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4章:斗智斗勇,终揭面纱
    “大家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挣钱,比起那些头蒙拐骗之辈,不知道要高尚多少辈,所以,为什么就比不得那些所谓的良家女子,再说了,那些所谓的良家女子,所作出的伤风败俗的事情还少吗?潘金莲就是这其中的典型,是败类中的代表!”

    秦枫丝毫不给秦仙儿说话的机会,一口气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这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秦仙儿早就端起的茶水,就是一通牛饮!

    秦仙儿呆呆的看着秦枫,似是震惊,又似是疑惑,还有那么点悲伤难过加心痛的意思!各种表情展现在那裸露在脸上的上半边脸,纠结不已。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秦枫看的心中诧异,按照小说电视剧中的规矩,这妞不是应该满脸崇拜的仰视自己么?

    但是现在,你丫不仰视也就罢了,为什么这么蛋疼的看着我???是,我是知道你没蛋,但是你这样看着我,我可是很蛋疼的!

    过了半晌,秦仙儿仿佛才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她指了指秦枫,又指了指秦枫手中仍旧没放下的茶杯,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让秦枫彻底崩溃的话:“你这么故作特别,是不是想泡我?还有,你口中的那潘金莲是何许人?为什么我脸听都没听过!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把上好的碧螺春当成白开水来和,那一斤要多少银子你知道吗?心疼死我了!”

    秦枫石化中???????这妞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思维跨度怎么会这么大?我本来以为我就已经够无厘头了,现在跟着姑奶奶一比,那根本就不是个菜啊!

    秦枫满脸的蛋疼纠结。

    秦仙儿妩媚一笑,差点让你给忽悠了,还好本姑娘够机智,成功绕过这个话题,哼哼,接下来,继续计划,玩笑可以开,任务可不能丢。

    秦枫见秦仙儿满脸坏笑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被这妞给耍了,心中懊悔不已,自己没事给她上什么课吖,赶紧探清她的来路才是正经。

    想到这里,秦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故意扶歪了自己的小冒,清咳一声,正色道:“言归正传,仙儿姑娘,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有以真面目跟我坦诚相见呢,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快点把面纱摘了,让在下开开眼界!”

    秦仙儿仍旧是一笑:“公子还没有说自己的真实姓名,小女子又怎好率先出丑呢?”

    这次秦枫倒是特别坦然,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既然仙儿姑娘这么有兴趣,那在下也就实话说了吧,其实,我就是?????江湖人称正义无人敌,英俊无人匹,人见人怕,敢于踩死蚂蚁捏死蟑螂还专骗小孩零用钱的武林一枝花,姓老名公!现在叫我的名字,说,我是谁?”

    秦仙儿疑惑道:“老公?”

    秦枫嘻嘻一声,奸计得逞之下显得异常的,眉毛都要舒展到头上了:“恩恩,乖,叫老公什么事啊?”

    秦仙儿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货一直都是在逗自己玩呢,竟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占自己便宜?她柳眉渐渐倒竖,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但是笑的却是更加的妩媚妖娆:“秦公子,这个玩笑,好像有点过分了吧?”

    秦枫转过了头去,满脸的迷茫,不解的问道:“姑娘此话何意?我没开玩笑啊,你不是问我的名字吗?我没说错啊,就是牢宫啊,因为我姓牢,我老妈觉得这个姓不太吉利,所以给我取了个单字,宫,就是想让我呆在皇宫那样的牢中,而不是那种监狱牢房!”

    秦仙儿想了想,秦枫说“老公”这两个字的时候,语音还真是有点奇怪,只怪自己一时大意,被这无耻之徒占了便宜。

    “既然如此,那倒是仙儿失礼了,还轻公子莫怪!”

