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3章:入室与秦仙儿······
    那女老板顿时大怒,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甄建脸上,这一巴掌够狠,能够清晰的看到五个巴掌印。Banzhu001店COM

    甄建刚想向秦枫哭诉,秦枫已经哈哈大笑着推开了甄建,自己对那女老板说道:“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这人脑子不好使,他是想问你,你的狗的毛卖不卖?”

    那女老板这才从郁闷中缓过劲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甄建,然后喜笑颜开的说道:“卖,卖,一两银子就行!”

    平白赚一两银子,任谁都得眉开眼笑!

    妙玉坊门口处,苏墨撒满脸不耐,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这该死的秦三还没来,该不会是真放本公子的鸽子了吧?

    旁边一众才子早就做好了围观的姿态,一个个手捧香茗,悠然悠然的东拉西扯,也没有心思怀抱美女了,都满怀期望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暴力事件。

    就在众人的耐心即将到极限的时候,秦枫终于悠哉悠哉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苏墨撒迫不及待的冲到秦枫身前,狠狠的说道:“小子,你这次可准备好了吧?”

    秦枫轻咳一声,说道:“看你这话说得,好像我费了很多时间似的,我不就是耽误了那么一会吗?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

    苏墨撒怒气值暴升,只是想起自己老爹的嘱咐,此时也只能是忍气吞声,他瞪了秦枫一眼,说道:“老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你不是要找个人在我面前演示下你的五毒神掌吗?现在开始吧!”

    秦枫一笑,轻轻的摆了摆手,这才说道:“放心,我说过的话哪有不算的道理,想我诚实小郎君,正义一公子的名号又岂是浪得虚名?”

    “那你要和谁来比试?小子,你千万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样,老子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惹毛了老子,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宰了!”

    苏墨撒好像愤怒的已经失去了理智。

    苏墨撒此话刚落,旁边就响起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好哇,你小子原来在这里,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秦枫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膀,对苏墨撒说道:“这不,试验品来了!想杀我的人多的是,你还是乖乖排队去吧,这位老大,已经把我的命看成是他的了!”

    那人隔着老远,便一眼看见了秦枫,大声怒叫道:“小子,这次看你还往哪跑,就是你,杀了我家八条狗,七只猫,还废了我家鲤鱼一双眼,了我家门口养的含羞草,今天,我要不是不能为他们报仇,誓不为人!”

    秦枫哈哈一笑,偷偷拿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黑炭,用力握了几下,把自己的手掌涂的漆黑,走到那人面前,这才举起了手,大声道:“你打的过我的五毒神掌吗?”

    那人见秦枫举起的黑掌,一声惊叫,好像已经深知五毒神掌的威力,转身就想向后逃去。

    秦枫却是反应奇快,伸手抓住了那人:“想跑?没那么容易!”

    说着话,伸出那只早已准备好的“毒”掌,一掌就拍在了那人的头顶。

    那人大惊失色,好似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轻易中招,他满脸悲痛状似癫狂的叫道:“啊!我中了这般恶毒的五毒神掌,我一定死定了,完了,我一定死定了!”

    他一边叫着,一边伸手挠自己的头发,之间被他手掌挠过的地方,头发竟然一片片的脱落下来,然后他看向自己的手掌,竟然满手的血迹,紧接着,那人用左手向右手的手指轻轻一拔,竟然手指都掉落了下来。众人看的大惊,没想到这秦三的五毒神掌还真的有这般威力。

    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人在拔手指的时候,左手已经完全挡住了右手,挡住了众人的目光。

    苏墨撒看到此处,脸色一片灰暗,完了完了,这秦三如此厉害,一章把这人打的头发脱落血肉模糊不说,竟然手指也真的掉了下来,自己一定是打不过他了。

    只有秦仙儿眼中一直闪烁着玩味的笑容,盯着秦枫的目光愈加的明亮。

    秦枫对着那人无比正经的说道:“中了我的五毒神掌,已经无药可救,你还是早点回去买棺材准备后事去吧!”

    那人“啊”了一声,转身就向外面跑去,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秦枫又转身看向了在一旁耸拉着脸的苏墨撒,说道:“苏公子,你看我们之间的比试,还用的着继续吗?”

