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71章:将陶老狐狸拉下水
    护卫二哥忙不迭冲着陶德胜说道:“老爷,我求求您了,这位大哥有什么要求您就直接答应了吧,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陶德胜瞪了他一眼,喝道:“废话,这还用得着你说吗?他发火了,可是疼在我身上的!”

    说完,转头看着秦枫,心平气和的说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要钱还是要女人?只要你一句话,没有我陶德胜做不到的!”

    他可不敢再对着秦枫发火了。

    秦枫看着陶德胜笑了起来,看来,这胖子也不是那么不识趣吗,这还没怎么动用武力呢,就开始乖乖配合了!

    妞和钱?哪样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惜了,现在场合不对,不然一定要狠狠的敲上他一笔。

    他慢条斯理的打量了下房间的众人,这才慢条条的说道:“陶老板,陶老爷子,这跟萧家作对砸萧家场子的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陶老板闻听此言,一时间怒不可言,丫丫的,早就说了不是我了,你们还都不相信,难道非得让我承认了你们才肯善罢甘休?

    自己冤不冤呐,本来是巴巴的跑来见自己的梦中情*人的,没想到先是被梦中情*人质问不说,现在还跑出来一个家丁,挟持了自己,问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但是不管他心里现在是如何的愤怒,却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自己护卫都在一旁哭爹喊娘了,自己再呈什么匹夫之勇的话,可能真的就只能留下千古恨了——这家丁看起来真不像是不敢下手的主。陶德胜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委屈的说道:“你们怎么都这么问呢,这事真不是我干的,说不定是有人栽赃嫁祸呢?对对,肯定是有人栽赃嫁祸!”

    秦枫面色不变,依旧是笑呵呵的说道:“陶老板,您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您要是一不小心回答错了,我也就有可能一不小心把您胳膊拧断了!”

    笑里藏刀,什么叫笑里藏刀?三哥就是典范,这简直就是卑鄙无耻之人必备的良药,肮脏下流之人必备的法宝。

    陶德胜明显感觉到了秦枫话里的威胁,要不是现在手臂被秦枫制住,恐怕当场就会激动的蹦起来——当然是被吓的,长这么大了,估计还从来没人这么跟他说过话呢。

    陶德胜被逼无奈,索性破罐子破摔,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既然他们怎么都不肯相信自己,自己有何必继续低声下气苟且偷生!他心中打定了注意,绝对不能再低声下气了,再这么下去,自己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才在下人中积累的威望,恐怕就会付诸东流。

    他稳了稳心神,目光直视着秦枫,看起来大义凛然义无反顾,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打成了原生态:“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我真的没做过这事啊!”

    哎,终究还是提不起那个勇气。

    秦枫见他好像真的很委屈似地,心中已然信了三分,但是现在自己在别人的地盘上却占尽了优势,那肯定得盘根问底啊,不然连自己都对不起。

    “那会不会是你手下的人瞒着你自己偷着干的!”

    秦枫孜孜不倦的问道。

    本来这句话也没什么,毕竟现在狗仗人势,狐假虎威人面兽心的畜生就不在少数,这类人总是以为自己身后有个强硬的主子,做些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勾当,然后等事发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的主子也是只软脚虾,出了事情绝对不会替自己兜着,反而会在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给推出去。

    可陶德胜听了这话却像狗被踩了尾巴,被人触了逆鳞一般的大声吼道:“放屁,我陶家绝对不会有这种人出现的,虽然我儿子早就想霸占我的家产,但是他现在还不成气候,一切都在我的监视之中。”

    哎呀呀,又发现了重大新闻。

    陶大老爷原来还有个不孝子呢。

    这话刚出口陶德胜就后悔不已,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自己这是上赶着要告诉别人呢,就差在大街上嚷嚷了——话说回来,自己在这说和在大街上嚷嚷又有什么两样,陶府丫鬟的八卦嘴,这附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秦枫好奇的看了陶德胜一眼,心中对他的话又信了几分,还会生气,还敢发火,恩,看来这是还真不是陶家干的。

    而且很明显的,这陶德胜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大的信心,他根本就不信有人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出什么小动作。

    想到这里,秦枫松开了抓着陶德胜的两手,还替陶德胜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谄媚的说道:“哎呀呀,陶老板,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受委屈了,我看我们萧家这事也肯定不是您干的!向您这么英明神武老当益壮之人,哪会感触那般的混蛋事?”

