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51章 厕所中的嘘嘘声
    有时候女人坐在男人的身上,用她的孔洞来回着男人的硕大,有时候男人把女人抱起,在地上走着运动,女人被他抱在怀里,但是下面还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www。banzhu001。com

    有时候女人像狗一样趴着,男人握住他的东西,一钻就进入了女人的湿滑腔道。

    最后在男人的一声嘶吼中,他把自己的精华喷射进了女人的腔道,女人慵懒地躺在床上,脸上满是的红晕,呼气急促,一双白兔上下起伏,眼睛媚眼如丝,桃花闪闪飞出,双腿之间不时流出浓浓的浊液。

    看到这里谢静瑶也是呼吸急促,脸上潮红,一双眼睛美艳水汪汪的,满是春潮涌动。线条的娇躯也是忍不住地颤抖着。她感觉自己的底裤也是湿润的不行,自己差一点也就来到了……

    “看什么?没看到美女看黄色电影啊?”谢静瑶看到林昊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就自己满是恼怒,刚才看电影已经把她埋在心底的勾引了出来。她渴望得到发泄,得到男人的硕大来好好一下。

    她的理智有点迷失,所以说话有点不经过大脑,只是凭着一些条件反射。

    “看到过,刚才就看到老师你黄色电影。”林昊然笑意不已,自己的这个老师被黄色电影毒害的不轻啊。

    “老师看黄色电影又怎么了,难道老师就不是女人吗?是女人看黄色电影不是很正常嘛?难道就允许你们男人看吗?女人看就不行啊?”

    “呵呵,正常,都是有心理需要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林昊然干笑一声,对于现在彪悍的谢静瑶,林昊然有点招架不住,他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成熟知性的老师谢静瑶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开放,比自己还要开放。

    “那不就行了吗?你还看什么看?是不是对老师有想法啊?”谢静瑶看到林昊然赤裸的目光说道。

    “老师成熟美艳。这是每一个男人都不忍拒绝的,我也一样。”林昊然笑着说道,但是话中有点苦涩,自己反而她压压制住了。

    “算你识相。”谢静瑶娇艳地说道,配合和娇艳的红唇,简直是一个妖精,一个勾引人的成妖。

    “还在干嘛?现在电影也看完了,该画画了。”谢静瑶催促道。

    “哦,是是是”林昊然配合道,他很是疑问,难道黄色电影对人的毒害那么大?竟然把一个成熟的美艳老师毒害成这样?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谢静瑶由于很久没有受到的滋润,同时身为虎狼之年的女人需求也大。平时都被压抑住了,只是自己解决一下。但是今天和一个小男人在这里看黄片,这让她怎么受的了?男人对她的影响非常大,她想要发泄一下,但是又不可能找林昊然,自然而然有点恼火。

    “我去上个厕所。”谢静瑶还是有点不自然,因为下面的已经湿透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她至少也要到厕所去擦拭一下上面的液体啊,说完她就扭着小蛮腰,扭摆着翘臀朝着林昊然房间的的厕所走去。

    林昊然在后面看着自己的老师扭着那迷人的娇躯朝着自己的私人厕所走去,他心中满是笑,不知道老师看到那个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忍受不住。

    谢静瑶走进厕所迅速地把门关了起来,反过身子靠在门前,呼吸变得格外的急促,一双纤细的玉手在自己伟岸的胸脯上来回擦拭着,只要这等玉手才有机会触碰如此引人遐思的。

    再看谢静瑶满脸通红,其实刚才说的一些话也是冲动所致,她不想在林昊然的面前表现小女人的一面,她强装镇定地把女人最为羞赧的一面隐藏起来,她只有通过自己的负面情绪来发泄,但是从林昊然的角度就变得非常生猛了。

    她细细地体会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此时的她早已经春潮涌动,下面的裂谷还有液体在不断溢出,身体也是酥软无比,快感的电流一阵一阵地流过,胸前的硕大已经挺翘了起来,娇小的樱桃也是变得翘然而立。

    谢静瑶有点忍受不住那的潮湿,感觉滑滑的,很不舒服,必须要处理一下。她平复了一下情绪,拔下了自己的衣裤,裙子很好处理,往下一处理就可以了,但是脱下里面的就比较不易了。

    她把那粉红的脱落了下来,就剩下一条丝袜包裹住了性感修长的美腿,还有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连同高翘的美臀也是束缚住了。

