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11章 大厅中的激情
    激情地热吻,冰梦蕊有点呼吸不过来,用手肘推了一下林昊然,可是林昊然的力量太大更本是她无法推动的,然而嘴中又无法呼气,只能“呜呜……呜呜”地呻吟着。ЬAΠzHυ~0○①~CòΜ

    冰梦蕊奋力地针扎,可是受到迷失的林昊然根本不管这些,仍然在亲吻着,力度丝毫没有减少,舌头仍在冰梦蕊的口中激烈地舔吮,有时候吸住她的丁香小舌一阵逗弄,冰梦蕊全身无力,躯体靠在林昊然的怀中。

    激情似火,林昊然也没有放弃一丝可以拥有的机会,双手在冰梦蕊的身上摸索着,丰满的的双乳,肥美的肉臀,的三角地带。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攻城略地的目标。

    “啊!……啊!……啊!……小然,我好舒服,好舒服,快点,快一点。”刚得以脱逃的丁香小蛇在摆动着,在嘴唇上舔舐着,好像一个欲求不满的欲女一样,有的就是赤裸裸的。

    林昊然听到冰梦蕊的呻吟,还有那鼓励的激情话语顿时有点精虫上脑,本就已经一柱擎天的巨大一下子再次变得火热火热的,好像岩浆一样。烫的冰梦蕊的娇嫩花蕊一阵舒爽,热度无不强烈。

    受到迷失的冰梦蕊不知道柱子为何火热,伸出手在林昊然的一摸,还只是感觉到浓浓的火热,想一窥究竟的冰梦蕊把手伸向林昊然的裤裆,纤细的双手一滑就进入了林昊然的中,在另外的一片天地中冰梦蕊遇到了一根火热的坚挺大柱,自己的手都快要被灼烧一样,热度都有点让她受不了。

    她的逐渐流出了更多的萎靡,脸上潮红不断,一双如丝媚眼。逐渐的她的裂谷有液体逐渐湿润,让本就粘在上以干液体又有增添。冰梦蕊的小手在林昊然的硕大巨龙上上下着,就像成人电影上的女主角一样,有时候她把林昊然巨龙一套到顶,让林昊然都感觉有点生疼。

    林昊然也把手手伸进了冰梦蕊的衣服中,被一个胸罩所阻拦,胸罩把冰梦蕊的巨大紧紧地包裹,没有丝毫的间隙。林昊然往上一弹,一双豪乳往上摇摆着。弹性惊人,林昊然有点忍受不住,他把手越过冰梦蕊的胸罩触摸到了一双让人着魔的娇柔。

    很柔很软,弹性十足,肌肤光滑,好像摸到了一块光滑的玉佩一样。冰梦蕊的一双在林昊然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往里轻轻一压就凹陷了进去,好像一坨棉花一样,当然棉花没有这一种肉肉的感觉。

    “小……小……小然,再快快一点,伯母受不了了。”冰梦蕊向林昊然哀求道,她的裂谷裂缝泉水喷涌而出,就像溃了水闸的大坝一样,洪水凶猛地往外冒着,从冰梦蕊的羞人流出的液体早已把她的已经淋得潮湿不已,湿润湿润的,有点滑腻腻的感觉,很想让林昊然的硕大巨龙在自己的潮湿中狠狠地冲刺,来堵住不断往外泄的汹涌巨洪。

    “伯母,舒服吗?”林昊然看着冰梦蕊满带色迷迷的笑意问道。

    冰梦蕊潮红的白皙脸蛋又是一红,偏过头不看林昊然,小小地说了一句。“嗯,……舒服,小然你再来吧!”这两个被兽欲迷失的欲情男女已经被所吞噬,他们没有过多的注意,然而这一切全被刚好从一旁路过的一个女人所看见。

    她就是市长的老婆,市长很是年轻,只有才40岁不到,他的老婆才刚达到三十岁左右,浓妆浓抹,但是她的浓抹让你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厌恶的感觉,恰恰的是有一种痴迷的感觉。有一种想的得到她的感觉。

