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59章:妓院风波起
    在一阵鬼哭狼嚎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过后,妙玉坊内再次恢复了清净。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苏墨撒苏大公子见自己英雄救美成功,忍不住的一笑,转身冲着秦仙儿谄媚道:“刚才被那个小畜生冒犯了仙儿姑娘,还请仙儿姑娘你不要生气才好!”

    “苏公子说的哪里话,我身为风尘女子,这种事总是不可避免的!”

    秦仙儿哀叹一声,缓缓的说道,似是倾诉,又似是撒娇,话语中并无半分妩媚,但落在众人耳中却是心中忍不住的一阵酸麻,这妞,声音实在是太勾人魂魄了。

    苏大公子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口,口水再次顺着嘴角潺潺而下。

    秦仙儿忍不住轻笑一声,虽然并没有什么轻蔑的意思,但却让苏墨撒这才从无限遐想意中恢复了过来,苏大公子满是的眼神逐渐清明,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大大的失去了名门之后应有的气概,灰溜溜的搓了搓手,乖乖的站在了一旁,沉默不语。秦枫在一旁早就想踹人了,此时见苏墨撒终于败退而归,忍不住的幸灾乐祸了起来。

    秦仙儿面露微笑,美目四顾,她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人看她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大厅中不管男子女子,皆都呆呆望着她,似被她收摄了心神。    秦仙儿掩唇轻笑,娇声道:“小女子秦仙儿,这厢有礼了。

    那叫做洛远的总督公子率先反应过来,折扇轻拍手掌,朗声道:“在下洛远,见过仙儿姑娘。”

    “在下程瑞年,给仙儿姑娘问好了。”

    见洛远开了口,那程瑞年也是迫不急待的大声说道    “在下柳更生,见过仙儿姑娘——”

    “在下……”

    见数十个公子哥都争先恐后的向秦仙儿献媚,他轻轻推了推萧曲的肩膀。

    萧曲没有反应,依旧是定定的冲着秦仙儿一阵猛看!

    秦枫还不信邪了,看美女真的能入迷到这种程度?啧啧,这也是一种境界,不佩服不行啊。

    秦枫这次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萧曲肩膀上,萧曲这才感觉到了疼痛,轻呼一声,这才清醒了儿过来,见秦枫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赶忙整理了下衣衫,慌忙说道:”

    怎么了秦三,有什么而不对吗?

    “少爷果然够强,够无耻,脸皮的厚度再过两年都要赶上我了。他冲着萧曲偷偷眨了眨眼,嘿嘿笑道:”

    少爷,怎么?对这个小妞有兴趣?“这不废话么,要不为了秦仙儿,干嘛大老远的非要跑到妙玉坊来,你小子现在竟然还敢打断我的思路,在少爷我脑子里,整合仙儿姑娘进行到关键时刻呢!

    萧曲指着秦枫就想破口大骂,但话到了嘴边,又忽然想起自己在斗嘴骂人方面,好像还从来没胜过他,于是哀叹了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当然是有兴趣了,只是···!”

    萧曲看了看门口,接着说道:“你也看到了,那朱公子是什么下场,在这种场合之下,提钱,会被人鄙视的!”

    秦枫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想到萧曲对自己一向都照顾有加,兄弟相待,看他对这秦仙儿如此痴迷,不帮他做点什么,简直天理不容啊!

    “少爷,咱俩打个赌怎么样?”

    秦枫瞅了一眼在一边站立的苏墨撒,满脸奸诈的说道。

    萧曲来了兴趣,好奇的问道:”

    哦?怎么个赌法?“秦枫奸诈的笑容更加明显:”

    我有办法让这秦仙儿把面纱摘下来。咱们就赌五十两银子怎么样?”

    萧家家大业大,五十两银子对于萧曲来说,那当真是连九牛一毛都不如,他自然是不看在眼里的。

    “五十两银子?你有吗?先掏出来我看看!”

