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59章 清晨的早操
    林昊然把昏死过去的谢静瑶从床上抱下来,走进了房间的浴室。BAйZHμOO1殿℃ōΜ

    在浴室里,林昊然把已经醒过来的谢静瑶泡在放满水的大浴缸中。在林昊然先清洗干净了自己后,林昊然帮无力的谢静瑶好好清洗了一下,在温水的浸泡下林昊然渐渐缓过来,浑身肌肉的乏力感也逐渐消失。谢静瑶也因温水的浸泡恢复了一些,原本浑身的疼痛似乎也被缓和了一些。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沐浴的感觉,却是别有韵味。

    当她红着脸,眼望别处,娇羞地搓揉自己的肌肤,怯生生地清洗自己的,战兢兢地挨着他坐下,缤纷的灯光在水波掩映下反映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变得粉莹莹的,丰满的酥胸在水波中荡漾,粉腿在水光下隐隐约约,就像在娇艳地舞动,真是美极了。

    蔚蓝的池水衬着她晶莹剔透的肌肤,散发出一种完美的慵懒气息,婀娜起伏的娇躯展现着呼之欲出的美好丘壑谢静瑶羞涩而温柔地给他擦洗身子,小手轻轻地抚开着自已的身体,和大腿不时挨碰在他的身上,真是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了。

    绝色女老师话含羞看着这个侮辱了自已、同时也给自已带来了极大快感的男人搓洗着身子,林昊然在浴缸里搂着谢静瑶,边抚摸着谢静瑶边和言悦色地对谢静瑶说:“老师,我太喜欢你了,你让我干的好爽!”

    谢静瑶紧闭双眼沉默不语。林昊然拧着谢静瑶的又说:“老师,你放心,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虽然你对我不是心甘情愿的,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听到这话谢静瑶慢慢睁开眼,有点茫然若失地说:“你……你爱我吗!”

    “我爱你!我当然爱你!虽然我们今天才,但我还是爱你的!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此时能赤身裸体的搂抱在一起,这是几千年修来的缘分!”林昊然斩钉截铁地说。

    “好,只要你爱我,我随你怎么弄!”谢静瑶一咬嘴角,无奈的答道。

    “当然,以后我无论有多成人我都会好好爱你的。”

    得到同意后,林昊然更是大胆的摸、抓、搓、揉起来。不一会,林昊然的似乎又壮了起来。

    于是,林昊然猴急的起身胡乱地擦了几体,又把谢静瑶拉起也擦了几下,就抱起谢静瑶进了卧室,把谢静瑶扔在席梦思上。谢静瑶有点吃惊又有点紧张地问:“你……你还要吗?你还要啊!”

    “当然,你小然我可是一夜百次郎,我今天要玩够你。”

    林昊然回答道。谢静瑶被林昊然强烈地震憾了,更想到刚才只是今天漫漫长路的开始,谢静瑶恐惧地说不出话来了。

    在床上,林昊然先让谢静瑶给林昊然。放进谢静瑶的小嘴里很快就涨大了!谢静瑶拼命地轻咬、吮吸、抚摸、搓揉,试图把它给吹出来。

    林昊然不动声色的看着谢静瑶,让谢静瑶表演。逐步得是越来越大,直至达到顶峰!这时,林昊然止住谢静瑶的动作,拨出了坚硬地,对谢静瑶说:“够了,现在我要!趴过去!撅高点!我要给你的!”

    “求你不……不要,我毕竟是老师,这样太……太丢人了。”

    “不行,你说过随我怎样都行的。”

    林昊然说道。谢静瑶无可奈何地趴在床上撅起了,一来自己的已被干得有点红肿了,二来被干的姿味美艳性感的老师也很好奇。

    林昊然从床头柜摸出和一支开塞露后,林昊然挪到了谢静瑶的身后。“你轻点好吗?我……象刚才小……成熟被你开……那样我……我受不了了,你轻点,求你了!”

