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57章:秦仙儿
    秦淮河,古称淮水,相传楚威王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所以凿方山,断长陇为渎,入长江,后人误以为是秦时所开,所以才叫秦淮!

    六朝时成为名门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BαΝΖΗú~零0一~COM隋唐以后,渐趋衰落,却引来无数文人客来此凭吊,咏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一直到了大华,才逐渐复苏,成为了金陵文化中心。

    一直以来,就有个传说,在秦淮方圆十里之内,千万不要随便找事,因为一些名门望族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秦淮河边附庸风雅,没事的时候来各个妓院泡泡妞也是极为方便,所以,你若是在这里嚣张那么一下,得罪的就有可能是朝廷哪位退休的大员!

    秦枫站在秦淮河边,大为惊叹,眼前的景象,跟自己以前所知道的相差太多了、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代,每到晚上,就应该是万家灯火俱灭,千里没有人烟的时候,但,眼前这,灯红酒绿富甲云集,青楼林立,一个挨着一个,画舫凌波,里面不知道有着多少正等着被人蹂躏或者正在被蹂躏的小妞。

    哎呀呀,总之就是异常的繁华就对了!”

    嘿嘿,少爷,那妙玉坊,应该就离我们不远了吧!“秦枫搓着着,看着萧曲嘿嘿奸笑。萧曲冲着前方斜一点的位置一指,极为爽快的说道:”

    诺,那不就是了!“秦枫定睛一看,之间有个三层竹楼,灯笼高挂,人来人往,隔着好远,就能听见各种各样暧昧的调笑声。

    秦枫刚要赞叹少爷淡定的心情,刚才一副急色的样子,没想到到了眼前了,竟然不慌不忙,看来,这堂少爷,还是有那么一点大家风范的。

    谁想还没等到秦枫开口说话,萧曲就飞快的抓住秦枫,推着他就向妙玉坊跑去,边跑边你对秦枫说:”

    秦三,我知道你应该还没接触过什么姑娘,记住,一会一定要淡定,淡定再淡定,千万不要表现出那么一丝的急色,要不然,丢的可是少爷我的脸!“秦枫满脸冷汗,现在拉着我往前冲的是谁哈?

    到了妙玉坊的门口,萧曲才止住了身形,松开抓着秦枫的手,漫步向妙玉坊里面走去。

    “呦,这位公子,您来了,有熟识的姑娘吗,我给您叫下来!”

    一直盯着门口来来往往过客的老鸨子见萧曲衣着鲜华,一看就是有钱的公子哥,见他带着自家的小家丁进了自己家门,赶忙屁颠屁颠的过来套近乎。

    萧曲虽然不常来,但是对于这的规矩还是懂那么一点的,伸手掏出了一锭银子,随手就塞到了老鸨子的胸口,顺手在人家胸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倨傲的说道:“熟识的姑娘倒是没有,要不,您给介绍两个?“老鸨子看见银子,眼睛都亮了起来,妩媚的看了萧曲一眼,娇滴滴的说道:”

    这个就交在奴家身上了,公子您先里边请!“秦枫心中暗呼侥幸,幸好她把我忽略了,要不,一个四五十岁阿姨级别的任务对你撒娇,受得了么这?秦枫跟在萧曲身后,大步的向里面走去,萧曲得意洋洋的冲着秦枫说道:”

    怎么样,秦三,这个你得跟我学着点,到了这里就是烧银子来了,可不能心疼!只要有银子,再漂亮的姑娘都得乖乖的躺在你的身下!“秦枫嘿嘿笑道:“那是自然!少爷说的对极!”

    心里却是不屑一顾,丫的你把那卖艺不卖身的秦仙儿给我砸躺试试?

    萧曲难得见秦枫如此谦虚的样子,还以为他是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有些羞涩,放不开手脚,当下,对着秦枫喋喋不休谆谆教导了起来。

    现在虽然还没有完全到黑夜,但是这里的顾客可不少,有很多一进来就有熟悉的姑娘起身相迎,很明显,都是老客户了!

