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48章:成为书童,斗西席
    待秦枫从沉睡中醒来,见到眼前的是萧夫人后,告了声罪。[email protected]点坑母

    萧夫人了然的点了点头,看着秦枫似笑非笑:“话虽如此,今天这桩事还是得谢谢你了,秦三,我萧家也不是不知恩图报之人,你又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答应我的萧家一定不会推辞!”

    秦枫一听此言,顿时一蹦三尺高,胸前上下起伏,异常的激动,义正言辞的说道:“夫人,你知道吗?你这句话是对我人格的最大侮辱,我幼小的心灵已经收到严重的打击与伤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只是想做一名光荣的萧家小家丁而已,能为萧家、能为小姐做点事是我今生莫大的荣幸,怎么能才刚刚做了个开头就挟恩已报呢?”

    这时,一直在一旁静听不动的萧曲站了起来,哈哈大笑出声,看起来甚是快意,他走到秦枫面前,拍着秦枫的肩膀说道:“秦兄,果真是我萧家之人,若是我萧家上上下下都有你这般想法,我萧家还何愁不兴何愁不旺啊!”

    这萧曲倒也是个爽快之人,看着秦枫甚合自己的胃口,竟然不顾身份的差距,直接和秦枫称兄道弟了起来。

    就这么一句话,秦枫就对他感觉不错,急忙应声道:“秦三见过堂堂少爷!”

    萧曲呵呵笑道:“秦兄不必客气,我觉得你这人有趣的很,以后你我就兄弟相称好了!”

    这萧曲虽然贵为豪门公子,倒也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其他二世祖那样的嚣张气焰,秦枫看了眼一旁的萧夫人,见她也是默然不语,当下也不再客气,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如此,秦三就高攀了!”

    萧曲摆手道:“秦兄说的是哪里话,天下之人,本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的活着,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

    萧曲为人直爽,看起来不像是富家公子哥,倒像是个绿林中人了。

    简短的两句话,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秦枫前世做金牌特工的时候,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什么样的人物没接触过。

    所以秦枫对于这萧公子的不耻下交,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萧夫人几人大概对自己家的这位表家堂少爷的脾性早有了解,所以也不加阻拦,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秦枫和萧曲交谈。

    “既然秦三你一心为我萧家做事,我萧家又怎么会为那些世俗之物寒了你的心,这样吧,我也不奖赏你什么,看你跟曲儿如此谈的来,以后你就陪在曲儿身边,跟他一块读书学习吧!”

    萧夫人说的客气,绕了一大圈子,说白了,就是要让秦枫去给他们家堂少爷当个伴读书童。

    虽说还是下人,但比起下等家丁这个职称来说,已经高了不是一星半点,陪堂少爷读书,自然是一步登天的好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书童是不用像家丁一样,辛苦劳作努力干活的,而且逍遥自在,只听堂少爷一人差遣!

    看这稍微为人豪爽,应该不会跟自己过意不去吧?

    秦枫心中大喜,当下就乐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秦枫荣升为堂少爷书童的消息早就不翼而飞。

    秦枫早上起床之后,就准备向书房走去。

    岂料刚出屋门,就有一大堆家丁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对着秦枫大呼小叫。

    “你就是秦三吗?听说你昨天晚上施展绝世武功,异常神武的救出了夫人与二小姐,今天就荣升为堂少爷伴读书童了,这事,是真的吗?”

    “小三,从你一来到萧家,人家就知道你行的,你真的没让人家失望!”

    “秦三,求你教我绝世武功吧,我也想要英雄救美啊!”

    秦枫被吵得脑袋都疼了,拼命的挤出重重包围,刚准备呼吸下新鲜空气,就又有一大帮丫鬟围了上来。

    “三哥,听说你武功盖世英明神武,只是虎躯一震就吓跑了一帮无耻贼呢,人家也好想学点武功防身呢?”

    就你那凤姐的模样,用的着防身吗,恐怕得男人防着你!

    “三哥,听说你学富五车,还懂得吟诗作对,待会在花丛前给人家吟首诗吧!”

    妈呀,这个是芙蓉姐姐!

    “三哥,你晚上有没有空,人家今天刚买了一套衣服,你给人家做幅画吧!”

    这个,虽然长得还真青春,充满了年轻的活力,但是,尼玛,你能把你满脸的青春疙瘩痘留下的沟壑消下去再来吗?

    秦枫强忍着呕吐的,一路狂奔来到书房。

    一把推开书房的门,只见萧大堂少爷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一个满脸髯须的西席先生正在手里拿着一本书,手捋胡须,口中轻声念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秦枫由于是狠狠的推开的房门,“哐?”一声响,两人的眼神聚焦在秦枫身上。

    萧曲见识秦枫来了,顿时大喜,冲秦枫招收道:“秦兄,这里,这里,坐我旁边!”

