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9章:三哥出场
    众人心中大惊,不知道秦枫是用的什么绝世武功,竟然有着这般威力,才刚来了个起手式,就已经让那二哥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ЬánΖhū+0○一+CǒM

    但是当他们全部凝神望去的时候,全都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原来在秦枫摊开的手掌中,一锭银子在上面巍然不动。

    二哥眉开眼笑的看着那锭银子,两眼放出野狼般的光芒,伸手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秦枫手中的银子放到了自己怀中。

    秦枫嘿嘿笑了一声,拍了拍双手,走到萧夫人身边!

    萧夫人暗松了口气,还以为这秦三又要惹事了呢,没想到是又在作怪!

    萧玉霜笑的前俯后仰,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道:“秦三,这种方法你也想的出来?”

    秦枫洋洋自得:“是你们思维跟不上,有钱能使磨推鬼这句话,没听过吗?”

    萧家家丁一个个坐晕倒状,口中直呼:“三哥不愧是三哥,思维跨度实在是非常人可比!”

    那二哥收了银子,见身后那是来个护院小弟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脸色一板,口中喝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萧夫人通报去,今天晚上都去喝酒!”

    其中一个护卫小声说道:“二哥,你忘了,昨天晚上老爷是在七夫人房中歇息的?”

    二哥气呼呼的说道:“那有怎么样?”

    “老爷每次在七夫人房中休息,不到中午那是下不了床的,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辰”??????秦枫众人在陶家护卫的簇拥下,终于进了陶家大宅!

    在路上,萧玉霜已经对秦枫解释了这陶家的来历。

    原来,在这金陵城中,一共有四大家族,分别是城南萧家,城北陶家,城西张家和城东何家!

    这四个家族是整个金陵城最为富有的,几乎囊括了金陵所有的生意。

    萧家主要是靠胭脂水粉发家的,在这金陵数省,在水粉生意上,几乎是萧家一家独大,外人想要插足进来,得先问问萧家的意思!

    而何家,主要经营的是酒楼妓院还有赌场。

    张家则囊括了金陵和附近几省几乎所有的玉石生意。

    至于陶家,则是主要经营胭脂水粉生意。

    四大家族实力不分上下,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一直以来倒也和和气气,没有什么是非。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陶家开始不安分起来,开是插足胭脂水粉生意,价格比萧家的市价要地处很多不说,而且对待萧家的态度异常的嚣张,昨天傍晚的时候竟然还命人砸了萧家的几家店铺,这让萧夫人大为恼火,于是连夜带人赶来,就是为了向陶家老爷陶德胜才要个说法!

    听了萧玉霜这番话,秦枫暗自摇头,既然是找人家要说法来的,干嘛只带这么点人来?干嘛还要衣服低三下四般的搞什么拜见!要我说,直接带上大队人马把他陶家给围起来,让他们道歉,不服的话就一把火烧了丫的!

    一干人等到了陶家大厅的时候,陶德胜才已经在正中间正襟危坐着等着了!也不知道二哥是怎么把这爱喜欢赖在七夫人的钱老爷给拉出来。

    那陶德胜才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身形微胖,一把胡子已经垂到了胸前,眼睛特别的小,笑起来根本就找不着他的眼睛!

    此时萧夫人就带了秦枫和萧玉霜进来,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呢,反正咱们是前来理论的,发生不了什么暴力事件,带的人多了反而显的心虚!

    陶德胜才见萧夫人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来,哈哈笑道:“今天是什么风把萧夫人给吹来了,这一看见萧夫人,老夫就感觉神清气爽,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竟然连眼睛都不花了,萧夫人真乃是世间之良药也!”

    陶德胜才看起来对萧夫人很是热情,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尴尬,只是一张口,那色狼本性就,表面是夸人家呢,可其中的调戏以为谁能听不出来?

    萧夫人却没有丝毫要发怒的一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陶德胜才,淡淡的说道:“钱老爷过奖了,您的身体那才是老当益壮威风不减当年,听说您前段时间还刚纳了个七姨太,贱妾一直忙于家事,一直没来祝贺,还请钱老爷不要见怪才好!”