    苏墨撒讪讪一笑,不敢直视秦枫的眼睛,低声说道:“没必要了,没必要了,我打不过你的!”

    秦枫“哦”了一声:“那我现在,是不是有资格接受仙儿姑娘的邀请,去做仙儿姑娘的入幕之宾呢?”

    苏墨撒脑袋都要缩到脖子里去了,此时他的心里,对秦枫有着无限的敬意,同时又有着些恐惧,想起自己竟然那般的得罪过他,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他静了静心神,这才低眉顺眼的说道:“那自然是可以的了,秦公子武功盖世,这天下间若说能配得上仙儿姑娘的,我看也就秦公子一人而已。”

    秦枫得意异常,脑袋都要翘到了天上去,他在苏墨撒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仙儿姑娘,现在应该没有人反对我看你的真正面容了,你看,咱们是到你的闺房呢,还是到你的闺房呢?”

    秦枫异常兴奋的冲着秦仙儿说道。

    众人全部都亲眼看见了他那一章的威力,哪还敢在过来跟他找不自在,所以,在秦枫此话过后,竟然一个说话的也没有。

    秦仙儿轻轻走到秦枫面前,一种少女特有的体香传入秦枫鼻中,令秦枫陶醉不已。

    “既然如此,就请秦公子随我进去吧!”

    说罢,便带头向妙玉坊内走去,秦枫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对萧曲的频频打来的眼色视而不见。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秦仙儿这小妞为什么非要跟自己单独聊聊?

    总不会是真的在垂涎自己的美色吧?

    虽然,这个可能已经占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但还是有那么百分之零点一说明这妞有问题不是?

    为了少爷的安全,就算是牺牲了自己的清白又有何妨?谁让他是自己的兄弟呢?

    哎呀呀,我实在是太伟大了!

    秦枫再次陷入无限意中!

    在一众才子满脸羡慕嫉妒恨外加一脸惊惧的目光中,秦枫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前面,好像打了胜仗的小公鸡一般,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秦仙儿施施然的跟在秦枫身后,眼中那冲满玩味的笑容丝毫不见减弱,反而有越来越盛的趋势。?在秦仙儿的指引下,二人走进一个房中,秦枫四处看了看,只见房中虽布置的非常简洁,却总有一种怡人的芳香不断扑入鼻中,令人沉醉不已。?看来,秦仙儿并没有忽悠自己,这就是秦仙儿的闺房了,秦枫跟这位名震金陵的第一花魁共处一室,却也没有丝毫害羞不适的感觉???当然了,以他的脸皮,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知道害羞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大咧咧的进入房中,毫无顾忌的往桌前一坐,便转过身来,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起了秦仙儿。?秦仙儿轻轻关上房门,对秦枫那**裸的目光视而不见,娇声笑道:“公子果真好手段呢,仙儿实在是佩服不已,还请公子告之公子的真实姓名,以便仙儿膜拜之…”

    此时,秦枫手中黑碳尚还没有来的及擦洗,他见秦仙儿似笑非笑,似是对自己了如指掌的样子,心中叫糟,事情不妙,戏要穿绑了。?都怪甄建这小子演技太差,不然就凭我能拿奥丝卡男主角的实力派选手,怎么可能会有事情败露的危险?秦枫心中愤恨不已,嘴上却依旧笑嘻嘻的答道:“咦?仙儿姑娘此话怎讲?刚刚不是才说过的么,我姓秦名三吖?”

    仙儿听到秦枫此话,脸上悠然变色,满脸哀怨的看着秦枫,低声说道:“莫不是公子是嫌弃我这个风尘女子,竟是连真实姓名也不肯告诉仙儿么?”

    ?秦枫见她眉头微皱,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再没有了之前的顾盼神飞,倒是有点像被遗弃的小媳妇一般。?这人和外面那些狗屁才子们说话的时候,运转自如谈笑风生,此时在自己面前竟又是这般自怨自哀,自悲自怜。?先不说别的,仅凭她的这般作态,这天下间又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这力,实在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

    秦枫顿了顿神,凝神思考了那么一下,然后义正言辞一本正经的说道:“仙儿姑娘此言差矣,不,不仅仅是差矣,简直就是大大的不对了!”

