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8章;陪两小妞调~情
    秦枫好不容易驱散了萧峰等人,自己也准备回去休息了,毕竟也是一晚上没睡了,没什么武功的他自然也会感到疲倦。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但是有人,显然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萧玉霜和萧玉若同时站在了秦枫眼前,脸含薄怒的看着秦枫,弄的秦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秦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萧玉若,又更加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萧玉霜,最后还是感觉萧玉若比较好欺负——不对,是好说话一点,这才向萧玉若靠近了点,谨慎的说道:“玉若,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奈何他的这点小心眼是瞒不过萧玉霜的,她呼啦一下很是蛮横的就把萧玉若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伸手——本来是想抓耳朵的,但是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胳膊比较靠谱点,所以直接就抓住了秦枫的胳膊,然后,二话不说拉着秦枫就要朝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走去。

    萧玉若亦步亦趋胆战心惊的跟在后面。

    秦枫大惊失色,拼命挣扎,同时口中惊恐的叫道:“哎呀呀,玉霜姑娘,你要干神马?不行,不行,我们坚决不能这样做,现在被你抓住胳膊就已经违背我的道德标准了,更何况是更过分的事儿——最起码你也要等到晚上吧,干嘛这么迫不及待的!”

    萧玉霜二女被他的这一番胡言乱语给弄的满脸通红,但还是一言不发的,很是执着的把秦枫拉到了一个极其僻静,三里之内绝对无人的那个地方——也就是当初萧玉霜当初放狗的那个地方。

    秦枫对这个地方可是记忆尤深,当初可是差点就着了这小妞的道,葬身狗口,或者是,失@身狗身。

    他被萧玉霜强拉硬拽到了这个地方,心中那是更加的惶恐不安,不是还要故技重施故态重演吧?难道这小妞现在还要,放狗咬我么?

    哎呀呀,以我现在和她的关系,她应该不会放狗咬我了吧?

    但是,她如果真的再放狗咬我的话,打她的时候,让我怎么下的去手啊——算了算了,大不了我受点委屈,打的时候轻一点好了,就用上摸的力度就行!

    我擦,不是吧,我想好事的时候,比如中彩票还有美女投怀送抱之类的,怎么从来就没有灵验过,现在刚往坏的方面想了那么一下,竟然就这么精准。

    只见萧玉霜凶神恶煞的,犹如下山的母老虎一般,气势汹汹的就把秦枫拖进了小屋子里边。

    秦枫满脸不甘的被拖进了房中,然后双手抱胸,非常委屈的蹲在了墙角。

    萧玉若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轻声的对着秦枫温柔的说道:“秦三,你不要这样嘛,我们把你叫到这里来,也只是想要问你一点事情而已!”

    萧玉霜则是直接的很,叉着腰摆出一副女王的架势,横眉竖眼的说道:“你别跟我摆出这么一副苦逼@样,好像我和玉若姐姐把你怎么着了似的——啊呸呸,不对,谁会把你怎么着了,差点又被你占了便宜!”

    秦枫不满的瞪向了萧玉霜,然后满是柔情的看了一眼萧玉若,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这态度,这才是问别人事情才应该有的,再看看你,凶神恶煞像个土财主暴发户似的,谁愿意配合你?

    而且,自己在这一没动手二没动脚的,怎么突然就占了你们的便宜了,是你自己智商不好说错了嘴怎么还能怪到我身上了?

    不理秦枫那满腹的哀怨愁肠,萧玉霜对着萧玉若问道:“姐姐,你看,是你问这家伙好,还是我来问?”

    萧玉若满脸羞红,背转过身去,似乎连看都不敢看秦枫一眼,呐呐的说道:“霜儿,还,还是你来问吧!”

    萧玉霜答应的很是爽快,把胸@脯拍的直响,义不容辞的说道:“没事,交在我身上了?”

    然后,她转过头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秦枫,脸不红心不跳的问道:“你说,你到底是真的喜欢我跟姐姐,还是忽悠我们,拿我们玩的?”

    秦枫早就在听到萧玉若说是来问两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心来,无论怎样,只要不是放狗就好——可是不放狗的话,自己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失去了一个摸,不是,是打的机会。

    真的是很纠结啊。

    但是,在他听到萧玉霜的问题后,脸色逐渐的严肃了起来,他缓缓的站直了身体,目光直视着萧玉霜,大义凛然的说道:“那我现在也问你一件非常严肃的事。”

    萧玉霜两手依然是恰在腰间,无所谓的说道:“你问吧!”

