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61章:智斗众公子(下)
    “陈公子此言差矣,仙儿姑娘是何许人物,你以为像你我一样整天游手好闲的么?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整天陪着我们东拉西扯,依我之见,这件事还是按照仙儿姑娘的意思来的好,否则,累坏了仙儿姑娘的身子,陈公子,您自己想想,那时候您得独自承受多少金陵才子的怒火?哎呀呀,我都不敢想下去了!”

    赵小神棍背着双手,悠悠的说道,看似不经意,可任谁都能感觉到这厮话里的阴险!

    陈世美脸上阴成一片,这家丁口舌伶俐又阴险狡诈,当真是难对付的紧!

    “您好好想想,就在这金陵城里,就有多少才子欲与仙儿姑娘一叙,又有多少想要一睹仙儿姑娘芳容,更别说那最后一个要求了!如果每天都有人要以这三道难题来为难仙儿姑娘,那后果???????!”

    秦枫的声音在此戛然而止,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分析去吧!

    那秦仙儿在整个金陵才子心中的地位自然是不用说了,他陈世美纵然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冒着这天大的危险迎风作战。banzhu001.com

    只是现在被这小家丁逼的是一点办法也无,自己现在可真是搬起石头又砸了自己的脚,被这小家丁挤兑的,那叫一个惨!

    什么?坚持自己的意见?到时候仙儿姑娘被弄的口干舌燥嘴唇干燥嗓子沙哑谁来负责?如果仙儿姑娘再用这个来当做自己不能唱小曲的原因,自己可真是千古罪人了,到时候被千夫指万人骂,这个谁受得了?

    但是就这样让自己退缩的话,面子往哪搁,那么多人看着呢,自己就这样败在了一个小家丁手里,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呐!

    陈世美陈大才子此时当真是个左右为难摇摆不定,有心要急流勇退却又有些骑虎难下,脸色极为难看的站在那里,尴尬不已!

    秦枫一笑,冲着秦仙儿说道:“如此看来,陈公子是对小的的提议没有任何意见了,那么,就请仙儿姑娘接着出题吧!”

    嘿嘿,跟我斗这个,你还是太嫩了点。

    秦仙儿轻斜了秦枫一眼,当真是个妩媚动人,秦枫鼻血差点再次流出,心中大恨,这小妖精,一举一动都好像在老子,少爷,我把持不住了你可千万不能怪我!

    秦仙儿见陈世美依旧站在一旁进退不得,轻轻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由小女子接下来出题了!”

    秦枫大大咧咧的拍来拍自己的,脑袋甩的老高,哎呀,有才也是个大大的缺点呢,我已经极力掩饰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了,没想到还是逃脱不了成为焦点的命运!

    旁边一众才子可不干了,丫的,我就不信你还能对的上来?我看你能对到第几题!

    于是,在七哥还没得意起来之前,周围已经嘘声一片,鄙视的眼神更是数不胜数。

    “秦公子看起来还真是自信的很呢?看来仙儿真的要使出全身力气了呢!”

    秦仙儿娇柔的声音,让在场全部男人想入非非!

    使出全身力气!哎呀呀,香汗淋漓丫!

    只是想试试你的才学如何,才对出第一题,就得意成如此摸样,我倒要看看你你这小家丁到底有几斤几两?秦仙儿心中暗暗计较着,嘴上嫣然说道:“既然秦公子如此自信,说不得仙儿也不能藏私了!”感家还没有真正开始呢!

    一旁的萧曲此时满脸担忧的看着秦枫,人秦仙儿的艳名可不只是靠着琴艺和嗓音打造出来的,诗词曲赋更是一绝,三哥子,你可得点哈!

    秦枫浑不在意,不就是个对联吗,老子还没放在眼里。

    他大大咧咧的站在原地,就干等着等秦仙儿出题了。

    秦仙儿见他竟然如此自大,心中自是大大的不服了,哼,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秦仙儿的厉害,当下,她小手一挥,对着站在她旁边的姑娘说道:“小莲,麻烦你去帮我取下纸笔!”