    秦枫郁闷了!

    你说这叫哪门子事?

    自己刚进萧家那会,只是小小的吟了首赞美诗,就把萧玉霜和萧玉若那两个小妞给气的不成样子,再后来更是应为一句无心之语差点成为了萧家罪人!

    可是现在呢,这俩人是干嘛呢,打情骂俏?

    而且,萧夫人,你怎么能对这糟老头子的调戏无动于衷呢?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最起码,你也应该怒气冲冲的过去甩他一巴掌吧?

    可是你没有!

    难道这就是地位权势的差距?

    可夫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势利的人呐?

    秦枫在一旁极其压抑的看着二人聊着家常一般聊天打屁,突然,陶德胜才话锋一转,看着萧夫人呵呵笑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萧夫人可是个大忙人,今天这么早就来我陶家,不知道有何贵干呐?”

    秦枫心中松了口气,尼玛啊,终于到正题了!

    萧夫人笑容不减,却没有马上回答陶德胜才的话,而是反问道:“不知这段时间,陶家的胭脂水粉生意做的如何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陶德胜才眉头微皱,面露不解之色,问道:“劳您挂念,听小儿说,家中生意还算平稳,并没有出什么问题,萧夫人何出此言?”

    丫真是个老狐狸,还“听小儿说”这意思不是明摆着是他把家中生意已经全部交给他儿子了吗,所以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是与他无关了!

    萧夫人暗自皱眉,说道:“既然你们的胭脂水粉生意没什么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在我萧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干起了布匹的生意,若是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毕竟也没人规定这布匹只准我萧家卖,但是你们陶家的东西竟然还比我萧家的便宜不少,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这么多年了,咱们萧、陶、张、何四家,也就这么四平八稳的过来了,现在你们陶家这么做,是要故意和我萧家过不去么?”

    萧夫人紧紧相逼的说道,丝毫不给陶老狐狸喘气的机会。

    陶大老爷惊讶的看着满脸严肃的萧夫人,满脸的诧异,似乎不敢相信萧夫人说的是真的,他砸吧了下嘴唇,随后不悦道:“萧夫人,这事你可千万不能开玩笑,若是真有此事,我怎么会丝毫不知情呢?我陶德胜才对然没有什么天大的能耐,但自问,对这陶家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一清二楚的!”

    萧夫人看这钱老爷说的正经,心中立马就不开心了,她定定的看着陶德胜才,一字一顿的说道:“那钱老爷的意思就是不肯承认有这件事了?那昨天傍晚时分,有十来个人跑去砸了我萧家几间店铺,声称自己是陶家之人,还口口声声说要吞并我萧家,这件事被我萧家无数员工看到,难道也是假的?”

    钱老爷面目逐渐凝重了起来,看向萧夫人的眼光逐渐转冷,冷哼一声,说道:“萧夫人若是前来我陶家做客,那我钱某自然是欢迎之至,但若是来无事生非的,哼哼,我陶家也不是什么怕事之人!”

    老钱心中也正恼火呢,我去他的大爷的,本来好好早七夫人被窝中暖和呢,温香暖玉的,这小生活过的多滋润?

    但是,在听到下人说城南萧夫人前来拜访之后,自己就马不停蹄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温暖的被窝,本想跟这萧夫人叙叙旧,顺便欣赏下萧夫人那绝美的天资!

    可没想到,刚说了没两句话,人家就把来意说清楚了,对,没错,就是来找茬的!

    这陶家大大小小的任何事能瞒得过自己的眼睛?

    什么开布匹店,什么派人砸他萧家的布匹店,自己那是一点都不知情啊,好端端的往自己身上泼污水,这不是在找茬又是什么?

    热脸贴了人家冷,满腔的激情瞬间化为乌有,想想刚才自己离开时七夫人那幽怨的眼神,陶大老爷就是一阵肉疼!

    萧夫人见陶德胜才送客之一分外明显,心中越加的气氛,尼玛的,都欺负我萧家门口,就差在我脖子上拉屎撒了,现在还不敢承认,还是不是爷们了?

