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2章:约战
    “进房?”

    秦枫故作惊讶,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一般,向后连连退出了十几步,口中惊叫道:“姑娘请自重,怎么能如此草率的就进房呢,我可是个正经人!这样做实在是情理难容,而且也违背了我的道德底线了——哎呀呀,真是糟糕,我忘记套了!

    秦仙儿哑然失笑,听到他说的话,脸上羞红一片,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套套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她心中轻呸一声,你是个正经人,我便是人尽可夫了么?

    不过对这人的脸皮,秦仙儿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冲着秦枫妩媚一笑,嫣然道:“公子真坏,这么欺负仙儿,仙儿只是要兑现承诺,让你看到仙儿的面容而已,只是,也只能你自己看哦!没想到你却如此做坏!“这丫头这是撒娇呢?

    秦枫却有些承受不住,自己这是为少爷打秋风来了,属于跑龙套的,要是最后自己成主角了,怎么对得起少爷,怎么对得起少爷对自己的信任?

    闻听秦仙儿的话,大厅中的众才子们那是一个个的羡慕不已,看见仙儿姑娘的面容,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要知道,仙儿姑娘的面容那绝对是无数男人扶墙手抖的解决生理问题时的幻想对象。BαΝΖΗú~零0一~COM

    秦枫却是连连推辞了起来:“承蒙仙儿姑娘看的起,只是小子这次是随我家少爷而来,而且,小子我这点微末才能全部都是授之于我家少爷,我家少爷一向都是对仙儿姑娘仰慕的很,不知道仙儿姑娘?????!”

    秦枫一边说着话,一边冲着一旁的萧曲猛打眼色,萧曲会意,赶忙跑上前去施了一礼厚脸皮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此话,萧曲转图看向了秦枫,偷偷给秦枫打可个眼色,这才装模作样的说道:“秦三,你先在这等着,我去仙儿姑娘房中,去去就来!”

    秦仙儿却是好像没有听到萧曲的话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眼含幽怨的看着秦枫,她眉目如画,笑容中带着点点的春意,似是不胜娇羞。

    她漫步走到秦枫身前,身体和秦枫靠的极近,眼中有着几分玩味,胸前那道沟壑尽在秦枫眼底,轻启朱唇道:“哦?公子就如此看不起仙儿吗?竟然连看都不想看仙儿一眼!”

    萧曲尴尬不已,这秦仙儿明显是只对秦三又意思哈,自己刚才站出来又算怎么回事?

    秦枫嘻嘻一笑道:“仙儿姑娘美若天仙,光看身材????!”

    秦枫在秦仙儿胸前狠狠的扫了一眼,咽了口口水,这才接着说道:“光看身材,就知道要比我家大小姐要胜上几分,小子我怎么会看不起呢,实在是因为小子我身为家丁,身不由已啊!”

    “不过,如果仙儿姑娘愿意的话,咱们倒是可以私下里探讨探讨!”

    秦枫见这小妞狐媚的样子,对这小妞也大感好奇了起来,这么多的有权有势的公子哥你不去,偏偏缠着我这个小家丁不放,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贱难防,若是这小妞垂涎自己的美色,想到房中把自己一网打尽,自己又双拳难敌四手,不经意下,那怎么对得起少爷对自己的一番厚望?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你一个小小家丁怎么有资格做仙儿姑娘的入幕之宾?竟然还敢口出猥琐,私下?我倒想知道,是怎么个私下法?”

    苏墨撒实在是忍耐不住了,自己一出场就灰溜溜的去了,此时这小家丁竟然如此被仙儿姑娘如此青睐?想自己堂堂将军公子的身份再次,怎能被这家丁占尽了便宜,当下便跳出来大声呼喝道!

    秦枫一笑,转头看向苏墨撒:“怎么,苏公子可是感觉有哪里不对?那你又想怎么样?”

    苏墨撒怒气冲冲的说道:“哼哼,你若想进得仙儿姑娘房中,得先问过我的拳头和我手下的这帮兄弟再说!”