    那姑娘答应了一声,便进了屋去,不一会,就已经取了纸笔出来,放在桌子上。

    秦仙儿缓缓踱步,纤手轻轻拿起了笔,没有片刻的犹豫,便在纸上挥笔秋毫,款款的写了起来。

    秦枫本来只是在旁边不耐烦的站着,但当他看到秦仙儿伸在自己眼前的纸张时,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秦仙儿,又看了看在一旁干着急的萧曲,又扫了扫把自己和秦仙儿再次围在中心的众多才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众才子此时也是秉神凝息的翘目以待,但看到秦仙儿手中的字后,同时深吸了口凉气!

    那江逸才见此情景,情不自禁的围了过来,待看到秦仙儿手中的字后,也是眉头紧锁,低头凝思了起来。

    那张纸上无它,只是几个娟秀的几个小子静静站立。

    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但是它,使得金陵无数才子愁眉不展!

    哼哼,这个对子我已经用来为难了不知道多少的才子佳人了,我看你怎么对的出,想看我的面容,你真以为就那么简单么?秦仙儿心中得意,看向众人的目光中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鄙夷。

    秦枫却是在心中暗骂,你丫的,真是个琴痴了,白天抱着琴,对对子带上琴,那晚上呢?晚上爱爱的时候呢?

    秦枫皱紧了眉头,缓缓开口说道:“不知道有哪位公子能够对的出来仙儿姑娘的这个对子,小子我就先让给他好了!”

    谁知道这句话竟然让众才子更加不满了起来,纷纷对秦枫横加指责,尤其是那陈世美,叫唤的最是欢快。

    “你这家丁忒无耻了点,明明是你自己对不上来了,现在却说要让给我等!”

    “就是,就是,我们自己的机会自己争取,还用得着你让吗?简直就是臭不要脸!”

    “哼哼,刚刚还把拍的那般响亮,没想到此时却像乌龟般畏首畏尾,对不上来还不肯承认,你这是逼着我们用脚趾头鄙视你呢!”

    秦枫无语?????本来就是想给你们个机会的,哎呀,没想到金陵真正的才子死哪去了?这种对子都对不上来?

    秦枫清了清嗓子,面容庄重无比正经的对着秦仙儿说道:“仙儿姑娘,你出这么个对子来考校我,是对小子我裸的鄙视么?”

    秦仙儿不清不淡的说道:“不知秦公子何出此言?仙儿绝无此意!”

    秦枫再次无奈叹气,伸手指了指秦仙儿,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您美人家出这么个简单的对子,不是鄙视我又是什么?”

    秦枫顿了一下,看了看义愤填膺的众才子,这才说道:“既然没人对的上来,那小子我还是当仁不让了!”

    秦枫脱口说道:“种花种好花种种种种成种种香!”

    瞬间,周围鸦雀无声!

    让我们几十号人干瞪眼的东西竟然让着小家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了出来?这?????这不是真的吧?

    秦仙儿这次可是把惊讶写在脸上了,她顿了半天,仍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引以为豪的对子在这家丁眼里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过了半晌,秦仙儿才缓缓说道:“秦公子才学盖世,仙儿无比佩服,不瞒公子说,今天公子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仙儿受了无数次的惊了呢!”

    秦枫寒了一个,喂喂,姑娘你说话不要带着那么严重的歧义好不,是受惊?还是受精?拜托你说清楚点,公子我可是个正经人。

    不过这秦仙儿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佩服自己,这还是让秦枫小小的得意了一把,我故作谦虚的拱手作揖,口中连连说道:“岂敢岂敢,承让承让!”

    秦仙儿听他如此奇怪的言论,不禁讶然失笑!

    陈世美率先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按耐不住,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伸手指着秦枫,大声怒骂:“你这无耻小人,肯定是在哪里听了这对子了,不然,就算你能对上来,又怎么可能如此之快?”

    秦枫浑不在意,嘻嘻笑道:“你对不了那么快,不代表别人也不可以吖,那只能说明陈公子你反应太慢了而已!若你不信,就由你出一题,七哥我要是是么,十秒内对不出来,就算我输!”

