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4章:人缘极好的秦三
    既然萧峰是冲在最前面的,自然也是最先冲到秦枫面前的那个,他先是看了看满脸阴沉的秦枫,又看了看阴云满面的老爷子,最后看了看欲哭无泪的萧夫人,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很是单纯的问道:“夫人,要干谁?”

    萧夫人没有答话,那老头已经在一旁指手画脚了起来:“你没长脑子还是没长眼,现在在这里站着的到底有几个奴才,你自己不会看吗!”

    说着,伸手指向了秦枫,气急败坏的说道:“他,就是他,给我往死里打,我还不信今天还治不了一个奴才了!”

    他看着萧峰了然的点了点头,这才有些欣慰的露出了点笑容,心道:“看来,这萧家之人,也还没笨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假以时日,还是可以培养的嘛!”

    他满怀期待的等着萧峰动手,并且心里对秦枫被完全扁成猪头以后对自己低眉顺眼抱大#腿求饶充满了幻想。BAйZHμOO1殿℃ōΜ

    只是,过了许久,却仍不见萧峰有丝毫想要动手的迹象,不仅是萧峰,就连随后赶来的几个家丁,也是摸着脑袋,看看秦枫,再看看屋里的萧家众人,满脸为难。

    这让他好不容易有点好转的心情再次暴怒了起来,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命令都不听了?这些下人难道都想要造反么?

    尼玛,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老爷子气的肺都要炸了起来,跟刚才那个淡定到无以复加的高深人物完全截然相反驴头不对马嘴,那表情,就像自己的老母被人强#奸了一百遍又一百遍,还是先奸后杀,再杀再奸,奸了再杀的那种,他怒气冲冲的冲着萧峰说道:“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还要我亲自下去一个个的请你们吗?”

    萧峰被这句话吓的打了个激灵,心中委屈异常。

    平时他就对那个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福伯怕的不得了,更何况是现在这位老爷子,他是谁?那可是萧夫人的三哥,比福伯都要大上那么两级!

    虽然不是萧家的直属亲戚,但谁让人家有个又出息的女儿呢,一出嫁,生了两个女儿的,这还不算,生了女儿没多久萧家之人就全部死翘翘见了阎王爷,从此萧夫人的家人就开始频繁出入萧家,尤其是眼前这位老爷子,经常对萧府下人指手画脚,稍有不满便动手打骂,但是对此,谁都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谁让人生了个有出息的女儿呢!

    所以,平常的时候,萧家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无论是谁,在这位老爷子来的时候,无不是躲着绕道走,生恐一不小心就会犯下自己都不知道犯在哪的错误。

    实在不行被他逮住的时候,也是对他言听计从,对他的意愿那更是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但是现在,这老家伙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他竟然要我们教训谁?

    教训我们的三哥?

    那可是大众偶像,谁活的不耐烦了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先不说别的,如果有人胆敢在这里动了秦枫一根毫毛的话,被那些丫鬟听到了,恐怕不等出萧家大门就得被那些丫鬟的涂抹淹死,想逃都绝对不给你机会的。

    秦枫看着呆立着满脸惶恐的萧峰,又看了看旁边表情不一的几个小家丁,淡然一笑,说道:“几位兄弟,你们不必为难,今天你们不动手的情分,我秦三都记在心里了,有朝一日,必当报答,告辞!”

    说话这话,绕过了前面的萧峰,又绕过了萧峰身后的那几个家丁,头也不回的就要向着萧家大门外走去。

    萧峰妞头看着秦三的落寞的背影,虽然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但是现在三哥要走却是已定的事实了,他抽泣了一下,眼泪竟然顺着络腮胡子直流而下,很是深情对着秦枫说道:“三哥,你,你真的要走了吗?人家很舍不得你呢!”

    其他的那几个家丁也是满脸悲伤,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偶像就这么离自己而去,甚至是有可能以后再也不会相见。

    这实在是一件不值得高兴的事!

