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8章:陶家门前
    秦枫心中已经断定没什么大事发生,所以更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也没有了探探消息的心思!

    此时听到萧夫人的吩咐,焉有不答应的道理,当下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说道:“夫人有命,小人我能够鞍前马后,那也是小人的福气!”

    萧夫人淡然一笑,重重的看了秦枫一眼,没有说话,重新坐回了马车之中,显然是早已经习惯了这厮的油嘴滑舌。BαΝΖΗú~零0一~COM

    一众人等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北走去,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但是有去驱贼,戏才子,斗霸王的三哥在,一个个的都是满脸轻松,对将要发生的事那是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秦枫抢了一头黑色的高头大马,神气异常,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最前面,每走一段,都会停下来问别人两句——他不认识路!不停也没办法!

    走了两个时辰的样子,东方开始泛白,天色微亮,路边小贩都已经开始了叫卖,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秦枫这一路上走的迷迷糊糊的,哪跟哪都不知道,每次不耻下问的时候都会引起别人好奇的一眼,这懂天文知地理的三哥怎么连去往北城的路都不知道,实在是奇哉怪哉!

    这样几次之后,饶是秦枫脸皮厚度非常人可比,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放慢了马速,乖乖的跑到了人群中间,不情不愿的在后面走着。

    在萧夫人的指引下,一群人在一个不弱于萧家大宅的豪家门院前停了下来,秦枫凝神望去,只见上面大刀阔斧的写了两个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钱府!

    秦枫暗自思量,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是谁写的,跟我那“铁板神算”四个大字都快有的一拼了!

    在钱府门前,萧夫人吩咐众人停了下来,自己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秦枫早就从马上走了下来,正无聊的四周打量着,见萧夫人下了马上,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愁眉苦脸的说道:“夫人,我看这钱府的院墙很是高大,竟然跟我萧家都有的一拼,依我之见,要翻过去的话,恐怕有些困难?”

    萧夫人愕然的看了秦枫一眼,失笑道:“我们又不是去做贼,翻墙干什么?”

    这秦三,有时候看起来聪明的紧,有时候看起来却又傻乎乎的,实在是让人无奈之极!

    秦枫却是比萧夫人还要惊讶的样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说道:‘夫人你半夜三更拉着我们来,不是要干偷鸡摸狗杀人灭口的勾当吗?”

    萧夫人满头黑线,强忍着当场暴打他一顿的,深呼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这才缓缓说道:“你没看到我们到这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么?这种时候,你偷的哪门子鸡,杀什么又灭什么口?”

    秦枫闻听此言,如同中了当头一棒,他挠了挠头,颇为羞涩的说道:“嘿嘿,夫人,这个小人还真没注意,失误,失误,纯属失误!”

    萧夫人没好气的答道:“你一天得失误十二个时辰吧?”

    这次换成秦枫满头黑线了,夫人竟然也学会冷幽默了?

    当下,再也不敢回答萧夫人的话,灰溜溜的跑到了一边。

    萧夫人整理了下衣衫,这才缓缓的向钱府大门前走去,秦枫这才注意到,夫人身后跟着的,竟然是萧玉霜那个丫头,这倒是令秦枫颇为惊讶——这小妞在马车上呆了半天,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动静?实在是跟他的性格大大的不符!

    萧玉霜跟在萧夫人身后,脑袋却是不自觉的向秦枫忘了过去,脸上荡漾着一股昂扬的笑意,显然是在嘲笑刚才秦枫那愚蠢的问题。

    秦枫丝毫不觉尴尬,昂首挺胸,抬头望起了天。

    萧夫人走了到钱府的大门口,却不见有人过来帮自己敲门,不禁恼怒的看了一眼正在得意洋洋的秦枫,嗔道:“秦三,你还在那看什么星星呢,还不赶紧过来敲门!”

    秦枫的洋洋自得的脸顿时跨了下去,他心里满是大大的委屈,这里那么多人,您美人家怎么就只教训我了?那不是都在闲着蛋疼呢吗?

