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54章:黯然的秦三
    萧玉霜看到秦枫这副样子,有些不乐意了,这是什么表情,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蔑视嘛!

    一瞬间,对秦枫刚才还替自家大小姐说话而产生的好感,消散无踪影,怎么看这家伙还是那样的可恶。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

    她气冲冲的跑到秦枫面前,伸手指着秦枫的鼻子大声怒喝道:“秦三,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不懂还不能问问吗?你干嘛摆出那副不耐烦的样子!”

    萧玉霜小脸气的通红,模样说不出的娇俏可爱,秦枫看了,心里有些好笑,也不与她辩解,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冲着萧夫人弯腰说道:“夫人,秦三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完全是为了我们萧家以后的繁荣昌盛着想,绝无半点不轨的企图,对于大小姐出嫁这件事,您一定要三思,三思,再三思啊!”

    秦枫表情严肃,那模样更是无比的正经,字字诚恳,好像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一样!

    只是心里却在偷笑,嘿嘿,忽悠不了你?你以为我金牌业务员是白叫的吗?

    萧夫人陷入了沉默之中,“这秦三说的句句在理,倘若玉若若是出嫁了,我萧家肯定会惹众多对玉若有企图之人,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暗中打击我萧家,到时却又该如何应对?若是玉若一直在我萧家,旁人就算是再不坏好心,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找我萧家麻烦,因为他们都在互相牵制着,谁都不敢犯众怒啊。再者说远在帝京的秦家听到了也会来兴师问罪!”

    她看了看秦枫,又看了看仍旧是气呼呼嘟着嘴的萧玉霜,最后目光定格在萧玉若身上!

    萧玉若的眼神却仍旧在秦枫身上没有收回来,她看到秦枫冲着自己不断的打着眼色,她冰雪聪明,怎么会不明白秦枫的意思,当下,一下冲入萧夫人怀中,哭泣道:“娘亲,玉若谁都不嫁,玉若要永远陪伴在娘亲身边!”

    萧夫人看着自己娇柔的女儿,听着女儿发自肺腑的话语,一时间也是悲从心来。

    老爷去世之后,一直由她自己苦苦支撑着偌大的萧家,还算幸运,孕有两女,倒也不算孤独,大女儿倒是聪明伶俐,文采非凡,只是可惜是个女儿身,为人又比较乖巧娴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她与旁人争论过半句,小女儿更是娇俏可爱,只是不通世事。要不然,萧家这么大的家业也不会沦落到被人欺负上门的地步。

    萧夫人是越想越悲,一时间又是伤心难过,又是心疼怜爱,她忍不住轻轻的拍打着萧玉若的后背,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着萧玉若说道:“玉若乖,你若是谁都不嫁,那岂不是为娘的害了你,等到你遇到了你的意中人,恐怕到时候哭着喊着要嫁的,就是你了??????;只是现在,我们还真就谁都不嫁了,我看谁还能真的把我萧家怎么样?”

    萧玉若听了娘亲的话,脸上顿时羞红了一片,她偷偷的冲着秦枫的方向瞥了一眼,掩面羞道:”

    娘亲,连你也欺负人家?!“秦枫心中大悦,但是,看着他们母女情深,自己不禁的也有些感慨。

    秦枫想起了过去的他自己那段人生,自小作为孤儿,从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魂穿到这个世界后也没体会到多久的家庭之爱便上山学艺。想着想着,眼泪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就掉了下来,趁旁人没看到之前,秦枫赶紧毁灭证据,把眼泪擦干,四十五角度,仰望了下天空。

    眼神不经意间一扫,竟然发现萧玉霜那小妮子竟然也是眼圈微红,很明显,在强忍着眼泪往下掉。

    有情况,这小妞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说,是有属于自己的悲伤。

    过了好大一会,萧玉若这才脱离了萧夫人的怀抱,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

    这女人的脸,六月的天呐,刚才还乌云密布梨花带雨的,才这么会的功夫,就已经拨开乌云见明月阳光灿烂了?不可理喻,实在是不可理喻之极!“秦枫心中暗暗诽谤。”

    秦三,你过来“恢复过来的萧夫人再次回到了那种风轻云淡的性格,冲着秦枫淡淡的说道。

    秦枫心中跳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夫人叫自己是什么事,论功行赏嘛!

