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5章:二人的谈话
    秦仙儿早就在听到他那句“我不是”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心气,此时听到他又对别人大家吹捧,不禁没好气的说道:“哦?不知道是谁,竟然能让你这般追捧,这人真应该感到荣幸之至了!”

    秦枫直接无视了秦仙儿的语气,仍旧顾盼神飞的说着:“要说起这人,那可真就是说来话长了,此人的本事,当真是只应天上有,地上绝对无!我这身吟诗作对还有那般的绝世武功,都是靠这人倾囊相授!”

    秦枫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滔滔不绝。BαΝΖΗú~零0一~COM

    秦仙儿却仍旧不动声色,面目表情的说道:“哦?天下还有这等人么,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秦仙儿总算是知道了,这人说的话,只要信那么百分之一就好,其他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废话。

    而且,这人废话了半天,竟然是为他人做衣裳,真是气死个人了!这,这让自己的计划如何实施?

    这,这不是加大自己任务的阻碍吗?

    秦枫却仍旧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的话,丝毫没注意到秦仙儿那逐渐阴暗的表情,在他看来,自己为少爷拉皮条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反正少爷男方那边是绝对没问题的,就看女方秦仙儿这边怎么说了,可不是成功了一半吗?

    “姑娘你想想,像我这种,已经堪称是世间少有的奇男子了,但我仍然对着人推崇备至,对他的崇拜之情也是毫不掩饰,这个人难道还不值得你托付终生?仙儿,你还在考虑什么,这种绝世好男人,下手晚了可就钻进别人被窝了,每天对着他挤眉弄眼明目张胆的可不在少数,而且我知道,这人对仙儿姑娘你也是仰慕已久了,你可是占有先天性优势的,要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很多东西,我们失去后才知道珍惜的,你千玩不要玩那个什么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住口!”

    秦仙儿对秦枫弄的不厌其烦,一声大喝脱口而出,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家丁面前,自己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态,这人,实在是太过于讨厌了吧!

    秦枫本来还准备滔滔不绝的讲下去,却被秦仙儿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吓的没有了声息,他先是目瞪口呆堂目结舌的看着满脸通红怒发冲冠的秦仙儿,忽然又嘿嘿一笑,义正言辞的问道:“咦?仙儿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谁竟然惹你发了这么大的脾气,简直是胆大包天罪该千刀万剐!仙儿姑娘你放心,那人最好别让我看到,不然不一定让和他爸都不认识!”

    秦仙儿再发出那声大喝之后就已经后悔不已,此时见秦枫故意打岔,“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明明就是他让自己如此失态的,现在却又说的这么义正言辞?眼皮之厚,实在不是常人可比的!

    秦枫再次目瞪口呆了起来,这妞的脸,变的也忒快了点吧,比那小孩的脸六月的天变的还要快那么三分。

    只是秦仙儿那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一笑百媚生!

    可是就算这姑娘长得再狐媚,秦枫此时的心里却也是难起半点涟漪,现在他的全部心思都已经用在了怎么让萧曲和这妞勾搭上,而不是自己怎么勾搭上这妞。欣赏水平那是一降再降,已经有降到负值的趋势。

    “再说了,我从来都没有泡过妞!真的,我都是站在原地让妞泡的那种!”

    秦枫依旧一如既往的想道。

    秦仙儿见秦枫有继续的意思,赶忙说道:“公子莫怪,我只是一时之间情绪有些激动,其实,我对公子你比较有兴趣,用公子你的话说,就是,其他神马的,都是浮云!”

    看看,我就说了吧,咱都是被姑娘的,往那一站,根本就不用动!

    哎呀,真是人帅压力大啊!

    秦大公子大惊失色,慌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急退了几步,口中叫道:“姑娘请自重,我可是个正经人,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对我感兴趣?对我说的那人有兴趣才是正经!”

    秦仙儿再次被这厮气的差点发飙,你是正经人,我就不是了么?

