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26章 小妹妹受不了了,她想你
    今天由于受到林昊然的影响,从林昊然家中出来的张含玉很是愧疚,是对自己老公的一种愧疚,自己竟然对一个还没有上二十的小男人抱有幻想,而且他是自己的学生,自己是他的老师。banzhu#001点com

    自己在心理上背叛了自己的老公,而且在上也好像背叛了一样,那酥麻的感觉,那魔手的诱惑在迷惑着她脆弱的心神。毕竟一个刚走进的女人正是如饥似渴之时,谁知自己的老公对床事很是不行,由于的过分压抑,自然而然就对别人抱有一种性幻想。

    当她看到林昊然那清高修长的身影时就被迷恋住了,然而受到的驱使从而有了林昊然家中在心中对林昊然进行了,但是后来是重重的自责。

    受到清冷的风吹张含玉变得清醒了很多,也有所消退,自责的她决定今天晚上好好补偿自己的老公,好好满足他对自己的痴恋,让他在自己的温暖好好地徘徊。

    张含玉回到家中已是很晚,她今天去医药店买了一些避孕药,对于以往的她来说从来不做这种事。她不喜欢爱爱的时候自己的老公把他的那些乳白色的东西进入自己的温暖。

    以前爱爱的时候都是在他快要达到的时候体外排出的,他的老公最渴求的是能在她的娇嫩温暖中舒爽地释放一次,可是从来没有如愿过。但是今天为了补偿,她决定让他在自己的温暖中发射。但是在买避孕药的时候她又鬼使神差地买了一盒。

    她在买避孕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幻想中的电流快感,和那强有力的魔手,突然她对林昊然是那么地向往。

    张含玉虽然是一个老师,平时看起来十分地端庄,但是进入婚姻的她自从尝受的爱爱的绝佳滋味之后深深地陷入其中,妩媚和风全都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她喜欢穿一些比较性感的衣服,比如今天穿的那一件低胸的衣服,都快要把林昊然迷得不着东西南北。

    虽然她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但是现在的她对于爱爱的需求是越来越大,好像一个40岁的如狼如虎的女人一样。

    回到家中的她很是期待自己的丈夫在等待着自己的回来,然后把自己粗鲁地搂上床,狠狠地往哪里一摔,然后像狼一样扑倒过来,疯狂地撕扯自己的衣服,狠狠地蹂躏自己的一对小白兔。

    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含玉感觉自己今天对于爱爱好像十分地渴求,好像被的海洋淹没一样,她希望用粗鲁和粗暴地狠狠地进入自己的腔道来释放这种快要爆发的。

    “亲爱的,快出来啊!”张含玉回到家中也不需要再在人前表现出一副端庄的样子,尽情地施展着她的妩媚和风,好像要把人酥到骨子里一样。

    回答林张含玉的是房间里无声的沉默和黑漆漆的空气。

    张含玉在这种环境下再也不用掩饰自己的任何,全身摇摆着,好像一只狐狸精一样,高翘诱人的臀瓣在不停地摇摆着。

    她十分激动,肯定是自己的老公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她期待着自己的老公狠狠地把自己搂在怀中,然后是爱爱的到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对于以前的张含玉来说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没有任何激情可言,但是今天她被的红潮所迷失,她就像发泄,其它的什么都不管。

    “老公,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出来吧!”张含玉狐媚地笑着,娇艳地红唇舔舐着诱人的嘴唇,好像小电影中欲求不满的发出求偶的期盼。

    “快出来吧!玉儿回来喽!”

    “老公你想不想了,老婆我今天买了一盒避孕药,可以随便你怎么来哦,你可以好好疼爱小妹妹。”

    “老公你还不出来今天我不让你碰我的小妹妹了,看你怎么,憋死你。”张含玉还是妩媚地笑着,满带期盼地渴求一双臂膀将自己环绕。

    “老公你真行,今天可以忍耐那么久。可是你的玉儿忍受不住了,现在妹妹都已经出水了,她好像你,她要含住你,给你喝水,给你的柱子灭灭火。”

    张含玉一边说着一双手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摩挲着,双腿夹紧,一双诱人的黑色丝袜在不停地摩擦着,满是滑腻。

    双腿紧闭,大腿摩擦,有的是如潮水般的快感,双手在自己的一对白兔上揉捏,白兔在变幻着各种形状,有时候两根手指在小白兔的樱桃小眼上不断地画着圈圈。

    “哥哥,快出来吧!妹妹受不了了,我想你,小妹也想你,还不出来她的水都快要干了。”

    张含玉一般娇吟一边呼唤着自己老公坚实的身躯,虽然有点不行,但好歹也能消消火不是,让妹妹好好地摩擦一下也好啊!

