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24章 换衣服的妈妈
    “你怎么能和妈妈一起做呢,不是妈妈不愿意,只是这是有为伦理的,会被别人鄙弃的,我们不能这么做。banzhu+001+com”

    “难道你也和妈妈一起吗?”夏岚想着说这就话真是羞人,好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这好像给自己的儿子普及性教育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和我的女朋友,但是不可以和我的妈妈呢?”林昊然的脸上纯洁无暇,好像一朵含苞绽放的水莲花。可是谁知道这个小子的猥琐用心。

    “不是的,你可以和你的女朋友做是别人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你和妈妈的话被人知道了,我们会被人指骂的。”

    夏岚十分责怪为什么往日的自己从没有关心儿子,只是十分的溺爱。她现在尽力地遮掩住内心的无限羞意,耐着性子帮林昊然解释道。

    林昊然的装孩子的技术可真是不一般,就是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把美艳妈妈夏岚折磨的够呛。夏岚被自己宝贝儿子林昊然的话语一顿询问,想着的那些情景,不知不觉感觉自己的小好像有一点湿润。

    的湿润是由于时的那个场景身体做出时的反应从而分泌的。她感觉有温暖而又富有粘性的水流湿润着自己的柔嫩私密腔道,自己的柔软肉颗粒小豆有点微微的直立而起,自己硕大的丰满也逐渐变得坚挺而具有弹性。

    如洪如潮,如,馒头膨胀,全身有点像电一样流过一样。她的浑身酥软酥软的,好想找一个坚实厚重的肩膀给一个依靠。林昊然像无知小孩一样的做法迷骗了夏岚这个爱子心切、不顾一切的母亲,也许就是这种付出所有的爱使得花花公子变得罪恶无不,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简直就是中纪省里的一霸。“他竟然要我和他,在床上翻云覆雨,让他的硕大狠狠地自己的湿润峡谷裂缝。”想着想着夏岚又是一阵腿软。但是现在的林昊然和以往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是到处作恶,到处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他有了自己的想法。林昊然步步紧逼:“那我们做我们的爱,他们说什么我们不管就是了啊!”

    “一个是为了男人和女人的,还有就是女人可以为男人生孩子。难道你也要我给你生孩子。”

    “这有什么不好,那我就和妈妈有了自己的孩子,难道不好吗?”夏岚都快要哭了,这个小子是怎么样也解释不清的。

    美艳的夏岚都快要哭了,这个要怎么解释啊,越抹越黑。“小然,妈妈是不可以和你生孩子的。””哦”林昊然看着夏岚的表情不想再次紧逼,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那眼神满是求之不得的伤心。

    最后又是一语惊人。“那妈妈我可以帮你发泄啊,又没有人帮你,我可以为你发泄而啊!。”林昊然的心中笑不已。

    夏岚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最终还是经过千绕万转才结束了夏岚这一次羞红之旅。回去的时候自己的那件小已经湿涛涛的,可见夏岚的花蜜被林昊然一阵刺激流了不少。

    林昊然随着夏岚来到她的房间,房间是粉红色的装饰,淡粉充斥了整个房间,更加显现出了一种暧昧的氛围。

    周围有各种小的饰品装饰着房间,是的房间有点少女的闺房的感觉,更加有点情窦初开的意境。难怪自己的妈妈能够保持如此年轻的感觉。

    有可能夏岚就是时刻保持就一颗年轻少女的心态,才有如此年轻的美貌,高耸柔软的酥胸,山脉一样的肉臀,恐怕一些正是绝佳年龄的人妇都会自认不足。

    夏岚不仅有身在高位的绝佳气质,然而又有成人的干练与妩媚,不论是官场上还是生意场或者是生活上都是极为地优秀,也是男人的梦中情人。

    “小然,你先出去一下吧!妈妈先换了衣服,等一下我们去见你的老师。”夏岚对着同样来到房间的林昊然说道。

    毕竟自己要换衣服,不会当着一个人的面换吧!这样多羞人啊,虽然那个人是自己可以付出所有的儿子,可是有一个人在旁边看着吧!感觉总是有点别扭。自己的宝贝已经长大成为一个小男人了,这样的事还是要避免的。

