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3章;盛气凌人的夫人家人
    秦枫满脸苦逼的看向了突然插嘴的萧玉若,很想仰天长呼,大姐,你等会再说话会死啊,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真正的发一次飙,就这么被你打乱,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放弃你,放弃我心爱的小霜儿,去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我容易吗我,你竟然还半路杀将出来将我打断!

    尼玛,坑爹呢!

    萧玉若却是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也不看秦枫一眼,低声冲着萧夫人再次说道:“娘亲,玉若有话要说!”

    萧曲莫名其妙的看向萧玉若,不明白虽然一向聪明伶俐的但是却不喜言辞的表妹怎么会突然站出来说话。版主0零壹电COM

    萧玉霜也是满脸好奇,直勾勾的看着自家姐姐,若有所思。

    只见萧玉若定定的看着萧夫人,也不等萧夫人回答,便一字一顿的说道:“娘亲,女儿恳请您给秦三赐坐!”

    萧夫人本来一直连带笑容的看着萧玉若,听到这句话却是笑容呆滞了下来,表情瞬间凝固了下来,严肃的说道:“你说什么?”

    其实,以萧玉若的聪明伶俐,自然是早就看出了娘亲的用意,同时,她看着秦枫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尤其是在听到那句“老子”之后,自然能够猜到他后面想说什么,所以才会在秦枫那句“老子不TM干了”说出来之前,及时站出来打断了他。

    至于那个管事模样的老头,只是在听到秦枫那句“老子”之后,稍微的睁开了眼睛,瞥了秦枫一眼,然后继续闭目沉思做冥想状,好像是和周公他老人家的女儿约会去了。

    萧玉若被自己娘亲严厉的目光注视着,心中的惶恐自然可想而知,但是想到秦枫今天的遭遇,就不禁的想要为他鸣不平,尤其是在感觉他有离开萧家的意思之后,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疼痛。

    她强自稳定住心神,压下心中的恐惧,对着萧夫人再次重复道:“女儿肯请娘亲,给秦三赐坐!”

    萧夫人疾声厉色的冲着萧玉若说道:“玉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现在可是当着你外公的面?”

    意思还是很明显,这都是你外公的意思,虽然跟我是一毛钱关系没有,但是连我都不干违抗的事,还要你个小丫头片子来插嘴?

    外公——秦枫当然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秦枫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傻啦吧唧不知道是装睡还是打坐装高人的老头竟然是萧玉若的外公,萧夫人的老爹,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老头,心道:“这老头看起来怎么还这么精神?为什么还没死?”

    人的情绪的确很重要,只不过被萧夫人气了一次,现在就开始诅咒人家老爹死!

    萧玉若心中更加的惶恐,一双美目上此时已经噙满了泪珠,她轻移小步,缓缓的走到萧夫人身边,拽着萧夫人的衣袖哀求道:“娘亲,你就不要这么为难秦三了,好不好?”

    萧夫人看着萧玉霜满含泪珠对自己软语相求的女儿,萧夫人一时百感交集,一时忍不住,就要答应下来。刚要出口说话,旁边那老头淡定不住了,他睁开了眼睛,淡淡的哼了一句:“规矩不可破!”

    便再也没有了声息,如同一个活死人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夫人闻听此言,不得不把自己将要出口的话语收了回来,苦笑一声,轻轻抚#摸着萧玉若的头发,说道:“你也听到了,规矩不可破,这是咱们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娘亲也是无能为力啊!”

    “娘亲,就不能看在秦三多次为萧家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破一次例么?”

    萧玉若还在为秦枫做着最后一丝的挣扎。

    萧夫人还是轻轻摸着秦枫的脑袋,说道:“傻丫头,咱们家比较特殊,你也不是不知道,家族规定可是很严格的,想要得到我萧家重用,要么就在地上坐一次,要么就真正的成为我们萧家的自己人!”

    萧玉若无力的看着秦枫,眼里有祈求,有无奈,还有些浓重的悲伤,秦枫在此刻,竟然能感觉到萧玉若对自己那浓厚的情谊!

    来到这里之后,秦枫一直都没有刻意的掩饰过自己,将自己的本性展#露#无遗,风#流却不下流,口花花却永远只停留在嘴上,永远都没想过下手,因为他不希望喜欢自己的女人不能接受他真正的性格,若要喜欢,便要接受他的全部。

    萧夫人这时抬起头,轻轻的对着秦枫说道:“秦三,你若真想为我萧家出力,从此成为我萧家的内部人员,就在此地坐上一坐,又有何妨?我也明白的告诉你,这是我萧家千百年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更改,你若是真的坐下了,便意味着,以后再我萧家人中,永远敌人一等,你可愿意?”

    秦枫早就忍耐不住了,但是每当看到萧玉若那稚嫩柔弱的肩膀,看到她为了自己哀求哭诉,便会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不去发作。

    但此时萧夫人的一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他心中的小火苗腾的一下就升到了头顶,看着萧夫人那傲然的表情,嘿嘿冷笑道:“低人一等?那就是说永远在你萧家当牛做马为奴为婢了?我现在正经八百的告诉你,老子不TM干了!”

    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秦枫感觉心中无比的畅快,他看了看满脸泪水的萧玉若,又看了看被惊呆了的萧玉霜,心中莫名一痛,却还是义无返顾的转过了身,向大门外走去——其实他挺想留下来的,但是,男人嘛,谁还不爱点面子,尤其是活在现代社会的四有青年,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萧夫人却是没想到这秦三竟然会如此的干脆,说走就走不带丝毫犹豫的,就算你不答应,你也得犹豫一下思考思考然后再依依惜别吧!