    想着自己接下来和老公的翻云覆雨她的双腿摩擦的更加剧烈,不知不觉好像有洪水爆发,她带着娇吟地喘息着。

    谁知自己的老公还是没有出现,她有点恼怒,今天自己受到欲火的吞噬,忍耐的已经够久了,还不容易回到家中可以毫无顾忌地在自己的房间中放声地呻吟,粗重地喘息,粗鲁地爱爱,可是谁知是这样一种情况。

    张含玉把无边的欲火往下一压,把灯光打开。亮堂的灯光照射着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强烈的灯光下张含玉的眼睛被刺的生痛,心底的消失了不少,脸上的潮红一片一片的。

    张含玉想着刚才自己的呻吟、发浪似地叫声都是无用的时候她满是怨恨。其它时间他不消失,正当自己被吞噬的时候他就消失了,要这一个男人干什么!

    “以后你别再折腾我。”张含玉连哭的地方都没有,本来今天就很大,刚才自己一阵摩擦和娇吟把自己隐藏在心底的都激发了出来。把话一说完,潮水更加凶猛涌出,内壁的一阵收缩,好像在回应一样,又是一阵摩擦,张含玉都快要双腿发软。

    在的驱使下张含玉走进卧室,一看卧室的抽屉上放着一张CD光碟,封面上有一个男人,他把自己的硕大坚硬了女人的身体,女人的身体被撕裂开来,两瓣花瓣往外翻滚而出,还可以看见那粉红色的软肉,上面还沾着一丝水渍,在暧昧的光线下焕发着诱人的光芒。

    张含玉看见此情此景呼吸更加的凝重,不停地喘息着,高耸的双峦在起伏着,白兔在摇晃着她的嫩白脑袋。她看着这张图片脸色变得更加红润,满是的红潮。

    带着原始的驱使下张含玉开始放映着这张激情的视频,她坐在床上双腿夹紧地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心中满是期待。

    视频上的画面在闪动,两条肉虫在浓重的呼吸下娇喘着,身影快速地开合着,男人奋力地耕耘着,女人不顾羞耻地吟唱着。张含玉多么希望画面中的女人是自己,快乐地承受着男人的冲击。

    画面没有过多的遮掩,一切尽是那么原始,张含玉受到如此刺激还是无法忍受,双手在自己的脖颈、白兔上来回穿梭,丁香小舌在自己的红唇上舔舐着。

    一波一波的冲击使张含玉实在是无法忍受了,她迅速地除去身上的衣物,随手地仍在了地上,衣服凌乱地飞落,手指的穿梭,女人的娇喘,浓厚的呼吸,而萎靡的气息充斥着整间房间。

    张含玉的芊芊细手在自己完美的娇躯上来回游走着,有时候在丰满高耸的豪乳上画着圈圈,有时候在自己那两颗殷桃上抚摸着,最终呐呐自语道:“昊然,老公,快点,你的昊然受不了了。”

    张含玉不断幻想着林昊然在自己的身上折腾着,手指也当成了林昊然满是魔力的手指,飞速地在自己的硕大豪乳上抚摸着,满是荡的呻吟。

    张含玉的手指一路下扫,越过丰满的豪乳,来到了平坦的,在上面一顿摸索,刺激得她娇喘不已。“老公,老公,好舒服啊,你的含玉快要死了~~~~快要死了。”

