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5章:接受调解,又遭辱骂
    就这样,三哥前面跑,一群人后面追,各各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让旁边不明白事情真相的人看的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了,我们萧家什么时候多了午跑这个项目了?

    萧夫人见萧家其他家丁都是笑嘻嘻的以围观的姿态打量着自己这群人,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秦三跑出了大门而无人阻挡,这让萧夫人不禁气急败坏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仪表姿态,更顾不得什么华贵的气质,淡定的胸怀了,现在什么都是浮云,还是赶紧抓住秦三,不让他真的跑了才是正经!

    她停住身体,一向养尊处优惯了,还不注意什么锻炼,这不,刚跑了还没五百米就已经香汗淋漓随时都有可能趴下,她定了下神,继而冲着周围无数仍在看热闹的人大声呼喝道:“你们这群笨蛋,还在看什么看,在这当白眼狼呢,还不赶紧去给我追,把秦三给我追回来为止!”

    旁边本来打算打酱油的一干人等听闻此话,不由得更加诧异了,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捉拿我们三哥吗?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

    但是现在夫人的命令已经下出,咱又不能不做,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尽力掩护三哥逃跑,不管三哥做出了什么天人共愤的事,偶像始终都会是偶像,现在若是不尽自己的一份力,自己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出现在三哥面前,还怎么有脸跟别人说自己曾跟三哥共住一个屋檐下?

    这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家丁丫鬟们脑子里同时冒出的想法。[email protected]点坑母

    他们在听到萧夫人的呼喝之后,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向着秦枫那边跑去,只不过那速度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就如同放慢动作一般,晃晃悠悠的,转眼,就已经让秦枫消失在眼前。

    秦枫在前面倒是颇为悠闲自在,百忙之中总会抽空向后瞥上那么一眼。

    他见身后众人一个个面如土色的样子,不禁有些得意洋洋,还好咱以前工作的时候够勤快,每天都累的差点把腿给跑断,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萧玉霜和萧玉若也是一直都对秦枫奋勇直追锲而不舍,此时见秦枫越跑越远,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他不着,禁不住的悲从心来,停下脚步哇哇大哭了起来。

    秦枫本来正在得意,忽然听到身后有女人的哭声,再次禁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下,这一看,顿时有种肝胆俱裂的感觉。

    是谁?

    是谁欺负了我家玉若和玉霜,让他们如此悲伤,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人神共愤,这么可爱漂亮温柔体贴的女孩子都舍得欺负,几天里难容!

    这样想着,他就不由自主的脚步放慢了起来,看着痛哭中的萧玉霜和萧玉若,心中针扎一般的难受,他从放慢脚步,到完全的停了下来,用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这时,萧峰那几个最早开始追逐的家丁也到了秦枫面前。

    他们看秦枫终于不跑了,各各喜笑颜开,刚要开口说话拜大哥,却见秦枫正直勾勾的盯着大小姐和二小姐那边,对自己这些人不管不问置之不理,顿时乖巧的闭了嘴,任由秦枫冲着萧玉若两人走去。

    秦枫缓缓的走到二女身旁,看着悲伤中的两个女孩,轻声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们了,告诉三哥,三哥去帮你们打得他们妈都不认识。”

    两个女孩本来正沉浸在即将到来,或者说正在发生的离别之中无法自拔,心中又是悲伤难过,又是难过悲伤(我知道,这俩词一样的意思,别骂我偷懒,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了。忽然听到这句极为熟悉的流氓语调,顿时惊喜的抬起头来。

    秦枫看着两个如花般的女孩,充满惊喜的看着自己,脸上泪痕未干,却偏偏绽放这灿烂明媚的笑容,一种淡淡的温暖袭上心头,让他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似乎,这一刻,就是永久。

    永久的刻画在秦枫脑海中,无法遗忘。

    他轻轻的蹲下#身去,先是拍了拍萧玉若的肩膀,然后一只手抱住了萧玉若,说道:“来来来,先别哭了,在哭就不好看了,再说了,在这大街上的嚎啕大哭,实在是有些影响形象!”

    萧玉霜呜咽的一下,看着秦枫脸红心跳的说道:“我不哭就会很好看么?”

    秦枫笑道:“那是自然了,在这世界上,除了玉若能和你玉霜相提并论,我还真没见过像你们这么漂亮的姑娘呢,要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被你们误认为是流氓登徒子了。那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发自我内心最深处的感叹——不过先说好了哈,我只夸你们这一次,你们可不准骄傲!”