    秦枫虽然以前没少出没夜总会,但是这个时代的窑子还真是第一次来,一时间新奇不已,东瞅西看了起来。

    只见这里的姑娘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但是没有一个是把身体完全盖住的,果真是如少爷所说,一个个容貌艳丽无比,但是比起娇柔的萧玉若和活泼的萧玉霜,那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所以秦枫还真有些看不上眼。

    萧曲萧大少爷就不一样了,他笑呵呵的一手抱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双手不断的在身上楷着有,满脸的满足。

    他见秦枫在一旁呆立不动,只有脑袋不断的摇摆,好奇的问道:“秦三,你是看不上这里的姑娘吗?我感觉挺好的啊,这里姑娘的质量绝对是金领数一数二的,你放心,赏月的费用少爷我全包了!”

    秦枫挠了挠脑袋,嘿嘿傻笑道:”

    少爷,我还有些不习惯,你自己玩就行了!“萧曲这才恍然大悟,他把一只手从百忙中抽了出来,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我知道了,你以前没来过,自然是不习惯了,没事,以后常跟少爷我来就好了!”

    这秦三既然是个家丁,又怎么会有闲钱来这种地方呢,说不定还是个童子鸡呢,哎呀,实在是我的疏忽!

    秦枫真的是无聊到了极点,不断研究着这里形形**的人群,忽然他脸色一顿,目光定格在了一个地方。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顺着秦枫的目光看去,只见今天刚刚去过萧家逼婚逼宅的苏墨撒苏大公子正在一个桌子旁对着两个姑娘上下其手,模样**至极,旁边坐着的金陵第二书生江逸才也是一个德行,色迷迷的盯着人家姑娘的,只是好像有什么顾忌似得,不敢下手的那么明目张胆!

    秦枫走到萧曲身边,拍了拍萧曲的肩膀,见萧曲疑惑的看向自己,秦枫才像苏墨撒那桌怒了努嘴!

    那边的苏墨撒此时好像也看到了秦枫,顿时恶狠狠的看着秦枫这边,好像随时都会有扑上来大干一场的可能!

    萧曲也满脸怒气的看着苏墨撒,妈的,斗诗我玩不过你,打架还怕你不成?小爷我脾气上来了,管你是谁家的公子!

    秦枫看着义愤填膺的萧曲,无奈的笑了笑,你以为你身怀绝世武功还是怎么着了?竟然想两个人挑人家十来个,脑袋进水了吧?

    那苏墨撒虽然看见了秦枫他们,但好像还是有着什么顾忌,没有立马跑过来大发雷霆,只是恶狠狠的盯着这边,仿佛跟他们俩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般,一会看看萧曲,一会看看秦枫,连对手中的美女上下其手都忘记了。

    不过虽然被苏墨撒这么裸的盯着,秦枫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怯意,老子打架从小玩到大,尤其是手中的一块板砖给无数人的脑袋开过瓢,几乎已经到了一砖在手,天下我有的至高境界,怎么会被你们几个小小家丁吓唬住!

    至于旁人,那自然是不会关注这两个已经红了眼的人,每天为这里的姑娘争风吃醋的多了去了,也没什么新鲜的,只要不出人命就行,所以其他人也都是该玩的玩,该喝的喝,把怀中一个个娇艳如花的美女弄的娇喘吁吁嗔怪不已。

    就这样,两人是大眼瞪小眼,好像是在比谁的眼睛大一般,后来,苏墨撒的十几个手下也参与了进来,气势汹汹的一起冲着萧曲干瞪眼,只是没有老大的吩咐,也不敢私自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江逸才在看到秦枫以后,脑袋早就缩到了桌子底下,畏畏缩缩的不敢看秦枫一眼。

    真是说大话吹害死人呐,绕道而行,师生之礼!啧啧,我都无话可说!

    渐渐的,众人的目光都被他们这两群人吸引了过来,并且迅速摆开了围观的架势,竟然也是跟苏墨撒一般,放弃了对着手中的姑娘动手动脚,一个个的对着秦枫和苏墨撒他们品首论足,啧啧感叹。

    “哎呦,这又是为哪位姑娘较上劲了?”

