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2章:萧府之中
    席间,陶大老爷频频向萧夫人举杯,喝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看上去情绪异常的激动,萧夫人每次都是微笑示意,以茶代酒,就算这样,陶德胜也是非常满足,整个早上都是喜笑颜开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刚才的不愉快放在心上。banzhu001.com

    秦枫偷了个自在,躲在一边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把狼吞虎咽这个词的含义发挥的淋漓尽致——自从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饿了那么两天之后,秦枫就对“吃”和“饭”这两个字有种特别的感情。

    萧玉霜坐在秦枫身边,不断冲着秦枫张牙舞爪,对秦枫风卷残云般的吃法大大的不满——你一下就把菜给抢完了我还怎么吃?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却又不得不说,我用脚趾头鄙视你了,萧玉霜心里如是道!

    既然有心讨好,陶大财主自然要做的全面,他早就把在外面等待的萧家家丁给请了进来,一起享受这难得的盛宴。

    酒桌永远都是沟通感情的最佳地点,此言果真不虚。

    通过这顿饭,萧陶两家达成了共识,一定要倾尽全力找出这次导致两家差点大打出手的真凶,绝不姑息。

    最后,萧家一行人要走的时候。

    陶大财主才依依不舍的告别的萧夫人,竟然送到了陶家大宅三十米开外,这对一向足不出户身不离床的陶大财主来说,实在是难得可贵的一件事。

    在回去的路上天色已经很大亮,萧玉霜欢快的走在大街上,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般,总是巧笑倩兮的偷偷瞄上秦枫那么一眼,待到秦枫再冲着她看过来,就会绵连娇羞的向远处跑开,弄的秦枫莫名其妙。

    萧夫人对秦枫大加赞赏,承诺回去后一定对秦枫大大的嘉奖,看着萧夫人满足的笑容,秦枫心中忽然又那么一点感动。

    这女人也真是不容易,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扛上了萧家这么大的重担,还要又当爹又当妈的辛辛苦苦把萧玉霜和萧玉若拉扯大,最为难得的是,这些年她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那句话你们没听过么,——三十不浪四十浪,四十正在浪尖上,到了五十浪打浪,六十死在沙滩上,萧夫人现在就是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也不知道在有需要的时候会不会像现代的女生那样,买上那么一大堆的黄瓜。

    恩,秦枫一向不反对女生用黄瓜的,绿色环保无污染,纯绿色产品,而且清凉消火形状弯曲——最怕的就是用了黄瓜之后,就对自己男人置之不理了。

    秦枫满脸意的看着萧夫人乘坐的马车,风#的笑了数声,引起了周围无数人的鄙视。

    果真,狗改不了那啥来着?这么严肃正经外加苦逼的话题都可以被他七拐八拐的弄到这么**。

    众人走回萧家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萧玉若正在花园中玩耍嬉闹,见萧家众人进了家门,满脸惊喜的看了过来,然后,还是满脸惊喜的,跑了过来。

    秦枫看着笑颜如花的萧玉若,又是一惊,话说,这厮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还从来没有淡定过,总是一惊一惊的,没准什么时候就被惊暴了菊花。

    不过这次秦枫倒是惊的有情有理有理有据,以前早就说过了,萧玉若不但人长的特别漂亮貌若天人,胸前的那两个馒头更是奇大无比,尤其是跑起来的时候,胸前不断的颤抖着,两个调皮的小白兔呼之欲出。

    此时,萧玉若还不知道萧夫人为什么会在昨天晚上深夜外出,以为只是生意上的事需要紧急处理一下,所以也没有特别担心,她欢呼雀跃的跑到马车旁边,极为乖巧的轻扶萧夫人下车,萧玉霜则是一个跳跃便蹦了下来,先是瞥了秦枫一眼,然后就和萧玉若一块搀扶着萧夫人,谈笑着进屋去了。

    其余几个家丁都是一晚上没睡,现在都是困倦不已,眼下终于到家,还没等夫人吩咐,就已经欢呼一声做鸟兽散了。

    秦枫也是疲惫不已劳累不堪,萧曲那小子倒是舒服了,和小妞乐乎完了之后就回到被窝睡大觉,自己却累了个半死,唐嫣儿的手都没拉着不说,大半夜的还跟着萧夫人东奔西跑,到现在才能回来!

