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29章 诱人的黑色绒毛
    现在的这里只剩下男人和女人,他们在讨论着男人和女人爱爱而产生的第一次初夜的情况。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

    “不仅是疼,还要流好多血,你们捅下去的时候是很舒服了。但是如果一个女人是第一次的话,你们有没有想过她们的感受。女人的那里一个似的本来就很小很紧,男人的那里又这么大,你们一捅就像撕裂一样,你也知道女人就是那一层膜,可是你们只顾自己的享受,根本不顾女人的感受。”张含玉满带幽怨地说道,有点对男人的责怪,虽然是自己男人对自己产生的伤害,但是同为男人就延伸到了林昊然身上。

    “还好你们男人承受不住压力,泄的很快,还说什么要找一个从没交过男朋友的女人,自己都那么不禁用。”张含玉娇笑地调戏道。

    “真的吗?男人第一次真的很快就不行了?我可是很强大的,要不试一试,我甘愿奉献一下。”林昊然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满是好奇地向张含玉问道,然后又是无耻至极的话。

    其实那一天和自己美艳的冰梦蕊一次激情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还好自己修炼《蚩尤双修魔决》没有丢男人的脸,最后把美艳的冰梦蕊干的是片甲不留,她浑身如泥地求饶。林昊然也真真享受到了作为一个男人舒爽的滋润,同时冰梦蕊也是满足不已,好像一个怨妇一样不能自拔。

    “嗯,是的。”

    “姐姐那是不是、、、、,是不是他也很快就?”林昊然意味深长看了张含玉一眼。

    张含玉有些不自然,毕竟不能说自己的老公不行吧,那不是说他无法满足自己吗?别人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怨妇,但是也不能撒谎。“嗯,那天晚上他射的很快,几乎没有坚持一下就软了。”

    “那姐姐不是很难受,毕竟被弄的不上不下。”

    张含玉恶狠狠地说道,看着林昊然的。“谁还去享受那个啊,疼都疼的要死,恨不得把那根东西切了。”

    林昊然汗毛竖起,急忙把双腿一夹,双手捂住小弟,“含玉姐你可不要这样啊,我还是一个,不要这么邪恶吧!至少也要我享受一下男人的感觉。”

    “如果含玉姐姐愿意让我试一下,那我也心甘情愿。”林昊然满是奸笑,这个玩笑很是黄段。

    “真的吗?那先让姐姐看一下你的弟弟长大了没有,是不是还是一条毛毛虫啊。”

    “毛毛虫也可以填满姐姐的峡谷,信不信。”林昊然色色地看着张含玉。

    张含玉很是无言,这是什么事啊,他竟然说要用他的家伙填充自己的私密娇嫩,想着就是一阵羞涩。“说什么呢?老师没和你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你又不让我试一下怎么知道我是不是说假话呢?”

    “你、、你、我不和你说了,简直就是一个大色魔,你是流氓,你无耻,你、、。”张含玉娇羞低声骂道,她把自己能够想到的词语都用完了。

    以前那个男人在自己面前不是大献殷勤,可是谁知今天竟然被自己的学生调戏了,而且调戏的这么露骨,连大人开黄段子也没有这么无耻的。

    “我什么,我没说假话啊,真的,要不你试一下。”说着林昊然就要解开自己的裤子,好像恨不得马上剥光了展示一下自己的男性一样。

    张含玉捂着眼睛转过傲人的身躯,“你怎么这样,怎么在一个女生面前这样呢?”

    “你又不是没见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即使我见过你也不应该拿你的给我看啊,应该给你的老婆看啊。”

    “我把你当做我的老婆了,这不就可以了吗?”林昊然无所谓地说着,脸上的邪笑密布。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说着张含玉就去捶打林昊然。

    林昊然见到拳头马上躲闪,没办法没有地方可躲,她和自己都在一张桌子旁坐着,有的就只剩下桌子底下,想也没想林昊然就这样躲进了桌子底下,至少也要象征性的躲避一下,这样才能讨女人的芳心。

    谁知张含玉的裙子刚好盖过丰满的翘臀,雪白丰满柔嫩的大腿没有被包谷。林昊然一入目就是那白色的渎裤,白色的底裤很薄,是一种丝质的材料,这样的丝质可以更加地对女人娇嫩、迷人部位的保护,毕竟那里很是容易受伤。

    丝质的布料更加增加了透明的可见性,白色底裤很是诱人,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泽。