    秦仙儿深吸了口气,强压住胸中不断上涌的怒气,这才嫣然笑道:“怎么,难道公子对仙儿不感兴趣么?”

    我还真就不信,连你个小家丁我都不了,什么时候,我秦仙儿的魅力竟然下降到如此地步了?

    在教中的时候,哪个男人不是围着自己转,哪个男人看见自己不是口水横流,让他们往东不敢往西,让他们打狗不敢叫鸡的,现在??????,现在这小家丁竟然敢,竟然敢这么无视自己,竟然还想把自己往别人怀里推!

    这让我情何以堪呐。

    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能忍我不能忍了!

    秦仙儿心中打定了注意,不勾搭到这小家丁誓不罢休,我还不信真有男人能无视自己的样貌身材,对自己无动于衷的??当然了,阳痿不举,太监还有玻璃除外!这些都不在男人的范畴。

    秦枫听到秦仙儿那温柔的声音是,心中就有种不妙的感觉,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自己说出那番话,这妞有可能把自己痛扁一顿然后扔到河里喂鱼,也有可能对自己嘴里的那人暗生仰慕从而在这里多加打听!

    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说对自己感兴趣,还充满哀怨的问自己喜不喜欢她?

    尼玛,坑爹呢!

    虽说自己玉树临风潇洒异常气质非凡,是广大中老年妇女的绝佳偶像,但是自己什么时候对妙龄少女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了?

    莫不是这秦仙儿心中果真是无比?豪门公子她不爱,偏偏对自己这种低等下人感兴趣?

    秦枫摸了摸自己的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事出反常必有妖!

    直觉告诉秦枫,那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也许已经出现了。

    不过,既然人家姑娘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自己若是再不主动点,未免有些太不够男人了!

    秦大公子心中也打定了注意,你若计,我就将计就计!看你有什么阴谋能逃得过我秦三的法眼!

    他走向秦仙儿,轻轻说道:“其实,别人都只看到我的外表,所以看我不起,辱我,骂我,我都忍了,因为没人真正了解到我的内心?他们要是真了解了,一定会打我的!”

    秦仙儿再次妩媚一笑,以前都是看他自吹自擂,现在竟然听到他开始贬低自己了,不由有些新奇,这人说话,总是那么有意思,似乎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仅在这一点上,就比外边那些狂蜂浪蝶般只会献殷勤的狗屁才子就强的太多了。

    秦枫见秦仙儿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自己身上,这才正经道:“仙儿姑娘貌若天人,小子我何德何能,竟然能货姑娘青睐,实在是不胜幸焉,实在非是秦三不想,而是不能啊!”

    秦仙儿快要崩溃了,为毛自己小小的一句话总能引来这小子的长篇大论?你用一句话概括会死啊!

    可是更加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还会情不自禁的被让的话所吸引,这到底是怎么搞的,自己的初衷不是把他搞定么,到头来可千万别反被他了。

    秦仙儿揉了肉自己的脑袋,无力的说道:“哦?公子此话又该怎么讲,还请细细讲来,仙儿今日的脑袋,有点不够用呢!”

    秦枫背转双手,满脸苦逼的说道:“仙儿姑娘,您仔细想想,我只是一个小小家丁,身份卑微,又怎么能配得上琴棋书画全绝的仙儿姑娘你,刚刚我就说了,如果别人知道了我的内心,一定会打我,此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我的内心实在是脆弱之极,经不起那么一点的风吹雨打,还时常感觉到空虚寂寞冷,感觉这世界上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

    秦枫深深的叹了口气,抽空转过了身去,使劲的挤了下眼睛,竟然硬生生的挤下了一滴眼泪,然后再次转过身面对着秦仙儿,哽咽道:“我就感觉这世界上就剩我自己一个人,无论怎样,都无法融入这世界中,孤单单,凄零零,每当自己独守被窝的时候,都会潸然泪下!”

