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30章 沦陷的花蕊
    林昊然见控制住了美艳老师张含玉,暗自送了一口气,温玉暖玉在怀,心中火热无比。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胸部丰满高耸,肉臀柔软炽热。

    林昊然再也无法忍受,他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怀中人儿的贝齿皓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她的舌尖,她被紧密地压着,无力抗拒,只得任凭。林昊然的舌头止不住地缠绕她的香甜,然后猛然将她的嫩滑汁水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女人那里经得住这样的挑~逗,全身发热,心神渐渐迷失。林昊然将美人儿的舌头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进出于双方嘴里。张含玉的春情渐渐荡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香甜的唾液,情不自禁的深入林昊然的口中,任他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及待的迎接林昊然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的热烈湿吻起来。“呜……”女人儿浑身又一阵颤抖。

    林昊然那如灵蛇般轻巧的舌尖在她温暖湿滑的口腔内翻滚搅动,用无可拒绝的拥抱以及强烈的男性气息强烈的撼动着她内心的压抑。她渐渐展开温润滚烫的香唇,柔软滑腻的舌尖滑入了他的口中,配合着林昊然的狂吻激情地舔吮着,一股一股的玉液香津随着两舌的纠缠缓缓地流入林昊然的口中。林昊然和绝色女人激烈的相互回吻,情~欲的火花沸腾。林昊然在接吻的同时,一双魔手不老实地于绝色女人的后背,不断地摩挲揉抚。虽然隔着一件格子衣裙,但皮肤的光滑触感和绝妙弹性依旧可以清晰体会。

    突然林昊然听到一阵啜泣声,声音很压抑,很委屈,很轻。

    张含玉脸颊上布满了泪痕,美眸里珍珠般的泪珠还不断的往外涌,鼻翼微微煽动,唇角向下,黛眉微皱,美艳迷人的模样楚楚可怜,一幅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瞧这她这般模样,林昊然都快要以为现在的他在这个老师,确是如果继续下去就成了。

    林昊然把舌头不舍地从美女的香唇中撤了出来。“含玉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有点忍受不住了,你太迷人了。”

    “臭家伙不是好人,色狼、色魔、就知道欺负我!”张含玉梨花带雨,断断续续的抽泣着。

    这句小女儿的言语让林昊然的劲再也使不下去,他心软了。对着压在身下的张含玉苦笑了一下:“说我不是好人我认了。可你骂我是色狼、色魔,那可真是冤枉我了。”

    “那你一直调戏我干嘛,还评论我的,现在还这样猥琐别人,你不是色魔是什么?”张含玉泪痕未干,语气充满委屈。

    这句话让林昊然真想把张含玉的裙子脱了,然后狠狠的打一顿这个老师的挺翘。顺便揩揩油,揉一下丰满的肉臀。“含玉姐瞎说什么,我有那样无耻吗?不就是看了一下,评论了一下,亲一下嘴吗?难道就这么邪恶,这么罪不可恕。”

    “不就是看了一下下裤子,亲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吧,这么小气。”

    “就是看了一下裤子,不可能吧!说,你还看到了什么。”张含玉擦拭了一下嘴唇边上的口水,不知道是林昊然的还是自己的。

    “只看到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看到了一些毛发,这个没什么吧,男人女人都有,要不我也给你看一下,让你看回来。”

    “你色魔,流氓你、、~~”

    “呀!你~你~你干什么,你压疼我了,臭男人,臭流氓,色魔!”张含玉刚才清楚的感觉到了林昊然的身体变化,她知道那是什么,她有点怕那羞人的东西,像烧红的柱子一样,火热火热的。

    张含玉在这样的炙烤下呼吸凝重,脸上逐渐变得绯红,谁知林昊然的小弟就这么顶在柔软上,顿时激情四射变得一柱擎天,火热如烧红的赤铁。

    林昊然满带尴尬的朝身下的美女笑笑。经过张含玉的提醒,他这会儿才感觉到胸膛下的饱满坚挺,腰身下的柔若无骨。真是极品啊!林昊然现在有点舍不得放开她了。

    两人紧紧地想抱,林昊然的直挺挺地顶在张含玉的私密根处,顶在一片柔软的所在,她微微有所动作,在摩擦中顿时令林昊然魂飞九天舒爽无比,强忍住心中快意。

    身下女人身体的感觉太过清晰,眼前这张漂亮的脸蛋,鼻息间能嗅到她身上的体香,距离太近,她口齿间的芬芳也直往他鼻孔里钻。要命了,林昊然心里的火越烧越旺,男人该死的反应竟然越来越明显。靠,老二醒了我这做老大的也控制不住啊,而且他还在长大。