    林昊然随着目光灼烧着张含玉的渎裤,她的底裤是那么地诱人,浓烈的女人气息面扑鼻,他用力地吮吸一口,满是女人的芳香。体香、花蜜的香味一阵一阵的,让人迷醉。

    张含玉不知情况,自顾自地捶打着林昊然的腰背,下手很轻,好像挠痒痒一样,她也不会真的下手去拍打他。

    有时候白色的渎裤随着张含玉的动作在摆动着,有时候紧紧地贴住粉嫩的软肉,有一些调皮的绒毛跃入林昊然的视线,林昊然看的目光欲裂,眼睛红的吓人,好像猛虎一样,只差没有扑上去了。

    黑黑的绒毛很是可爱,光泽诱人,比金属还要漆黑的光泽。林昊然的呼吸无比粗重,好像老牛一样,被这一幅情景刺激得不行。

    “老师,你今天的好可爱,我好喜欢。”林昊然满眼地看着那白白的底裤,有时候还可以看见粉嘟嘟的,简直让人无法忍受,这是赤裸裸的诱惑,是诱惑人犯罪啊。

    “嗯,今天的是白色的,可爱吧!”

    “嗯,好可爱,我可以摸她一下吗?”

    “啊!”反应过来的张含玉尖叫一声,赶忙从凳子上站立起来,捂住自己的裙子,裙子已经包裹住了肥美的挺翘臀瓣,根本没有丝毫空间可以腾出来。

    由于她的用力过度脚下的高跟鞋落地不稳地滑了一跤,娇美的躯体就要往下倒去。

    “彭。”在桌子底下想要英雄救美的林昊然被桌子敲了一下脑袋,但是美艳的老师很是精准地进入了怀中。

    林昊然手脚并用地把快要倒地的张含玉抱在怀里。那知他就那么一站,两人刹那间紧紧相碰。林昊然和张含玉之间的脸相隔极其的近,呼出的鼻息打在各自的脸上

    看着倒入怀中的张含玉林昊然满是火热,视线一滑就进入了那丰满的胸部,那丰满的双峰,那两颗嫣红的樱桃,外加那黑色的胸罩,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让人喷血,林昊然就差鼻血没有流光了。

    那丰满在她剧烈的呼吸下一起一伏的,两颗樱桃在一眨一眨的,林昊然好想张口把他们纳入自己的口中。

    两人的呼吸逐渐的变得凝重急促。一股股热流呼啸而出无法控制,吹得两人的面颊发烫。林昊然是被那绝色的情景诱惑,张含玉是被这种情景搞的心惊肉跳。

    “啊!林昊然你这个色魔、你个变态,无耻!下流!”张含玉看到林昊然的邪恶视线,被一波一波的刺激压抑,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也顾不得什么,大声地叫唤着。

    不能让她这么叫唤下去,要是再让她这么叫闹下去,估计家里的人很快就被喊来了。到时候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何况是自己调戏这个美女老师,如果叫别人知道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林昊然把心一横,双手死死环绕住张含玉如蛇般的柳腰,强有力的身体把女人死死的压在身下。张含玉吃了一惊,这个臭小子、臭流氓不会有这么大胆子敢在这里硬来吧?

    但是她也有点害怕,刚要大声叫骂,林昊然就把她的娇艳樱桃红唇给堵上了。入口满是甜蜜和芳香。

    臭流氓竟然敢占我的便宜,说到底我是他的老师啊!

    张含玉气得快要吐血,双膝乱顶,身子死命的扭动挣扎,脸蛋红红的。她虽然在家里比较开放,好像一个欲求不满的,但是在外面她不是一个人尽可欺的女人。

    狂怒的动作让林昊然拼尽力气控制住她的腰身,他很清楚,现在后悔也晚了,一旦她脱困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八成等一下就会人所皆知!

    自己的老头爷爷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不拼了一条老命,自己在外面拈花惹草,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在自己家中如果不教训一下真的会被别人耻笑,到时候不教训都不行。

    张含玉在怀中剧烈的针扎,唯一的办法只能贴紧她的前胸,免受她膝盖的袭击,刚才那几下子被她的膝盖撞得不轻,想不到这个美艳老师可真够狠的,力气比壮汉差不了多少。要是被她顶到要害,不死也废了。

    激烈的挣扎耗费了张含玉不少力气,她的反抗越来越无力,后来干脆不动了,看样子,她也累坏了,房间里只能听到他俩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张含玉那迷人的娇躯,丰满傲人的胸部,林昊然满是火热,好像一只发情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