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风流太子后宫 > 第005章 美艳的陈姨
    林昊然在游荡着,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已经夕阳西下,自然而然黑夜覆盖了整片城镇,夜黑漆漆的,现在正是特殊事情的时间。βaиZhμ+00①+COΜ忙碌的身影早已消逝不见,只有不多的车辆在道路上飞驰,盼望早点回到自己的家中和自己的老婆在床榻好好亲热一番,或者是找自己的年轻二奶、美艳三奶好好折腾一番,发射出自己的。

    道路上行人三两个,有时候可见一些打扮得娇艳无比的妙龄女人在小巷旁对行人拉拉扯扯,丰满的高高鼓立而起,好像两颗炸药包一样。缘边低矮,深深的诱惑而出,看着那两个凶器真是让人鼻血直流,连鬼魂的林昊然的都受不了。

    “我靠,怎么这样,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啊!”林昊然见到一个男人的手直直地从身边拉拉扯扯的美艳女人的胸口直插而入,双手握住一双豪乳在不断揉捏着,脸上笑不已。另一边,一个年轻的少年一双手在一个看起来30多岁年龄的女人的丝袜大腿上尽情地摩挲着,怀中的女人扭动着如蛇的腰肢。

    一路上看着这些内容令林昊然喷血不已。自己是魂体什么都可以穿越,什么都可以看见。这不,又有一场精彩的好戏吗?

    一个刚刚归家的年轻男人,刚走入家门就被眼前的香艳情景所诱惑,老婆穿着一件超级短裙,双腿分开坐着,姿势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眼可以忘穿裙底的风光。身上穿着一件透明的花边的丝质衣服,黑色的胸衣把胸部牢牢地包裹住,可以轻而易举地望见,黑色的魅惑胸衣就像毒药一样让人疯狂。男人双眼通红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娇美老婆一个拥抱就走进了卧室。

    “不行嘛,不行啊,还没洗澡呢!亲爱的我们洗澡再来好吗?”女人满面娇红。

    “还洗什么澡,浪费时间,等完事再洗澡吧!”男人不顾一切地往房中走去。

    “别……别啊!……这可是刚买的胸衣,轻一点,等一下弄坏了。”

    男人双眼通红好像一个野兽一般,动作疯狂,一点没有因为女人的话而动作有所变慢,依旧疯狂地撕扯着。

    “啊!……啊!……”

    一顿,一顿辛苦耕耘全被林昊然这个魂体看了去,林昊然还没实践过,这一观令他兽血沸腾,浑身憋的通红,好像一个煮熟了的虾子一样。

    这一夜林昊然不知看了多少真人表演,这可谓荡至极,无耻之极。什么少妇自卫啦!什么真人现场秀啦!……全都有一观。

    天微微放亮,朝霞红艳,林昊然不知该何去何从,在漫无目的地飘荡着。林昊然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王小蕾,虽然她背叛了自己,但毕竟还是曾经相爱过,还是去看一下她是否过得好。

    林昊然在空中实验了几个飞身“绝技”,再降到地面,知道了现在的所在,便认清方向朝着生前的城市飞去。

    眨眼间就来到了生前的城市,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不自觉的发缓速度。

    现在已不是自己死去的那个时候,现在已经过去几年了。几年的时间城市里巨变万千,自己的住所也有所改变,原有的孤儿院已经消失不见,只见直立出一所标新的建筑,一对年青夫妻住在了自己的家里,听他们的对话才知刚建这房子不久。

    “孤儿院哪里去了”林昊然心如稿灰的飘荡在这城市的半空,刚才的得意劲早就不知去向了。他最亲的院长早已故去彷徨下竟一时不知何去何从。“自己终于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了。”

    “不知小蕾、志远怎样了?”想起还有这两个去处林昊然一时打起精神。

    林昊然先去了志远家,谁知他竟然早已搬走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林昊然飘去王小蕾的家。

    时近黄昏,太阳的光线轻柔的洒落,仿佛抚揉的双手。天际的彩霞引得天空一片明亮,各色的晚霞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这是傍晚时分的美景。

    王小蕾的妈妈陈姨正在做饭,陈姨小时候对林昊然十分疼爱,现在见到她犹如见了亲人一般,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仿佛海外的老人见到了家乡尚在的母亲,一时激动不已。