    张含玉感觉到了,腰腹处感觉到了细微的变化,变化越来越强烈,变化越来越巨烈,她从来没被男人这样欺负过,就只是和自己老公亲热的时候感受过。

    张含玉感觉到一片炽热顶在自己的私密所在,刹那间令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力气被抽空了。

    想微微移开,那知两人的私密更加的契合。听见林昊然的呼吸愈发的凝重,她的脸变得更加的羞红。慢慢的她感觉自己动情了,私密处有点湿润好像水流过一般有点粘糊糊的感觉。“还不放开,想抱到什么时候。”张含玉假装有点恼怒地说道,这该有多尴尬,自己竟然和自己的学生这样抱着,而且他的火热还顶在自己的腔道所在,他的却是很大,但此时张含玉已无法顾及。

    还好自己被抱住了,要不然就出了大丑,但是现在这个情景怎么办,自我安慰,男人有这个反映也是正常的,如果抱着自己这样一个大美女还不动心的话真怀疑他是不是男人。

    “含玉姐姐,我可是救你,你还生什么气啊!再说了,我也是无辜的啊,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我也没办法。”林昊然悠悠地说道,好像想解释什么。“死坏蛋就知道欺负我。那还不放开,又不然我就生气了。”张含玉刚才清楚感觉到了林昊然的身体变化,她有点怕那羞人的东西。“含玉姐,那你原谅我好吗,原谅我刚才做的,要不然我绝不放开。”林昊然紧紧地抱了一下。在这一下紧紧地拥抱引得张含玉全身发软,仿佛力量如潮水倾泄,浑身酸软无力。她感觉下面又是一阵亲密接触,自己的雄伟在两人的挤压下变形不已。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

    这时,她心底深处感到一丝害怕,怕得她现在不敢吭声,因为她怕激起林昊然的兽性。

    要是这家伙要是在这里打晕自己,然后再、、、,然后再把自己抱到他的房间,那我可就完了,不是任他为所欲为吗?

    张含玉对他的变化无包可奈何,想动又不敢动,下面的感觉越加强烈,那羞人的东西放肆的抵在她柔软的,她很不耻自己居然有点迷恋那强烈的感觉,又很恼怒这家伙到现在也不放开自己,他到底还想轻薄自己多久?她想反抗,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林昊然现在很爽,爽的有点透不过气来。俩人的距离太近,鼻息间的呼吸撩拨着对方,双方身上的体味似在互相缭绕,似在引诱,似在挑逗。

    张含玉在精神上都想排斥对方,但上的亲密接触又让她产生羞人的快感,张含玉的娇躯越来越软,脸蛋上的红晕更显迷人,林昊然的身体也在发软,只是那该死的部位却越加放肆昂扬。

    这种感觉太强烈,林昊然有点冲动,他突然有种想征服她的冲动,已经都这样了,现在只需要撕开她裙子,他有了邪恶的念头,林昊然的身体动了动,向下迫了一下,清晰的感觉直传脑内,下边的东西隔着衣物挤压着美女裹着裤袜的大腿,顶着美女神秘花园的边缘、、,这对男女的呼吸变得急促,粗重,充满了发情的气息。

    他要干什么?张含玉害怕了,她感觉到着压在身上的林昊然是故意的,他在侵犯自己,张含玉又羞又恼,他下面的坚硬已经在悄悄的移向自己的禁地深处,就快就要碰触到那一颗肉豆了。

    林昊然身体悄然移动,高涨,下面的人没有反应,他的色胆大了几分,腰身逐渐的往下移,身下的张含玉突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碰到了,林昊然感觉下面已经接触到她的禁地,很柔软,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不受控制的迫了上去。

    “不要求你!”