    太阴险了,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不仅夸了萧玉霜,顺带着也把萧玉若给捎带上了,反正就是两边都不得罪,用毛爷爷的话说,就是——两边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更厉害的就是,还把三人第一次见面时的误会给解释的一清二楚,拔掉了他自己心中一直以来从没忘记的阴影——人家姑娘反正是早就不记得了,不知道他这句话会不会给人家提醒过来!

    萧玉若听了秦枫的话,一只小手偷偷抓住秦枫腰间软肉,“轻轻”揉#捏了起来。

    萧玉霜破涕为笑,显然是被秦枫这一番话哄的开心不已,她看着张牙舞爪模样甚是痛苦的秦枫,奇怪的问道:“秦三,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是不是哪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秦枫刚要跟萧玉霜大叫委屈,眼神却是不经意间扫到了饱含威胁的萧玉若,虽然只是一眼,却使他好不容易挺起的胸膛又出溜了下去,他低下了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小姐放心,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蚊子咬了下,痒的很,过一会就没事了!”

    话音刚落,就感到腰间再次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

    秦枫欲哭无泪!

    萧玉霜听到秦枫的解释,却是更加疑惑的问道:“这么冷的天,怎么会有蚊子呢?秦三你就不要骗我了,是不是真的是哪受了伤了?”

    秦枫很想把实话说出来的,只是看了看萧玉若,再次把冲到口边的话语咽了回去,他满脸苦逼的摸了摸脑袋,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呢,却见萧夫人的身影闪现,原来是她看见秦枫停住脚步,甚至是折返了回来,不禁的欣喜异常,再次大步朝这边跑了过来。

    秦枫大惊失色,向后连连退了三步,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擦,我跟萧夫人到底有了什么血海深仇,竟然还不追到我死不罢休了?”

    他抬起头,冲着萧玉若和萧玉霜说道:“你俩别哭了啊,情况紧急,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就要再次撒腿狂奔,可这次两女哪还肯给他机会,见他有要溜走的迹象,赶忙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秦枫身边,一人一边死死拉住秦枫的胳膊。

    秦枫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两个小妞就如同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被他们拉住走也走不了了,苦笑道:“小妞,难道你们非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夫人还有那个老不死的打死才甘心么?”

    这时早就站在一旁一直被无视的萧曲实在是忍不住,跳出来说道:“喂喂,麻烦你们看我一下好不,就算是不看我,也得让我说句话吧!”

    秦枫疑惑的说道:“咦,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也来了?”

    看这样子,似乎是在为萧曲的到来好奇不已,也非常不解他为什么也在这站着——就是,站着干嘛,不是应该早就动手动脚了吗?

    萧曲当场暴怒,跳脚说道:“你丫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就这么跑了?你走了我怎么办?谁还跟我去大街上看美女?晚上的时候谁还陪我出去“赏月”研究诗词曲赋?”

    看来,萧曲跟秦枫一起了这么长时间,别的没学会,地道的北京口音倒是学的丝毫不差。

    秦枫更加的好奇,问道:“你不是来追杀我的吗?”

    萧曲更加愤怒,依旧跳脚指着秦枫的鼻子骂道:“谁说我要追杀你了?你这是在侮辱我,你知道吗?身为兄弟,若是真有人来追杀你,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在你面前!”

    是的,站在我面前,站我面前踹我两脚,外加落井下石,这种事情你又不是没干过——但是人家干这事的时候好像是因为误会了自己要调戏他老妈?

    这么一想,秦枫倒是觉得情有可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为自己竟然把萧曲想的这么不堪而羞愧不已,他看着萧曲呐呐的说道:“这个嘛???????,嘿嘿,嘿嘿,咱们兄弟,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那么多了,你看,你老妈现在追上来了,一会我就跑不了了!”

    说完这话,秦枫转身,还是要跑。

    仍旧是被人拉住,萧玉若抓住左胳膊,萧玉霜抓住右胳膊,萧曲则是双手抱住了秦枫的腰!

    秦枫拼命挣扎,他们三人拼命的往回拉,拉拉扯扯扯扯拉拉,旁边围过来的家丁以及路人一个个的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嬉笑不已!

    又是一群打酱油的!