    就是不知道会奖励自己什么?要是她看上自己英雄潇洒风流倜傥而且为人忠厚老实刚烈正直,执意要把萧玉若许配给自己,萧玉霜当妾侍生理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呢。“秦枫心中异常风的想到。

    看到秦枫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也没有听从自己的命令道自己身前,而是像上次一样,脸上显现出那种**又猥琐的可恶笑容,萧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中暗道:“这秦三,无论样貌才华,聪明机智,都是一等一的好,只是,人品,好像太过猥琐了些。

    萧玉若看着秦枫嘴角的口水,口中轻呸一声,登徒子果然还是登徒子,就算是有了天下第一的才华,还是个无耻的登徒子,可是,自己为什么看到他的人,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会忍不住的高兴气起来呢?

    萧玉霜则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个不要脸的贼,竟然又一次在娘亲面前流口水,真是丢人,简直是太丢人了。

    因为秦枫是背对着那些家丁丫鬟,多以他们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偶像流露出的这般猪哥的笑容,他们也不会相信,一向风流倜傥云淡风轻七哥竟然也会有如此白痴的时候。若是早知如此,恐怕会更加的崇拜的吧!

    神马?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才是真性情好男儿!一般的伪君子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影响自身形象的事来吗?

    最后,在后面的萧峰生怕萧夫人发怒,这才替秦枫着急了起来,他急匆匆的冲着秦枫喊道:“三哥,你发什么呆呢,夫人叫你呢!|”秦枫发“啊”了一声,这才从无限意中惊醒了过来,他先是擦了擦自己嘴上的口水,然后茫然四顾,最后才看向萧夫人,极为淡定的说道:“夫人,刚才小人我大战一场,实在是费心费力费口舌之极,所以有些口干舌燥,这才有口水湿了下唇,失了礼数,还请夫人不要见怪才好!”

    众人见他这一副义正言辞无比正经的样子,要不是了解他的为人,还真要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了。

    还好萧夫人对于这厮的无耻已经早有领教,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她嘴角显现一抹轻笑,冲着秦枫轻轻的说道:“秦三,这次你可是为我萧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再不奖赏的话,必定会寒了下人们的心,以后谁还敢再为我萧家卖命?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答应的,我萧家一定不会推辞!”

    秦枫想也不想,便脱口答道:“我要您????;!”

    还不等秦枫把这句话说完,萧夫人已经勃然大怒,她满脸红晕,猛的向后退了一步,伸出食指指着秦枫怒道:“你大胆!”

    萧玉霜狠狠的拍了拍大腿,眼圈发红,也不知道是被秦枫气的还是别的什么,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人怎么死性不改,竟然敢当众对娘亲如此无礼!”

    萧玉若刚刚绽放的笑脸骤然变色,冷冰冰的看着秦枫,哼,竟然敢对娘亲这样,我?????;,我真恨不得捏死你,抓死你,挠死你,踹死你!

    连一直在旁边因为羞愧而无地自容做鸵鸟状的萧曲都忍不住了,他冲上前去狠狠的踹了秦枫一脚:“你说什么,有种你再给我说一次!我弄死你!”

    弄死这个词,是秦枫教的,现在被别人用到了自己身上,秦枫真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哎,除了捏死、抓死、挠死’踹死之外,又多了一种死亡方式。

    旁边还未散去的一众家丁丫鬟更是义愤填膺。

    “哼,秦三怎么能这样呢,竟然连夫人都想占为己有,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我说秦三这小子怎么会一直对我这种国色天香的小美女不搭不理,原来,他竟然是喜欢夫人这种成熟型的!”