    如果他对自己太过依赖的话,那么以后怎么办?他还是要娶老婆,生儿子的,难道要自己嫁给他。

    对于这个夏岚有种想法,如果林昊然需要自己的话自己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但是在人前自己只能是他的妈妈,她不可能光明正大地作为他的爱人或者是情人出现在别人的视线中。

    “妈妈,我可以不出去吗?”林昊然撒娇道,他想看着美艳妈妈的换衣全过程,看看她那娇嫩的,还有那两只硕大的白毛兔子,还有那娇艳欲滴的红颜双眼。

    想着想着林昊然的龙王不由地自主地挺立起来,逐渐地变得硕大与火热,像一根被烧红了的巨棒一样发出炽热的温度,都快要把那一身运动套装灼烧成为灰烬一样。

    他满是口干舌燥,浑身不自在,好想用美艳妈妈夏岚的那个桃源来给自己滋润滋润,最好是春水横流,让那来浇灭自己的熊熊燃烧的火焰。

    “不可以,你必须要出去,妈妈要换衣服了。”夏岚的那身粉红连衣裙在摇曳着,在不断引诱着本已有点不受控制的林昊然。他发现自己的理智好像有点不受控制,有点苛求阴阳的。

    林昊然觉得自己自从和自己的成熟伯母冰梦然有了厕所的一夜激情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好了很多,对于这么严重的伤势对于他人来说有可能还在床上呻吟着,但是自己却可以活奔乱跳,而且还有男人的雄风,在厕所那样的激情环境之下尽然风流了一次。更加重要的是自己好像发现身体已经恢复,但是这是不能够和夏岚她们道诉的,这个很难解释,而且告诉他们带来的只会是麻烦,不如呆在家中老老实实地休养,还可以撒撒娇似地调戏自己美艳的妈妈,何乐不为呢?

    而且林昊然逐渐的感觉自己的部位已经有点膨大的感觉,还像又在长大了,还有就是现在对女性的好像特别的大和容易受到女人的诱惑。

    看到那硕大的,看到那丰满的挺翘肉臀,还有那被衣服包被的神秘三角黑色丛林地带他都格外的容易动情。

    “哦。”林昊然应承了一声,今天做的已经过多了,如果还继续的话可能适得其反,反而让一切付诸东流。

    林昊然坐在夏岚房门的客厅旁,很是无聊,脑中总是幻想着自己美艳而且又成熟的妈妈的浩大,和那羞红是的绝代风华。

    林昊然往妈妈夏岚的房间一看,房门没有紧闭还有一条小线缝在开合着。门缝刚好对着一面镜子,是女人打扮用的。林昊然感觉是那么地激动,这代表这什么,不用说就知道是自己妈妈故意这么做的。

    难道一个女生换衣服而且门外还有一个小男人她会忘记关门?更何况是夏岚这样的成人更加不会犯这种小错误。显然,这是她为林昊然的观看而做好准备的。

    在林昊然的期待下夏岚走到了镜子旁,手中拿着一件豹纹的胸罩、还有一件豹纹的皮质一般的,不用想材质十分的柔软,对女人的私密很是保护,毕竟对于林昊然家中的富裕还有夏岚的对美貌的重视就可以想得出来。

    “妈妈不是只是没带吗?怎么会拿着?”林昊然突然邪恶地一笑。

    夏岚的手上拿着很多衣服,除开豹纹胸罩,还有就是一身职业的套装,黑色的职业上衣,知性黑色的T恤具备OL女性特有的严肃风范,还有一件红色和白色等各种搭配出的一条经典的苏格兰风格的格子一步裙。就是这么一看马上在这种严肃上增加了几份俏皮,这两者拼合在一起,觉得够时尚够亮眼。

    夏岚在镜子面前看了一阵自己的美艳容颜,看到那些书嫩光滑很是开心,脸上还有刚才被林昊然所调戏的未褪红潮。

    应为夏岚是背对着林昊然的所以他看到的就是那丰满的,肉肉的,挺挺的。

    夏岚知道林昊然在偷偷地看自己换衣服,自己给他留了一个机会,她不相信林昊然会不越雷池,连她不用回头好像都感觉到后背的灼热视线。

    她摩挲着双手,有点紧张,毕竟有一个男人在看着自己换衣服,感受这刺激得场景。突然,夏岚颤抖了一下,浑身好像很是轻微地抽搐了一下。

    天啊!她就这样达到了,双腿内侧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着,腔道内侧的湿润肌肉在一缩一闭着。