    谢静瑶回过头来可怜兮兮地哀求林昊然。“行,和刚才不一样,刚才是因你不配合,我才粗暴了点,现在你好好配合,你不会再那么痛苦的。”

    林昊然答道。边说林昊然边戴上了,又拿出开塞露把油挤在上面。

    “你看,为了照顾你,都戴上了我最讨厌的,还给你上润滑液。”林昊然讨好谢静瑶说道。

    其实林昊然的和润滑油就是为了准备的,谁知道就用上了。

    “其实,只要你轻点,你可以不戴它。”谢静瑶受宠若惊地说。

    “先戴着进去玩一会,过一会再拿下来,这样你不疼我也尽兴,你看我多疼你啊!”

    “谢谢你。”绝色美艳性感的老师已忘记羞耻,感激地说。

    这会儿,林昊然已经准备好。林昊然的手在谢静瑶高高撅着的白嫩的丰臀上摸揉着,大则无声无息地靠近了谢静瑶的小菊蕾,谢静瑶毫不知晓。

    大对准小菊蕾,林昊然运足力气,腰往前猛得一送,大插进里足有三分之一。随之,谢静瑶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尖叫:“啊……”

    虽然,林昊然戴了套又涂了润滑油,不过谢静瑶的实在是太紧了,而林昊然的实在又太大了,加上谢静瑶毫无心里准备,林昊然进去又过于猛烈,谢静瑶怎能不痛得惨叫呢?林昊然才不管谢静瑶的死活呢!更何况听着谢静瑶的惨叫,干谢静瑶的紧,正是林昊然的心愿。于是,林昊然腰上又一用力,将向前一送。“啊……”

    谢静瑶再次发出惨叫,同时谢静瑶拼命向前爬去,试图自己将林昊然的给弄出来。

    林昊然迅速抓紧谢静瑶的向怀里用力拉过来,同时,大再往前用尽力气一插。“啊……”

    伴随着谢静瑶的惨呼,全都了!“不要啊……不能啊……求求你拨出来吧……疼死我了……我疼死了……求求你拨出来吧……”

    谢静瑶哀求着。“老师,我憋了半天就想的小菊蕾,怎么舍得拨出来呢?你忍一会,过一会就好了。”

    林昊然无情地拒绝了谢静瑶。林昊然开始尝试抽动,开始比较慢。

    不是林昊然怜花惜玉,是怕太猛把自己的磨痛了,谢静瑶的后门实在太紧,真是从未开垦过!“你的后门,没人玩过吧?”林昊然随即问道。

    谢静瑶没理林昊然,只是发出:“啊……”的惨呼。林昊然用力在谢静瑶丰臀上用力一掐,口里恶狠狠地骂道:“妈的,不回答我。我你!”

    “没有,我本来就……就是没有……我的老公都没有,怎么会让……让人玩菊……菊蕾,从来没有人弄过啊!我疼死了!求求你,饶了吧!求你拨出来吧!我让你干小,随你怎么!求求你拨出来吧!我求求你了……啊……”谢静瑶痛苦地哀告着。

    林昊然毫不理会谢静瑶的哀求,开始渐渐发力干起来。谢静瑶疼得双肘伏在床上只能哼哼唧唧。随着的用力,渐渐谢静瑶被撑开了,林昊然不像开始那么困难了。

    林昊然看差不多了,拨出摘下了,又把没用完的开塞露一下全挤进谢静瑶的,接着,再次抓紧谢静瑶的将了进去。“哦!和刚才就是不一样,不戴真好,这才有感觉嘛!”