    陈世美见他气势汹汹,一点心虚的意思也无,心中已然多了几分胆怯,但是既然他已经提出来了,自己怎能退缩?尤其是在仙儿姑娘这等佳人面前。

    他手心满是汗水,闹钟不断思索着自己在书中看到过的千古绝对,忽然,双手一拍,有了!

    “寄寓客家,寂寞寒窗空守寡!”

    这就是陈大公子想出来的千古绝对了。

    只不过是全部空宝盖!

    周围才子们听到陈世美的对子,眉头再次紧缩,愁眉再次不展!

    秦仙儿也是静静的思考了起来。

    秦枫听了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这个,也敢拿出来献丑?身为穿越人士,连这种题都对不上来的话,那么多的穿越文就算是白看了。

    陈世美一声冷笑:“你在那仰天狂笑又有何用?若真有本事就先把对子对出来,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

    秦枫长笑不止:“这有何难?”

    继而,在众人惊讶崇拜的目光下,缓缓说出了石破天惊的几句话:“芙蓉若荷,苍茫薄暮苦葬花波涛汹涌,江河湖海浪淘沙倘修仙佛,修偕佳侣但依僧!敢问陈公子,我这几个联子对的还算工整吗?”

    陈世美脸上冷笑顿时凝结在脸上,一时间堂目结舌,目瞪口呆!

    这小子还是人吗?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对出了我冥思半年不得其解的对子,还,还一下就是三个?

    这,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神呐,赐个小妞赶紧弄死这王八蛋吧!

    陈世美的心愿自然不能达成这时,秦枫刚收的胖子小弟从旁边窜了出来,再次抱住了秦枫的:“大哥,你果真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这些才子在你面前在你面前根本就是个屁啊,不,说他们是屁那就是在侮辱屁了,小弟我对您老人家的敬仰真是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您就如同黑暗中的启明灯,在无尽的黑夜中给了我光明,小弟甄建何其有幸,能拜得如此大哥!”

    甄建越说越是激动,再次鼻涕泪水一块流,然后狠狠的擦在秦枫的裤腿上,于是,秦枫再次悲催了。

    秦枫拼命挣扎,用尽全身力气才甩开了甄建的怀抱,狼狈程度竟然远远高于和萧峰的战斗,现在,秦枫真的很是后悔,没事收什么小弟啊!

    哎呀,甄建?秦枫摇头叹息:“真是浪费了一个“好”好名字。”

    陈世美再次败北,真的是无地自容,看着刚才和还和自己谈笑风生的众才子,此时一个个鄙夷的望着自己,身形很明显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一个个的仿佛都在说着,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这厮!

    陈世美一时间黯然神伤,我被鄙视了么?他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是伤心,最后,似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功于秦枫,没有他,本公子才应该是被众人瞩目的人物,现在我落得这么个下场,全是拜你所赐,秦三,我记住你了!

    然后,陈大公子悄然隐退,和苏墨撒苏大公子并排而立!

    秦枫扯过甄建的衣服,使劲的擦拭着自己的,仍旧不忘抽空对秦仙儿说道:“新收的小弟不懂礼数,让仙儿姑娘见笑了,其实,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很反对搞个人崇拜的,但是我又知道,自己太过于耀眼,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无数的狂蜂浪蝶向我义务反顾的扑来!要知道,我已经很努力的约束自己的魅力了,不过现在看来,我是彻底的失败了!”

    秦仙儿再次被他的无耻厚脸皮雷倒。

    “此人虽说无耻了些,却也是有着真才实学,总是自吹自擂,这也说明这正是他的真性情,仅凭这一点,便可看出他并不是什么伪君子衣冠欺世盗名之辈!看来,此次行动如果靠他,自己还能舒心一些!”

    秦枫自己整蛊搞怪,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别人的算计之中。

    那秦仙儿心中有了计较,顷刻间依然笑容满面:“秦公子果真幽默之极!不过既然秦公子已经对出了仙儿的第二道题,仙儿自当守信,还请公子随仙儿进房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