    夏岚的脸已经通红一片,好像布满了早晨的红霞,很是迷人可爱。刚才的一个使得她的皮肤肌肤更加的水润光泽。

    浑身的肌肤变得通红,但是全被衣服所遮盖,无法看到那肌肤的粉红,但是脖颈的暧昧粉红还是无法掩盖的。稍微休息一下,感觉有所褪去的夏岚开始退去身上的衣服。

    她的双手攀在肩上,把裙子向两边一腿就看到了雪白的玉臂,玉臂纤细修长,真是一件极佳的艺术品。

    粉红裙子悄然滑落,在地上聚集成了一团。林昊然在后面看着自己美艳妈妈的香肩,心中满是火热,如此佳人,而且是自己的妈妈,想到这里更加的火热,整个人好像被的火花点燃了一样。

    随着美艳妈妈夏岚红色裙子的脱落林昊然可以看见美艳妈妈的玉背好像牛奶一般,肌肤洁白光滑,好像婴儿的娇嫩肌肤一样,林昊然看着满是火热,好想去抚摸感受一下上面的柔软。

    美艳妈妈穿着的是一件蓝色经典似的薄丝,蓝色的看的林昊然火热一阵一阵,好像燎原烈火一样,他的呼吸满是火热,很想跑进去把自己的美艳妈妈狠狠地按在身下然后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地方都不放过。

    然后狠狠地进入她的娇软峡谷,把她的挡在里面,然后是尽情地干,尽情地进出她的,让她尝一尝自己的硕大巨龙。

    夏岚也制动自己的儿子林昊然在窥视自己的完美身躯,有一种强烈的刺激,好像刚才的一丝还无法发泄她的无边一样,心中满是无边无际的。

    林昊然看着美艳妈妈的,好像有一点布料镶嵌进入了她的臀部以下,林昊然知道那是什么原因,因为自己美艳妈妈的进入了她的花蕊,把那布料紧紧地靠在了那洞上,在不断地摩擦。

    从侧面都可以看见美艳妈妈的绝世,虽然不可以全部看见,但是可以看见一侧,好像一只巨大的玉碗倒扣在她的上一样,上面的光泽如玉。在她的动作间还可以看见一颗樱桃小豆,红艳艳的,而且好像有变大变挺的驱使。

    林昊然知道你是自己美艳妈妈夏岚的,好像一颗樱桃,好像一颗肉豆,看起来分外的诱人,她波浪似的卷发在后背上飘散动荡,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勾引,无论哪个男人也是忍受不了啊!

    林昊然的美艳妈妈没有脱去自己的宝蓝,而是在镜子明前照耀着,好像在寻找一丝瑕疵或者岁月的痕迹,但是没有找到,心中满是得意的神采,女人最为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当然对于夏岚这样的美艳华贵、权势的女人更是在乎。

    她围绕着镜子缓慢小幅度地转着圈,林昊然满是火热,应为这样可以看到美艳妈妈夏岚的更多与娇躯,可以更加地去享受视觉的冲击。

    夏岚慢慢地转过身,首先进入林昊然眼睛的是那一对绝世豪乳,这对很是完美,但是也还是只看到了的一个侧面,想要清晰的看到必须站在夏岚的面前。

    林昊然在的驱使下伸缩着一颗的头颅,满是视觉的渴求,但是还是遗憾,只是看到了一颗完美的樱桃,看着那鲜艳的樱桃林昊然满是火热,很想品尝一下上面的味道。

    突然林昊然看到了美艳妈妈夏岚上的一丝凸起,他知道那是什么,有可能就是那一颗肉豆或者是守护的两块娇软花片,是男人最为向往的存在。林昊然也满是渴求,想看一看看那花蕊上的肉块,看看那鲜艳欲滴而又娇红的。

    林昊然的美艳妈妈夏岚就在这样展示着自己完美绝伦、皮肤白皙似水,丰挺,肉臀挺硕巨大。她感觉到了林昊然的炽热目光,身体火热,毕竟自己的丈夫不在,一个人很难度过没有的日子。

    毕竟大家都说女人30是一只狼,四十是一只老虎,那么这些定则对于他来说也非常适用,她渴望的到男人的滋润,渴望男人的巨龙在自己的窄紧中穿梭,希望他们粗鲁地揉捏自己的,让他们尽情地吮吸。