    秦枫的思维天马行空,陶大老爷有些跟不上了,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似乎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碎尸万段,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对自己摇头摆尾了?

    不过既然他已经放开了自己,恢复了自由之身,陶老板是心中大定,此时又听的秦枫一番神马老当益壮之类的恭维话,更是开心的不得了,已然不把秦枫刚才挟持自己的事放在心上——放在心上他也不想追究下去,谁让他对人家萧夫人有着不干净的心思呢。

    他摸着下巴,向着秦枫问道:“既然你早就看出这是不是我陶家干的,那你刚才那番作为又是作何解释?”

    秦枫当然明白他说的是自己挟持他的事,他满脸肃穆,一脸敬仰的说道:“应为在刚才的一瞬间,我想到了狠多事,想到了很多人!”

    陶德胜好奇的问道:“哦?那你倒是说说,你都想到了什么?”

    秦枫说道:“我想到了自荐的毛遂,还想到了砸自己脑袋的蔺相如!”

    陶德胜满脸迷惑,不解的问道:“你说的这些人,和你刚才的作为有什么共同之处吗?”

    “当然有!”

    秦枫大义凛然的说道:“我们都是以身犯险,为了自己的祖国,为了自己的家园,不惜牺牲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在谈判的时候谁敢不服就拿砚台掀他前脸!”

    ???????????陶德胜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直到感觉出了秦枫的危险区域,到大安全地带,这才轻喘口气,背着双说对着秦枫严肃道:“看在你也是一片忠心一心为主的份上,今天这事我也就不怪你了,但是,我很严肃的告诉你,你们萧家的事绝对不是我干的!”

    秦枫悄悄的冲萧夫人打了个眼色,这才对着陶德胜嘻嘻笑道:“陶老板果真是大人有大量,小人我佩服不已,只是这件事如果真的不是你们陶家干的,那这件事就复杂了!”

    陶德胜点了点头,回道:“恩,没错,其实我早就这么想了,只是刚才误以为萧夫人是来无事生非来了,所以只顾着和萧夫人斗嘴来着,一时激动就把这茬给忘了!”

    秦枫差点笑喷,只顾着斗嘴,就把这茬给忘了?

    你这是商人应该有的奸诈本性么?实在是有些不称职,恩,简直就是太不称职了。

    看来果真是色之本性,哎,莫怪莫怪。

    这时萧夫人走上前来,对陶德胜说道:“既然此事不是陶家所为,那倒是我萧家打扰了,还请陶老板要见怪才好!”

    搞清楚状况的萧夫人此时恢复了常态,雍容华贵成熟妩媚的气质展*露*无*遗。

    “萧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金陵四大家族本就不分彼此,也不知道是谁这般的无耻,竟然往我陶家泼这么大的污水!”

    陶德胜见有机会能喝萧夫人冰释前嫌,自然乐不可支,他看着萧夫人,说的话很是大义凛然。

    秦枫见这陶德胜对萧夫人异常的热情,又想起护卫二哥说的陶大老爷在萧夫人房中睡觉的时候,不到中午是下不了床的,但是今天萧夫人来了,陶德胜变大反常态,其中意味自然不言而喻了。

    秦枫转过身,对着萧夫人挤眉弄眼的说道:“夫人,既然这事不是陶家所为,我们在这也打扰了不少时间了,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回去找真正的幕后黑手去吧!”

