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7章:与夫人斗智
    他笑呵呵的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两女,然后一脸无所谓的看向了那该死的老头,嘻嘻笑道:“哎呀,老人家,别发那么大火嘛,气大伤身,尤其是您又一大把年纪了,真要气着身子就不好了!”

    老头气的哆嗦了起来,伸手一下一下的指着秦枫,尼玛啊,还说不要我气着身体,你现在不是成心气我呢吗?

    他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越来越不可抑制,但是自己现在这幅身体有肯定打不过这小子,旁边那些只知道吃干饭的家丁奴才们又不肯帮自己,这,这该如何是好?

    老爷子思绪瞬间万转,却是再也没有说出任何话语,他现在也是看明白了,论斗嘴皮子,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斗不过这小子了,武力方面更是不用说了,这小子人缘比自己好。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

    他心中憋屈,又无法通过什么方式发#泄出来,只有哆嗦着胡子,哆嗦着嘴,然后再加上不断抖动的双腿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萧夫人在一旁看的是大皱眉头,终于放弃了用眼睛鄙视秦枫,轻轻走到老头子面前,劝慰道:“爹,你这是何必呢,跟一个小辈你一直计较个什么劲,再说了,刚才秦三说的话不也是为了你好吗?”

    为了我吗?

    尼玛啊,坑爹呢,不把我气死就算是不错的了,还为了我好?

    老头子听了萧夫人那句话,非但没有把自己心中憋的那股气给顺出来,反而是气上加气,颤颤巍巍的手臂从指向秦枫逐渐的转变方向,最后直直的对着萧夫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

    你了半天,还是没你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看来,今天老头子接连受气,现在几乎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做基本的能力,连说话都说的不完整起来了,哎呀,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没事干嘛非要跟我们三哥过不去呢,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呢吗?

    秦枫看在眼里,心中暗笑,这老头,还真够可怜的,被自己气了个半死不说,现在还弄了个众叛亲离,你看看这周围的所有人,有哪个是向着他说话的?

    萧夫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现在也明白了,今天只要这老爷子在场,自己就绝对不可能把秦枫带回家中去了,这老爷子的倔脾气,她自己可是从小体会到大,于是,她对着一直在一旁缩头缩脑的萧曲说道:“萧曲,你还在那傻站着偷乐什么呢,看你外公都气成什么样了,还不赶快把你姥爷扶到府中去休息!”

    萧曲见自己舅母莫名其妙的就把火发在了自己身上,委屈的嘟了嘟嘴,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是不敢违抗自己舅母的命令,答应了一声,便走了过来,伸手扶住了老头子,想要带着他到房中去休息。

    老头子心中早就巴不得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若是还强撑这留在这,说不定今天都要把这把老骨头交代在这了,此时见萧曲前来搀扶,这也是萧夫人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于是顺从的跟着萧曲去了。

    见萧曲和老头子的身影渐远,萧夫人这才对着秦枫笑吟吟的说道:“秦三,你刚才抱着我们家玉若,现在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看上去是笑吟吟的,可秦三的那个七字拉了个大大的长音,说话的语气也是懒洋洋的,只要智商不是二百加五十的人,应该都能够听出来,这是在兴师问罪了。

    哼哼,我这次看你还怎么辩解,你是我萧家家丁的时候,遇到不顺心的事,是可以转身扭走人,但是现在,可是关系到玉若这个黄花大闺女的清白,你要是给个交代还好,若是不能说出个所以然,就算你死皮赖脸的想要留下,我也的拿着扫把把你赶走。

    以秦枫的识人无数的见识,自然不会听不出萧夫人话里的意思,他见萧夫人这次真的有生气的意思,心中不禁也有些紧张了起来,这可是关系到了他和萧玉若还有玉霜的终身大事,可万万马虎不得,他看了看低头做含羞状但是双手却握的紧紧的萧玉若,又看了看满脸期待的萧玉霜,心一横牙一咬,对萧夫人坦白道:“既然夫人你问起来了,那小子我也就实话说了吧,其实,我早就对玉若小姐还有霜儿小姐情有独钟了,照今天的情况来看,想必两位姑娘也不是那么讨厌小子我,所以,现在我肯定夫人您,能给我一次机会!”

    萧夫人听完此话,脸色瞬间阴云密布,她严厉的看了秦枫一眼,口中怒道:“秦三,你大胆!”

    怎么还是这句台词?

    秦枫对这句话,可是记忆幽深,想当初被萧家所有人自己在调戏夫人的时候,她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你大胆!”