    揉捏自己的娇艳红豆,或舔舐,或揉捏,让他们在自己的身上奋力的耕耘。现在自己的儿子林昊然就这样赤裸裸地看着自己换衣服的全过程她感到分外的刺激,有种可以不顾一切突破禁忌的。

    在林昊然的目光下夏岚感觉到自己的湿润小径更加的湿润,刚才一次小小的不能满足逐渐上升的的发泄,她感觉不断有一些花蜜从自己的峡谷裂缝中流出。

    本来已经湿润不堪的现在又是潮湿一片,感觉湿漉漉的,有点难受。这些液体其实是为男人巨大进入而作准备的,现在没有巨大的阻挡,只有不断溢出。

    夏岚感觉浑身酥软无比,好像一颗颗虫子在身上爬动一般,流出的液体散发着萎靡的气息,从自己的裆部,从自己的小径散发出来,进入了自己的鼻孔,受到如此刺激。夏岚恨不得找一个男人好好发泄一下自己聚集了很久的。

    她想发泄,她恨不得自己的儿子林昊然可以用他那硕大的刺入自己的花径,但是由于是禁忌所以还是忍受住了。

    里面脱衣服的美艳妈妈夏岚热情似火,外面看着脱衣秀的林昊然则是呼吸急促,高高的撑起,在衣服里不断地抖动着,如果可以一看绝对是青筋毕露。

    夏岚照着,她转过身去,留给了林昊然一个绝色的美丽身影,林昊然满是激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美艳妈妈接下来要做什么。

    林昊然眼睛直直地看着,丝毫没有眨眼的意思,双目如炬,不想落下一丝细节。

    美艳的妈妈夏岚低下她那完美无瑕的身躯,一双硕大的在她的动作间在空气中胡乱地颤抖着,左右摇摆,那丰满的软肉,那红艳的,一切都是那么迷人。

    她双手把自己的慢慢地脱了下来,动作十分优雅,好像一个舞蹈者,也满是诱惑,看得林昊然鼻血直流,恨不得去亲吻一下她的私密之处。

    宝蓝的在林昊然赤裸的目光下显露了它的真容,上面湿润不已。

    林昊然笑着,当看到自己美艳的妈妈夏岚拿着一条豹纹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什么,对于这一片情景他满是期待,期待着自己美艳妈妈的荡一幕,想看看她上的片片。

    “真湿,真诱人,我喜欢这个荡的样子。”

    “怎么这么湿,我难道这么荡。”夏岚在自问着。

    在光线的照耀下美艳妈妈夏岚上的水泽散发着萎靡的诱人光芒,冲击着林昊然的视线,冲击着林昊然的的控制力,林昊然抖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要一般。

    夏岚的上水流一样,有一些从夏岚身体流出的液体从夏岚上拉扯着丝线流在了地上,形成了一股股水滴。

    林昊然看着美艳妈妈夏岚脱去后的雪白臀部,她的很白很翘,配合着完美内凹的细腰简直是丰挺不已。细细的看好像可以看到夏岚的肥厚的,是那种娇红的颜色。

    那的很是肥厚,这样更加能够是男人享受到冲击的快感,他好想从后面自己美艳妈妈夏岚的肥美,然后狠狠地。

    夏岚是在是忍受不了自己上散发出来的萎靡芳香,把放在自己的鼻子前一闻,满是陶醉,她管不了那么多,即使知道自己的儿子林昊然在一旁看着。

    林昊然被美艳妈妈夏岚的这一个动作刺激得不行,身体都在不由自主地移动着,好像要去安慰一下那个绝美的妈妈。

    夏岚经过这么一阵刺激,下面真空的,中流出的液拉扯着丝线滑落下来。夏岚感觉一冷,看了一下顿时红晕密布。

    这个境况实在是荡无比。

    她亲亲地用完美的玉手优雅地用自己的在处擦拭着,可是受到这样的刺激水流越来越多,好像流不完一样,夏岚全身如火。

    实在是没有办法,她微微用力地用手把塞进了自己的狭缝,很浅很浅,她怕弄伤自己的娇嫩,在里面轻轻地擦拭着,由于是进入,令她感觉快感一阵一阵的。突然她一阵用力又一次来临,在不断外泄着,好像洪水一样。