    秦枫清咳一声,目光在萧玉若和萧玉霜二女脸上游移不定,最终,还是把目光定格在了屋顶,满脸忧郁一本正经,他本想就摆出这么个姿势把问题问出来的,可后来想了想,还是感觉有些不妥,实在是不符合自己流氓的形象。

    于是他再次转过身来,直直的面对着两个极品美女,然后摆了“名人”牙膏的poss,弱弱的问了一句:“玉若,霜儿,你们觉得,我帅吗?”

    秦枫此话一出,萧玉霜和萧玉若二人同时根根汗毛炸立,被他给雷的里嫩外焦的。

    他帅不帅?

    到底帅不帅?

    这真的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如果按照实话说了,说这无耻的小贼丰神俊朗卓雅不凡,比上宋玉潘安之流,恐怕也只是差上那么一点点,如果真这么说的话,以这小子的性格,肯定会蹬鼻子上脸,本来就已经非常自恋的他恐怕会成长的自恋的程度。

    当然了,把他说的太丑了也是不行的,他长这么大,要是对自己的长相都没有一点信心的话,恐怕也不会这样四处招摇的调戏美女,说丑了就等于是自掘坟墓,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能发现自己是在胡扯。

    想了半天,萧玉霜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含糊的说道:“你的长相,其实也只能算是马马虎虎的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秦枫听了这句话心顿时凉了一半,马马虎虎,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实在是不能让人接受。

    完了完了,竟然把我形容成了这种德性,还问我对她们是不是真心的,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两个小妞要对自己始乱终弃了?

    秦枫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看着萧玉霜那无奈的眼神,就好像是对自己有着无限的失望一般,顿时有种想要发狂的感觉,他一脸的愤怒和无奈,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

    “喂,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完了,现在是不是该你回答我了,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我和玉若姐姐?”

    萧玉霜无奈过后,见秦枫竟然一直都在那傻呆呆的望着门口,顿时气上心来,恶狠狠的说道,看那模样,好像秦枫只要敢说个不字,就能把秦枫生死活剥了一般。

    秦枫打了个激灵,现在可不能出半点差错了,要是回答的不让这姑奶奶满意,恐怕自己的下半身性福,就要在此时此地永久的搁浅了。

    想到这里,他马上一概刚才愤世嫉俗的面孔,笑嘻嘻的说道:“霜儿和玉若长的比那天上的仙女还要美上三分,我怎么可能不是真心的呢?”

    哎,说好了每天只夸一次的,今天都是第三次了,这不是在逼着我言而无信吗?

    萧玉霜被秦枫这句话说的晕晕乎乎在天上飘来飘去,可回头一想,不对,她柳眉倒竖,看向秦枫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若是我和玉若姐姐比现在难看百倍话,你就不会看上我们喽?是不是?这么说来,你喜欢的,也只是我们的相貌罢了,哼!”

    萧玉霜这一番犀利的话语把萧玉若说的是面色惨白,她可怜兮兮又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枫,眼中的泪水随时都有夺眶而出的趋势。

    秦枫被萧玉霜雷了一下,这小妞怎么就这么爱钻牛角尖呢?实在是头痛,头痛,还是头痛!

    他看二女都用不善的眼光看向自己,赶忙解释道:“当然不是了,你们怎么可以用这种想法来揣测我?我这个人你们也知道,生性就是为人忠厚老实不善言辞,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句你们干嘛都这么斤斤计较呢?”

    秦枫越说越是生气,本来的嬉皮笑脸此时变成了满脸严肃,他责怪的看向萧玉若和萧玉霜,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这才义正言辞的说道:“而且,我这人一向都是是美女如粪土的,一切外貌在我眼里都如同是红粉骷髅一般,若仅仅是单纯的美女站在我面前,我恐怕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而且还会戳之以鼻,甚至会狠狠的向地上吐一口吐沫!”

    “所以说,依综上所述,足以证明,我绝对不只是单单的喜欢你们的外表,更加在乎的是你们内在的气质,正所谓,内部存在的才是精华,就算是你们毁了容又如何,我还是一样不变的喜欢你们,所以说,你们千万不能再这样误会我了,不然,我真的会伤心绝望的!”