    这话说的没错,现在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才是王道。

    萧夫人还没说话,陶德胜立马不干了,这就要走了?那怎么行?刚才只顾着气愤恐惧,还没好好看看萧夫人的尊容呢,哎呦,这模样,怎么看都看不够。

    他狠狠的瞪了秦枫一眼,然后冲着萧夫人眉开眼笑的说道:“萧夫人大老远的赶来,恐怕是连早茶都没吃呢把,不如先在我这吃顿便饭再走,反正也不在乎这一会半会的!”

    萧夫人为难的看了陶德胜一眼,把自己额头前的一缕秀发别再耳朵后面,轻轻说道:“这,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这有什么不妥的,夫人,我看就按陶老板的意思办了吧,在这吃顿饭再走,我们要是就这么走了,传扬出去,外人又要说陶老板待客不周,连顿饭都请不起了!”

    秦枫抢答般的结果萧夫人的话头,笑嘻嘻的说道:“而且,这件事,影响打击的不止是我萧家,陶老板也在不知不觉中被牵连进来了?幕后主使这一切的人实在是太过阴险,竟然想借着这一件事打击我萧家的实力和陶家的名声,从而还能引起李钱两家的不合,两家若是真的打了起来,那人再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这一石三鸟一箭双雕之计,就连我秦三都不得不说声佩服!”

    秦枫噼里啪啦的说出这么一大堆的话,其目的其实很简单,就要要拉这陶老板下水,跟他们一块查这砸店之事!

    这陶老板看起来迷糊,却是一点都不傻,在两家的误会解除之后,却是对这件事只字不提,显然是不想插足其中。想让萧家一个人出力!

    秦枫却偏偏不能让他如愿,所以他列出了一系列这件事对陶家的危害,意思很明显——这件事不止是要坑我们萧家,你们陶家也是有份的,你要是真的有脸当缩头乌龟站在女人身后,那我也没什么话说。

    陶大老板听了秦枫的话,沉思了片刻,然后毅然抬头,坚定的说道:“秦三这话说的对极,这已经不是萧家自己的事了,更是关系到我们陶家的声誉,所以现在,萧夫人你说什么也不能走,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看看到底谁最有可能做出这等下流无耻之事!”

    为了多和萧夫人处上那么一会,这点事情算什么?我忍!

    李夫自然明白秦枫的意思,此时见陶德胜果真答应了下来,感激的看了秦枫一眼,轻“嗯”算是答应了。

    陶德胜大喜过望,连忙吩咐周围的丫鬟准备饭菜,人家大财主说了,饭菜全部都按照贵的上,咱吃的就是这个价钱。

    萧夫人本来是百般不愿,一再推辞,说只要普通的饭菜就好。

    陶大财主自然是不答应的——就算他又那么一点想答应萧夫人这合理的要求,也得被秦枫把这念头给撺掇灭了,有上好的饭菜不吃,干嘛非要去啃粗茶淡饭?

    这就是赵大公子心中的真实想法,俗话说的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吃饭不花钱这事,不干白不干!

    秦枫是这样对陶大财主说的:“这个,我们家夫人节俭惯了,想吃普通饭菜情有可原,但是,我跟您说啊陶老板,您可千万不能这么做,让别人误会您小家子气事小,要是被夫人认为你舍不得为她扔银子,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陶大财主听完后立马知道怎么做了,其后,无论萧夫人怎么说,怎么坚持,都被陶德胜严词拒绝。

    萧玉霜自然知道这一切是谁在搞的鬼,看着自己母亲和陶德胜互相推辞,秦枫竟然还在一旁假惺惺的帮夫人劝那陶德胜,真是无耻之极。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总是喜欢呆在这坏人身边了呢,有他在的地方,自己就会觉得很温暖,有他在的地方,自己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萧玉霜百思不得其解,看向秦枫的眼睛上画上了个大大的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