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09章 让伯母检查检查
    “少爷好!”沙发后的两人躬身向林昊然打招呼,他们是林昊然爷爷的部署。βaиZhμ+00①+COΜ

    花花公子的爷爷盯着看了林昊然一会儿缓缓道:“你回来了?”语气虽然严峻,但不免一丝关怀的意味。身为军人就是不一样,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有的就是铮铮铁骨。

    林昊然愣了一下,才答道:“是……是的!”

    这时美妇夏岚使开两个护士,亲自搀扶着林昊然微责道:“还不快叫爷爷!你爷爷可为你担心了好几天了。你不会连你爷爷都忘记了吧?”

    林昊然只好尴尬的叫了声“爷爷”,心里却想着自己的院长,不自觉的眼角有些湿润。

    林昊然的爷爷林俊弛仿佛也看到了,轻轻叹了一口气才说道:“回来就好了。以后你行为应该检点一点!这次就当买个教训,我也不责备你了。”

    妈妈夏岚听完自己父亲的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微笑道:“好了!好了!一家团聚应该高兴才是。”说完回头叫道:“徐妈!柚子叶弄好了没有,快给少爷洗洗,去去晦气!”

    接着就是洗澡、吃饭,然后去大厅见了一大票来看望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林昊然的政委二舅、副省长大舅都在,大舅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四十岁上下的人,看起来很有儒者风范,很难让人联想到他的公安厅厅长的身份,更确切的说像个大学教授。

    二舅感觉起来挺拔无比,好像一尊山岳一样。当兵的人感觉就是有一种自然而然散发的霸气和一种血煞。一家人全都来到庆祝林昊然出院,林昊然的两个姐姐也回来了,为林昊然的康复而庆祝。他的大伯也来了,因为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对于自己弟弟的这个孩子非常疼爱,视如己出,对林昊然十分地疼爱。

    大伯挽着一个美丽动人的妇人,妇人大约三十多岁,长得美艳动人,好像一颗熟透了的西红柿,是那么地诱人。丰挺的双峦,好像两颗巨大球体一样鼓鼓涨涨。鼓鼓涨涨的球体撑得衣服高高而起,但是双峦没有过多的动弹,可见已经被胸衣包裹,看起来圆润圆润的。

    一样的雄伟肉臀,在走路间左右游摆,一扭一扭的,好像一个妖精一样。两瓣丰臀肥满丰厚,感觉极其地诱惑,纤腰往里凹进,整个人完整的S型身材,两个高翘凸起得让人喷血。

    他就是林昊然的伯母,她正直风华年龄,成熟丰满是最好的诠释,高翘的挺拔不知让多少人痴迷,要不是自己家中有这么大的权势,不然早有人下手,想让她在自己的婉转承欢,娇啼不断。

    妇人冰梦蕊离开了男人的讲话圈向着林昊然走来,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她想打趣打趣一下自己的这个侄子,听说他泡妞不成反而,谁知最后还晕倒了,还在床上休养了几个月。

    他真是够倒霉的,真难想象这个花花大少是怎样在医院里度过的,以前可是到处寻花问柳,从未归过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动作。可谁知道他竟然在医院安然度过了几个月。听说还挺安稳的,真是奇怪,这也是今天自己接近他的原因,难道晕倒一次就变了一个人。

    “小然,出院了!好一点了吗?”熟妇掩嘴轻笑地问道。

    “哦,伯母我还好!就是在医院太无聊了。其它没什么的。”林昊然不知道花花公子的过去,所以没有听懂冰梦蕊话语里面的含义。

    “谢谢伯母的关心,我已经好了。”林昊然很是礼貌。他还是从猜测和看一些人的称呼上猜测一些人和自己的关系,自己没有花花公子的记忆,什么都不记得。

    丰满的妇人见到林昊然的礼貌很是吃惊,这还是自己的侄子吗?以前的他见到自己好像狮子看到猎物一样,要把自己吃到连骨头都不剩一。对于自己的美色他可是极度的沉迷,好像一个被迷失了的野兽一般。眼中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兽欲沸腾。

    她很怀疑如果自己一个不小心他会不会下药自己。所以对于以前自己都是小小心心的,深怕被他毁掉自己的贞洁,虽然现在自己无法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但是她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贞的,不是随便的一个男人都可以碰自己的。

    如果胡乱找个男人发泄还不如自己给自己安慰一下。想到自己在浴室的那些秽画面,不知觉间就脸变得通红,自己怎么能够这么荡呢?双手摸着脸颊,滚烫滚烫的。

    “小然,听说你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吧!怎么,你们闹别扭了吗?你都受伤了!你不会连一个小女生都征服不了吧。”

    “伯母看你说的,我怎么会连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呢?”林昊然直直地看着冰梦蕊。

    “呵呵,看来我们小然长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屁孩了。”

    “我可不是小屁孩,难道你不知道吗?”林昊然真的没话说了,自己竟然是一个小屁孩。

    “不是,呵呵,毛都没长齐,还敢说大人,鸟都没长大。”冰梦蕊看着林昊然,在他的身上一瞧,有点不认同。

    “是吗?”林昊然不甘示弱地在冰梦蕊的身上扫描,嗯,胸很大,很雄厚,。腰比较纤细,两个白花花的臀肉很翘,是一个尤物。

    “怎么,还不服气,来,让伯母检查检查,看一下小家伙长大了没。”冰梦蕊说完就把手往林昊然的一摸,谁知摸到了一个大家伙,和大很大,感觉到那炽热的温度她都有点沉迷,她发现自己的裂谷桃源有点湿润,酥软酥软的。他的鸟儿在自己一摸下竟然有了一点觉醒的势头。

    “这才多大的人啊,那里就这么大,恐怕很少有人这么大。”其实林昊然已经不小了,已经快要成年了。

    摸完冰梦蕊才回醒。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这么大胆,如果是以往绝对是可以离他有多远就多远,可是今天自己还做出这样的事情。

    林昊然也是一惊,谁知自己的这个伯母竟然这么大胆,竟然就这么往自己的地方摸。“对,我吃亏了,要还回来。”

    “伯母,你看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我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呢?我应该怎么做呢?”林昊然说完一幅沉思的表情,但是脸上的秽表情却是极度的赤裸。

    “我的小然,这是公共场合难道你还敢对伯母做什么!”冰梦蕊掩嘴轻笑着,她不相信林昊然敢在公然下对自己做什么。胸前的巨大双峦一颤一颤的,两只白兔在跳跃着,这一切全被林昊然看了进去。

    “真的吗?那我要摸了哦,就算收回我的东西吧!”林昊然一脸无辜,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周围都在谈话,这里很隐秘,很难被人看见,何况这里是隐蔽的角落,很难有人注视这里。

    “你不怕就尽管来,伯母绝对不会怪你,绝对会让你满足。”冰梦蕊还是轻轻地笑着,丝毫没有害怕的表情。说实话她今天晚上不知为何感觉和这个以往总是逃避的侄子有说不完的激情,一点也没有以往逃避的感觉。

    “伯母,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要怪我啊!”

    “怎么那么多废话啊!,你干吗?来啊!”冰梦蕊把自己的向着林昊然面前一挺,胸前的两陀狠狠地一颤抖,很软很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