一练你们教我的运气之法,心里就特别烦闷,很不舒服,所以只好不学了。”

    “哇!羽哥哥,难道你就是那传说中的、万中无一的武学绝缘人!”

    蝶儿夸张的调侃怀羽。

    只可惜某人的脸皮厚度超出了正常人的标准,“怎么样,佩服吧,蝶儿你遇见我这‘万中无一’还不赶快佩服得倒地不起!”

    制止了两人的笑闹,美人儿姐姐毕竟见多识广,轻声说道:“弟弟,也许我们的心法与你体质不合,改天姐姐带你到别派看看能否碰到合适的心法,这点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

    说到这,温夫人话语之内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自豪与肯定。

    下午的时光,就在这美妙的氛围下一晃而过。

    月上柳梢之时,怀羽一个人来到书房,美人儿姐姐正在批阅书函,望着案上各地送来的小山似的书札,他不由心痛起来。

    “美人儿姐姐让我来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两人独处时,怀羽总爱这样称呼温夫人,而她对此无力的反对几次后也就听之任之了,最后习以为常,只是偶尔翻翻白眼,嗔怪几句。

    温夫人高兴的站了起来,“谢谢我的好弟弟!”

    单独相处,她也不自禁的多了一分勇气,少了一点顾忌。

    少年熟练的批阅起来,书札主要是温家在全国各地的商业点传回来的,这些东西对楚怀羽来说并无难度,轻松易办,多年的流浪生涯早已让他懂得了许多别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的东西。

    做着事的怀羽此时脸上的“贼”笑消失不见,代之而起是一脸的刚毅真诚。

    看着此刻的少年,温大美女的双目一片模糊,仿佛那个头破血流、不屈不挠的小孩出现在眼前,使她又想起了他眼底深藏的伤悲。

    缓步上前,女人抱住了伤悲的“小孩”她要用“爱”来抚平她的伤痛。

    一阵异样从胸前传来,火辣辣的痛,但却带来一种充实的快感,异样让温夫人“清醒”起来。

    天啦!自己竟与“坏小子”抱在一起,檀口里含着的竟是这家伙的大舌,此时正在灵活的翻江倒海,而他的大手正在自己的上不停的揉捏挤压。

    美妇人想伸手推拒,但上下的快感不停地汇集,久旷的心房逐渐打开,让她手足发软,只得靠着楚怀羽的宽肩,以免跌倒,熟悉而陌生的兴奋充斥全身,红潮满面,娇喘吁吁,呼气如兰,美人儿姐姐情动了,冲破禁忌伦理的激情越演越烈,越陷越深。

    楚怀羽的大手已伸到那丰腴的臀部,激情的轻轻揉捏拍打,每一下动作都荡起一道臀浪,那流转的浪涛让人目炫神迷,不克自制,一瞬间,楚怀羽下了个终生不变的结论,这一定是天下最美的香腴。

    情火在两人之间越烧越炽,怀羽一把抱紧了他的美人儿姐姐,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他恨不得把美人儿姐姐挤进自己的身体,而她也感觉到了他的强势,灼热的坚挺正紧紧的抵在两人之间,其热力就像燃烧的烈日,隔着层层阻挡传进了心房深处,再次把美妇人心灵的坚冰融化,代为“春水”奔流而出。

    “啊!”

    美人几姐姐一声轻吟,娇躯一挺,张嘴咬在怀羽肩上,两人同时一声闷哼,一快乐一痛苦,滑如凝脂的娇颜此刻光彩流转,一双凤目波光潋滟,醉人的风情让人痴迷、疯狂不已。

    楚怀羽感觉到自己快要,再也难已忍受,他低吼一声,就欲扑上享受一生梦想追求的美味。

    “羽哥哥,母亲你们在吗?”

    蝶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千均一发之际破坏者终于出现。

    “呀!”

    听到女儿的声音,犹如冷水贯顶,情潮迅速褪去,温夫人彻底的清醒过来,慌忙推开怀羽,整理衣着。

    “这死丫头!”

    懊恼不已的家伙一边整理现场,一边骂着罪魁祸首。

    “怀羽,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好在未铸成大错,忘记它吧!”

    平静的温夫人咬了咬牙道。

    “不,姐姐我爱你!”

    不能接受的楚怀羽失去了平静。

    “弟弟,你这是一时冲动,不是爱,你我差距太大!”

    略顿了顿,美妇人狠了狠心,双手紧握道:“况且我只是喜爱你,就像对蝶儿的爱一样。”

    话一出口,美妇人觉得自己的芳心一阵疼痛,就在这一刻,她终于肯定了自己内心的感觉。

    “姐姐,我爱你,即使与天地为敌也决不放弃!”

    少年的声音充满了坚定与永不退缩,接着又用激动而充满希望的口吻道:“好姐姐,你看这是什么?”

    少年从胸前取出一个香囊,美妇人知道怀羽一直挂着这个香囊,而他却总是把它当作宝贝,不让任何人碰。

    他拿出香囊干什么?美妇人好奇的看着怀羽。

    小心翼翼的,楚怀羽打开了它,从里面取出了一条丝巾,一条普通的白色丝巾,这就是他珍若性命的宝贝?

    美妇人美眸红润,泪光流转地看着丝巾,思绪纷扰,越飘越远;四目相视,两人心灵意识空间奇异的共鸣交汇,仿佛共同回到了过去,看到那毕生难忘的一幕,美妇人正在用丝巾给小乞丐包扎伤口,轻柔缓慢地动作有着无尽的温柔与温馨。

    她和他终于明白,就在相遇的一刹那,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各自为对方织了一张情网,此时,这两张网终于交融在一起,围住了他,也围住了她;等待二人的是那痴恋何时开花,最后结出甜美的果实。

    脚步越来越近,破坏者的呼唤再次传来,“羽哥哥,你在里面吗?”

    恼怒的望了外面一眼,楚怀羽张开双臂,想再次拥抱美人儿姐姐,却不料伊人身形一闪往门口走去,“坏小子,今天的事不准给蝶儿讲,让姐姐仔细想一想,过两天再找你,记住了吗?”

    “可是……”

    坏小子力图取得更大战果。

    “没有可是!”

    美女姐姐急忙出口挡住了任何的可能,语毕转身而去,与刚到门口的蝶儿遇个正着。

    “姐姐,我一定要你成为我的好姐姐!”

    少年隐晦的话语此时带着强大而成熟的霸气,美妇人闻言娇躯一顿,滑腻的幽谷再添水渍,“蝶儿乖,随娘回去休息了。”

    步履不稳的温夫人强带着一脸好奇、怀疑,不停左顾右盼的少女离去,只留下蝶儿的撒娇声。

    “不嘛,蝶儿还想找羽哥哥玩嘛”声音渐行渐远,终不可闻。

    看着美女姐姐离去的倩影,凝视着那左右轻微摆动的迷人臀浪,楚怀羽尚未完全熄灭的欲火再次熊熊燃烧,让他不禁仰天长叹,恨老天派了个温蝶儿来折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