    一位左拥右抱的仁兄满脸好奇的冲着旁边的一位姑娘问道。

    “啧啧,看来今天还真没白来,不仅有姑娘,还有好戏可看呐!”

    这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你被十几个人一块瞪着试试,不吓得裤子就不错了,哪还有闲工夫在这瞎扯淡。

    “恩恩,依我之见,他们必定是打不起来的,毕竟大家都是斯文人,何必动刀动枪的呢?”

    一位手拿折扇一身白衣才子模样的人也对着身边的人侃侃而谈。

    看来,这些公子少爷天天过的都是姑娘天天有,热闹不常看的悲催生活。

    秦枫刚想站起身来驱散人群,闲着没事去做些爱做的事情多好,在这瞎起什么哄呢?把老子当成耍猴的了还是怎么的?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尖锐的喊叫声响了起来,“看,快看,是仙儿姑娘出来了!”

    此话一出,全场死一般的安静,估计蚂蚁爬的声音都能听见了,过了片刻后,众人才从发呆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继而,发出雷霆般的呼喊声,震耳欲聋,响彻天地!

    “秦仙儿·····,秦仙儿!”

    只是,在众口一心的广大粉丝下,总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也可以说是脑袋被驴踢了的人物!

    “啊!天哪,真的是仙儿姑娘吗?我不是在做梦?”

    “我草,你恰我干什么?”

    “哦。不好意思,在下只是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而已!真的很疼么?”

    “废话,你恰下你自己试试!”

    “那看来我就不是在做梦了!”

    ·······秦枫早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转头向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作为一个标准合格而有文化的金牌流氓特工,他的欣赏能力可是非同一般,对美女的分辨能力更是非常人可比,只要是在他方圆十里之内,他几乎就能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美女的级别,三围,以及是不是在生理周期之中,当然,遇到凤姐的那次除外,在十米开外了嘛!

    但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十米之内,但秦枫却郁闷的无以复加!

    为神马什么信息都感觉不到!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被那层薄薄的面纱所阻挡,似梦似幻,    似真似假,她明明就在眼前站着,却让人感觉像是远在天边一样飘渺虚幻,无论怎样,都无法触摸的到!

    几乎所有的男人,无论是大呼小叫的,还是恰着的,都在和唐焉儿的眼神触碰下,变的呆呆不语,比之刚才听到秦仙儿来了那句大喝声后的表现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场,只剩下了被那些人拨拉的浑身发软的姑娘还有呼吸,一个个的充满幽怨的看着先前对自己百般的大爷!似乎在嗔怪这些大爷们喜新厌旧的太过于直接了点。

    现在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分,之见妙玉坊外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各种欢声笑语,各种**声络绎不绝,只是在这妙玉坊内,一众人等却是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呆愣愣的,一动不动,两相对比之下,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如此多的男人为之疯狂,若是解下了面纱,若是脱下了衣衫,不知道该有多少男人甘心为她精尽人亡了,哎,果真是红颜祸水啊!秦枫心里恶意的揣测着!

    只见二楼正中间,俏生生的站着一个曼妙身影,神情妩媚,身形妖娆,自然是秦仙儿无疑了!

    秦枫心中冷笑,怎么是个美女都喜欢这套,戴个面纱,玩玩暧昧,反正就是不让人看见她的脸,似乎只有保持神秘才能保证自己巍然不动的崇高地位!

    举凡是个花魁,都不愿轻易让人见到自己的容貌,玩神秘,玩暧昧,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眼球,跟秦枫之前所见的炒作手法异曲同工,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秦仙儿也不说话,只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顶盘旋,又似在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陇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

    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一阵悦耳的女声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心事般,轻柔温婉,将这词中幽怨,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是前朝大宋著名词人柳三变做的一词,词牌名做《曲玉管》柳三变,乃是前朝词曲大家,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许。其词缠绵徘徊,旖旎近情,乃是词中的极品。

    此时这词由秦仙儿唱来,琴音相和,意尤隽隽永,似有一股说不出的忧愁,融入了这词的境界中。

    妙玉坊里原本嘈杂吵闹的人群此时安静之极,秦仙儿一曲完毕,大家仍旧沉浸在那美丽的境界中,久久未曾回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