    秦枫莫名其妙,自己话还没说完,旁边这些人怎么都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自己,搞得自己跟衣冠禽兽似的。

    但很快,秦枫恍然,自己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歧义了。既然秦枫恼羞成怒,他义愤填膺怒发冲冠的说道:“都给我闭嘴!”

    那些家丁丫鬟平时早对秦枫嬉皮笑脸的样子习以为常,此时突然见他暴跳如雷德样子,再联想到他以一己之力赶跑金陵四大贼的神威,一个个的寒蝉若金,畏畏缩缩的低头不语。

    只是他吓唬得了别人,却是唬不了萧夫人,她看着秦枫嘿嘿冷笑道:“你待怎样?你还敢杀人灭口不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谅他秦三有这个贼心也没这贼胆。

    秦枫实在是没有想到,本来是一个众人瞩目万人瞻仰的英雄人物,竟然会为了自己一句没说完的话被人妄加判断,现在居然有成为众而矢之的趋势,纵然秦枫自认脸皮的厚度非常人所比,在某些时刻,甚至可以一人面对千夫指万人骂而神色不变巍然不动,但现在,却是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他摆了摆手,低头叹道:“夫人太高看我了,我秦三哪有那份杀人灭口的胆量,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要您?????请我吃顿好吃的而已,却没想夫人竟然如此激动,也罢,小人实在是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还请夫人恕罪!”

    秦枫说完此话,好像丢掉了全身的力气般,软绵绵的。

    在这个世界上,终究是没有真正了解自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终究????,只是自己一个人而已。

    终究,自己是个无处可归的流浪人!

    他艰难的抬起腿,转身,头也不回的就向自己的小窝走去。

    萧夫人看着秦枫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才明白,是自己客观武断冤枉了秦三,心中愧意顿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重重的哀叹了一声,看着秦枫逐渐远去的背影,陷入沉思之中。

    萧玉若眼泪再次掉了下来:“我不该这般猜疑他的,他怎么会对娘亲无礼呢!我真是该死!”

    萧曲呆呆的看着自己刚才踹过秦枫的那只脚,直恨不得当着秦枫的面把它砍下来向秦枫谢罪!那可是自己唯一的兄弟,自己怎么就说出那么恶毒的话呢,弄死啊,那可是弄死!实在是太恶毒了,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一众家丁丫鬟一个个心中惭愧,低头不语,都在为自己竟然敢质疑自己的偶像自责不已。

    萧玉霜看着秦枫落寞的背影,他那一瞬间的眼神不断在自己眼前闪现,伤心,孤独寂寞,不知所措,似乎一个被大人丢在大街上的孩子般,找不到回家的路,也不知道该去向哪里,在自己眼睛里面展现的,只是无尽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

    萧玉霜从未见过秦枫这副样子,平时只见他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在意的,自己一直还只当他当真是如此开怀,难道今天我们的表现真的让他伤心了么?

    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离开萧家?

    他,若是离开了萧家,自己是不是就永远都看不到那个坏坏的,**的,胆敢打自己的的小子了?

    想到这里,萧玉霜心中竟然感觉心中闷闷的,慌慌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要丢失一般,对了,姐姐小时候抢走自己心爱的衣服时,自己就是这种感觉。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跺了跺脚,也顾不得与自家夫人大小姐打招呼了,拔腿就像秦枫追了过去。

    秦枫压抑的推开了自己小屋的门,自从坐上堂少爷专属书童的位子之后,堂少爷特别为他安排了一个单间,虽然不大,但不用遭到萧峰的性扰,秦枫为了这件事还兴奋了好长时间。

    但此时,秦枫却是感觉不到丝毫安静的感觉,虽然四周依旧没有旁人,但他心中,脑中都是乱哄哄的,只想趴下来,好好的睡上一觉!

    想到做到,秦枫刚躺到床上,准备大睡一觉,房门却在此时“嘎吱”一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