    陈姨虽然已经年到四十,但是还是无法掩盖她的卓越风姿,一点也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臃肿,肌肤光滑水嫩,双峦高翘挺拔,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一对肉臀丰挺无比,就像一座肉山一般,一个沟壑把一座山分开成两瓣,肉肉的丰挺两瓣。她的双眼丝毫没有皱纹可言,眼神好像可以放出无尽的桃花电光一样,两双眸子漆黑明亮,看起来极度年轻貌美。蛮腰纤细,好像一条蛇一般,诱人犯罪。

    林昊然感觉这才是一个真真的成熟的女人,成熟魅力自然而然地散发,不用任何的粉饰,不用浓妆浓抹。林昊然觉得如果她不是王小蕾的妈妈他都觉得自己有可能去追求她,年轻美貌,成熟诱人。

    “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他可是小蕾的母亲,是自己的姨。”林昊然迅速把这种想法抛出脑外。

    望着陈姨忙碌的身影,林昊然不由想起了自己的院长,想念之意不禁油然而生。

    终于在等待下紧闭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一个年轻但略现疲倦的漂亮女孩步进房来,面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林昊然一时不敢确认。

    只听那女孩冲着厨房的陈姨嚷道:“妈,我回来了!饭做好了没有?我饿死了……”

    “做好了,你坐一下,我端过来。”陈姨急急的端着热菜放在客厅的餐桌上。

    “真的是小蕾?”林昊然很是讶异,“真是女大十八变!”眼前的小蕾早已没了以往的稚气,有种慵懒成熟的味道,浑身散发着女人的媚力。发丝随意地披露肩头,头发略卷,发丝染成淡淡的黄色,让人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小蕾身着一身白色的职业装,丰满高耸的双峦高高凸起,让人有细细抚摸的冲动。然后去感受那无比娇软的感触,享受那如棉的肉感。细细的蛮腰凸显出了苗条的身材和卓越的身姿,蛮腰娇小,轻轻一楼就可以抱住。

    但是和蛮腰相对比的是那丰满的挺翘。王小蕾身着一件牛仔裤把极好地凸显出来,高高的、挺挺的、翘翘的。两瓣臀肉在散发着她的妩媚,让人着魔,血液沸腾,有抛弃所有只为一亲芳泽的冲动。

    娇俏的臀部和纤细的水蛇腰身形成了最具诱惑力的搭配,腿上套装着的黑色丝袜在光的折射下流光溢彩,感觉极其的滑腻。这一双黑色丝袜的美腿更让人喷血,忍不住兽血沸腾,血液炽烈地燃烧,搞不好精虫上脑。

    林昊然不得不赞叹真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就像魅姬一般妖媚。

    “趁热吃吧!”陈姨端来米饭放在小蕾的面前。

    一阵沉默后,陈姨停下筷子,犹豫道:“小蕾!我希望你再去读书,就不要去工作了,再说家里也不缺钱用。”

    王小蕾皱皱眉头道:“读书!读书!我都这么大了,还读什么书?”

    “你这孩子!你才十八!什么这么大了,现在再去考大学不迟!再说了隔壁王大妈家她的侄子都四十几了,还去考呢?再说如果你爸在世他也会同意你去读书的。”

    王小蕾的父亲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去世了,只剩下王小蕾和陈若琳两人相依为命,陈若琳自己成立了一家小公司,效益还不错。

    “我说不去就不去,我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我自己做主。”王小蕾说完只顾自己扒着饭。

    “你!你!你这孩子……”陈姨很是生气,长吁短叹“我这不是为你好吗?……前些日子卓志远来我们家,你看这孩子都考上大学了,多出息呀!唉!要是昊然在的话,估计也读大学了……”说完竟自掉下眼泪来。

    “啪”的一声,小蕾把筷子拍在餐桌上,起身一声不响的冲向卧室,又“啪”的一声关上房门。陈姨愣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摩干眼泪,起身收拾餐桌。

    看着这番情景林昊然很是感动,想到自己死后还有人念叨,也不算白活一场。他心里担心王小蕾,便飘然而去来到王小蕾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