    西席先生则是不满的瞪了秦枫一眼,口中轻斥道:“你这晚辈,好生的不懂礼数,进门之前不知道要敲门的么?”

    秦枫知道自己理亏,赫然的笑了笑,挠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嘿嘿,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那西席先生见萧公子昏昏欲睡,哈癞子都快流一桌子了,心中本就不满,这次又遭到秦枫的打扰,心中自然是大大的不爽了起来。

    “哼,堂少爷我不敢怎么样,你一个小小家丁服饰的小子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西席先生暗自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更给秦枫一点教训,不然自己先生的威仪何在?遂冷笑着看着秦枫,口中讽刺道:“水中蛤蟆穿绿衣!”

    秦枫一听,自己青衣小帽的,这老不死的这不是在骂我吗?

    秦枫心下暗生怒气,我都道过谦了,你还得理不饶人了,他看着穿着一身暗红大袍的西席先生,心头一转,随口接到:“锅里虾公着红袍!”

    萧曲在一旁狠排巴掌,大声叫道:“好!”

    西席先生脸色大红,不服气的说道:“你这个目无尊长的小小家丁,竟然敢这般辱骂与我?”

    秦枫嘿嘿冷笑:“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骂我?”

    西席先生大怒,手拿诗书,指向秦枫,口中吼道:“一乡二里共百家丁不识西席先生才华绝代竟敢班门弄斧,十分大胆!”

    秦枫与西席先生对望一眼,眼中闪耀出愤怒的小火苗,“三心二意一等下流娶得糟糠之妻还敢自称风流,无耻蠢材!”

    西席先生几欲吐血,本想给这新来的小子一点教训,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几分才学,西席先生自然不甘心就这样败北,阴声笑道:“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家丁可笑可笑!”

    秦枫这个对这个熟啊,星爷经典台词。

    当下便毫不犹豫的答道:“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疆,叫声先生提防提防!”

    萧曲在一旁目瞪口呆,这位秦三秦大公子,才思未免敏捷的有点过分了吧?

    西席先生似乎已经是黔驴技穷,皱眉沉思半晌,也没有想出半点讽刺秦枫的对子。

    秦枫本以为事情已经完了,这西席先生应该会知难而退了吧,谁知这西席先生竟然一不做二不休,一步跳到了秦枫眼前,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的纹身,指着秦枫喝道:“小子,你混哪的?我左青龙,右白虎,中间画个米老鼠,我干败了南城的三个老大,才抢来这个好差事,现在你敢来跟我抢?”

    秦枫寒了一个秦枫看着这位恶搞版的西席先生,无奈的说道:“我只是个小小家丁而已,哪能和你抢什么差事,是你自己先跟我过意不去的!”

    西席先生此时已经气红了眼,哪还管的了那么多,异常凶悍的对着秦枫说道:“那些我管不着,总之你对了我的对子,就是跟我过不去,小子,有种就报出你的名号,爷爷我手下不死无名之鬼!”

    秦枫此时已经懒得搭理他了,转身走向旁边的萧曲,苦笑着道:“堂少爷吖,看来你这西席先生也不怎么样,竟然还带纹身的!”

    萧曲这时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刚想对秦枫伸出大拇指,却见西席先生正怒气冲冲的盯着秦枫,身上的纹身,可爱异常。

    萧曲当下脚步轻跺,慢悠悠的走到西席先生身边,呼啦一声打开自己的折扇,毫不在意的问道:“老师,你这是要干什么呢?”

    那西席先生见萧曲站了出来,怒气冲冲的脸马上变成了一脸谄媚,弯腰撅说道:“堂少爷,这小书童忒不懂事,品行不端,目无尊长,竟然还敢顶撞与我,我建议,把他轰出萧家,终生不得录用他为萧家家丁。”

    秦枫也目瞪口呆,我擦,这变脸速度,真是没的说。

    萧大堂少爷“啪”的一声,合起了折扇,看着西席先生似笑非笑,缓缓的跺了几步,这才不轻不重的说道:“但是,我刚才看到的事实,貌似,好像,大概是你被秦三的文采所摄,然后再恼羞成怒下企图行凶?是也不是?”

    西席先生的两条大腿明显哆嗦了一下,见自家堂少爷似乎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中那是大大的惶恐,在堂少爷面前丢了面子事小,丢了这大大的好差事才是大大的不妙,这西席先生眼珠一转,已然计上心来,转头看向秦枫的面容已经是带上了和煦可亲的笑容,似乎对秦枫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再次抹了抹自己好不容易养成的美髯须,呵呵笑道:“堂少爷,你有所不知,刚才老夫所表现的态度,其实已经是帮您试探出了这小书童的两项能力,事实证明,这小书童是有资格呆在您身边的!”

    萧大堂少爷“哦”了一声,立刻好奇的问了声:“此话怎讲?”