    “每当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都会忍不住的骂我无病,闲着没事蛋疼的要死,如果仅仅是这样恶言相向也就罢了,我可以忍!”

    “真的,我可以忍,忍无可忍的时候,我就重新再忍!但是,可恶的是,还有更加恶劣没有半点思想道德的人竟然敢对我拳脚相加?这就有些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所以,我就会把自己弄的很嚣张,很嚣张,嚣张到任何人见到我都会怕的缩在墙角不敢动弹,然后我就满脸笑容,笑嘻嘻的面对整个世界!”

    秦仙儿听到这里,满脸不耐的表情彻底消失不见,深深的被秦枫带入到了他的世界里,在他的世界里,好像真的充满了凄凉无奈,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每天都是强颜欢笑面对着形形**的自己极度讨厌的人,然后自己一个人钻入寒冷的被窝,身体是暖的,心却冰冷无比。

    一时间,秦仙儿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任务,也忘记了和秦枫斗智斗勇,只是呆呆的看着秦枫,默然不语,出不得声。

    秦枫见秦仙儿满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硬生生的忍住了笑意,继续低沉的说道:“仙儿姑娘,请原谅我现在耽误你宝贵的时间,倾吐我心中的无奈,但是这些话,已经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本想一直把它们深藏心底,直至死亡的那天,但是今天我何其有幸,竟然遇到了仙儿姑娘你,我认为,我们过了今天便再也不会有相见的机会,所以才鼓起勇气,向你袒露我最柔软的地方!”

    说完这话,秦枫向秦仙儿深深的掬了一躬,说道:“这便是我不敢对仙儿姑娘你有丝毫念想的原因了,因为我身份卑微,对妙玉坊这种高贵华丽碧玉堂皇的地方,若是平常的时候,我脸看一眼都需要莫大的勇气,更别说想见到仙儿姑娘你了!”

    这??这真的是刚才无耻下流满口胡言乱语的小家丁么?这真的是那个意气风发斗才子戏霸王的秦三么?

    秦仙儿心中无限感慨,没想到这看起来没心没肺却又才华横溢之人的内心竟是这般的凄苦!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自卑的,你刚刚还对我说,世上之人皆平等,都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谁也不比谁低一等!我看你聪明伶俐,机智远远胜过常人,而且才学匪浅,早晚会有出头之日的,现在你又为何如此妄自菲薄呢?”

    秦仙儿开始苦口婆心的劝道。

    秦枫“咦”了一声,好奇的问道:“小子我才学匪浅仙儿姑娘你是亲眼见到的,但是聪明机智又是从何而来?满口胡言倒还比较靠谱点!”

    秦仙儿含笑说道:“公子谦虚了,刚才你真是以你的五毒神掌打在你那新收的小弟甄建头上吗?”

    秦枫惊讶的看了秦仙儿一眼,说道:“我隐藏这么深都被你看出来了?请仙儿姑娘破绽在哪,小子我好改正改正,下次再有这样的场合,绝对不犯同样的错误!”

    秦仙儿嗔怪的看了秦枫一眼,就像个撒娇的小媳妇般不依的说道:“你莫要以为我像外面那群笨蛋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公子可否伸出手来让仙儿一观?”

    秦枫听闻此言,忙不迭的把自己双手背在身后,期期艾艾不情不愿的伸出了自己其中那只洁白的手,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秦仙儿依旧含笑说道:“是另一只!”

    秦枫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不看可以吗?”

    丫丫的,把那只黑手露出来,可就彻底露馅了!这对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可是大大的有损,坚决不能看!

    秦仙儿面容不变的说道:“若是仙儿没有猜错的话,公子那句话一定是漆黑如碳,是也不是?”

    秦枫见实在是瞒不过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大方方的伸出了自己的黑手:“仙儿姑娘眼光果然也非常人可比,小子我佩服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