    她躲在一旁把林昊然和冰梦蕊的所有激情都看了去,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满是火热,好像要喷出火一样,她恨得那个人在那人怀中的就是自己,就是自己在抚摸他的,她不自觉地一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抚摸着。但是没有男人的安慰一切都只是徒劳,自己的水流不断,但也只能这样干看着,没有有丝毫办法。

    突然感觉到胸前一凉的冰梦蕊瞬间清醒,自己和他到在干什么,她推了林昊然一下,但是他紧紧地把她环绕,使得冰梦蕊的针扎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小然,不~不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你是我的伯母。”

    “伯母又怎么了,谁说的。”

    “真的~我们真的不能够这样。”冰梦蕊有点略带哭腔地说道,还是传统思想根深蒂固。林昊然退出了在冰梦蕊身上作恶的手,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她,先要稳定好冰梦蕊的情绪才行。“好好好我就这样抱着你总行了吧。”

    冰梦蕊听到这句话安心了不少,就这样让他抱着吧!

    就这样静静地搂抱着,但是林昊然的仍是昂头挺胸,怒目而指,坚挺挺地顶在正在流出液体的冰梦蕊的。

    过了很久冰梦蕊的情绪安定了下来,林昊然又开始了他的猥琐。他的一双手在冰梦蕊的身上的光滑后背游走着。

    他双手的活动范围慢慢向冰梦蕊的背部两侧和胸前扩展,整个过程尽量显得自然。双手的拇指按压在冰梦蕊的腰部,虎口合着两侧,手掌则包住前面的腹部,手指尽量前探,然后微微用力收拢手掌,由下往上缓慢移动。

    冰梦蕊的呼吸明显更加粗壮,因为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如果按照这个姿势,林昊然的手指肯定会抚到她。手指传来的感觉,林昊然知道冰梦蕊正在犹豫,还有点排斥。

    到底要不要阻止他,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她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体会过了?冰梦蕊的老公由于纵欲过度已经不行了,身为官家纵欲冰梦蕊可以理解,也没有作怪。可是由于林浩然不可以肉搏,冰梦蕊饥渴的日子她过得太久了。

    就在冰梦蕊犹豫的时候,林昊然的手指已经滑上了冰梦蕊身体两侧的那两团雪白粉腻的!

    “伯母,你的好软、好柔,侄子太喜欢了。”

    通过手指传来的细腻触感在林昊然脑海中完美再现了那两团白白腻的丰满。

    “小然,我的好侄儿。”冰梦蕊低低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唿,刚才的理智好像有点不复存在。

    林昊然不等躺在怀中的伯母冰梦蕊反应过来,双手便带着一抹惊人的反弹离开了那两团粉腻,重新回到冰梦蕊的背上。虽然那只是冰梦蕊的最外侧,虽然林昊然的手指只是在上面一掠而过,但带给林昊然和冰梦蕊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刺激和兴奋。从冰梦蕊迟缓的反应看,她已经太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那颤抖的声音让林昊然痴迷,深深陷入中。

    逐渐的林昊然双手从冰梦蕊的背上滑落至腰部,手掌像刚才那样紧紧贴着冰梦蕊腰侧往上移动,然后,再次掠过那两团向四周鼓溢出来的。滑腻的感觉又一次从他的手指清晰传入大脑。

    渐渐林昊然的双手越来越往前,变成了紧贴着冰梦蕊的腹部往上抚摸。每次抚动林昊然都会用中指的指腹轻轻按揉冰梦蕊的肚脐,冰梦蕊的身体则会随着林昊然的手指轻微地颤动。这已经完全算是情人间的爱抚,现在冰梦蕊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内的,只能趴在林昊然的怀中享受林昊然的爱抚一边娇喘了。

    冰梦蕊虽然是喘着粗气让林昊然肆意地爱抚她的胸腹,但林昊然感觉这并不代表她已经完全抛去心中的顾虑,可以分开双腿欢迎自己的进入,毕竟十多年的束缚和传统的道德观不是说放就能放的。衣服要一件一件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挑起她的,挑起她被压抑了十几年的情慾,伯母现在四十多岁,可正是虎狼之年啊。

    林昊然握紧着双手,感觉着掌中粉腻的传来的惊人弹性,尽管只是整个的下缘部分。但是冰梦蕊顿时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嗯,小然,别。”