    往大公子说着话,用力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手下的奴才同时站了起来,凶神恶煞的看着秦枫。

    秦枫浑然不惧,却没有接过苏墨撒的话,而是反问道:“不知苏公子可曾听过名震金陵的四大侠?”

    苏墨撒说道:“听过,哪有这么样?”

    秦枫嘿嘿一笑:“那你也应该听说前几天我家二小姐和夫人被四大侠掳走的事情了?”

    苏墨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秦三竟扯些这么多没用的干什么,但是他本无心机,哪里会是秦枫的对手,所以此时,也只能被秦枫牵着鼻子走了:”

    听说过,那又怎么样!”

    秦枫笑容越发的奸诈,再次问道:”

    那你知道为何今天我家大小姐为什么会安然无损的出现在萧家吗?要知道,四大侠,名镇金陵,采花上百起,奸**女更是不计其数,但是,我家大小姐被他们捉住以后确实一点事情没有,几知道是为什么吗?”

    苏墨撒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用力的想了好大一会,这才问道:“为什么?”

    秦枫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是一本正经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掌,俨然道:“因为我的五毒神掌,中了我的五毒神掌的人,常见现象为头发脱落,血肉模糊,手指也会一根根的脱落,三十天后才会全身腐烂而死!在我的五毒神掌面前,什么四大侠四大恶贼的,全部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苏墨撒骇然:“你,你练过武功?”

    秦枫神色更加正经,点了点头,说道:“有我,萧家好!有我,萧家妙!”

    苏墨撒骇然过后,竟然是大大的惊喜起来,他拉过秦枫的手,口中直呼:“你竟然会武功?快快,来陪公子我过两招!”

    秦枫莫名其妙的说道:“你,你不怕我的五毒神掌吗?”

    苏墨撒哈哈笑道:“我自小开始习武,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一双无敌霹雳腿练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岂能被你几句大话吓了过去?废话少说,赶紧出来过本公子我过两招!”

    这个,秦枫还真是没有想到,这苏墨撒竟然还是个武痴!

    秦枫一把甩开了苏墨撒拉着自己往外走的手,颇为为难的说道:“这个,恐怕不太好吧,我的五毒神掌,现在还没到炉火纯青的至高境界,若是不小心伤了你,将军大人可不会轻易放了我!”

    苏墨撒怒哼一声,背起了自己的双手,自负的说道:“你若是说刚才仙儿姑娘是在侮辱你,那现在你就是在**裸的侮辱我了,就凭你,也能伤的了我分毫?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看来,这苏墨撒不是疯子,就是缺心眼,见了个说自己会武功的就非要拉着人比试两招,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么?

    秦枫自然是不肯真刀真枪的跟他比试的,先不说他根本不会丝毫武功,而且不知道这苏墨撒是不是就只是个花架子,就只看这块头,就知道肯定整不过人家,他瞥了苏墨撒一眼,说道:“能不能伤的了不是让你用嘴皮子说的!虽然我也很想亲自动手和苏公子你过上那么几招,但是吧,你先好好想想,你身后整天跟着那么一大堆的奴才,而且将军大人也默许了,这明摆着就是要护着你不让你受丝毫伤害呢!现在你却要自己动手,难道你想回家后让你老爹揪着耳朵大骂不孝?”

    苏墨撒动了动嘴,刚要说话,秦枫却是抢先接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苏将军他脾气如何,但是我要是有这么一对小弟然后打架还自己冲在最前面的话,我老爹肯定会先让我跪上那么三天的搓衣板,然后再挂在悬梁上鞭打三天,最后还有三天不让吃饭?当然了,如果我真有那么一堆小弟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苏墨撒听着秦枫的话,脸色紫青一片,越来越难看,又想起了自己老爹的手段,禁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他贼眉鼠眼的向身后的门口处望了一眼,深怕自己老爹的暗探会深藏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正监视着自己,再也没有了刚才趾高气扬异常嚣张的气势!

    秦枫心中暗笑,却是装模作样的接着说道:“既然苏公子你现在不方便出手,但是现在却又极想知道你我之间到底孰高孰低,我看不如这样吧,我们出去,我在你面前亲自让你看看我五毒神掌的威力,到时候你若是仍是执迷不悟,还要坚持与我动手的话,那我秦三必当二话不说,而且必定是手下毫不留情!”