    夏岚努力地擦拭,当擦完的时候已经湿透,手指上满是花蜜,在不断地散发着浓香。

    她优雅地用玉手拿起那豹纹的套在了自己的,美艳的就这样被包裹住了,还有那丰厚肥美的臀瓣。

    然后把一对玉兔罩在了豹纹的胸罩里,她没有继续穿衣服,而是在镜子面前优雅地转了一圈。当林昊然正面看到的时候满是火热,高耸的胸部,三角形的神秘,还有那纤细的蛇腰,一切都是那么地诱惑人。

    特别是美艳妈妈夏岚的美艳转身配合着那豹纹的内衣,给人满是狂野,好像一个的女神一般。

    优雅的转身过后夏岚拿起旁边的一条黑色丝袜,慢慢地套在了自己完美无瑕的美腿上,黑丝神秘而又诱惑,是女人很是喜欢的一种款式,很想去抚摸揉捏。

    然后是一身黑色的职业上衣,黑色的上衣很是紧凑,把她紧致的完美地体现了出来,看起来高耸高耸的,搭配的是一条苏格兰风格的格子一步裙。

    美艳妈妈夏岚换了一身衣服俏丽丽地站在站在林昊然的身旁,她身着一身黑色的职业上衣,知性黑色的T恤具备OL女性特有的严肃风范,还有一件红色和白色等各种花格搭配出的一条经典的苏格兰风格的格子一步裙。就是这么一看马上在这种严肃上增加了几份俏皮,这两者拼合在一起,觉得够时尚够亮眼。

    芊芊的玉腿上套着一双黑色丝袜,黑色丝袜的诱惑很是明显。黑色带给人神秘与勾吸,套在双腿上更是天生一对的组合。的林昊然感觉满是惊艳。

    实在是太漂亮了,成熟气质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女强人干练让人震撼,这是气质的一个完美结合体。整体上夏岚的女强人、多金的气质自然而然,不需遮掩地散发出来。

    “妈妈,你真是太漂亮了。如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我的姐姐。”林昊然真心地赞扬道,他的心中满是感叹。

    夏岚很是开心。“真的吗?”

    林昊然赞美,“当然喽!你刚才不是照了镜子吗,难道还不知道。”

    “还是我的小然会夸人,妈妈都快要被你夸到天上去了,不知道以后你的这一双蜜嘴会哄骗到多少美丽少女。”

    “呵呵!”林昊然挠了挠头,宛然一笑。

    “好了,我们去见一见你的老师吧!那可都是一些大美人哦!”

    “以后要认真学习,不要被老师迷住哦。”夏岚调侃着林昊然。

    林昊然罕见地脸蛋一红,脸皮厚的不行的林昊然也有害羞的这一面。

    “不……不会的。我绝对会好好学习的,不会想其它的。”林昊然虽然口上这么说着,但是心中在不停地转动,很是期待自己家教的美貌。

    仍然是夏岚走在前面,又是一阵,腰肢轻摇,莲步轻移。

    当夏岚和林昊然来到大厅的时候那几个林昊然的家教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林昊然一进入大厅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这里怎么聚集了这么多的美女,难道是都聚集到了这里。

    “老师们好,这就是我的儿子林昊然,也是你们的学生。”一顿介绍是必不可免的。

    “昊然你好,我叫谢静瑶,现在是你的音乐和美术老师,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学习了。”谢静瑶自我介绍到。

    一般身在富豪、高官门庭都比较注重子弟艺术细胞的培养,想让他们更加具有绅士风度,给自己的家族长长脸。

    林昊然一看她十分的年轻,红唇娇艳迷人,好像水做的一样,她的嘴唇上涂抹了口红,不是那种深颜色的,浅浅的焕发出无尽的魅惑,绝对是少男和已婚男人的杀手,不知有多少男人愿意一亲芳泽而选择走向婚姻的终结。

    谢静瑶此时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一张圆圆的鹅蛋脸,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儿,看起来很是妩媚动人,一件月白色低胸外衣将丰满的胴体包裹起来,那胸口处露出来的雪白深深的让人看了都要喷鼻血,丰满娇挺的酥胸豪乳在这等低胸衣服面前越发显得诱人之极,高高鼓起的胸衣仿佛要破裂开来,当真是看得人眼睛发亮。