    张含玉娇嗔出声,声音颤抖,她害怕林昊然的侵犯,她的禁地已经被那羞人的东西占据,她没有力气反抗,她只能屈辱的求饶。

    这种娇弱的哀求只能助长林昊然的兽性,他感到痛快,自己的美女老师终于开口求饶了,他喜欢这种感觉,心中的快感加上的快感让他进一步的动作,他下面的压迫变成了摩擦,那里能让他产生强烈的快感。

    张含玉想躲避,她勉励的扭动着想闪让,但那羞人的东西追逐着不放,越加放肆的侵犯她的神圣禁地,露骨的摩擦,让她有了恼人的快感,那羞人的东西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那一点,刹那间的碰触差点让她娇吟出声。

    “含玉姐、我喜欢你,我想要你!给我一次好吗。”林昊然此时就象一头发情的公狮子,滔天的击垮了本来就不太牢固的理智。销魂蚀骨的感觉让他已经忘却了身下美女的身份。就算偶然想起,这种禁忌更加让发青的男人兴奋。

    俩人的鼻息在加重,暧昧的气息渐浓,林昊然感觉到身下的美女身体抖得厉害,胸膛压迫着她饱满坚挺的双峰,她的双峰已经被挤压得不成样子,但那两点却顽强的突起,似乎在催促他去抚弄。

    他想腾出手去亵渎圣洁之峰,去触碰、去揉捏,他松开了张含玉的手,他的手滑向她的胸脯,摸到了浑圆而结实的双峰,亲身感受到了它的饱满和惊人的弹性。他的手在颤抖。

    张含玉感觉到胸脯被林昊然的魔掌侵犯,他的大手有力的魔手抚摸揉捏着自己的饱满,长这么大她哪曾受过这样的放肆轻薄,还只有和自己的老公这样亲热亲吻,看到过自己的丰满。

    她气得浑身颤抖,她美眸里的泪珠顺着眼角涌了出来,她被解放了的无力的撑着他的肩膀,想推开他。天哪,她竟然忘了喊救命,如果叫喊绝对会有人在最短的时间赶到,他们对林昊然的安全还是十分关心的。

    暮然望见张含玉美眸里的泪珠,林昊然停止了动作,他被湮没的理智在瞬间恢复,他凝视着身下的张含玉,眼前的美丽面孔让他有点吃惊,她的脸蛋上一片潮红,羞涩、委屈、害怕、气恼,表情复杂。

    美眸里噙满了泪水,珍珠般的泪珠顺着眼角不断的涌出,他能感觉到她身体因害怕而颤抖,就如那受惊的小兔,此刻还是刚才调情的张含玉现在完全变成了柔弱女子。

    看她刚才那么风性感,还有穿的那么露骨,那么性感诱人,现在怎么变得如此柔弱。难道她是那种很保守的女人想着这个林昊然更加有了征服的快感。

    不管多么风的女人,多么放荡的艳妇也禁不住林昊然的如此动作啊!

    瞧着她委屈的小模样,林昊然有了歉疚之意,没有了要征服的感觉,自己这是在干什么?说到底她自己的老师啊,难不成自己真要去做那可耻的犯?

    张含玉发觉压在身上的林昊然没有继续动作,禁地间那羞人的东西起了变化,没了放肆,好象在萎缩慢慢地离开了自己的神秘娇嫩,但是自己的花蕊叶片早已有了点点湿润,花片点点露珠滋润。

    她偷偷的瞄了林昊然一眼,见他正瞧着自己发愣,眼神中似有一丝悔意,她感觉到林昊然好象不会再侵犯自己,张含玉心里松了口气,没了的威胁,她的恼怒之意开始升腾,这色家伙竟然敢这么放肆的轻薄自己。

    他的臭手还在自己胸乳上握着,虽然那酥麻的感觉很是诱人,但是恼羞之意让张含玉兰使出全身的力气,捶打着林昊然,想要以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含玉姐,对不起啊,是我错了。”林昊然放开了柔弱无骨的娇躯。

    张含玉好像感觉到心底一阵空白,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的一幕幕香艳。这可恨的家伙压在自己的身上,腰身下羞人的东西肆无忌惮的侵犯自己的禁地,他的臭手还揉捏过自己的胸乳,那种感觉到现在还清晰无比。

    想到这里张含玉的心儿跳动加快,脸蛋开始潮红,那种刺激的瞬间快感不可避免的让她回想起,她有点恨自己怎么会有那种羞人的感觉。

    这边张含玉春情暗涌,满是余韵,那边林昊然也是浮想联翩。刚才那露骨的摩擦、销魂蚀骨的快感,女人肉峰的坚挺饱满,还有那浑圆挺翘的臀峰、、,想着这些林昊然就有点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