    听到冰梦蕊的呻吟,虽然万分不舍掌中的美肉,但林昊然还是立刻放开了双手,现在还不是享受的时候。他知道,像这样爽快的松手,反倒会让冰梦蕊不满。女人在亲热时喜欢在嘴上说不要,可如果你真的不要了,她们绝对会恼你。

    果然,冰梦蕊立刻对林昊然这种爽快的举动做了回应--放下了在林昊然臀部摩挲的手,把林昊然的双手压在了她的胸腹之下。自从林昊然的双手探入冰梦蕊的胸腹间开始爱抚后,冰梦蕊就略微抬起了她的臀部,仅仅只是压住自己的,让整个胸腹悬空好便於林昊然双手的移动,现在她放下臀部压住林昊然的双手,当然是表示她不满了。

    “哼!”

    林昊然不由暗自高兴,如果冰梦蕊什么也没表示,那就真的完了,下面要做的就是安抚冰梦蕊不满的情绪了。他微笑着缓缓将双手移动到冰梦蕊腹部中央,伸进衣服,左手中指的指腹摸到了冰梦蕊的肚脐上轻轻按压揉动,右手则来到肚脐下,用指腹轻柔地划着圈。

    冰梦蕊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林昊然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细小疙瘩。自然,伯母冰梦蕊的臀部又提了起来,他双手活动的范围也随之恢复。

    林昊然一边用手指细细地感受着伯母柔软的腹部,一边开始加剧爱抚挑逗的程度。左手的指尖轻划着冰梦蕊腹部的皮肤一路往上,直至的下缘方停止下来。这时他清楚地听到冰梦蕊松了一口,不过林昊然接下来的动作又让她开始吸气急促。

    林昊然的指尖沿着的下缘彷佛画家作画般轻轻地开始勾划。从勾到,再从划至,右手伸手在冰梦蕊的衣服中的腹部处缓慢而又清晰地画着圆圈。林昊然的右手已经很靠下了,如果他把圆圈再加大一点,说不定会摸到冰梦蕊的!想到这,林昊然短裤里的龙头不由一阵跳动。

    在林昊然双手地攻击下,冰梦蕊压抑了十几年的已经慢慢苏醒过来,汹涌不可遏制的让冰梦蕊稍作挣扎便放弃了抵抗,原本紧绷的腹部随之放松下来,安心地享受着林昊然的爱抚。

    很快林昊然便发现冰梦蕊一直护住的胸竟然也渐渐抬了起来,他的的左手往上试探了一下,果然,冰梦蕊已经把她那对丰满的挺拔开放给自己!不过林昊然没有顺着冰梦蕊的意思把手攀上那对让他流血的丰满。

    一声诱人之至的呻吟从冰梦蕊的喉咙中荡出。林昊然浑身的血液彷佛在瞬间被这撩人的呻吟所点燃,他几乎要把持不住立刻压到冰梦蕊的身上去。

    在伯母冰梦蕊还没有进一步表示之前,林昊然俯身到她的耳边,一口含住她的耳垂,用牙轻轻噬咬住,吮吸。

    “嗯~嗯~嗯”冰梦蕊发出一阵阵愉悦的呻吟,双手情不自禁伸到后面,抚摸着林昊然的脸颊和头发。他的牙齿和湿滑的舌头在冰梦蕊欣长白嫩的脖子上好一番舔舐侵犯,留下一排湿湿的牙印后又回到她的耳朵。

    林昊然将火热的呼吸缓缓吐入伯母的耳朵,他噬咬着她的耳垂。

    冰梦蕊仰起脸来望着林昊然,此时的冰梦蕊已是两颊通红,双目如丝。看着冰梦蕊细细喘息的媚态,林昊然不禁用那硕大的巨龙在冰梦蕊的神秘三角地带狠狠了几下。“喔~喔~”

    冰梦蕊闭上双眼咬着下嘴唇又是一阵销魂蚀骨的呻吟,在他停下动作后还喘息了好一会,才斜着水波荡漾的双眸骂了林昊然一句:“你这坏小子!”哦,林昊然也忍不住暗自呻吟了一声,感觉到体内四处蔓延灼烧的之火,看来要加快进度了。林昊然把双手放到了冰梦蕊丰满白嫩的大腿上,手掌沿着柔润的曲线直接滑向伯母牛仔裤中的大腿的内侧。