    秦枫心里这样想着,口中答应一声,快步向着钱府门前走了过去,途中,他还看见萧玉霜那丫头对着她吐了吐香艳的小舌??不得不说,这小妞对你没有敌意以后,除去了身上的那番娇气,还是非常可爱的!

    很快,秦枫就站到了萧夫人前面,他小心翼翼的看了萧夫人一眼,然后更加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夫人,咱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萧夫人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小家丁又要搞什么鬼,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这跟你敲门,有什么必要的关系吗?”

    秦枫大义凛然的说道:“那自然是有关系了,如果我们此次前来是登门拜访的,那敲门的力度就应该是温柔的,至少得让人感觉到我们萧家的都是文明人,并非什么粗莽之辈!”

    “如果咱们是来踢场子找乱子来了,那咱么根本就用不着客气,直接狠踹他的大门,或者直接撞开都行,这样首先就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您说是也不是?”

    秦枫说的这番话不无道理,按理说萧夫人听了以后应该二选其一才是,只是萧夫人此时柳眉倒竖,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脸色难看之极,她指了指秦枫,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枫满脸茫然,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哪里又错了?

    萧玉霜在一旁娇笑连连,她也是指着秦枫笑道:“秦三,你说归说,解释归解释,但是干嘛自己就示范起来了?现在倒好,不管是轻柔的还是野蛮的,都被你试过了,你还让夫人选什么?”

    旁边的一种家丁轰然大笑,没想到自己的偶像就然是这般有趣的一个人!

    秦枫这才恍然,原来自己刚才对萧夫人说话的时候,竟然不由自主的做起了动作,轻柔的敲门,英勇的踹门,自己都一一在钱府的大门上实验过了——看来,以后说话真的不能太投入了!

    萧夫人无奈的瞪着秦枫,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这人,笨点也就算了,但是怎么就能笨到这种程度了?

    现在,以为能做的,也就是等着陶家的人出来,迎敌吧!

    秦枫看着暴怒的萧夫人,再次耸拉着脑袋,灰溜溜的推出场去。

    果然,过了没一会,钱府的大门就哗的一声打开,首先出现的一人,脚步踏实,眉目如光,眼中时不时就会放出一缕精光,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大高手。

    他身后跟着一堆护院穿着的人,个个都是气势汹汹凶神恶煞的看着秦枫等人。

    第一个出现那人走了出来,凛冽的扫视了一眼周围,不屑的哼了一声,这才倨傲的说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踹我陶家大门,当真以为我陶家无人了!”

    这一下,萧家和陶家的实力高下立判,萧家只是带着几个小家丁来了,而陶家出来迎接的,就是十好几个护卫!

    秦枫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的心愿,彻底破灭。

    萧夫人站出来,款款说道:“这位管事莫要误会,我们乃是城南萧家之人,今日前来,是特地前来拜会钱老爷的!”

    那管事却是对萧夫人的话置之不理,径直走到萧家众人中间,“亢”的一声,就把自己腰上别着的大刀给拔了出来,这还不算,竟然还自顾自的耍起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刀法,一边耍,一边喊:“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是我希望你们先看看我是谁,我的刀是谁,想要找事的最好先把招子放亮点,我今天第一天来钱府工作,正愁没有机会展现我天下无双的刀法呢!”

    这人话说完,刀也在这时耍完了,保持了一个单身举刀金鸡独立的姿势,摸样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他刚要再次说话,却突然觉得脑袋一痛,竟然就此倒在了地上!

    众人均是惊愕不已,同时向后望去,只见秦枫满脸愤恨之色,手中拿着一根胳膊般粗细的木棍,扛在肩膀上,看着地上晕倒的那人骂道:“丫的,你不是NB吗?有种给现在就给我站起来,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装b犯了??装B也就算了,其实我也可以忍,但是你竟然敢耍刀耍的那么帅,这就有些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再说了,打架就打架,你摆那么多的花架子干嘛?还不是被我一棍撂倒,你也应该还认便宜,幸好我手里没板砖,不然一定让你倒的更加彻底!”