    张含玉在酥麻的感觉下呻吟着,萎靡的液气味充斥着整座房间,满是的痕迹,让人疯狂的气息。

    张含玉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手指一路下扫来到了自己的,那里丛林密布,张含玉的很是茂盛,听别人说茂盛的女人对的需求非常大,但是确实张含玉的比较大,一般情况下她的老公都是无法满足她无边的,还需要她自己到厕所自我安慰一阵才能消停炽烈的欲火。

    张含玉与往常不同,她今天有点敏感,当那代表着林昊然硕大的手指触碰到肉豆的时候引得张含玉一顿娇喘,差一点点就达到了的巅峰,不断有液花蜜的流出,沾湿了床单。

    同时还有一只手在丰满挺翘的上细细揉捏着,硕大的豪乳在张含玉的手指中变换着形状,有时候往上一推,一对立马向上倾倒。

    两颗殷桃好像在看着张含玉的荡表情一般,逐渐苏醒,逐渐被张含玉的逗弄的抬起她那可爱的头颅,脸上满是娇红。

    “啊!啊~啊,嗯嗯~嗯嗯,不要啊,要死了,要死了。老公我受不了,狠狠地干我吧,死小妹妹。”张含玉完全把自己的一双手代表了林昊然的爱抚,她奋力地呻吟着。

    在的手指再也不甘示弱,慢慢伸缩往下,在自己的上抚摸着。

    张含玉的由于还没有和自己老公发生过太多的,还有就是张含玉的老公那方面有点不足,张含玉还刚刚结婚。她的是粉嫩粉嫩的,好像一个一样。

    两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很是配合地家守着张含玉的娇美绝嫩,上由于刺激不断有花蜜流出,打湿了守候在外面的,被花蜜粘连在一起,看起来分外的湿润、水润,好像凑上嘴唇亲吻一口,一亲绝世美艳的芳泽。

    一片茂密的丛林守护在的上方,看起来煞是诱人,形成了一片亮丽的萎靡感觉。张含玉的玉手在自己娇嫩的上摩挲着,慢慢地探入已经满是潮湿的内,入手满是水泽的滑腻。

    这样的水泽更加能够刺激人的,不仅能够给带来湿润的滑腻,也能够刺激人的,张含玉满是动情地呻吟。

    “哦~~~哦~~好老公,昊然,昊然~~~老公,我有点受不了了,来吧!我要。”张含玉幻想着林昊然的身形,幻想着他在自己的身上蠕动。

    实在是受不了刺激得张含玉一只手指刺入了窄紧红润的深处,发出“哧”的一声,随着玉腿流落下来,在大腿上形成了一条水流通道。

    香气四溢的花蜜从留下,然后经过的一条股沟流在了上,一条水线就是在和菊花间横跨,满是刺激和诱惑。

    张含玉对上面的一对丰满的加速地揉捏,好像要把她捏爆一样,这样张含玉可以获得更多的快感,的酥麻驱使她在自己的丰满上来回打转,满脑是林昊然的幻影。

    他埋着头在自己的硕大的中吮吸,有时候呼出一口口酥麻的热气令她浑身颤抖不已,不由自主地坚硬,变得挺翘,变得圆润,高高的俏丽而起,完全是一幅完美,肌肤雪白,好像玉石一样。高翘挺拔,仿佛,一根根青筋分布在的上面,看起来让人兽血沸腾。

    张含玉的纤指在不断耕耘着,从中流出的花蜜不知道有多少,只知道床单早已湿润不已,有的地方还满是一坨坨液体,那液体没有分散,是液特有的粘连性。

    张含玉把在上身摩挲的手指放在了鲜艳欲滴的娇艳红唇上,手指被伸出的舌头来回舔舐,好像给男人一般。她眼神满是痴迷,整个人浑身火红,舌头来回舔舐手指,有时候全跟根没入,有时候在外围扫视。

    “好老公,你的弟弟好大,妹妹都有些受不了了。”张含玉在喃喃呻吟,脸上荡遍布,一双眼睛宛若桃花。

    “哦”一声悠长的呻吟声中张含玉把自己的手指深深地了窄紧的峡谷,一股股分泌的液体拉扯着丝线而下,好像喷泉一样无法止住。好像深深射入深处的乳白色液体在的一颤一颤下滑落出来一般。