    他的掌心满是一手温热的丰腴,林昊然的手掌继续缓慢坚定地往上移动,不时用手指轻轻捏着冰梦蕊大腿内侧温软滑嫩而又敏感无比的肌肤。这种肆意爱抚自己伯母大腿内侧的行为所带来的刺激远远超过了爱抚女人大腿内侧本身所带来的愉悦。

    如果说前面冰梦蕊的呻吟还一直保持刻意压抑的话,那么现在冰梦蕊已经开始用无所顾忌的呻吟来发泄体内一波波如潮的快感了。看着高贵典雅的伯母随着自己手指在她大腿内侧的移动而发出一声声勾人的娇吟,内心猥亵传统禁忌的快感手,顺着伯母大腿内侧上的,一直摸到她的档部,在那滑腻火热的上一阵肆意地掏摸。噢~这就是伯母的,这就是伯母的。

    伯母的摸上去十分光滑,仅仅在的顶部长着一小撮卷曲的毛发。而此时冰梦蕊的早已是一片泥泞,林昊然在上面再次掏了一把液,放在自己的嘴唇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

    林昊然左手用力握着伯母的一个,右手在鼓捣她湿淋淋的,以此固定住她的。

    “呜~喔~不~慢,慢一点~喔--”伯母冰梦蕊失声大喊起来。

    到底是发的女人都是这样,还是因为压抑了太久?不过这似乎并不重要……林昊然轻柔地抚弄着伯母冰梦蕊黏滑的,灵活的手指不停穿梭於软腻腻的大小之间,靠着手指灵敏的感觉在脑海中描绘着冰梦蕊的形状。分开肥厚的大,再轻轻拉出小,中指便探入那个湿热的世界,由下往上寻到顶端那粒嫩嫩的肉珠,轻轻拨弄。顿时怀中汗津津的女体开始随着他的手指而颤动。

    当林昊然的手指来到冰梦蕊已经微微张启的口时,冰梦蕊的跨部明显往前送了一下,彷佛在期待他手指地进入,当然林昊然并未马上满足荡女冰梦蕊的渴求,手指不紧不慢的在那个温腻的入口处画着圈圈。

    突然在冰梦蕊不注意是林昊然把手指狠狠地了冰梦蕊的应道,手在以极大的频率抠挖震动着。

    冰梦蕊被瞬间袭击只能发出“额~哦~哦”的声音和浓厚的喘息声。

    “呜~好侄子,快…快把你的手指猛烈地插到伯母的里~喔~快用你的手指狠狠地插伯母的!呜呜~~”冰梦蕊再也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大叫出来。还好身处偏僻,要不然绝对会有人看见、或者听见。

    “嗤!”一声轻响,林昊然的数根手指尽数了冰梦蕊的中。充满的液流了出来,流在了冰梦蕊的上,已经湿润的不成样子。

    “喔~~~”一声高亢满足的呻吟,冰梦蕊整个背部强烈地向前弓起,雪腻的彷佛要融入林昊然的手掌。

    热、滑、软,这是林昊然手指传来的第一感觉。他费力地搅动手指,从冰梦蕊的中发出一串“咕叽~咕叽~”的声音。每一次都会带出大片大片黏滑的蜜汁,溅得手掌到处都是,冰梦蕊的更加不用说已经湿的不能再湿了,都被冰梦蕊流出的萎靡液水洗了一次。

    “啊……要……要来了……快……再快一点!”冰梦蕊头部靠在林昊然的肩上死命后仰,如浸了油般滑腻的大腿紧紧夹住林昊然的右手,则拼命前顶。

    滚烫紧窄的痉挛着,整个膣腔都在剧烈蠕动,满是褶皱的紧紧裹着他的手指,乎要将中指吸入柔软的更深处。却是冰梦蕊被他的数指一插,了。

    林昊然从紧搂着还在中的冰梦蕊,他一手捏着冰梦蕊雪白挺翘的,一手放在她,捂着她娇嫩的,手指插在中上下地搅动……脸带潮红美眸流春的冰梦蕊则瘫软在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