    众人这才明白,感情是秦枫看不惯人家耍帅,竟然从背后把装逼那厮一棍子打晕在地上。

    萧家家丁看的那叫一个大汗淋漓,没想到三哥出手竟然是如此变化无常,没有丝毫的端倪可循——甚至是他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捡的那根棍子,都没有一个人发觉!”

    可是陶家的护卫不干了,刚出门,正等着看新来的老大发威呢,好让自己这些小弟瞻仰一下哈,自己老大刚摆好架势,就被对面那人给打的晕了过去,这,这让自己这些人情何以堪呐!

    当下,就有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先是颇为忌惮的看了一眼秦枫,确认了自己和秦枫只见的距离,这才有些色厉内茬的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来我陶家捣乱!”

    萧夫人赶紧站出来答道:“这位小哥不要误会,我们是城南萧家的人,想要会见钱老爷,还请小哥前去通报一声!”

    那人见萧夫人说话低眉顺眼很是恭敬的样子,不像是来踢场子的,肯定是那小家丁不懂事,这才率先对自己的人懂了手的。

    想到这里,那人马上趾高气昂了起来,他的眼睛足足在萧夫人脸上盯了有一分钟,直到旁边有人提醒:“二哥,你是不是散光又犯了?别看了,我替你确定了,这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十足的美女!”

    敢情这厮和金陵**四人组中的老大是一个毛病。

    那二哥轻“哦”了一声,这才说道:“萧家的是吧,你刚才说的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对了,刚才我老大——就是耍刀,然后被你们一棍撂倒的那个,他出来的时候,你说的是不是也是这句台词?”

    萧夫人恩了一声,不清不淡的说道:“没错,刚才我家人和贵府发生的误会,还请小哥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放在心上?哼哼,你说的倒是轻巧,难道我老大你这么白让你的人打了?”

    萧夫人刚要接着说话,秦枫却是被这小子气的不轻,他可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主,见这一个小小的护院都敢对夫人如此嚣张,又是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把萧夫人轻轻拉在自己身后,对着那二哥怒声骂道:“让你去通告你就去通告不就得了,哪来那么多废话,最后再问你一句,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虽然仅仅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让萧夫人觉得无比温馨,已经多少年,没有男人敢这样站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那些迎面而来的风吹雨打!

    那人刚才见识了秦枫的狠戾,此时见他这般对自己说话,哪有不害怕的道理,但是在自己这么多兄弟面前,那是万万不能露了怯的,不然,自己名声往哪搁?将来老大的位子谁来替?

    他强自定住自己心神,心里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稳住,稳住,这厮只有一个人,自己却有十几个兄弟,他不敢动手,一定不敢动手的!

    秦枫见这厮不说话了,冷哼一声,向前走了一步,和那二哥面对面,大声说道:“没听见我说话,还是没听见我家夫人说话,赶紧的,叫你家老爷出来迎接,就说有贵客到访!”

    萧夫人在身后轻轻拽了他一把,轻声说道:“秦三!”

    二哥被秦枫气势所摄,连连向后退了三步,随后就感到这样不妥,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兄弟,见他们都还在,心中底气顿生,赶忙又走了回来,还推了秦枫一把,嚣张的说道:“小子,你跟谁说话呢!”

    秦枫大为恼火,转过身,对萧夫人说道:“夫人,你看到了,这小子竟然敢推我,这事您就交给我了,我秦三拿脑袋保证,一定让您见到那所谓的萧老爷!”

    萧夫人刚要劝阻,秦枫却已经马步半蹲,左手向后高高扬起,右手向前伸去,只是手掌握拳朝下!

    一个半成品的揽雀尾就此成型。

    那二哥见秦枫如此架势,那还不明白秦枫的意思,这是要跟自己单挑啊。

    他满脸严肃,如临大敌!缓缓走到秦枫身前。

    秦枫满脸轻松,待到他走到自己身前,向前伸着而且成握拳形态的右手向上一翻,紧接着手掌张开!

    刚到做到这个动作,那二哥就已经如同看见了洪水猛兽般,大叫一声:“兄弟武功不凡,小弟佩服佩服!我这就去通报,还请你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