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6章:尴尬的秦枫
    秦仙儿白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请公子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吗?除了外面那些弱智,你这种伎俩,恐怕智商在二百加五十的都能看出来,而且,以为让你那小弟在头上糊点狗毛我就认不出来了?”

    秦枫大为郁闷,合着我连那二百加五十都不如——不过你也抢不到哪去,顶了天了也就刚到二百五。BAйZHμOO1殿℃ōΜ

    他撇了撇嘴,幽怨的瞥了秦仙儿一眼,可怜兮兮的说道:“还请仙儿姑娘告知详情——我的破绽真的就这么明显吗?”

    秦仙儿本来正看着秦枫娇笑连连,感觉这小家丁和刚才又有些不一样,竟然还有那么点可爱的意思。

    心中这想法一声,想逗逗他的想法就越加的蠢蠢欲动,她“咳咳”干咳了两声,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这才嫣然道:“公子演戏仙儿本没意见,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你要是演的天衣无缝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你那位搭档在那破绽百出的,我现在要是再不说出来就感觉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仙儿失礼之处,还请公子莫怪。”

    ???秦枫满头黑线,果然,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这,都是甄建这厮惹的祸,天生一副憨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演员。

    秦枫摸了摸脑袋,傻傻的问道:“您还能说的再详细点吗?”

    秦仙儿含笑不语,给秦枫留了个半大不大的悬念。

    就吊着你胃口了,怎么地吧?

    秦枫微微一叹,说道:“果然,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我秦三一向自诩英明神武,没想到今天却在仙儿姑娘眼下着了道,果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这厮见自己计划败露,又开始了胡搅蛮缠臭不要脸,你瞧瞧,这说的都哪根哪?

    秦仙儿见秦枫恢复本性,心中竟然松了口气——面对他严肃正经而又悲观厌世的样子,还真有些不习惯。

    她也不愿被秦枫就这样搅乱了话题,开口问道:“公子还没回答仙儿的问题呢?”

    秦枫再次挠头,装傻道:“什,什么问题,仙儿姑娘的话越来越玄妙了,搞的我都是半懂不懂的!”人家明明刚才问的是他对人家有没有兴趣吗,他却偏偏还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着实是可恶至极!

    怎么说都是一漂亮妞不是?

    但是,为了萧曲那小子的幸福,咱就只能忍了!

    秦仙儿嗔怪的瞪了秦枫一眼,表面风情无限,心中却是大为恼火,你说什么问题,老娘这都上赶着倒贴了,你还在这装傻充什么愣呢?有多少人挣着抢着要给老娘我倒洗脚水都没这福分呢。

    秦仙儿本以为这厮被自己瞪这一眼,就算不被自己的风姿所倾倒,也得有点什么表示吧,可谁知他仍是一副满脸迷茫的样子,呆呆的说道:“小子愚钝,实在是不明白仙儿姑娘的意思!”

    秦仙儿跺了跺脚,索性不在遮遮掩掩,气嘟嘟的说道:“你,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算了算了,你进来不就是为了看我一眼吗,现在看到了,你还有什么事没?”

    秦枫以自己敏锐的第六感感觉到,秦仙儿是真的生气了——其实再愚钝的人都能发现,柳眉倒竖,眼神冰冷的如同千年不变的珠穆朗玛,这要还看不出来是生气,那智商真的就是二百加五十了。

    可秦枫这人虽然无耻了点,却也是极为的讲义气,他一直认为,男人就应该有从一而终的气节咳咳,不是这个,是应该有言而有信坐怀不乱的气度——其实说白了就是死心眼!

    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为了一点点的美色就失去自己的底线?

    吃里扒外,见利忘义,做那两边倒的墙头草,那都是反面角色才干的事。

    可秦枫身为色中之狼也是不争的事实,大脑中做着剧烈的挣扎,在情(**)与义之间苦苦挣扎,哎呀,怎么说都是这么大一个美女摆在这呢,推不推倒就在一念之间了,我,我豁出去了——如果今天这小妞再主动那么一点点,老衲就只好做出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这种不如的事情了。

    可现在秦仙儿不是还没主动那么一点点吗,他只有愁眉苦脸的冲着秦仙儿笑了笑:“咦?我还有什么事来着?好像还真没什么事了。既然如此,小子也就不再多加打扰,告辞!”