    你就不能换点新颖的么?

    萧玉若听到自己娘亲的怒喝声,脸色瞬间变的极为惨白,晶莹的泪珠再次渗出眼圈,看着自己的娘亲,眼中充满了不解。

    萧玉霜则是一阵愕然,低头片刻,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是一片坚定之色,也不知道在心中打定了什么主意。

    秦枫看着萧夫人,一字一顿的坚定的说道:“萧夫人,小子我再说一句,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无论您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做到!”

    萧夫人看着秦枫,嘿嘿冷笑:“你想的倒是挺美,一句话就想要走我女儿么?玉若玉霜可是我亲生闺女,你想想,我凭什么能把玉若她们下嫁与你,你们门可当户可对?你这一下,就想要走我的两个女儿,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听到萧夫人那么笃定的就否决了自己,秦枫脸色不改,平心静气不卑不亢的说道:“一切皆有可能!”

    想想以后的日子,今天调戏小姨子,明天调戏调戏大姨子,后天再调戏岳母。这种日子又是何其的逍遥。

    萧夫人浑然不知,自己那本来是拒绝秦枫的一番话,却更加刺激了秦枫的色狼本性,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把萧玉若和萧玉霜两女收入怀中。

    其实,也不能算是收了,最起码,现在两个女当事人已经没意见了,万事俱备,只欠推倒了!

    萧玉霜和萧玉若两女看着秦枫如此淡定的样子,还都以为他心中已经有了对付娘亲必胜的把握,遂两个都欣喜不已。

    萧夫人听了秦枫那句一切皆有可能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倒不是因为不屑,只是因为好笑而笑!

    秦枫继续说道:“是的,夫人,一切皆有可能!”

    他淡淡的笑了笑:“夫人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我可是很认真的,您难道真的是只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玉若她们的相公吗?”

    他说的虽是问话,却是丝毫不给萧夫人回答的机会,便继续说道:“答案当然不会是肯定的,跟萧家门当户对的人家,肯定有很多,至于那些有钱人家的少爷都是什么样,想必也就不用我说了吧,看看少爷您也就明白了!”

    “当然了,这其中肯定有几个特别优秀的,神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什么翩翩儒君子了,但是历史上的无数事实已经告诉我们,有这样特性的,一般都是衣冠禽#兽!”

    “所以说,门当户对这一点是绝对不可取的,现在咱们再说说像我们这种的门不当户不对的情况!”

    “诚然,在身世和家世上,我和玉若小姐相差甚远,甚至是远远不能相提并论,但不可都认的是,一般只有这样的情侣组合,才会有真正的幸福,这个论题,也是被历史先人不为身死的实践下得来的!”

    “您说的没错,我现在是没钱没势的,但是您敢肯定我以后还会像现在这样一贫如洗吗?说句不中听的话,现在我是仰仗这萧夫人您的鼻息生活,可以后日说不定还得你们萧家仰仗我的鼻息呢!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混不到萧家现在的这种地步,但起码得比那些富二代败光父母的钱财后上街乞讨要强的多!”

    秦枫洋洋洒洒的一番话,直把旁边的一干人等说的是目瞪口呆,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萧夫人了。

    她看着秦枫,楞了好大一会的神,这才呐呐的问道:“富二代?富二代是什么东西!”

    秦枫丝毫没有不耐烦的神色,耐心的解释道:“所谓富二代——对了,想萧曲萧公子这样的就可以称之为富二代,像苏墨撒那样的,就可以称之为官二代!”

    萧夫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呐呐的说道:“你说的,还真有些道理!”

    是啊,若是真的像秦三说的那样,我给玉若找个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还不如找一个穷小子呢,不是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有志气吗?

    而且,秦三这小子,虽然为人无耻了些,**了些,还总是没个正经的!但他起码五官端正,不仅是端正,若是仔细去看的话,还真有种相貌不凡的感觉。

    至于他的才学,那更是不用说了,自己可是亲眼所见,能够轻易干败江南第二书生的,这种学识已经堪称恐怖了!若是他愿意去为官,恐怕登朝拜相都不是什么难事!

    萧夫人不知道的是,秦枫若是真去参加什么科举考试的话,别的先不说,就仅凭他那几个猫爪的大字,不被人乱棍打出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她越想越觉得秦枫说的在理,越想越觉的秦枫才是自己最合适的女婿,此时再去打量秦枫,竟然也觉得不是那么可恶了!