    说着话,秦仙儿伸出自己的芊芊玉手,缓缓的伸到脸上,轻轻的触动面纱。似乎想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忏悔之心。

    秦枫瞪大了眼睛,心脏“噗通,噗通”剧烈的跳动起来,多少名门公子哥都没有这等福气一览秦仙儿芳颜,今天却被自己抢了先,实在是罪过,罪过。

    只是,秦枫等了好久,仍然不见秦仙儿把面纱摘下来,只有那只手在脸上不断动,这不是在挑战自己心理极限么?

    秦枫看不下去了,不满的说道:“喂喂,仙儿姑娘,麻烦你动作快点行么,这样慢动作谁受的了?还好我身体健康心理无常,要不然就等你摘面纱这过程,我就得心脏病发猝死身亡!”

    秦仙儿愕然的看向秦枫,不解的说道:“公子何处此言?仙儿只是感到脸上有些痒,用手挠挠罢了!谁说我要摘面纱了?”

    闻听此言,秦枫顿时抓狂!

    要不要这么恶搞啊,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在别人面前挠痒痒的!

    哼,这妞肯定是故意的,肯定是在报刚才的“老公”之仇!

    想想自己一绝世男子盖世好汉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弱小女子玩弄于股掌只见,秦枫就是一阵憋屈涌上心头,心中愤恨不已。

    秦仙儿难得见这油嘴滑舌的家伙吃瘪,心中乐开了花!

    嘿嘿,放心吧,这样我就不会记恨你了??姑奶奶我从来不记仇,跟我有仇的我一般当场就报!

    秦枫无语片刻,这才无奈的说道:“仙儿姑娘果真幽默之极,再过两年都要赶上我了,不知现在可否把面纱摘下,让小子我一睹芳颜了?其实姑娘要实在是为难的话,小子我也不是那么在意的,只是怕一会出去了,外面那些才子公子的向我问起姑娘的容颜如何,小子若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只怕???????!”

    秦枫的话适时而止,嘿嘿,我自己丢人倒是没什么,反正我是无名小卒一个,到时你妙玉坊第一花魁失信于人的说法传了出去,那可实在是不怎么好听了!

    秦仙儿当然能听出秦枫话中的意思,自己竟然敢叫他进来,难道还会赖这么一笔小账吗?再说自己本来就是为了他才来的!

    秦仙儿再不说话,轻车熟路的就把自己面纱给摘了下来!

    秦枫本来肚子里准备了一大堆的话,好好劝说劝说这秦仙儿,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脱吧,现在这年头,脱才是王道,不脱怎么能火呢??别误会,我说的是面纱。

    谁知还不等自己开口,这秦仙儿竟然就已经摘下来了,还这么干净利索?弄的秦枫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这么裸的看了人家的脸。

    秦仙儿见这油嘴滑舌奸诈无比的小家丁在见到自己的面容后,便呆立无语口水横流,和以前那些下流胚子一般无二,心中暗哼一声,刚才因他的种种神奇而产生的好感顿时消失无踪影。

    秦枫告别了刘老六,这才接着缓缓说道:“仙儿姑娘,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过闻名啊,像我这种一向视美女如粪土之人乍见姑娘芳容竟也惊为天人?这才失了体态,还望姑娘不要见怪才好!”

    见怪?我怪的过来么?秦仙儿心中不屑,哪个男人见了自己不是这么满脸口水一脸猪哥相。你这还算轻的,见了姑奶奶晕倒流鼻血的都有。

    只是,你说什么,你视美女如粪土?见了美女都要撞树的人竟然说自己说自己视美女如粪土?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看是美女视你如粪土才是真的吧。

    只是自从见了这厮以后,他就全身无不透漏着无耻这两个字,就差把流氓写脸上了,所以,秦仙儿对秦枫这番说辞也就见怪不怪了,她向前轻轻的走了一步,这才自怜自哀的说道:“公子此话严重了,只怪仙儿命薄,不能生于富贵人家,对男人投来的目光,也只能是强颜欢笑!”