    她俏脸气的通红,看着陶德胜才,狠狠的说道:“钱老爷这就有些不地道了,敢做不敢当,还专门捡我这种妇寡欺负,当真是好的很呐!”

    当下,二人谁也不服谁,萧夫人是认准了这件事就是他陶德胜才干的,所以步步相逼不依不饶。

    陶德胜才却是因为自己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坚决不肯承认,当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这大厅之上辩论了起来。

    秦枫在一旁看的是一个头两个大,萧夫人看起来是多么温柔婉转的一个人,怎么吵起架来也是如此的强悍?

    难当每个女人都有当泼妇的潜力?只是有的被开发了,有的是尚在等待被开发而已。

    至于萧夫人这种情况,明显是自己的逆鳞被触犯了,所以才会这么失态。

    萧家的产业是萧老爷留给萧夫人唯一的东西了,是萧夫人用来纪念萧老爷的东西,也是用来照顾一儿一女的根本,若是有人前来搞破坏做小动作,危害到萧家的安全,别说的当泼妇吵吵小架了,就算是当即动手,萧夫人也不是做不出来!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做了这么打的缺德事,都不敢承认?”

    “我是不是男人还用不着你来评价,而且我是不是男人也不是用来看的,有种你用自己试试!”

    听听,听听,这简直就裸的调戏了,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了?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能忍我不能忍了!

    秦枫一个阔步走上前去,站在争执的面红耳赤的两人中间,大喝一声:“停!”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兴起,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种事是始料不及的,他们根本没想到还有人敢站到自己两人中间大声说话,所以在秦枫那一声大喝过后,都会死目瞪口呆堂目结舌的看着秦枫,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大厅中在一旁服侍的陶家家丁丫鬟,本来看的津津有味,自己老爷和传说中天仙般的任务——萧夫人争吵,而且骂的内容还是这么不可思议让人脸红,这种事情可是千载难逢,此时不看何时看?

    但是谁都没想到这种精彩的节目竟然会被那萧夫人带来的一个小家丁给打断了,陶家的家丁丫鬟一个个的甚是恼火,同时默契的转头,面露威胁向秦枫看了过去。

    萧玉霜则是见怪不怪,对秦枫这种出格的动作已经习惯了,什么时候他不出风头了,你们才应该感到奇怪!

    她向陶家的家丁丫鬟回瞪了过去,一个人面对一群,竟然丝毫不见怯意不落下风!

    秦枫见自己一声大喝便镇住了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两人,不禁又有些自得起来,看来三哥我还是有些气场的,这才刚一出场,全场就寂静无声,被自己身上散发出的王八之气威慑——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府耳称臣,完全听从自己使唤,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萧夫人?????咳咳,萧夫人是不能碰的,自己的目标是她女儿!

    ???????,实在是太邪恶了!

    秦枫见自己目的达到,刚想说两句什么话缓和下气氛,站在他前面的陶德胜才却是已经反映了过来,他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家丁给唬住了,本来就已经很是恼火的心更是像浇了汽油一般,怒气值瞬间爆满,他也不管这小家丁是自己家的还是萧家的,伸手一巴掌就向秦枫打了过去。

    秦枫又岂是被动乖乖挨打的主,他本想好好的,和颜悦色的和这陶大老爷说话,这倒不是秦枫胆小怕事,只是他看着陶大老爷和萧夫人对恃的时候,满脸的义正言辞,没有丝毫作假的样子,心中不由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舍呢么阴谋?

    毕竟在自己那个年代的时候,那些背后捅刀子嫁祸于人的电视剧可没少看,这种事发生的几率还真不小。

    所以他还不想把两家的关系弄的太僵,若是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两家的家主又在这死掐,到时候得利的一定是背后的主使者!

    只是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上来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让秦枫大为恼火了起来,我还没怎么着你,你就想对我下手了——脑袋被驴踢了吧,先不说你这体格,看脸色就知道你早把精力用在女人身上了,你能打的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