    还不待苏墨撒说话,旁观的众才子已经轰然叫好,谁都想见识一下这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立的五毒神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威力.哎呀,这么看来,无论是人还是文人,骨子里都是有着那么一点暴力的倾向的,只是看着暴力到底是发生在身上罢了,只要与自己无关,其他的逗是浮云。

    苏墨撒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秦三的话,实在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他迫切的想知道秦枫口中那五毒神掌的威力,伸手再次拉住了秦枫,拽着秦枫再次要向门口走去!

    秦枫当然不乐意了,本来好好的艳色桃花事件,现在竟然有逐渐演变为黑色血腥暴力的趋势,这让他如何能够甘心的。

    秦枫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对着苏墨撒疑惑的眼光解释道:“是这样的,因为五毒神掌乃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的毕生绝学,而我现在年纪尚小,所以每次使用的时候,都得好生的准备一番,你现在这等我一会,我去去就回!”

    苏墨撒不耐烦的说道:“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比个武都要唧唧歪歪磨磨唧唧的,快点回来,不然老子我可真就管不了发起飙来,可不是你能受的了的!”

    秦枫把拍的响:“这个你放心,在江湖上混的,除了义气,就是咱的名声了,你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

    说完此话,跟萧曲打了个招呼,然后拍了拍自己刚收的小弟甄建的脑袋,头也不回的就出了妙玉坊,向着夜市中的茫茫人海走了过去。

    秦仙儿看着秦枫离去的背影,笑的花枝乱颤,越加的肯定,此次的任务,非选这个小家丁不可了呢!

    秦枫带着自己的小弟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妙玉坊,来到了秦淮河边的夜市之中。旁边的甄建诚惶诚恐的看着秦枫,紧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秦枫看着街边不停叫卖的小贩,突然对甄建说道:“你真的决定要拜我为大哥了?”

    “是??是的!”

    依旧是诚惶诚恐。

    “那你以后可都得听我的!”

    秦枫理直气壮。

    “我愿意!”

    甄建这句话说的极为肯定。

    “那你以后买东西给不给钱?”

    秦枫开始了谆谆教导。

    “额!”

    甄建犹豫了下,缓缓说道:“给,连小费都坚决给多一点。”

    秦枫“啪”的一巴掌打在了甄建脑袋上:“给,给什么给?这哪像我秦三的小弟?”

    甄建看着怒发冲冠的秦枫,恍然大悟道:“那不给了,连小费都坚决不给,您看,这样行吗?”

    秦枫这才舒展了眉毛,极为欣慰的大笑道:“这才对嘛,这才是我秦三的风格!”

    甄建被秦枫点播一番,内心极为欣喜,他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老大,赶忙走上前说道:“老大,我们现在出来需要准备什么,一会不是还要和那苏墨撒比武的么?”

    这时的秦枫,刚好走到了一个卖染料的小摊旁边,他嘿嘿奸笑了两声,对甄建小声说道:“你去问问,她有没有红色的染料卖?”

    甄建听闻赶忙走到那小摊正前面,有人撑腰,说话都硬气了起来,底气十足:“喂,有蓝色的染料卖吗?”

    秦枫又是“啪”的一巴掌拍在了甄建脑袋上:“是红色!”

    甄建急忙改口说道:“对对,是红色!”

    那女老板见有生意上门,哪还管什么红色绿色的,急忙接口道:“有,有,十文钱!”

    甄建接过了红色染料,却没有要付钱的意思.站在一旁看着秦枫不语。

    秦枫手掌刚要和甄建的脑袋再次亲密接触,却不小心看到了那女老板身后有一只黑色毛的小狗,他眼珠转了转,再次对甄建说道:“付钱,再问问他的狗毛卖不卖?”

    甄建莫名其妙的说道:“老大,你刚才不是教导我不让付钱的吗?”

    秦枫一笑,“此一时彼一时,特别情况特别对待,这还用得着说么?”

    甄建有些迷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迷茫的递过了十文钱给女老板,随口问道:“你的毛,卖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