    话虽然这么说,但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秦枫站立一旁,不说话,只是眼神中泛起的白眼,却是很明白的透露出了自己的不屑。

    西席先生挺直了身子,干咳一身,脑袋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似乎正在酝酿自己的措辞,良久之后,在萧大堂少爷发飙之前,赶紧说道:“其实是这样的,堂少爷,这小书童刚进来的时候,我观他为人毛躁却不失聪明伶俐,这才有心考一考他的才学如何,若是酒囊饭袋之流,则是不配留在堂少爷身边!”

    秦枫这时有点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在一旁插口道:“照你这么说,你完全是一番赤诚忠心,全部都是在为堂少爷着想了?那你处处与我做对,变了像的骂我却又作何解释?”

    西席先生颇为自傲的笑了一声,偷瞄了一眼正在低头沉思的堂少爷,这才笑道:“据我观察,人只有在受到刺激之后才会发挥出非同一般的能力,我那般的辱骂与你,其实只是想替堂少爷看看你的有无真才实学罢了,事实也证明了,我的理论是正确的,在我刺激下,你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才思敏捷程度,都非一般人可比!”

    秦枫和萧曲同时长长的“哦!”

    了一声,然后一口同声的问了句:“那你刚才露纹身,一副绿林好汉的样子,又是吓唬谁呢?”

    西席先生诡异一笑,缓缓说道:“这就是老夫要说的第二点了,也就是这小书童的第二项能力,不畏强权!”

    萧曲问道:“此话,又该作何解释?”

    西席先生要了摇头,脸色说不出的得意,哎呀,原来堂少爷喜爱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我说上课讲那些“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时候,堂少爷怎么老打瞌睡,原来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这下好办了,只要以后投其所好,多跟堂少爷沟通交流,还用得着怕这个职位不长久?

    西席先生的思绪瞬息万变,但终究是万变不离其宗,只是在为自己的饭碗考虑,听到堂少爷问话,急忙答道:“堂少爷,老夫刚才露出身上纹身之举,实则也是大有深意,我扮作绿林好汉的样子,对这小书童稍施威压,借此考量这小书童的胆色!”

    这西席先生脸皮之厚,足以抵得上秦枫的一半了!

    秦枫相当的郁闷,刚进门就被这老东西诋毁得东倒西歪,现在这老家伙又在这里东拉西扯的,实在是,额,其实,也有那么点意思。

    见西席先生再次顿住不说话,秦枫知道这是他让自己接着问,然后满足他的虚荣之心,秦枫也不点破,毕竟以后要在同一个屋檐下,撕破脸皮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于是顺着西席先生的话问道:”

    那老先生考校的如何了”西席先生果然,满足一笑,这才道:“你这小辈果真没有令老夫失望,在老夫的语言和气势的双重威逼之下,竟然毫不变色,当真有他强任他强,清风弗大岗的气度,在这一点上,连老夫都要说声佩服,所以,在胆色这一点上,你也是很合格的,而且,这足以证明,在遇到某些威胁的时候,你不会为那些威胁所屈服,更加不会为临阵倒戈出卖堂少爷!”

    西席先生转头看向了萧曲萧少爷,微微低头,义正言辞的说道:“堂少爷,刚才老夫所作所为,并没有半分的扰乱我萧家内部团结的意思,堂少爷英明,一定能够明白老夫的良苦用心!”

    萧曲再次轻摇折扇,一副风度翩翩最佳美少男的样子,脚步轻跺,颇为玩味的笑道:“这么说来,你不但没有过错,反而不顾自己忍受屈辱,以身试人,一切都是为了堂少爷我着想了?”

    西席先生低头,默然不语。

    秦枫则是在一旁笑的手舞足蹈了起来:“堂少爷,我看这位先生也非常人,见势头不对竟然转变如此之快,要么忍,要么残忍,这先生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由此可见,这位老先生也必然是脱了衣服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的伟大人物,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他一马吧!”

    萧曲听了秦枫的话,终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口中直呼:“妙哉,妙哉,秦兄这句话实在是说的妙极,脱了衣服是禽兽,脱了衣服是衣冠禽兽,哈哈,秦兄,你说的话实在是有意思之极!”

    秦枫嘿嘿傻笑了两声,不说话。心中却是暗道:“这算什么,你是没生在二十一世纪,那时的恶搞语录不知道比我说的这些要精妙多少倍呢!”

    那西席先生见堂少爷此时已经没有了追究自己责任的心思,擦了一把冷汗,赶紧说道:“既然堂少爷和这位小兄弟说的来,那老夫就先不打扰你们,先行告退了!”

    不等萧曲和秦枫有任何反应,西席先生已经飞一般的离开了书房。

    秦枫和萧曲看着西席先生的背影哈哈大笑,这老头,也蛮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