    秦枫听到萧峰的声音,停顿下了身形,笑道:“峰弟,老哥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临走之前,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萧峰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哽咽道:“什么话,你说,人家一定会记一辈子的!”

    秦枫汗了一个,强忍住恶心到想要落荒而逃的欲#望,淡淡的说道:“峰弟,我也知道这句话不好听,但是吧,你也要知道,人之将死?????咳咳,人之将走,其言也善??????!”

    秦枫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萧峰打断,只见萧峰突然破涕为笑,说道:“三哥,没想到你现在还是死性不改,废话不断,不过人家真的好想一直听你的废话呢!”

    秦枫干咳了一声,这次倒是长了经验,干咳了一声,说道:“小弟在这里奉劝你一句,峰弟你最好先把性取向给纠正过来,实在不行,你去趟泰国也行,哪里的变性手术做的很是不错,长兄你可以试试,总之,无论如何,你都要保持你的性别和性需要一致,懂吗?不管你懂或不懂,兄弟我也是言尽于此,告辞了!”

    “你们这群狗奴才,我萧家养你们是吃干饭的么?现在我说话时不好使了还是怎么着?”

    秦枫是想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离开,甚至与不和自己心爱的玉若,霜儿去告别,但是,很明显,有人是不想给他这个机会的。

    本来悲伤的气氛霎时被那该死的老头打断,包括萧峰在内的小家丁个个都是怒目而视,他们此时忘记了那老爷子的身份,就算是不忘记也不在乎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我们三哥,都要把三哥逼出家门了,还想怎么样?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今天我们还真就不听他的话了,我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

    大不了就跟着我们三哥远走高飞,从此不在你萧家地盘上出现,我看你还能拿我们怎么办?

    跟着三哥,还怕没饭吃么?简直就是开玩笑!跟着三哥走,吃喝不用愁。

    ????????老爷子见这次这群家丁竟然敢直接无视了自己的话,心中那叫一个气,脑中那叫一个火,他张牙舞爪的冲着萧峰说道:“我让你扁他,你没听到是吧,好,那你现在也给我滚,滚的远远的,别让我看见你!”

    萧峰怒了,把手中的棍子一扔,回骂道:“你个老小子老王八老臭不要脸,要是不看在夫人的面子上,我们会任你摆布,做梦去吧!哼,走就走,谁怕谁啊,人家还不想干了呢!”

    “对,不干了,不但不干了,我们还要去衙门告你虐待员工!”

    萧峰刚一说完,就得到旁边那几个家丁的一致附和,说完这句话,他们又一齐的怒瞪了老头一眼,转身像秦三追去,同时口中大喊:“三哥,等等我们,以后我们就跟您老人家混了!”

    秦枫此时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对身后发生的事是一无所知,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大声的叫着自己,好奇的回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这几位兄弟是怎么了,怎么气势汹汹满脸怨气的就冲着自己跑过来了?

    难道他们是要反悔,想要顺从那老王八的意思,对自己痛扁一顿?

    想到这里,秦枫的脸色有些难看,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满脸谨慎,显然,他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非常清楚的,若是真的在这里被这几个家丁痛扁一顿——那自己的面子该往哪搁?

    萧夫人见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不禁对老爷子有些怨念,对着老爷子跺脚道:“爹,你看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我本来是让你来做个见证,毕竟你也是我们萧家的内部人员,对我们萧家的情况了如指掌,现在秦三都要走了,怎么办?我萧家好不容易出个人才容易吗?就这样让你搅合了!”

    老爷子却是没有丝毫愧疚的感觉,看着萧夫人理直气壮的说道:“怎么?不就是一个家丁么?走了就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他比你这个老爹还要重要?”

    萧夫人依旧在跺脚,瞥了自己老爹一眼,不再说话。

    萧曲这时终于从呆滞状态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秦枫已经离开了现场,气呼呼的指了指自己的姥爷,又指了指自己舅母,说道:“你,你,你们???????!”