    退一万步说,她也真的没想到这个嬉皮笑脸的秦三骨头竟然如此硬气。

    要知道,成为萧家的内部成员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她本来以为,像秦三这样有些本事的人,就算是心里不高兴,可也总也得掂量掂量,所以她第一时间禀告了自己的父亲,想要把秦三收为内部成员,成为萧家的内部成员,自然就有资格知道一些现在不能知道的事情。

    现在的结果却有些出乎了自己的预料,损失这样一个全能型的人才实在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她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依然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老爷子,欲压。

    萧曲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终于消失了,他极为震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自己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这秦三就要走了,而且还是气呼呼的往外走!

    萧曲立马站了起来,忙不迭的追上秦枫,口中大声说道:“别啊,三哥,三哥,你这是干什么呢?别激动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

    秦枫一把甩开了萧曲,转过“你这是什么话,身为你的铁杆兄弟,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么走了而无动于衷呢?”

    身来,对着萧曲苦笑道:“少爷,这没你事,你别管了,也别拉着我!”

    萧曲大怒,冲着秦枫嚷嚷道:“我不管你谁管你,现在你可是少爷我的书童!”

    说完这话,他转头看着萧夫人,然后偷偷的看了看那神秘老头,痛心疾首的说道:“舅母,你怎么就这么让秦三走了呢,您自己想想,秦三来的这段时间,已经为咱们家做出过多少功劳了,如果秦三现在走了,那岂不是寒了我们家下人的心?以后谁还敢为我们萧家卖命?舅母,咱们可是生意人,可不能做这种因小失大的事儿!哎,得民心者得天下这种简单的道理难道还要我这个游手好闲的儿子讲给你听?”

    萧曲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直接把萧夫人说的面红耳赤左右为难,她看着暴怒的萧曲,又看了看怒不可和的秦枫,叹了口气,刚准备说话,旁边一直闭目养神作假死状的老头却是率先站了起来!

    那号称是萧家姐妹外公的老头站起来后,不是先对萧夫人进行谆谆教导,也不是对萧玉若横眉怒指,而是对着萧曲疾声厉色的说道:“萧曲,你个小兔崽子在干什么呢,给我发开他,我还就不信他一个小小家丁还能反了天了,就让他走,放着我萧家大好的内部成员不做,我看他离开萧家之后还有哪里敢收他,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的奴才还真是能反了天了,竟然敢在我萧家之人面前口口声声的说出老子二字!”

    萧玉霜在那老头刚站起来的时候就感觉不妙,此时听到他竟然在秦三面前说出这番话,顿时感觉大大的不妙,她对秦枫的脾气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用拉着不走赶着倒退的倔驴来形容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当然,口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之类的,也勉强沾那么一点点边。

    但是萧玉霜心中最肯定的就是,秦枫这厮绝对是吃软不吃硬的主,有什么事,只要你好好说,和颜悦色的,笑眯眯的,他肯定会痛快的答应,但是若是像这老头现在这样趾高气扬,那后果????????????  秦枫嘿嘿冷笑,看向老头的目光充满不屑,怒火心中烧,自己辛辛苦苦为你萧家做了这么多事,什么事都先为你萧家着想,没想到现在就换来了他们的翻脸不认人,这实在是有些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他脸色阴沉的冲着那老头说道:“口口声声的老子,也总比某些人满口喷粪要强的多!”

    说完这话,他头也不回的就想外走去。

    哼哼,想斗嘴么?老子还不奉陪了呢!

    那老爷子满脸铁青的看着秦枫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前几天就听到自己女儿汇报,说最近萧家来了一个极为出色的小家丁,想把他提拔为萧家的内部成员。

    但是那两天自己正为一件事忙的焦头烂额,直到今天才有了时间前来考核——说是考核,其实也就是过了仪式走走过场而已,该考的女儿已经考了,对自己的女儿,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本来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规矩进行,毕竟,萧家也不是一般人家!

    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家丁竟然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对女儿满口脏话不说,竟然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

    这让自己如何不气?

    他见秦枫马上就要走出门口,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来人呐,把这个不懂规矩的奴才给我拉下去打上几百大板!”

    “外公,不要???????!”

    “外公,不要???????!”

    “父亲,不要??????!”

    熟料这老爷子话音刚落,三声惊呼就已经同时响了起来,这三个声音,分别发自萧玉霜,萧玉若,还有萧夫人,至于萧曲那厮,早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萧玉霜满脸惨淡,满脸不舍的看着秦枫停在门口的身影,期期艾艾的说道:“外公,您就饶了秦三这一次吧,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好好劝他的!”

    萧玉若泪水已经沾满了脸颊,喊出那句不要之后就只顾着流泪了,抽不出时间干别的。

    萧夫人也是面色惨白,她看着满脸怒气的父亲,心中着急不已,秦三那是被动挨打的主吗——一定得先把这件事制止了,不然让他把别人打伤了就不好办了。

    而此时站在门槛上了秦枫,丝毫不知道身后三个女人心中所想,他看着怒道那老爷子的话后,拿着棍子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的几个家丁,心中暗笑不已。

    原来,那几个人中,冲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对秦枫言听计从还经常摸秦枫想找秦枫搞基的萧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