    哎,天生就是个劳累的命。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事又能怪的了谁,明明是他自己上赶着要跑出跟着出去的,现在又满腹牢。

    看来,我还是太过于善良了,看见不平的事情就想往上冲,容不得那些妇寡之辈受那么半点的欺负,此事不妥,大大的不妥,为人还是心狠手辣的好。

    这时,刚进了屋的萧玉霜又跑了回来,口中叫道:“秦三,秦三,你怎么还在这呢,怎么没跟我们一块进屋去?”

    秦枫从对刘老六的漫骂中回母亲,莫不是想要偷懒不成?还是因为对我的思念如同滔滔江水般无法阻拦,片刻也不想离开我身边?”

    秦枫无论何时,都不会改掉口花花这个毛病,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调戏小妞的机会。

    萧玉霜虽然很想直接无视秦枫的后半句话,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脸上的那一抹羞红,把她心底的那一抹羞红暴漏无疑!

    她看着秦枫,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疾声厉色冷嘲热讽,而是笑颜如花的说道:“秦三,夫人说,以后你就是自己人了,跟一般的下人不同,夫人让你进屋,说是有事要找你商议!”

    秦枫悲催了一下,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看着秦枫满脸苦逼的样子,萧玉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秦枫满脸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萧玉霜笑声不止,阳光灿烂的样子煞是好看,秦枫呆了呆,眨了下眼——太阳晃着眼睛了。

    看着秦枫傻傻呆呆的样子,萧玉霜笑的更厉害了,她依稀记得,小时候做过一个梦,梦里的他就是这副样子,看见自己的时候呆头呆脑,关键时刻又不失聪明机智!

    她笑了片刻后,心中好像被某种东西触动了一下,也看着秦枫发起了呆来,冲着秦枫说道:“秦三,你小时候有没有做过关于女人的梦?”

    秦枫“嗯”了一声,极为正经的说道:“这个,当然作过,依稀记得那是我十四岁的时候,我梦到了一个女人!”

    萧玉霜急忙问道:“她长什么样,有我好看么?”

    秦枫更加的严肃,满脸怀念的说道:“这个?????,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着,全身上下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就是没看见脸,醒来之后,我内#裤就湿了!”

    内,内#裤湿了????????萧玉霜本来满脸期待的等着秦枫的回答,听了他的话不禁目瞪口呆,她堂目结舌的看着满脸坏笑的秦枫,追问道:“内#裤?内#裤怎么湿了?但你还别说,我做梦的时候,也有很多时候看不见人脸,可恼死我了!”

    内,内#裤怎么湿了???????????这要是搁咱们这个时代,这个问题根本就用不着解释——当然,更不会有人,尤其是女人,追着这种问题问。

    秦枫异常为难,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难道非要自己亲口对她说,内#裤湿了是因为遗精了,那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

    对一个天真到如此地步的小姑娘,饶是秦枫脸皮厚度足以抵挡核弹的狂轰猛炸,但此时也有点张不开嘴。

    梦遗,这是一个多么敏感的字眼啊!

    先是TT,再是梦遗,这些姑娘们怎么就总是喜欢给我出这么为难的问题呢,真是很伤脑筋呐!

    秦枫无奈的看着萧玉霜,张嘴说道:“这个问题,你以后自然就会明白的,先不说这个,我给你讲一下我的成长过程吧!”

    萧玉霜心思单纯,对秦枫的话深信不疑,既然他说自己以后会明白的,那就一定会明白吧!此时听到秦枫要对自己说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不禁有些欢呼雀跃,歪着脑袋天真的对秦枫说道:“好啊,好啊,不多我们还要去见夫人呢,咱们走慢点,你就长话短说,好吧?”

    秦枫傲然一笑,这小妞现在十有八九是对自己动了情了,不然怎么会忍不住的想要和自己多呆一会。

    但是很美女多呆一会,显然是秦枫梦寐以求的事儿,他想也不想,张口答道:“那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要求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但是你要知道,以我的口才,不讲个三天三夜那是说不完的,哎呀呀,长话短说,还真有些为难!技术含量可是很高的!”

    “快点了,别墨迹,一会夫人该骂我了,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

    萧玉霜不满的嘟起了嘴,催促道。

    说完这话,转过身,拉着秦枫走一大步,退两小步的向着夫人所在的房间走去。

    秦枫沉思了片刻,在萧玉霜发火之前,赶忙说道:“那就从我一岁的时候说起吧!”

