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53章:力阻夫人改决定
    秦枫依旧是昂首挺胸,他冲着四周起哄的众人拱了拱手,示意众人安静,这才转向萧夫人继续说道:“夫人,不是小子我有心捣乱,而是你这样匆忙的把大小姐嫁出去,实在是对我萧家大大的不利啊!”

    萧夫人强忍着不耐,你个小家丁莫要以为有着几分才学便妄想对我萧家指手画脚,但是秦枫刚为萧家立下了偌大的功劳,如果这时候连句话都不让他说了,不免惹别人的闲话,所以萧夫人仍旧是皱着眉头道:“哦?此话怎讲?”

    秦枫见萧夫人接下了自己的话,心下暗喜,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就怕你不上钩呢!

    秦枫摇头晃脑一番,这才潺潺说道:“夫人是不是以为把大小姐嫁出去后,就不会再有些狂蜂浪蝶招摇撞市的二世祖就不会前来我萧家找茬了?所以想用大小姐的终身换得萧家的一时安宁?”

    萧夫人听着秦枫的话,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且听听这小子有什么见解也没什么。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遂点了儿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枫,静等着他的下文!

    其中人都安静的看着秦枫,仔细聆听着秦枫的高谈阔论。

    萧玉霜更是双拳紧握,紧张的盯着秦枫,深怕他一不小心说服不了自己的娘亲导致自己姐姐的终身幸福搁浅。

    秦枫呵呵的干笑了一声,哎呀,都这么紧张兮兮的盯着我,压力很的大,但他也没有丝毫的怯意,伸展了下自己的胳膊,然后长出口气,叹道:“夫人的想法固然是好,但是您有没有想过,纵然是大小姐嫁了,事情就真的能像您想象的那样进行吗?”

    “首先,按照您的想法,咱们大小姐已经随便找了不算困苦的人家嫁了,大小姐若是不喜欢那人,可能导致大小姐终身压抑痛苦,如此一来,自然会对草率的决定了她的终身的人,也就是夫人您,心生怨恨,这样一样,你们母女二人自然会出现间隙,隔膜一处,关系就会越来越远,到了最后,可能直接会导致您失去一个女儿啊!”

    秦枫言之凿凿,侃侃而谈,把旁边的一干人等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傻傻的看着秦枫,只不过嫁个女儿而已,怎么上升到了母女不和失去个女儿的高度了?

    “这还只是其一,就算是大小姐她看您十八年养育恩不易,不与您表面上翻脸,但是那些对大小姐有窥觑之心的无耻之徒,再者大小姐出嫁后就会放过萧家吗?”

    秦枫背着双手,像旁边走了几步,像是有着无限的感慨,像个老夫子一般摇头晃脑的说道:“非也,非也!夫人您若是真的这么想,那可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您想想看,若是大小姐嫁人后,那些正人君子也就罢了!但如过其中有些无耻小人,也不用多,一两个也就够了,到时候他们心下暗恨您没有把大小姐许配给他们,然后再暗中下黑后敲闷棍,到时候夫人您连哭都没地方哭啊”萧夫人听了秦枫的话,犹如被人敲了一闷棍般,脸上神情百转,再次游移不定了起来。

    萧玉若破涕为笑,只是仍有些紧张的握着自己的小拳头,看向秦枫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柔情!

    萧玉霜展颜一笑,还好被你小子搞定了,你要是连娘亲都摆不平,哼哼,就别怪我威武将军大黄的伺候了。

    秦枫见萧夫人本来坚定的心情开始摇摆不定了,心中暗道,还得加一把火啊。

    “夫人,若我所料不差,平时来向大小姐提亲的人一定快把萧家的门槛给踏破了吧?这些人中,想来大部分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物,若是他们在背后拍闷棍拍黑砖捅刀子,萧家能承受的了嘛?”

    秦枫老神在在的说道。

    萧夫人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眉头微皱,向秦枫问道:“那照你这么说,我萧家现在是进退两难,怎么做都不行了?若是玉若不出嫁的话,像今天这样的事一定还会重演!”

    秦枫无奈摇头,真是关心则乱,以萧夫人的聪明才智,支撑偌大的萧家都不是问题,更别说猜测秦枫接下来像说的话了,只是现在关系到自己的女儿,关系到自己安身立命的萧家,就有点六神无主了起来,女人,毕竟只是女人呐!

    “敢问你夫人,这金陵,一共有几个将军?又有几个将军公子?”

    秦枫向着萧夫人反问道。

    萧夫人有点下意识的答道:“自然是只有这一个了,这个问题还用得着问吗?”

    这小子绕来绕去的,绕个什么劲,这不是在吊我老人家的胃口吗?

    萧玉若紧握的拳头终于放开,眉开眼笑的看着秦枫,我就知道,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显然,萧玉若已经猜到了秦枫接下来要说的话,而且认为这些话足以劝服自己的娘亲!

    秦枫苦笑着答道:”

    既然只有这一个将军,只有这一个将军公子,那以后绝对不敢有人再来萧家捣乱了?”

    “这是什么道理?”

    旁边的萧玉霜先忍不住了,感觉今天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自己竟然会被这一个小小的家丁牵着鼻子走,虽然,这是个在才华上胜过了金陵第二书生的神奇家丁。

    萧夫人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已经明白了秦枫的意思“因为在这金陵地界,将军是老大,既然他儿子来过了,摆明了是对大小姐有意思,在这个时候,哪个不开眼的还敢前来我萧家捣乱?那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是对将军公子王大少**裸的侮辱,除非是有嫌命太长了的??”秦枫再次无奈摇头叹气,这萧玉霜实在是反应慢的离谱了吧,看看,旁边的家丁丫鬟都明白了,非要我说这么明白,这简直就是浪费口水,鸡同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