    她走走停停,走一步,说一句,到了最后已经到了秦枫身前,就在这时,温柔的话语一转,变的穷凶极恶了起来:“我要是公主郡主什么的,哪个男人看我一眼,绝对把他眼睛挖下来!”

    秦枫一阵恶寒????????这妞果真不是好惹的,思维转变的极快不说,心理竟然还这么阴暗,一定是小时候受过什么虐待,或者是碰到了怪叔叔什么的,现在心理扭曲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想到这里,秦枫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哎呀呀,这么漂亮的妞竟然一直活在黑暗中不能自拔,这,这不是明摆着让围殴趁虚而入么?

    想想看,花铃少女寂寞空虚冷,英勇少年用自己那宽阔的肩膀,温暖的胸膛,给予安慰,给予慰藉,让后你侬我侬你情我愿,最后变成一发而不可收拾??书里面不都是这么讲的么?

    秦枫清咳一声,严肃道:“其实,也不是所有男人的目光都是那么下流肮脏的,也许,你不知道,在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品行高尚的人,一直致力于对美的追求,当然,也会包括美女,但是,他们的目光是不含丝毫亵渎的,只是以纯纯的,欣赏美的目光去审视,打量,你以前可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样的存在,但是,现在他已经站在你面前了,你难道还要逃避?还要固执的认为所有人都是垂涎你的美色?”

    “你要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看待任何人,或事,都不能以偏概全以点盖面,换句话说,你不能因为摆在你面前了几颗歪脖子树,就不去参观前面那浩瀚的森林了,你再这样下去,只能是坐井观天,然后看着别人出双入对望洋兴叹!”

    秦枫洋洋洒洒大气都不带喘的说了这么一堆,然后认真的审视着秦仙儿,希望她能从自己的眼中看出那发自内心的真诚。

    秦仙儿被秦枫的话所触动,一抹忧伤划过她的脸庞,伤的很是唯美。

    她轻轻转身,背对着秦枫,缓缓说道:“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男人吗?真的有可以无视我的样貌,略过我的身材,然后可以轻轻把我揽入怀中,任由我撒娇任性,倾听我的喜怒哀乐!有吗?真的有吗?”秦枫见她的世界观终于有所松动,忙不迭的落井下石道:“这个,真的可以有,只是,你缺乏一个善于发现没的眼光而已。”

    秦仙儿再次轻转过身,脸上的忧伤仍旧没有融化,仿佛三月的春风般,轻柔,婉转,却又让人不可忽视,她目光直视着秦枫,说道:“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样的人呢!”

    秦枫挺直了胸膛,放直了眼光,心中暗笑,这小妞,终于彻底入套了,她还没有发现,这样的男人已经裸的站在她的身旁,就等着她的蹂躏了么?

    秦仙儿心中也是冷笑不止,看不出来这家丁还有如此见解,这般热心,哼哼,这样更好,更加方便我执行任务。

    二人均是心怀鬼胎,看向对方的表情却是一个关切异常,一个满脸迷茫。

    秦仙儿看向秦枫的眼光更加的温柔:“那么,你是这种人么?”

    秦枫腰杆更加笔直了,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秦仙儿,深情的说道:“当然不是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眼前的是歪脖子树,像我这种,绝对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色狼,怎么可能会不在乎女人的样貌身材?”

    秦仙儿惊愕不已,这是怎么个情况?

    自己问他这句话,他不是应该顺杆子往上爬呢吗?怎么现在,这么直接的就否定了自己?

    难道是,欲擒故纵?

    不理会秦仙儿的惊愕,秦枫兀自说道:“虽然我不是,但是嘛,我身边有一人,绝对是一等一的真君子?不带假冒伪劣的,他一直都教导我,看女人,不能只看表面,表面神马都是浮云,女人,现在可能是漂亮,可到老了依旧是一堆枯骨!所以,我们应该更加注重女人的内心,只要走进我心里的女子,不管样貌如何,我们都应该当成宝一样的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