    只是,刚才自己的话已经放出,如果如此轻易的三言两语的就被秦枫给打回来,那自己的面子该往哪搁?自己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萧玉霜和萧玉若紧张兮兮的看着沉思中的萧夫人,生怕她一不小心就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幸福!

    秦枫却是满脸的风轻云淡,似乎对自己有着充足的信心!

    那几个最先被那老不死的老头呼唤出来的家丁,包括萧峰在内,都已经被秦枫和萧玉若萧玉霜二女的真情所打动,各个都是满脸含泪,此时见夫人还在犹豫不决,萧峰最先忍不住的高声呼喊道:“三哥,威武,夫人,答应他!”

    有了一个带头的,后面的那些就立马高声附和,毕竟都是唯恐不乱的主,不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感动而遗失了本性!

    刹那间,在秦枫,萧玉若,萧玉霜,萧夫人的周围,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三哥,威武,夫人,答应他!”

    这呼喊声是他们用尽全力一齐吼出来,仿佛要贯彻天地一般,架势甚是威武壮观!

    而那些后来被萧夫人叫着来追赶秦枫,却被他们误认为夫人震怒要追杀三哥而一直在做着慢动作的一众家丁丫鬟,此时也听到了这惊天动地的呼喊声,他们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呼喊中毕竟已经有了三哥的名字,哪还有不附和的道理。

    于是,在萧家大宅内,也同样发出了这种极为奇怪但有极为响亮的呐喊声,震耳欲聋,发人深省!至于到底要省什么,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秦枫强忍住想要仰天狂笑的冲动,依旧肃穆的看着萧夫人,似乎在紧张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萧夫人早就被这些呼喊声弄的心烦意乱心神不宁,又看到了秦枫真挚的眼神,微微了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既然你真的有如此诚意,那我就答应你了!”

    秦枫大喜,连忙拱手拜谢道:“夫人果真是英明神武非常人可比,哎,现在这年头,像夫人这种高瞻远瞩之人已经太少,几乎已经绝迹了!”

    萧玉若和萧玉霜心中的惊喜丝毫不弱于秦枫,他们齐齐的盈盈拜倒,冲着萧夫人说道:“谢娘亲成全!”

    萧夫人却是没有丝毫兴奋的神色,她看着秦枫,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玉若和霜儿两人中,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做,为你的妻子!”

    还不等秦枫有所表示,萧玉霜和萧玉若就已经不答应了,二女一同看向了萧夫人,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是不满意。

    秦枫却仍旧是不急不躁的对着萧夫人说道:“夫人这话说的,让我很是为难呐,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割掉哪一块不都得疼的死去活来撕心裂肺的?”

    萧夫人看着秦枫冷笑道:“那你意思,还是准备两个都要了?”

    哼,你倒是想的美,我这两个闺女,随便站出来一个,哪个不是有着天人之姿,倾国倾城之貌,嫁给你一个已经是让你捡了天大的便宜了,现在你竟然还想全收,简直就是不知好歹。对对,不知好歹之极!

    秦枫凑到萧夫人跟前,厚着脸皮说道:“夫人,看您说的,这实在不是我贪心,您想想,我要是选了玉若小姐的话,那玉霜姑娘不是伤心欲绝吗?而我如果选了玉霜姑娘,那伤心的肯定就是玉若姑娘了!您忍心看着他们俩哪个伤心难过呢?”

    萧夫人再次哑口无言!

    每次都被这小子说到了心里,这也实在是一件不容易选择的事,要么,干脆把玉若和霜儿都嫁给他?

    可这么做的话,岂不是大大的便宜了这小子?

    等等,说着说着就被这小子给拐进来了。

    按照他的意思,好像我家的玉若和霜儿都是上赶着要嫁给他似地,这,这简直是太狂妄自大了。哼,没了你,我玉若和霜儿还能活不下去不成?

    而且,这小子刚才不是还吵着要离开萧家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就又换成了纠结于到底应该娶哪个了?

    萧夫人想来想去,终于还是绕了回来,哼哼,你想两美兼收,我偏偏不能让你如愿,今天非得吊吊你的胃口不可!

    于是,她故作茫然的看向秦枫,不解的问道:“对了,秦三,你不是要离开萧家自立门户吗?现在我不拦着你了,你可以走了!”

    秦枫目瞪口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萧夫人竟然狡诈如斯!

    这不是在吊人胃口吗?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

    果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刚才还是秦枫非要走,萧夫人拼命留,这才多大一会,萧夫人就拿出这么一副无所谓的嘴脸来,让秦枫死乞白赖的留!

    事事无常,变幻万千!