    很明显,萧大少爷对秦枫的经济能力有着很大的怀疑。

    秦枫不屑一摆手,趾高气昂的说道:“真是笑话,你觉得我会输吗?”

    说完这句话,再也不理会一脸好奇的萧曲,径直朝  着正在和旁边一众公子才子说话的秦仙儿走去。

    秦仙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二楼走了下来,站在一群公子哥之中,被围在了一群人中间,欢声笑语不断,低喃话语不绝,似乎极为开心的样子。

    秦枫很是光棍的推开了一个个挡在自己前面的人,引得众人一阵抱怨。

    “你是哪家的家丁怎么如此无礼”“有辱斯文,实在是有辱斯文呐!”

    “小小家丁也敢如此放肆,若不是怕在仙儿姑娘面前失了礼数,我等一定把你·····,把你打得连妈都不认识!”

    一瞬间,几乎有数十个公子哥都恨恨的看着秦枫,但自己文人才子的身份在这摆着,不好光天化日光明正大的动手教训,所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秦枫霸道野蛮的挤进了人群,走到秦仙儿面前。

    秦枫的脸皮厚度又岂是他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能相提并论的,他走到了秦仙儿面前,大摇大摆的拱起了手,嘻嘻笑道:“在下萧家家丁兼萧家第一书童秦三,代我家少爷,见过仙儿姑娘!”

    秦枫冲着萧曲的方向一指,接着说道:“那就是我家少爷了!”

    “小姐,原来那个恩公是萧家的家丁,这下我们可找到他了。”

    该听的人没有听见,秦枫的话却尽数落入秀荷主仆的耳里,秀荷兴奋的说道。

    绝色公子皱眉道:“他怎么会到萧家去做下人呢。”

    秀荷道:“他虽有些学问,人品极好,那日那般照顾小姐,怎么他去做下人。”

    萧曲本来正吊儿郎当满脸好奇的看着秦枫在耍什么把戏,此时见秦枫竟然把手指向了自己,更为关键的是,仙儿姑娘的目光也向这边看了过来,我的妈呀,这不是要我命呢吗?我从生理到心里都没做好准备呢!

    慌忙之下,萧大少爷赶忙正襟危坐,满脸正经的冲着秦仙儿一抱拳,朗声说道:“仙儿姑娘,在下有礼了!”

    啊,简直就是衣冠。

    明明已经龌瘥到了极点,此时却做的像一个正人君子一般!秦枫心中暗暗的鄙视了一下。

    谁知,那秦仙儿在和萧曲目光接触的时候,只是微微颔首,算是行礼了,然后就转过了头。

    秦枫早有准备,这秦仙儿在风尘之中什么样的达官贵人没有接触过,又怎么会被外貌平平又好像没什么特长的萧曲所吸引,他微微一笑,刚想继续对秦仙儿说话,那秦仙儿却不是众人高谈阔论去了,而是看向了秦枫,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番,这才缓缓说道:“这位秦公子好胆识,被这么多人一起怒目而视竟然巍然不动毫不变色,小女子倒是佩服的紧呢!“秦仙儿的眼睛深邃灵动,一眨不眨的看着秦枫,的睫毛轻轻颤动,把那妩媚动人的风姿展露无疑。

    身上发出一丝的芳香,飘入秦枫鼻中,让秦枫都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

    这女人果真是个妖精,只是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外加一个眼神,我差点都要失去了心神,秦枫嘴上一点都不含糊,他向前轻走一步,嬉皮笑脸的说道:“姑娘这句话可真是过奖了,古人有云,人至贱则无敌,在下只是守了本分,谨遵古人的教训罢了!”