    林昊然高兴地嚷着。这会儿林昊然清楚得感觉到谢静瑶的紧勒着,火热的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不过和刚才洞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呜呜……呜呜……”

    谢静瑶发出呻吟声,和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相反的,对林昊然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缩紧感。谢静瑶的真的好长好紧啊!林昊然吸了一口气,双手扶住谢静瑶雪白的,缓慢的在谢静瑶的内起来。后来,使出了林昊然常用的干的姿势——骑马式。林昊然左手抓住谢静瑶的长发,揪起谢静瑶的脸,象骑马的姿势一样以背后插花的动作干着这个美女老师。

    看到林昊然的老二在谢静瑶的内进出着,左手抓头发象抓住缰绳似的前后拉动,林昊然不时用右手探到胸前抚摸揉捏谢静瑶那对坚挺的。谢静瑶却只能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骑在这匹美丽的“马”上,征服的得到充分满足!林昊然一次又一次使劲林昊然的,让它在谢静瑶的里频繁的出入。谢静瑶的经过林昊然激烈的活塞运动进出之后,灌进了不少空气,所以口偶尔会“噗噗噗”的放出挤进的空气,好象在放屁一样。

    最后,林昊然提着,用狗干的姿势着谢静瑶的,一边还一边把谢静瑶赶爬着向前,谢静瑶大声呻吟着:

    “……啊啊……唉唉……啊……我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干了呀……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林昊然的是越干越兴奋。

    林昊然用力的。这没有任何技巧,大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林昊然抱着谢静瑶的,拼命插谢静瑶的小,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还不停的抽打着谢静瑶的大。“……”

    谢静瑶痛苦的哼着,身体向前晃动,剧烈地摆动。林昊然的运动越来越激烈。“噗吱……噗吱……”

    开始出现和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谢静瑶的脸扭曲。

    结结实实的在里出没。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内。“呜呜……啊啊啊……”

    谢静瑶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啊……呜……”

    谢静瑶不断的呻吟。粗大的烧红的铁棒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啊……”

    谢静瑶陷入了昏迷。磨擦力变大后,被强烈的刺激。林昊然用尽全力加紧干着,在剧疼中谢静瑶被干醒了过来。“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谢静瑶无住地哀求着。林昊然的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谢静瑶除了呻吟哀求之外,头埋在床上双肘之间如死了一般任林昊然。

    美艳性感的老师只觉得的嫩皮已经被插破了,火辣辣的,二者的摩擦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

    “求求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轻一点,不要……啊……不……要……啦……呜……呜……求你干前面吧……”

    绝色女老师的哀求和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的玉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猛烈的。但她的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啊……停下呀……啊啊啊……呜……喔……啊……”

    林昊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他将她丰满撩人的身子向后一拉,整个儿娇躯都吊在自己的上身,双手托住她的大腿,粗大的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地挺到最深处,直插得她的小又红又肿,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把小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萧燕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

    林昊然清楚得感觉到绝色美艳性感的老师的紧勒着,火热的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让这位美女老师发出“唔唔……唔唔……”的呻吟声,对他而言这是非多么美妙的乐章啊,她的真的好长好紧啊。

    林昊然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在她的浑圆白嫩的中间那娇小细嫩的内进出着,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美女老师老师她却只能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他一次又一次使劲着自已的,让它在她的紧窒的里频繁的出入。

    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林昊然足足干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林昊然的在谢静瑶又紧又窄又滚热的内反复。美丽的谢静瑶默默承受着他的,终于开始大声地呻吟着:“……啊啊……唉唉……啊……我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干了呀……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哈哈,开口求饶了吗?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射进你的身体”,林昊然得意地命令道。

    同时他的也越干越兴奋,猛烈的,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右手开始在她白晰的上大力抽打起来,“啪!啪!啪!”,白嫩的开始出现红色的掌印,听着这糜的声音,林昊然更加兴奋,尽情地侮辱着这难得的美人。

    “……”

    绝色女老师痛苦的哼着,不止是身体的,更多是心灵的折磨,她现在只想快些结束,快些逃离,“唔唔……啊啊啊……”

    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唔……”

    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烧红的铁棒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

    “啊……”

