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22章 再次推倒伯母冰梦蕊
    冰梦蕊浑身酥软如泥地靠在林昊然的身侧,就是这么意依偎着,脸上在喘息着。www。banzhu001。com红红的脸蛋娇艳似火,煞是迷人。

    硕大的双峦在剧烈地颤抖着,小白兔在一蹦一跳的,极其的具有弹性的。迷死人的水蛇腰在呼吸时摇摇摆摆,可见运动很是剧烈。

    蛇腰轻扭,就这样依偎在林昊然的怀中,这是两个极为具有感情的人。

    自己难道那么贱吗?难道那么的风,或者是一个?冰梦蕊的想法有点迷乱。

    “伯母,高兴吗?你觉得小然好吗?”林昊然向怀中的冰梦蕊问道。

    她不想去想的过多了,荡就荡吧!、女也无所谓。“小然,你要伯母怎么说呢?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呵呵,我当然可以看出来了,刚才的女人真的是热情似火,都快要把我燃烧了,我都有点承受不了。一张吸嘴好像抽水机一样,都快要把我池塘里的水吸干了。”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它好像仍然斗志昂扬,怎么就是不肯低头呢?”

    林昊然动了动,引得冰梦蕊又是一阵娇呼,既是胆颤又是害怕。

    林昊然看着冰梦蕊邪恶地笑道。“你愿意它是战死沙场还是胜利而归呢?”

    “当然是英勇杀敌喽,呵呵,他死了,我怎么办啊!男人不能不行。”冰梦蕊满脸通红,煞是可爱,一双舌头在娇媚而又鲜艳的红唇上轻轻的一阵舔舐。

    虽然是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但是从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角度来看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了,除了诱惑没有其它可以解释的。林昊然又有点忍受不住的意思。

    但是没办法,两人已经在厕所里呆的够久了,所以还是有点遗憾,要不然定然又是昏天暗地,女泣男。

    厕所里满是刚才激情过后的水痕水泽,痕迹很是显然。水痕遍布四地,大战猛烈异常,到处都是一阵秽的现象。

    浓稠的液体聚集在地上,有时候有一根根丝线分布在厕所的地板上。整个厕所女人用过的卫生巾护垫胡乱仍在了各个地方,看起来很是秽,让人看起来汩汩而出,就像洪水猛兽肆掠。

    本来十分干燥舒适的护垫上也满是液体,还在散发着萎靡的气息,这是两个人辛劳耕耘的杰作。

    冰梦蕊和林昊然认真地地收拾了一下这个充满爱意的厕所,每个地方,每个角落都要清理干净,因为每个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痕迹,一个不小心就会引起人的猜疑,毕竟两个人消失了那么久。

    林昊然询问,女人比较细心。“伯母,你觉得可以了吗?”

    “嗯,我觉得可以了。”把用来擦拭痕迹的卫生巾护垫处理了一下,冰梦蕊脸上仍是红潮遍布,好像无法退却一样。

    “坏蛋,我的……我的……”冰梦蕊含含糊糊地说道,好像无法说出口一样。脸上的红潮更深,更加的浓厚。

    “我的什么啊!这有什么的,还害羞,刚才还叫的那么大声,现在难打一句话都说不出了。”林昊然看着冰梦蕊,脸上的猥琐笑容横亘,好像要把冰梦蕊吞噬一样。

    “死坏蛋,以后有你受的,看我怎么整你。你要赔我的护垫,你看已经没有一块了,如果人家来了亲戚怎么办呢?你要赔我的。哼,不赔的话,后果可是很危险的。”冰梦蕊气鼓鼓地威胁到,好像一个女王全权在握一样,把握住了林昊然的生死。

    “好好好,我赔还不可以吗?用得着赔吗?你的什么都是我的。”

    “你……你是一个禽兽。”冰梦蕊有点无言了,这小子什么都感说,口无遮拦。

    “你要知道,我可是你的伯母,我可以随便怎么教训你的。你如果还欺负我的话,我当着妹子的面教训你,看你怎么样。”

    林昊然看了一眼冰梦蕊的三角私密地带,那里已经被牛仔裤紧紧地包被,只可以看见一点线条。“伯母,你确定你会这么做吗?”

    冰梦蕊下意识地把那双芊芊地迷死人不偿命的双腿夹紧。自己的那里还在疼呢,被他的眼睛一看顿时有点舒爽,有点水流溢出。现在的她已经变得十分容易地动情,无论是林昊然的一个眼神或者动作。

    难道自己真的成了一个,人尽可骑可插。

    “不行了,现在绝对不行。”冰梦蕊惊恐地说道,自己的娇嫩已经被激情折磨的不成样子了,那里已经是红肿的快要像馒头一样,难道还要继续下去。她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走出这个充满暧昧、激情四射、让人欲罢不能的小房室。

    “你这么害怕干嘛!难道害怕我吃了你,不是已经吃了吗?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我觉得你有点像故意在诱惑我,难道你又想了。”

    “我不想,你简直是一头猛牛。那么大,那么坚硬,谁受的了。”

    “这不是你有福吗?怎么还抱怨了,这可是很多人都想要都的不到的!”

    “我才不想要”

    冰梦蕊往外走,忽然由于剧烈的疼痛使她一倾就要倒地。林昊然受到情爱的滋润使修炼的《蚩尤双修魔决》更加精进,反应也迅速而且超强,一捧就把冰梦蕊搂在了怀里。

    林昊然满含意味地说道。“伯母,你怎么摔倒了。”

    “你……你……你混蛋,明知故问。”冰梦蕊在林昊然的胸前捶打着,有可能是用力过猛的缘由,胸前的一粒扣子爆裂开来,露出了一片雪白,还有那红色的胸衣,煞是诱人。

    林昊然见到如此美景也没有提醒,只是流着口水地看着,红色的边缘的胸罩看起来十分的成熟。

    两陀浩大的白兔在打着颤,随着主人摇摇晃晃。硕大而又浑圆,白皙又有弹性。

    “看什么。”冰梦蕊捶打的没有力气,也放弃了这个做法。

    她站起身来把衣服一扣,粉红色的胸衣消失了,只可以看见淡淡的影形。

    “还是我扶着你吧!要不然你是没法走路的。”

    当林昊然扶着一瘸一拐的冰梦蕊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大厅的人满是焦急,怎么又有一个受伤的。可是谁知道这人是贪婪,一直登临绝点而受伤的。

    自己怎么还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是不是自己变得荡了,还是自己贪婪,由于欺压的过久,现在一次性地发泄,可是已经做了,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个男人了。

    经过一顿解释终于把这件事情忽悠了过去。最后是亲戚的各自回家,因为林昊然已经出院,身体也很好,也不需要担心。

    林昊然目送着成熟伯母的离开,眼神中满是不舍。

    “小然,可要来看伯母哦。”冰梦蕊朝着林昊然暧昧地一笑,这笑容的内涵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林昊然心中乐开了花,以后自己是要多去的。成熟的妇人已经被打开了的阀门。

    冰梦蕊也是很是纠结,自己现在真的很是痴迷那种重重冲击,强烈冲刺的感觉。她不想理会是不是艳妇,是不是荡女,就想在床上狠狠地情爱。翻云覆雨,上下起伏。

    她很是期待下一次的凶猛攻击,不需要压抑,可以畅快淋漓的呻吟,可以尽享鱼水之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