    说完这句话,秦枫果真义无反顾的转过了身去,模样就如同奔赴刑场一般,甚是悲壮惨烈,心中一边祈祷:“在拦我一下,就一下就行,那样我才能心安理得的被你推倒,绝无半点怨言!”

    一边又在自我安慰:“幸好低调扯淡这厮还没有灭绝人性,想要太监,要不然直接把我弄成一无是处,主角变大反派,直接被以来自诩正义的人士一刀撂倒,这书也就不用写下去了!”

    只是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秦枫还没造到门口处,秦仙儿却已经飞奔过来拉住了秦枫的衣袖,恼怒的说道:“你真是气死人了,老娘这么明白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你,懂吗?”

    秦枫吓傻了一般,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仙儿再次重复道:“对,没错,就是你呢,真费劲,非让我说这么白,你不是还有最后一个要求么,说罢,任何要求都行!”

    秦枫脑袋转不过弯来了。

    怎么反了?这要求不是应该被我主动说出来的吗?这妞干嘛非要抢我台词?

    而且,她干嘛非要死乞白赖的倒贴给我?这妞不是卖艺不卖身的么,按理说就应该是那种露出半截胳膊被男人看见就得上吊自杀的那种,现在怎么对自己这么?

    情况不对,大大的不对,难道真有神马不正当的阴谋?

    可是自己身上一穷二白的,也没什么值得人家图谋的,要说自己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也就是这身身子骨了?

    如果这妞真的实在贪恋自己的美色,那倒不是阴谋了,人家一直都是明目张胆来着!

    秦枫虽被雷的不行却又百思不得其解,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清澈不带丝毫邪的看着秦仙儿,直到把秦仙儿看的都满脸通红羞愧的地下了头,这才大义凛然的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今天不行,我没套呢!”

    秦仙儿满脸的不解:“对了,早就想问你了,你说的TT,到底是什么?”

    秦枫愕然无语这就是时代的差距啊,能让现代女孩面红耳赤的两个字,这里的女孩却只能茫然求解。

    秦仙儿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语道:“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秦枫讪讪的笑了笑,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那是我家乡的一种常用品,尤其是到了晚上,每日的废弃量几乎都在几亿左右,主要作用,就是给美女养养颜,滋润皮肤,还能有效的保持女人身材不变形!”

    秦仙儿听的悠然向往:“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带点,我也想试试呢!”

    秦枫汗了一个,这个东西,你自己试不了,得有一个男人配合着来用,实在是资源贫乏了,黄瓜香蕉什么的也凑合着能用。

    想着想着,秦枫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出现了这么一副画面。

    深更半夜,寂静无人,只有发春的母猫不断的发出如同婴儿哭泣的声音,秦仙儿房中,华灯微展,身体完全沉浸在满是花瓣的浴盆之中,左手黄瓜,右手香蕉,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忙的不亦乐乎!

    虽然秦枫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这厮又YD了。

    秦仙儿正满脸期待的等着秦枫的回答,却见秦枫一副满脸沉思悠然神往的表情,鼻中两管鲜血顺着鼻孔悍然直下,秦仙儿顿时大惊,急忙一拳打在正在意中的秦枫身上,同时口中叫道:“公子,公子,你莫不是走火入魔了么!”

    秦枫在沉思中被惊醒,看到自己脑海中的理想伴侣就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顿时凝神禀气,一脸正经的说道:“啊,我刚才竟然无意中进入了冥想状态,差点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亡,多谢姑娘大恩大德,在下感激不尽,今生无以为报,唯有来生——来生报答什么咱们再议,现在小子我得赶快回去梳理下筋脉,就先告辞了!”