    这时,萧夫人终于是不负众望的追了过来,她看了看被围成一圈被人当成耍猴的四人后,大感丢脸,虽然很想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哎,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

    秦枫要是去了别人家,还是带着怨恨去的,凭他的本事,一定会很快的把地位弄的很高,若是他到时候逮住萧家往死里整,自己去哪哭去?

    毕竟,一眼看去,秦三这厮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更不会想西游记后传中的孙悟空那样,每次打架都会吼上那么一两句:“嘿嘿,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根据萧夫人的了解,秦枫绝对会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的主,留在身边,绝对是人间利器,若是放任他离去,当了敌人,那简直就是人生中最最悲催的一件事。

    萧夫人走到人群中间,驱散了众人,这才走向拉扯中的几人,清咳一声,先引起了秦枫四人的注意,这才缓缓说道:“玉若,霜儿,曲儿,秦三,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赶紧放开,跟我回去!”

    萧夫人在萧曲,萧玉霜和萧玉若心中的地位自然是非同凡响,他们看着恼怒的萧夫人,悻悻的松开了手,满脸的委屈和不甘!

    很明显,萧夫人在秦枫心中是没有任何威慑力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家说了两句就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撂挑子不干,你想想,这是一个奴才应该有的态度吗?

    他本来正在拼命的跟他们三人打着拉锯战,此刻萧曲他们三人骤然松手,秦枫感觉身上一阵轻松,一种莫名的快#感袭来,让秦枫感觉很是兴奋。

    他一下往前冲了三步,等感觉到了自认为的安全地带,这才回过身来,冲着萧夫人笑嘻嘻的说道:“多谢夫人不打之恩了,我秦三现在呆在这里也是多余,就不再多加打扰了,告辞!”

    言罢,很是光棍的,转身就要大摇大摆的走!

    萧夫人见秦枫竟然无视自己的话,不跟自己回府不说,还趁机脱离了玉若三人的束缚,现在竟然还是要走,心中一急,伸手说道:“秦三,你站住,我这一大把年纪了,你非要气死我才甘心吗?”

    秦枫果真站住了身形,回头不解的问道:“夫人这句话就请恕小人我不明白了,我怎么就气你了?当着玉若姑娘的面,说话可要负责的!”

    萧夫人气呼呼的说道:“不就是让你坐一下地上么,你不干就不干了,大不了我让人给你找个凳子坐,你这说走就走算怎么回事?眼里还有萧家吗,还有我这个夫人吗?或者说,是你根本就没把萧家当做过你的家,根本就没看得起过我们孤儿寡母!”……

    秦枫看着萧夫人满脸气愤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无语,好嘛,欺负我的是你们,想让我永远低你们一头的也是你们,现在老子感觉适应不了不干了,不让我走的还是你们,还把所有的错误全部都归结到我身上。

    这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这不是只准你们萧家点火,还不让点灯了么?

    他当场就叫起了撞天屈,不满的说道:“夫人,怎么说来说去的把错误全部都算到我身上了,你如果要是不整今天这出的话,我也不会毫无原因的就离开萧家不是!”

    萧夫人见秦枫到了现在还没有丝毫的悔过之心,竟然还敢跟自己顶撞,心道这还得了,长此下去你还不反了天了?

    今天我还非得治治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脾气不可——不能跟你来硬的,我讲道理总可以了吧?

    她心中打定了主意,反正今天无论怎样都不能让秦三这小子给跑了,但是现在却还不能示了弱,不然以后被这小子抓住把柄那还得了?

    于是,萧夫人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还有理了你,你是拿着我萧家的薪水吧?别否认,否认也没用,既然你是拿着我们的薪水混日子,那说你两句又怎么啦?你给别人家干活的时候还不允许别人抱怨两句发两句牢了?哪有你这样的员工,稍有不如意了就给老板甩脸色看!”

    秦枫被萧夫人说的晕晕乎乎的,越听越感觉自己不对,越听越感觉自己不是个东西。

    等萧夫人说完了,这才幡然醒悟,她是想引起自己的愧疚之心,从而达到让自己心甘情愿跟她回去的目的!

    这种口才,这种心机,连秦枫都佩服不已,依稀记得,在自己刚进特工这一伟大行业的时候,也是被自己的头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只是自己慢慢成熟了,长大了,也就不听他那一套了。

    现在萧夫人却是还是用自己头的水平来忽悠成熟了的自己,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呢吗?