    秦枫知道萧夫人现在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她肯定也不是真的就要赶自己走,只是在为自己强硬的态度生闷气罢了,他贱贱的伸出手,想要帮萧夫人拍打身上的灰尘,萧夫人一皱眉,躲了过去。

    秦枫脸上丝毫不见尴尬之色,腆着那张老脸说道:“咦,夫人,是谁说我要离开萧家了?这根本就是没有丝毫根据的事情嘛,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胡乱造谣!夫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恩重如山,我这辈子做牛做马做女婿都不能报答夫人对小人我的恩情,我怎么会要离开萧家呢?我刚才只是感觉屋子里有些闷,想要出来走走罢了!”

    秦枫板着脸,义正言辞的说出这番话,好像他就是这天底下最正经的人了!

    萧夫人被他这番话给弄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看着现在还在装作一本正经的秦枫,对他的厚脸皮神功再次感到深深的无奈,但是,她也知道,也只有这种人,才能给萧家带来最大的利益!

    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本就不希望跟秦枫结下任何的仇隙,此时见着云飞竟然对刚才的事来了个死不认账,此时当然不会步步相逼了!

    只是,自家老爷子那边,真的是件很伤脑筋的事!

    萧夫人看着秦枫呵呵笑道:“既然你并没有要离开萧家的意思,那现在就跟我回府吧?这大白天的,你难道还想当着我的面偷懒不成?”

    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回府。

    这意思明摆着就是想让秦枫赶紧回去干活呢,她自己也不计较这件事了,但是对于萧玉若和萧玉霜的婚事,却是只字未提!

    秦枫当然不干了。

    他紧跑两步,挡在了萧夫人面前,嘻嘻笑道:“昨晚我可是跟夫人您外出公干去了,今天那是理当应该休息的,让我继续回去干活也没什么,只是,刚才我们说的,玉若小姐和玉霜姑娘的婚事,您看……”

    秦枫没有继续说下去,这种事,大家都懂的!

    萧夫人对着秦枫灿然的笑了一笑,阳光配合着照在她的脸上,当真是娇艳之极。

    好看是好看,但看在秦枫眼里,这笑容怎么看都有那么一股子奸诈的味道——话说,这种笑容他可是没少看,记得在军校的时候,每次教官都是对着他露出这种笑之后,然后义无反顾的把他关在地下室,还不准吃饭!只是因为他偷看了教官的成人书籍!

    所以,他非常及时的,就向后退了三步!

    萧夫人见秦枫被自己这一笑,给吓的连连向后退去,不禁有些好笑,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害怕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竟然还是自己的笑容,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个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说的清的,更不是一天两天能办下来的,你要是真有心,就耐心的等一段时间吧,而且,究竟能不能成,还得看你以后的表现!”

    萧夫人在留下这么一番话之后,便自顾自的,扬长而去,留下一地的尘土!

    秦枫看着萧夫人离去的背影发愣,等到萧夫人的背影完全消失的时候,终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感叹:“靠……”

    然后,作势欲倒。

    他本意是想让萧玉若和萧玉霜二女看到自己伤心欲绝的样子,来证明自己心中是多么的在乎他们。

    奈何,天不遂人愿!

    萧玉霜和萧玉若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萧峰便已经眼疾手快的跑了上来,轻轻的扶住秦枫,焦急的问道:“三哥,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要不要做人工呼吸?恩,我看你有想要晕倒的样子,一定是需要做人工呼吸的!”

    秦枫听了萧峰这句话,顿时大惊失色,跟你做人工呼吸,你还是直接杀了我比较干脆些,怎么都好过被你恶心死!

    萧玉霜和萧玉若这时也已经跑到了秦枫身边,看着刚才倒下的时候还冲着自己二人挤眉弄眼,但是在听到萧峰的话后变的面如土色的秦枫,嘻嘻娇笑了起来。

    有了萧峰的加入,秦枫彻底死了调戏这两个小美女的心思。

    回到萧府的时候,秦枫没见到那该死的老头,想来,也是萧夫人是怕两个都不安分的人见了面再闹腾起了。

    令秦枫奇怪的是,竟然连萧夫人也没了人影,这个时候,她应该去查那个砸店还有抢生意的事去啊,看她昨晚那焦急的样子,应该对这件事很是在乎才对,不应该不闻不问的吧?

    这厮也不知道想想,人家都赶了一夜的路了,还不准许人家回去休息了?

    也不怪秦枫没想到这方面,这厮在上军校的时候就经常通宵看兵法,然后第二天还是生龙活虎的——去军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