    秦仙儿哑然失笑,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呢,不过这人说的话,也当真是有趣之极。

    本来,以秦仙儿的见识,是不会把秦枫这等角色放在眼里的,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家丁了,就算是金陵将军公子又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乖乖的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秦仙儿有这个自信,她也有这个资格傲视天下间的男人,若不是现在有任务在身,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跟这么多的衣冠伪君子在这里谈颜欢笑,恐怕有人看她一眼她都会以为是对自己的侮辱亵渎从而痛下杀手。

    但是,现在这个青衣小帽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的小家丁,却是着实引起了她的兴趣。

    刚才在楼上的时候,秦仙儿就已经注意到了秦枫,这个小家丁竟然能够在金陵将军公子的怒目而视下毫不变色,而且绝对不是伪装的,她相信,任何的伪装都不会瞒过她的这双眼睛。

    所以,从刚才出现在楼上,到自己弹唱小曲,这个家丁的表现却是越来越让秦仙儿惊讶,当别人都为自己的出现震惊的时候,这家丁却在左顾右盼,似是对自己浑不在意的样子,在这金陵大地上,秦仙儿还真不敢相信竟然会有男人可以无视自己的身材美貌!

    当别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曲音意境之时,这家丁却是毫不在乎,眼中一直都是清明一片,丝毫不为自己的琴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微笑。眼中,竟然,竟然还有着那么一丝的不屑!

    是的,不屑!

    这是在秦仙儿的琴艺大成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但是秦枫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对自己的技术产生了大大的怀疑。

    现在见秦枫竟然主动上来向自己答话,秦仙儿心中竟然没有跟旁人说话时的那种不耐的感觉,心中竟隐隐有着几分期待,她倒是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资格,竟然敢这么嚣张,竟然敢这么直接的无视自己!

    秦枫心中也是惊奇无比,他原本早就做好了要被秦仙儿漠视甚至直接无视的准备,谁知秦仙儿这妮子竟然这么好说话,这,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秦枫见秦仙儿一直用充满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时,不由的有些身上发寒,心中发冷,眼神在不经意间和他对视的时候,竟然有种胆肝俱寒的感觉。

    秦枫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一定是这女人使了什么妖法!

    想到妖法这个词,秦枫顿时思绪连篇,再想到这妖女妖娆的身材,妩媚的眼神,这女人必定是个狐狸精无疑了,秦枫心中已经对秦仙儿下了这么个定义。

    那秦仙儿依旧嬉笑的与众人说着话,但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刚刚她用了自己独门秘法试探这名为秦三的小家丁,若是一般人看了她的眼睛,必定会迷失心智,但是这秦三就然纹丝未动,竟然就那么微笑的看着自己,而且眼神清明,没有一丝别的男人看向自己时的那种浓重的猥琐。

    秦枫自然不知道这一切,他还有些奇怪,秦仙儿看向自己的目光,为什么越来越诧异了呢?

    “秦公子言吐非凡语出惊人,仙儿倒是佩服的紧呢,试问这天下间,像公子这般真性情的又有几人!”

    秦仙儿见秦枫久不说话,这才娇声说道,声音哀叹婉转,似在可惜她自己怎么就碰不到这么一个如意郎君呢?

    秦枫被秦仙儿那风情万种的眼神看的心中一荡,还好,他也是颇为讲义气的,美色当前,却依旧没有忘记自己兄弟的嘱托。

    “公子这两个字我是真不敢当,这一点微末技巧也只是我家少爷亲自教授,现在多学,实乃不足我家少爷的十分之一,现在倒是让仙儿姑娘见笑了!”

    哎呀,没想到我实在是太伟大了,凡事让萧曲那小子专美于前,却把自己扁的一文不值,我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秦枫又在心中了那么一下。

    至于其他人,此时早就对秦枫的蛮横无理忍无可忍了,这小小家丁挤进了人群中间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一直死缠着仙儿姑娘不放?

    死缠着仙儿姑娘不放也就算了,我们能忍,但是现在,你丫在干什么,你竟然当起了?还想着为仙儿姑娘牵红线?你以为你是红娘还是月老了?

    你把我等置于何地了?

    你让我等情何以堪?

    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不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