    “你们”了半天,也没“你们”个所以然来,毕竟一个是姥爷,一个是舅母,都是在自己上面的人物,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最后只有哀叹一声,冲着秦枫直奔而去!

    萧玉霜也顾不得母亲和仍旧恨恨然的老爷子,义无反顾的追随萧曲的背影而去。

    随后,萧玉若抹了把眼泪,也是一样不搭理自己母亲和老妈,追着萧玉霜的背影跑了出去。

    看着排排坐一样飞奔而出的三人,老爷子目瞪口呆,他堂目结舌的对着现在还唯一留在房中的萧夫人说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萧夫人这时终于做出了平时不敢做的动作——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恨恨的说道:“现在,你总算是知道这家丁跟平常的家丁不一样了吧!”

    说完,也不去理扔在发呆的老爷子,追随萧玉若的背影而去!

    老爷子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学着萧夫人的样子跺了跺脚,恼怒的哼了一声,也追着萧夫人的背影跑了出去。

    秦枫那边,却是紧张的不得了,他本来还是看着追来的几个家丁,亦步亦趋的一步一步向后退,可是在看到萧曲也追了出来,终于淡定不住了,转身,撒丫子就跑。

    他刚才在老爷子面前那么淡定,就是吃准了萧家还没人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再不跑,那就是真正的SB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个时候,秦枫可是对萧曲踹自己那一脚记忆犹新,那可是翻脸不认人的主,现在被他那SB姥爷不知道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开始死追着不放!

    真是根墙头草,昨晚还跟自己称兄道弟的,现在就能带着狗奴才追着自己杀!

    简直就是没有人性,你就不知道义气为何物吗,真是枉了我为你保持贞#坚决没让秦仙儿那妞推倒。

    早知如此,还不如让秦仙儿强#奸一百遍呢,一百遍啊一百遍。

    秦枫一边跑一边诅咒!

    后面一群人莫名其妙,三哥跑这么快干什么?莫非是不想收下我们这些人?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刚才咱们这些人可是连夫人的老爹都给骂了,还扬言要去告人家,没了三哥这个主心骨,这不是坑爹呢吗?

    这么一想可不得了,他们大部分都是有家有室有老有小的人,若是没了这份工作,又没了能够领袖群伦的三哥,那还不得流落街头甚至以乞讨为生都有可能。

    于是,他们开始大喊了起来:“三哥,你等等我们,别跑那么快啊!”

    卧槽尼玛勒个笔啊,坑爹呢,不跑那么快,等着你们追上来扁我呢,SB才不跑呢!

    秦枫越跑越快,这时当过特工的优势展#露#无遗,以前就是跑腿的活,耐力自然不是常人可比。

    他抽空往后瞄了一眼,想看看身后的人还有多远,这一看之下,不禁再次惊了一下。

    尼玛,怎么萧玉霜苦大仇深的跑出来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流氓却是动手不动口,虽然秦枫很明显的就是属于第二种,但是起码还有大大的良知的,知道这里的动手仅限于动手动脚摸摸抓抓,至于其他的拳打脚踢,还是算了吧,想想自己在大街上和女人,尤其是漂亮的不像人的女人在大街上东扯西拽,你拉我头发一下,我挠你一把,就有写不寒而栗。

    再看,尼玛,萧玉若这妞怎么还摸着眼泪追来了?

    还是跑吧!

    再再回头,我勒个去,萧夫人都暴怒出动了,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天人共愤的事吧?

    难道他们不是来追杀自己的?此中难道还另有隐情?

    要不要停下来,问问他们,毕竟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被打死,反而被饿死了,实在是有些不值。

    再再再看一眼,最后一眼,我擦,那老不死的老头也追上来了,现在可以肯定是来追杀我的了。

    神马都不问了,还是跑路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