    张含玉她现在需要一个畅快淋漓的,她的手指剧烈而又快速地抖动着。“哥哥,不要啊,要死了,要死了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如潮的酥麻让张含玉无法忍受,但是手指动的却越来越快。

    她想要达到,想要淋漓地爱爱一次,虽然是幻想自己老公以外的人,但是此刻的她完全不顾是否是背叛了自己的老公,现在她只想发泄,如果林昊然现在在她身边,她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和他好好一番。

    房间女人的呻吟不断,电视上的男女在翻滚着,男人把他的硕大狠狠地了女人的娇嫩花蕊,女人在男人的伸缩下脸上满是荡和满足的表情。

    “嗯~哦~嗯嗯~嗯嗯”一声声悠长的呻吟。

    男人的硕大被女人的花蕊包裹,包裹着,好像一张小嘴一样,把紧紧地含住,不让他脱落。

    男人的在伸缩间从在呻吟的女人身上带出一片片娇红的,红润红润的。出也有些乳,这个是他们摩擦产生的萎靡白色物体。

    突然女人一个跃身骑在了男人的身躯之上,她起抬着那丰满的臀部,女人的软和男人的肌肉撞击的“”作响。

    女人的臀部在一抬一放间满是动感的诱惑,巨大的肉臀高高而起,不断地吐出纳入男人的,高高在上好像一个女王一般。

    她硕大的在动作间不断摇摆,有时候向上高高抛起,有时候猛然下降,丰满的好像快要脱落一样在一上一下来回动作着。

    陡然间男人把女人重新压在了身下,不停地撞击着,好像要把女人一样,他快要达到了,伸缩迅猛。

    张含玉一边看着电视上的画面一边幻想着林昊然的身影,就是他在自己的身上奋力的耕耘。她的手指的进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一股股液从她的小径鼓鼓流出。

    “哥哥,好老公,好哥哥,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嗯。”随着一股奋力的呻吟,张含玉达到了。电视上的男人软趴趴地趴在了女人的身体上,好像舒爽的昏倒过去。

    他在慢慢等待着自己乳白的排入女人的体内,突然他把自己的拔出,发出“波”的一声,女人娇呼一声。

    女人的口被男人的撑得巨大,好像一个山洞一样,里面的软肉是红彤彤的,很是水润娇嫩,令人想要去一亲芳泽。

    口大开,软肉在自己颤抖着,一动一动慢慢地收缩着,逐渐她慢慢地变小,不再是那么巨大,男人排出的乳白也随着伸缩地从伸出流出。

    女人的被乳包裹,实在是无法容纳的滑落了,一股股随着女人的留下,在床单上聚集成一股。

    女人在娇喘着,好像快要窒息一般,身体在颤抖,双腿的肌肉在不断抽动。

    张含玉就是这样娇喘呼呼地躺在床上,身体绯红,液体汩汩。

    余韵后的张含玉慵懒无力地地躺在床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电视画面上人影还是在闪烁,娇吟还在继续,持续地传来的撞击声,秽气息十足。

    张含玉头发披散,躯体绯红,身体还有水流不断汩汩流出,她也无法去理会这一切,覆盖罩在胸部处的两大肉团在摇晃,双腿的美肉在颤抖着。她的手指上还有液体在流淌,任由它沾湿了床单,留下一个个水印。

    “昊然,快点快点!”张含玉还在重复着刚才的话语,樱桃嘴唇微微的轻张,赖和佳人酥软。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绝对无法忍受。

    张含玉在脑袋中想着林昊然的强健身躯和他那强有力的冲击,她还在颤抖,久久无法停息。

    我是不是一个荡的女人,一个千人骑万人插的,一直就想着做一些爱爱的事情。

    发泄完毕的张含玉有点自责,脑中已经清醒,逐渐消失,可以说这是自己最为舒爽和彻底的一次,这一次张含玉把林昊然当爱的对象,很是投入地完成了这一切。

    难道自己真是一个。张含玉在心中不停地问自己。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自己做着这样的事,还幻想着别人,而不是自己的老公。

    张含玉就这样慵懒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电视上画面闪动,房间萎靡气息飘荡。诱人的躯体毫无掩饰地暴露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