    和秦枫呆的时间久了,就会不自觉的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就好,萧玉若和萧玉霜为儿女当然也不会例外。

    只是,在听到他说毁容二字的时候,萧玉霜顿时羞恼了起来,冲着秦枫跳脚说道:“呸呸呸,你才毁容呢,乌鸦嘴!”

    由此可见,女人对自己样貌的在乎程度可见一般,但是还偏偏总是问男人是不是只喜欢自己的样貌,实在是有些矛盾之极。

    萧玉若听着秦枫满口胡言,却偏偏还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时没控制住,露出了那白花花整整齐齐的牙齿,随后就立马感觉到不妥,赶紧闭上了嘴,颜面而笑。

    秦枫说话这些话后,就装模作样的向门口走去,做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还是萧玉霜挡在了他面前,伸出双手拦住了他,奇怪的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秦枫却是比她还要奇怪的样子,疑惑的反问道:“当然是要出去了,你们把我找来不就是想要问这个问题么,现在我已经回答了,你竟然还不让我走,莫非你还想和我在这共度一宿不成?”

    萧玉霜被他说的面红耳赤,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瓜子上,她深呼吸一口气,很是艰难的无视了秦枫的话,然后努力淡定的说道:“你还不能走!”

    秦枫蹬蹬的向后退去,直到退到了墙角,感觉退无可退的时候,这才稳定下来了身形,看着萧玉霜惶恐的说道:“还不让我走,难道你想要把我先奸后杀再杀再奸么?”

    萧玉霜再也忍不住了,飞快的冲到搞怪不已的秦枫面前,对着他又踢又抓又挠,口中不断叫着:“你这个坏蛋,无耻小人,就知道欺负人家,问你个问题你也一点正经也没有,我……我……我踢死你,我抓死你,我挠死你,我还要拧死你,总之,我讨厌死你了!”

    秦枫奋力反抗,口中说道:“我跟你得有多少深仇大恨呐,你都能想出这么多办法杀死我!”

    只是没想到,萧玉霜打着打着,闹着闹着,眼泪竟然就这么掉了下来,她再也没有了刚才凶悍的气势,突兀的一下冲进秦枫怀中,双手不断捶打着秦枫胸膛,口中不断哽咽的骂道:“你是个坏人,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呜呜……”

    秦枫是真的想不到萧玉霜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他被萧玉霜弄的莫名其妙,但还是用手拍着萧玉霜的肩膀,轻轻说道:“你这是又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起来了?”

    萧玉霜被秦枫这么一拍一抱,哭的更加厉害,竟然直接一口下去,狠狠地咬在了秦枫肩膀上,秦枫强忍着痛,一声不吭,依旧重复问道:“咬吧,如果这样你能开心点的话,就咬下去吧,但是,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

    萧玉霜被秦枫这么一说,反而是下不去嘴了,她微微抬起了头,哽咽的说道:“你,你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

    秦枫哑然失笑,这妞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好端端的怎么问起了这种问题。

    他用手轻轻的抚@摸萧玉霜那如同细丝般的秀发,宠爱的说道:“怎么会呢,不论何时,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萧玉霜听到秦枫这么说,仰着头疑惑的问道:“你是说真的么?不论怎么样你都不会离开我不会不要我?”

    秦枫认真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的霜儿那么可爱,我怎么会忍心抛下你?话说,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呢?”

    萧玉霜终于破涕为笑,满脸羞红,把脑袋深深的埋在了秦枫胸膛上,说道:“因为姐姐也喜欢你了嘛,而且姐姐那么温柔,还比我漂亮百倍,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我却是那么泼辣,只会耍小性子,我怕你有了姐姐就不要我了!”

    萧玉霜此话一出,秦枫就感觉要糟,姑奶奶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你口中的姐姐现在也是俏生生的站在这里呢,现在你这么说,自己倒是痛快了,可是你让她怎么想?

    果然,萧玉若在听到萧玉霜说的那一番话后,面色黯然,偷偷的转过身去,用衣袖悄悄的擦拭着脸颊,继而,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秦枫心上,让他的心一痛一痛的。

    在萧玉若把门打开的瞬间,秦枫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她:“玉若!”

    萧玉若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过头来,接着秦枫的话问道:“怎么了?”