    说完此话,秦枫就狼狈的逃窜出来。

    秦仙儿的目光随着秦枫背影的远去,却是慢慢的转冷,刚才的娇憨妩媚甚至泼辣全都消失不见,全身如同冰雪般,冷冷的注视着秦枫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道:“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嘿嘿,就算你油盐不进又如何?我就不信你能经得住本圣女的死缠烂打!到时候,整个萧家,都会因你而亡!”

    秦枫逃出妙玉坊的大门,想起那秦仙儿的所作所为,又是撒娇又是的,他心里如同打了鸡血又吃了

    **一般,自得不已:“哼哼,管你什么才女妖女还是魔女,在水火不侵的少爷我面前,统统都是白给!”咦?

    说起少爷这两个字,秦枫一拍脑袋,这才想了起来,萧曲那厮还呆在里面没有出来呢。

    可是要让他再回到妙玉坊里面去找人,那是打死他都不干的——秦仙儿那妞的美丽可不是说着玩的,万一她再这么来一次,自己真被她给推倒了,那可真是亏大发了。

    不过,偶尔吃那么一次亏也不是什么坏事,正所谓吃亏是福嘛!

    只是这福气,自己暂时还无法消受,谁知道那妞打的是什么主意,万一是练的神马玉女真经之类的,专拣自己这样的花样美少男吸取,算了,这妞肯定得让给萧曲那小子。

    秦枫正在挣扎犹豫徘徊间,却见妙玉坊内歪歪扭扭的走出一人,衣着光鲜满脸**,不是萧曲那厮又是谁?

    很快,萧曲就走到了秦枫面前,秦枫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了一惊,萧大少爷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脸上脖子上满是唇印,见自己面前这人是秦枫,这才意犹未尽的说道:“怎么样,三哥子,我今天没白带你来吧?这妙玉坊的妞,绝对够劲!”

    秦枫疑惑的问道:“少爷不是对那秦仙儿有兴趣吗,怎么现在对那些庸脂俗粉下手了?”

    萧曲闻听此言,嘿嘿一笑,说道:“对秦仙儿有兴趣的人多了去了,可还不是只能干等着眼,没办法,谁让人眼光高技术好呢!可咱也不能因为吃不着天鹅肉,就对野鸡也不感兴趣了不是?一个只能看不能吃,一个是能吃有能看,你选哪个?”

    秦枫顿时有些痛心疾首,他仰天长叹一声,默然不语,丫丫的,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那秦仙儿,这才一晚都为你牵线铺桥,没想到你丫的竟然想的那么开,早知如此,我有何必一夜都在为你守住呢,干脆直接让那秦仙儿推倒得了!

    秦枫一路扶着走路都不安稳的萧曲萧大少爷,晃晃悠悠的向着萧府走去。

    到了拒萧府前不远的地方,却听前方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传了过来,秦枫凝神望去,只见一辆马车和几个家丁正逐渐的想自己二人这边行来。

    过了片刻,秦枫这才看清了那马车上的大字,那分明就是萧府的人嘛!

    他心下疑惑,怎么这么晚了,府里还有人出门?而且能做马车出去的,肯定不是大小姐就是夫人!

    秦枫虽然心中好奇,但此时手中扶着个满身酒气神志不清甚至还满脸红印的萧大少爷,也不敢就这么冲上去发问,只有暗暗摇了摇头,准备退到一边,不和他们正面相触!

    谁知天不遂人愿,秦枫刚刚带着萧曲转过了身,就听身后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哎呀,前面的那个是三哥么?你和少爷去赏月怎么这般时辰才回来?”

    秦枫打了个寒颤,苦笑一声,慌忙答道:“不是,不是,你认错人了!”

    那人却是不依不饶的向前跑了过来,没两步就到了秦枫和萧曲两人身前,他看着秦枫惊喜的说道:“果然是你呢,三哥,还骗人家说不是,真是讨厌死了!”

    能这么说话的,而且是青衣小帽的家丁,除了萧峰还能有谁?

    秦枫哀叹一声,自认倒霉,跳过这个话题,冲着萧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