    谢静瑶掀开自己的粉红色裙子,一股鳝腥味扑入她娇俏玲珑的鼻子,她皱了皱琼鼻,知道那是什么散发出来的,那就是刚才从自己中溢出来的液体,很容易勾引出埋在人心底的。

    她看了一眼那条渎裤,白色的上满是被液体润湿的痕迹,上面散发出浓浓的芳香。肉色的丝袜也已经被溢出的液体打湿,上面是潮湿潮湿的。

    难道自己的又上升了?自己每一天在家中不是有发泄吗?但是被林昊然这么一挑逗还是热气腾腾地上升起来。

    不能这样,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要不然谢静瑶不知道下面会怎么样!

    她纤手轻抬,把那一条美艳如玻璃琥珀的肉色丝袜从那挺翘的臀部上脱落了下来,知道膝盖的时候才停止了,看一下自己的雪白大腿绝对是让男人为之疯狂的一种。

    谢静瑶忍不住抚摸着,肌肤光滑细腻,弹性十足,谢静瑶也是忍不住赞叹,难怪是男人都想拥有自己,自己都有点忍受不住……

    她脱下了早已湿润的,白色的被液体打湿,印记好像一朵娇艳的花朵,而且是那一种娇艳欲滴的花朵,谢静瑶自己都忍不住多瞧了两下,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闻一下那娇艳的芬芳,感受一下深入肺腑的春潮。

    在旁边的抽筒上拔出一坨纸,因为如果纸太少的话无法把分泌在上面的液体擦拭干净,反而会让液体扩散开来。她皱着琼鼻,眯着一双成熟美艳的美目擦拭着。

    擦拭干净了渎裤毫无疑问就是那沾满液体的娇嫩花蕊,花蕊如早晨的花瓣被露水打湿,但是现在的花蕊充满的满是发情的气味。谢静瑶因为全身发软,她颤抖着双手来到自己那娇嫩的部位。

    她把一坨手纸按了上去,刚刚按上去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大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林昊然的身影,纤细,但是丝毫不影响烙印在她心中的程度,她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驱逐。

    特别是当她擦拭的时候不由自主把手纸当成了林昊然的硕大,撕裂开来了,然后一瞬间就刺探了进去,忍不住就是肢体一颤,她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很是慵懒。

    在外面的林昊然也满是火热,自己美艳的老师在只有自己用的厕所中解决生理问题,他有点忍受不住,鬼使神差地走到门口,然后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他要聆听从里面传出来的美妙音乐,和那动人心魄的“嘘嘘“声。

    谢静瑶在里面认真地擦拭着自己的女人禁地,随着擦拭私密处的液体也是逐渐减少,但是隠埋在心底的越来越大,她知道自己回家又必不可少地自我安慰一番。

    擦拭完液体的谢静瑶抬起那女人味十足的脑袋,但是一看到墙上的衣服画就惊呆了,上面竟然是一个赤裸的女人。

    更加令她羞涩无比的是女人不挂丝毫,一双浩大的双峦吊挂在胸前,两颗樱桃已经发黑,看来已经对男女之事无比的熟悉。

    谢静瑶忍不住和自己的樱桃做了一个比较。她的还是无法和自己的相比,自己虽然已为,而且有一个女儿,但是两颗白兔眼丝毫没有发黑的迹象,依旧是绯红无比,好像一个妙龄少女的樱桃一般。

    再看到裸体画中的女人的小拇指上还有一环戒指,谢静瑶有点嗤之以鼻,同为女人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呢?她还这么年轻,那里已经那么黑了。

    再看女人的行为,她的一双女性手指风地按在了自己的,一双手指把自己的花瓣分开,露出了里面的,打开,可以分析的出这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这个男人怎么是这样的,也太无耻了吧!竟然把一个裸体图放在了厕所,而且是正对,难道他有这个嗜好?他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受的了?难道挺着一杆大枪解决完?”谢静瑶对林昊然的行为有点忍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她蹲来开始解决内急,一股股水流从神秘的通道飞射而出,拍击在池壁上发出“”的响声,但是更加清晰的是液体从女人经过摩擦飞射而出的”嘘嘘“声。

    林昊然听到细微的声音就知道自己的美艳老师在干一些什么事情,他很想进去观看一下,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把想法磨灭在心底,但是听一听这声音也让他欲火腾腾,下面的小弟早已做出了无声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