    萧玉霜这才记起这并不是她和秦枫的二人世界,娇羞的离开了秦枫的怀抱,擦了擦脸上那还没完全干涸的泪水,快步跑到萧玉若身边,双手抱住了萧玉若的胳膊,道歉道:“姐姐,对不起!“萧玉若对着萧玉霜笑了一下,却是看不出有任何开心的味道,她轻轻的说道:“没事,为什么对我说对不起呢,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这话,还是要往外走。

    萧玉霜在此拉住萧玉若,说道:“姐姐,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是要把秦三完全抢在我身边,我只是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我只是想知道,他有了姐姐之后,会不会嫌弃我,你不要生气了好吗?因为,我就像你爱他一样爱他,甚至是比你爱他还要爱他!而且,我也看的出来,姐姐你在秦三心里,有着很重的地位,不要走好吗?”

    说道这里,萧玉若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萧玉若是傻子吗,很明显,她不是,所在她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萧玉霜想要表达的意思!

    说了半天,也就是想和萧玉若共侍一夫呢。

    想明白了这些,知道了萧玉霜不是要独霸秦枫,萧玉若的脸色这才有些好转了起来,她对一夫多妻这种制度本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心里,而且,在她的心中,早已经把萧玉霜当成了今生不离的姐妹,当然也包括将来要嫁的人家里。

    她看着萧玉霜,笑了笑,然后说道:“傻丫头,就算你不说,将来他不要你,我也不会答应的!”

    秦枫在一旁看的是乐不可支,好嘛,自己还没说什么,这两个小妞就自动成为了自己的预备役老婆,这种福气,恐怕也就是他能独享了。

    秦枫适时走了过来,把两女抱入怀中,说道:“你们当心吧,就算是天塌地列,我这辈子也不会放开你们,只要你们不离,我定不弃!”

    二女瞬间被他这句话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一同抬起头问道:“真的么?”

    秦枫昂首挺胸的说道:“那是自然,我秦三一向都不会轻易做出承诺的,但是只要我说出来了,就一定会做到!”

    二女依旧是满脸的怀疑。

    算了算了,谁让自己一直都是臭名昭著的呢,油嘴滑舌,无耻奸诈,这是所有人在心中给自己的定义,没办法,什么时候自己一本正经当个彻头彻尾的君子的时候,说出的话一定都不用做什么保证,别人就会义无反顾的信任。

    都是名誉惹的祸啊!

    可是若是做了君子,我还是我吗?

    吖呸呸呸,君子是什么玩意,我才不要去做那玩意,到时候整天都是一板一眼的,闷都要闷死了!

    秦枫见气氛凝重,有心想要轻松一下,便朝着二女嘻嘻笑道:“我考考你们的智商,问个问题,谁先回答出来,就算谁聪明!”

    萧玉若含笑点头,萧玉若则是欢呼雀跃了起来,催促秦枫赶快讲!

    就这样,秦枫左手一个小美女,右手一个小小美女,志得气扬的说道:“是这样的,有一对男女,在结婚那天,额,再准确点就是洞房花烛的时候掉了一根毛发,请问,在这根毛发掉下来之前,有什么声音发出来呢?”

    萧玉若低头沉思,显然她还是认为秦枫这个问题是像诗词曲赋那样的正经问题。

    问题是,以秦枫的性格,他正经的起来吗?

    萧玉霜则是直接问道:“是咚的一声?”

    秦枫含笑摇头!

    “那要么是,啪的一声?”

    萧玉霜锲而不舍。

    秦枫依旧是含笑摇头,不过,仔细看去,这笑容怎么都有点邪的意味!

    萧玉霜不干了,不依的说道:“我们猜不出来,你快点告诉我们嘛!”

    秦枫意味深长的说道:“是噗的一声!”

    “为什么事噗的一声呢?”

    两女很是不解的看向秦枫。

    看着二女那纯真的眼光,秦枫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这个“噗”字里蕴含的意味!但也不能不回答,只能含糊的说道:“这个问题,等咱们洞房花烛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了!”

    好不容易才把萧玉若和萧玉霜都给哄好了,秦枫得意洋洋的走出小屋,更加得意的像自己的小屋走去。

    三哥力哄二美,这要是传出去了,怎么也是段佳话不是!

    心情大好的秦枫鼻子仰天,趾高气扬的在萧家大宅之内晃晃悠悠,十足的欠扁模样,这还不算,只要谁向他看上一眼,哪怕是带上那么一丝的不满,他就会恶狠狠的瞪回去,直到把人家看到灰溜溜的落荒而逃之后,自己才会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绕着萧家走了整整一圈,秦枫才走到这自己住的小窝,他小心翼翼的关上小屋的门,上@床睡了。

    一夜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