    萧玉霜的火终究还是发了出来,她狠狠的垂了一下秦枫的肩膀,恼怒道:“你净瞎扯,一岁的时候你知道什么吖,还从一岁说起!”

    秦枫说道:“这个问题正是我要说的,一岁的时候我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都只顾着喝奶床了,抽不出时间干别的!”

    萧玉霜转怒为喜,不依不饶的问道:“那你两岁的时候呢?”

    秦枫有心扯淡,更是巴不得和这小妞多呆一会,此时见她兴致上来了,哪还有不顺杆子往上爬的道理?

    他清了清嗓门,极为淡定的说道:“两岁的时候,我学会站着撒了,知道了这东西不应该在床#上!”

    萧玉霜满脸羞红,但是对他这种流氓语气也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呵斥,反而是笑嘻嘻的看着秦枫,期待着她继续往下扯淡!

    秦枫当然不会辜负萧玉霜的厚望,接着说道:“三岁的时候,我妈懒得管我,就把我扔在大街上,任由我撒泼,但是与此同时,她也替我承担了因为我揪人小姑娘的小辫子而被人父母找来受到人家批评的后果!”

    “四岁的时候,我发现世界上有一种人和我不同,她们无论大小便,都是蹲着的!”

    萧玉霜就算是心思在单纯,此时也知道他说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不同,顿时羞不可耐,心中暗道:“这人果然是个无耻小贼,连这种羞人的话也说的出口,简直是不要脸之极——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秦枫见萧玉霜低头含羞的样子,心中偷笑不已,接着说道:“四岁的时候,我就被父母扔进了学堂,过着周围都是雄性动物的生活,还好我的意志比较坚强,人生观价值观并没有因此而改变,性取向也是正常无比!”

    “五岁的时候,我已经识五经知六义,那时还不知道有什么用,知道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女人都喜欢会写几首诗词的衣冠禽#兽,我的那些并没有白学!”

    “六岁的时候,我学会算数了,买东西知道要找钱了,但是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价值一两的银子。”

    “七岁的时候,我因为再次在大街上揪小姑娘的辫子,而被人找人暴扁了一顿,从此知道了女人其实并不好惹!”

    “八岁的时候,我在大街上走了,被两个又高又壮的小子抢走了两个馒头,从此知道了生活充满了坎坷!”

    “九岁的时候,因为长得过于英俊,仍然是在大街上,被两个小姑娘调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们没事的时候就过来调戏我!”

    “十岁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了被调戏的侮辱,奋起反扛——反过来调戏了她们,谁知她们被我调戏的时候也是兴高采烈的,从此以后,我明白了,男人应该永远站在主动的位置上,女人才应该是被动体!”

    秦枫说的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说到第十岁的时候更是鼻子仰到了天上,连这种话都能想的出来,我简直就是个天才中的天才!

    萧玉霜在一旁低着头,含羞带笑,对秦枫的话虽然有些戳之以鼻,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继续听下去。

    秦枫刚准备继续说下去,萧夫人却突然从房中走了出来,冲着两人的方向唤了一声:“霜儿,不是让你叫秦三进来吗?怎么现在还在那站着?”

    萧玉霜大惊,这才记起自己的本职任务,慌慌张张的四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听秦三这厮瞎扯了,往前走一大步向后走一小步的,腿动了这么半天,竟然还是在原地纹丝未动,好像原地踏步一般。

    秦枫本来正在说的兴起,没想到会被突然出现的萧夫人给搅了兴致,只有把自己那没说出的巧言妙语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郁闷的向着萧夫人那边跑了过去。

    萧玉霜本来因娇羞而变得微红的脸此时却是通红了起来,只顾着和这小贼说话,竟然把夫人交给自己的事儿都给抛在了一边,这让萧玉霜大大的羞愧了起来,这,这让自己如何对得起夫人的养育之恩?

    难道,自己的本性竟然如此不堪吗?竟然被秦三这个无耻小人迷的死去活来的!

    这让夫人知道了该如何是好,夫人一定会骂死我的!

    但是,自己又真的特别喜欢和这小贼说话时的感觉,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心里才会没有任何的负担,就算是听他扯淡,似乎也是一种幸福。

    萧玉霜左右摇摆,不知该如何是好。

    到底该怎么办呢,到底是该按照自己的意愿我行我素,执着的追求自己的幸福?还是应该向夫人坦白,一切听从夫人的安排——可是夫人一定不会同意的,到时候,肯定就不能和秦三在一起了!

    真是很伤脑筋啊!