    秦枫嘿嘿冷笑数声,盯着萧夫人的眼睛默不作声,直到把萧夫人看的心虚的低下了头,这才说道:“是的,夫人,我是你们的下人,你有有权打我,骂我,甚至于,侮辱我,因为我是拿着你们的工资过日子的,但是,好像我也有我自己选择去留的权利,你们对我不满意,可以随时炒我鱿鱼让我卷铺盖滚蛋,但是如果你们不让我满意了,我难道还没有炒你们鱿鱼自己卷铺盖滚蛋的自由吗?”

    哼,随你怎么说,老子我的脸皮也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想要让我心生愧疚不好意思,还是等下辈子吧!

    我就要走了,我看你们谁的拦得住我——要走,也是你们逼的,可不能怪我忘恩负义。

    秦枫这一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义正言辞,他雄赳赳气昂昂的瞥了萧夫人一眼,极为的不屑,然后,扭头还是要走。

    可是走了还没两步,再次被人拉住了!

    秦枫回头看去,只见萧玉霜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脸上旧的泪痕未干,本来终于抓住秦枫的欣喜在看到秦枫还是要走后化为了乌有,眼中重新掉下了眼泪,哽咽的对着秦枫说道:“秦三,你不要走了好不好?我们萧家需要你,而且,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有我出个所以然来,秦枫听的是焦急不已,忍不住插嘴道:“你什么,你倒是说啊!”

    萧玉霜见秦枫有了要急眼的意思,心中顿时就有些害怕,顺嘴就说了出来:“而且我也舍不得你走!”

    此话一出,秦枫当场就被雷的里嫩外焦的!

    神马?舍不得我?这暗示着什么意思?

    是不是说,这小妞已经对自己暗下衷肠,芳心暗许了?

    可是,自己并没有和这小妞接触过多少次吧?怎么就突然舍不得自己了呢?

    哎呀呀,哎呀呀,我这是怎么回事,想那么多干什么,不要墨迹,来了那么长时间了,也该推倒个小妞了!

    秦枫心中又是纠结又是兴奋,这是多么凄惨感人的场面,搁你,你也舍不得走了吧?

    可秦枫现在却是有些骑虎难下,这小妞,现在站出来,这不是明摆着要让自己为难么?刚刚自己可是信誓旦旦的说非走不可了,现在如果再点头留下的话,会不会有点没出息?

    恩,不对,不是有点,是非常没有出息!

    贪财好色,见利忘义,重色轻友等等等等一系列形容败类的词汇都会源源不断的强加到自己身上,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擦,不管了,心不狠,站不稳,男人嘛,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此时的这些风言风语又算得了什么,为了将来的性#福!我忍!

    秦枫心中终于打定了主意,一不做二不休,为了妞就豁出去不要这张老脸了,他咬了咬牙,刚要点头答应萧玉霜的请求,那个老不死的,萧夫人的老爹,也就是萧玉若姐妹的外公,好死不死的突然在这个时候赶到了,他眼见这种情形,心中怒气燃烧,对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萧玉若呼喝道:“玉若,你给我回来,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一个小家丁,要走就让他走了,不识好歹的东西,我萧家难道还要求他不成?”

    秦枫刚软下来的心还有那已经消失的怒火,此时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又以不可阻挡的架势喷涌了上来,他甩开萧玉若拉着自己的手,转身直对这那老不死的说道:“怎么哪哪的都有你啊,一大把年纪了,不好好的在家歇着安详天年,跟一堆孩子你凑什么热闹,凑热闹也就算了,我可以忍,但是你不满嘴喷粪会死啊,若是真是闲着没事嫌自己蛋疼了,就多去怡红院走走,听说那里有个小桃红很是不错,应该合你这种老年人的胃口!”

    不是秦枫不懂得尊老爱幼,实在是这老头有点欺人太甚!

    你说人家小两口——就算现在不是,但是秦枫坚信萧玉若和萧玉霜一定不会跑到别人的地里!

    接着说,你说人家小两口好不容易才逮着个机会一诉衷肠,刚准备捅破那层窗户纸这老头就出来乱搅合,搁谁谁能不气?

    只说了这么点,已经是秦枫看在他是萧玉若外公的份上口下积德了,要是他真的骂的兴起的时候,真能说上个三天三夜还不带重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