    她终于忍受着屈辱,配合地呻吟:“求……你,……求……你,干我,干我吧,干我的……我的身体,快些给我吧,啊……我受不了啦……”

    林昊然用尽全力加紧干着,在剧疼中她无住地哀求着:“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快……给我……射给我……”

    可是林昊然的还是继续奋勇地冲刺着,她除了呻吟哀求之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把头埋在双肘之间,昏死了一般任凭。

    林昊然的在她又紧又窄又滚热的内反复,快意渐渐涌上来。

    他一边加快的速度,一边拍着女老师的丰臀,吼道:“快,求我射给你,快,快……”

    林昊然得意地看着这位被自已彻底驯服的绝色女老师,然后跪在她身后,将他那粗大的抽出抵在上,又一次缓缓地顶入,随着他的进入,谢静瑶高高地昂起了头,臀部颤抖着迎接他的进入。

    林昊然两手扶住她那紧挺高俏的美臀,快速地抽出,再迅速地,从紧窒传来的快感混合著里被磨弄的感觉,让美艳性感的老师全身乏力,酥软在床上,任由林昊然恣意地奸着,她只能张大了口,趴在床上发出“啊……”的呻吟声。

    林昊然大开大阖的着,两手在她丰腴多肉的上来回抚摸着,那幽深的将他又粗又长的吞没至底,肛肠肌紧紧套在他的根部,层层迭迭的紧密地包围着他的,现在谢静瑶也开始体会到了的快乐,尤其是刚才憋了那么久,现在一经起来,有种极为畅快的感觉。

    谢静瑶禁不住开始莺语燕声地呻吟了起来,并且自己搓揉着那对丰满的。

    见此情景,逾加兴奋的林昊然渐渐加快的速度,两手拍打着萧燕丰臀上的皮肉,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这次真的要泄啦!”,凭着自已的性经验感觉到内的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为了尽快结束这屈辱的场面,不得不提起精神,抬起头,张开红润的小嘴,喊起来:“求你……林昊然,不……小然……好……好人……我的好哥哥……射给我,射进我的身体吧……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胀……快……给我……啊……太强了……呀……”

    她知道女人此时的情话对男人的兴奋有着强烈的催化作用,所以不得不强忍着自己是老师的屈辱,微闭着媚目,暂时放任自已的放纵和荡,以剌激他的。

    她泪眼迷离地自我安慰:“就当……就当是同自已的丈夫在,在取悦自己的丈夫吧!”不久,开始猛烈冲刺。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林昊然加快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这次真的又要泄啦!林昊然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谢静瑶的长发,紧紧向后拉住她的双胯,老二深深的的尽头,一缩一放,马上对着吐出大量的滚烫的,他的身子一震。

    “噗噗噗”,一股股滚烫热辣的喷射进美丽女老师的,被他的激射所刺激,谢静瑶的也猛地绷紧了,随着林昊然的激射,紧蹙秀眉的美丽面庞,也随之一展,一股白腻的从美女老师的中喷涌而出。

    当林昊然放开她丰腴的时,她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软软地瘫在了地上,只有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白嫩的大上,红肿的肛口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大的一个洞,一股纯白的正从那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

    感觉到林昊然的逐渐变软变小,林昊然把它从谢静瑶的里抽了出来。左手放下谢静瑶的秀发,蹲看看林昊然的战果。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雪嫩的大上,原先紧闭的菊花已经无法合拢啦,谢静瑶的被林昊然干的又红又肿,还好没被林昊然的大炮干裂,……

    而谢静瑶还是爬在那里一动不动。林昊然把谢静瑶反转过来,只见谢静瑶目光呆滞,被干得几乎快晕过去,嘴角流着口水不停得哼着,喘着。

    林昊然把粘满,插进谢静瑶的嘴里,谢静瑶仿佛毫无意识,任林昊然在嘴里,直到数百下后,浓浓的喷进谢静瑶的嘴里,然后林昊然才和老师老师一起甜甜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