    她下面身穿的是黑色的短裙,包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一览无遗,是典型的完美玉腿,脚穿高跟鞋,雪白如玉的大腿如藕。

    莹白纤巧的手指上一排可爱的手指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红玉指上的指甲油在凝脂的手臂上闪闪发光。纤细修长的身材,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约动人。

    “老师,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有多少岁了吗?”女人很是忌讳年龄,因为这是她们容颜的最大侩子手,但是谢静瑶宛然一下,表情很是平坦。

    她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年龄和容貌不符而使面前这个看起来清秀但是满是吸引人的少年的疑惑。“呵呵,姐姐已经41岁了。”

    谢静瑶说了一声姐姐拉近了她和林昊然的距离,自己还是蛮年轻的,还是以姐姐自称吧!林昊然的母亲那是另外一回事,那另当处理。

    林昊然其实有所了解,这个美丽的妇人是全国最好的艺术学院毕业的,她在学校的时候每次都是一等奖学金纳入囊中。她人长的不仅漂亮,而且各个方面都很是优异。

    “姐姐你看起来好年轻,一点没有容颜的问题。”谢静瑶掩住樱唇娇笑,一旁的夏岚看见儿子只是在问年龄的时候白了他一眼,后来见如此情况也没有做声,脸上带着笑容,嘴还真是甜,这么一小会儿就有一个被忽悠住了。

    “你好我叫许灵薇,我是你的英语老师。”许灵薇的介绍比较短,毕竟才刚毕业不久,在大学又没谈过恋爱,看到林昊然很是羞涩,脸蛋粉红。

    她的容颜很是纯净,没有进行过多的修饰,只是梳理了一下而已。韵味十足的瓜子脸蛋,肤如凝脂,梦幻如诗,在不觉然间散发淡淡的氤氲柔和的光泽,肌肤似比绸缎还要光滑,比美玉还要莹白,螓首蛾眉,明眸皓齿。

    仿佛玫瑰花瓣一般的唇瓣,娇艳欲滴,勾人夺魄。纯洁清澈的眼睛里,泛着淡淡的雾霭,荧光闪烁,像一汪微微荡漾的水波,翘卷迷人的睫毛,不时地轻轻颤动着。娇嫩粉红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着,吐气如兰。

    如丝绸般柔顺、长及部的秀发下面,还露出的一段如天鹅般迷人的脖颈,白如脂玉一般。神情慵懒妩媚,羞娥凝绿,人比花娇。

    林昊然看着有点娇羞的许灵薇有点痴了,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子啊,纯洁好像一朵雪莲花。她美丽,纯洁、娇艳。

    “老师好。”“不要了吧!以后就叫姐姐吧!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

    “嗯,那就叫姐姐吧!也后我们就是姐弟了哦。”

    “嗯,希望姐姐以后多多关心弟弟。”林昊然的想法无人可知,但是那些帮助绝对不是什么好情况。

    最后一个介绍的是张含玉,她是教林昊然语文的。她刚刚进入了婚姻的殿堂,脸上的幸福潮红依稀可见,可是还有什么不满足一样。

    张含玉这个美妇人身上身穿一件白黑相衬的低胸职业套装,下配红色短裙,高耸的酥胸高高支起了白色里衣的部位,看着让人喷血。

    那低胸白色里衣此时勾勒出一道雪白的深沟,让林昊然看的眼睛直发亮,那巨大的壕沟以及美妇人胸前的规模让林昊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

    而且此时在她的呼吸间胸前那对大波还在轻微的晃动,那晃荡差点儿使得林昊然喷出鼻血,心想要是能把头脸夹在中间细细摩擦一下,便是立刻死了也是甘愿。

    这个人是对林昊然杀伤力最大的,难道是她的老公不行,不能满足她?

    林昊然继而往下看,红色的短裙遮盖不住那修长的美腿,那性感美腿绝对没有一丝肥腻和多余的赘肉,充满了野性之美。

    此时如玉般的白嫩大腿上套着诱人的性感黑丝袜,给这双完美的雪腿增添了更多的美丽上,形状美端,脚踝和脚身搭配的十分完美。

    还有那在红裙之中包裹着的完美的翘臀,圆圆的,翘翘的,此时因为她是正面对着林昊然,所以看不太清楚,但是站立间臀波轻晃,春光动人,犹如最娇艳的妖媚尤物,真的是太性感了!眼前这个绝美就是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