    哼哼,想跟我玩嘴皮子是吧?小爷我还从来没怕过谁呢,你把你忽悠晕了,小爷我就勉勉强强吃点亏,让你儿子跟我姓!

    只是,看来这封建社会就是害死人呐,这种地位不平等的思想,在秦仙儿这种人的脑海中,竟然也是根深蒂固?看来,还需要咱这个穿越者多加教导才是!

    果然,秦仙儿被秦枫的论调所吸引,不由自主的问道:“哦?不知公子此话又作何解释呢?”

    秦枫收起了那笑嘻嘻的笑容,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深沉的望了望那湛蓝的天空,颇为忧郁的说道:“敢问仙儿姑娘,这风尘女子与良家女子又有什么不同?同样是两个肩膀扛这一个脑袋,同样都是活在这一片清明的天空下,同样有着自己的思想,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同样都有着生理周期,你倒是说说,她们究竟有着什么不同?”

    秦枫努力思考着这时间女子的共通之处,一不小心把最后一条都说了出来,不由得后悔不已,在这种天仙般的女子面前,说出这种话,那绝对是一种**裸的?渎??不过,既然都已经?渎了,我干嘛不?渎的再深刻那么一点呢?直接把生理结构描绘出来多好!

    秦仙儿彻底被秦枫了,不对,是被秦枫这么奇怪的论调吸引了,她没想到这个总是嬉皮笑脸的小家丁竟然跟自己谈起人生来了,不过这种奇怪的言论,还真的没听过呢。

    秦仙儿看着秦枫,竟然有种摸不透眼前这人的感觉,他明明就站在自己眼前,自己却看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也猜不透他想要做什么,忽而嬉皮笑脸没个正经,厚颜无耻到让人汗颜,忽而又严肃谦谨令人深思,这在她有生以来,还真是从没有过的事情,这让秦仙儿很是恼火!

    以前什么男人在自己面前不是如同**的羔羊一般,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思想自己一眼就能看穿,偏偏眼前这人,给自己梦幻般的感觉。

    所以她即便是对秦枫的言论好奇了点,却是一点都不愿意输给他,她不甘的看了秦枫一眼,哼哼道:“就算是你说的那般,那有如何,风尘女子与良家女子就是不同,最起码,良家女子不用遭受世人白眼,不用担心自己的终身,不必被男人任意玩弄,你说,这还不够吗?”

    秦枫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玩弄,真是弄的他很不舒服,世界上不止是有那样的衣冠啊,像我这样忠厚善良急公好义见义勇为的男人虽说是少之又少,但是有最起码的良心的人还是不在少数的,这姑娘看起来那么阳光漂亮,怎么内心就那么阴暗,世界观那么悲呢?

    难道,这位也是人前笑嘻嘻,人后泪汪汪喜欢明媚的忧伤那么一下的主?果真是人不可貌相,连我都差点被她蒙蔽了!

    秦枫见这姑娘跟自己较劲,把自己定义的那么卑微,却也是有些替他感到悲伤,向自己这样无家可归死了都要流落异乡的人都整天无忧无虑,混吃等死,她这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又有什么可自卑的呢?

    他再次叹了口气,这次却是发自内心的说道:“仙儿姑娘,如果你自己都是这般的看待自己,那就休怪别人也这样看你了,要想别人看的起你,首先,你就得看的起你自己!”

    他顿了顿,虽然知道这种生活在封建社会的封建思想不是自己能够改变的,他还是忍不住的说道:“你自己想想,先不说其他地方的,只在这妙玉坊内,你的那些姐妹,她们难道都是自愿的么?绝对不会是,都是被生活所逼,被现实所迫,她们或许要养活家人,或许要给家人看病,但是身无所长,只能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换做自己生活在这世间的权利!”

    在这一瞬间,秦枫想到***,想到了十大名妓,想到了柳如是,又想到了李师师!这都是哪跟哪啊!秦枫脑袋乱糟糟一团,反正历史上有点名气的,都在这一瞬间被他在脑海中过了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