    两人一前一后一快一慢的向着萧夫人走去,心中各有所思,各有所想,一个愁容满面,一个愁眉不展——额,这两个词的意思是一样的吧?

    待走到萧夫人所在的客厅上,萧夫人已经回到主位上做好,萧玉若在左端坐的很是柔顺,萧曲在更左面面耸头搭脑,脸上的唇印还没有完全消失,也不知道他这个样子是怎么好意思站出来的,尤其是站在萧夫人面前!

    奇怪的是,今天在萧夫人右面,竟然还坐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只是他好像一直都在闭目养神,连秦枫和萧玉霜进房间的时候都没有睁开眼睛看上那么一眼。

    似乎感觉到秦枫那惊奇的目光,萧曲可怜巴巴的抬起了脑袋,幽怨的瞥了秦枫一眼,像是刚刚被人暴了菊花一般,有很多的委屈幽怨想要诉说。

    秦枫赶紧把目光从这厮身上移开,抬头望天,天被屋顶挡住了,只好委屈点,看看屋顶凑合凑合得了!

    萧玉霜进屋后头也不敢抬,灰溜溜的就朝着小姐身后走了过去。

    萧夫人见众人已经各就各位,只有秦枫自己还在下方站着,再想想秦枫为萧家立下的汗马功劳,这才觉得有些不妥,清咳一声,颇为自然的说道:“秦三,你,你也坐吧?”

    秦枫愕然的伸手指了指自己,不敢置信的问道:“我?”

    在看到萧夫人肯定的点了点头后,脑袋扭来扭去,四处张望,终于确定了这个屋子里却是没有多余的凳子了,这才愁眉苦脸的冲着萧夫人说道:“夫人,我,我还是站着好了,刚才我看了一下,实在是没有我坐的地!”

    萧夫人身为主人,对这个房间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房间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凳子了,那么,她为什么又要让秦枫落座呢?

    秦枫心中也是不解的很,思来想去,还是给自己想出了两个个答案。

    一,萧夫人实在是对数学一无所知,竟然连凳子和人数不对等都看不出来,恐怕是比小学不及格的都要不如!二,萧夫人对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是一清二楚一清二白,现在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其目的何在,这个暂时保密——既然是目的,自然是不为人知的,主要还是猜不出来。

    对于第一种猜测,很明显有些不贴实际,萧夫人掌管这偌大的萧家会连简单的算术都不会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她的加减乘除法恐怕是比谁都要利索!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第二种情况了,她绝对是怀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萧夫人既然有目的,当然不可能让人那么简单容易的就猜出来,最起码也不能让在场的其他人就这么猜出来,她对秦枫的聪明机智可是有着相当大的信心。

    秦枫当然不能让她失望,思考了片刻,便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这萧家之人,全部都是坐在凳子上,就连她亲自抚养长大的萧玉霜也只是站着,在这里也丝毫不敢放肆。

    但是此时却让秦枫坐下,没有凳子,当然是只能坐在地上。

    坐凳子上跟坐地上有什么区别?

    很明显,坐地上的要比坐凳子上要地上那么一大截。

    说到这里,萧夫人的用意已经呼之欲出了。

    站着和坐着的区别自然就是地位的区别,既然让秦枫坐下了,说明萧夫人已经充分认可了秦枫在萧家的地位,但是却没让他坐在凳子上,也就是说他还并没有和萧家之人平起平坐的资格。

    这是要告诉秦枫,就算你在萧家的功劳再大,苦劳再高,也不可能功高盖主,永远都只能是萧家的下人!

    商人果真是商人,老奸巨猾,笑里藏刀,杀人不见血,就算是美若天仙,仍旧藏不住那裸露在外的狐狸尾巴。

    想到这里,秦枫就怒了,尼玛啊,老子为了你们理解啊拼死拼活玩命苦干,你现在却还要跟我来这一手,老子不干了还不行吗?

    我还就不信离了你们萧家我秦枫就没办法活下去了。

    说到底,三哥也是个十足真男儿,铁血真汉子,怎么可能受的了这种侮辱,尤其是这种**裸等级分明的侮辱。

    人都是有底线的。

    秦枫脸色越来越难看,眼光越来越冰冷,冷冷的看着萧夫人,一句脏话就要脱口而出:“老子?????????!”

    “娘亲,玉若有话要说!”秦枫那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萧玉若打断了,那句酝酿许久但是还未出炉的脏话终究还是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