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45章:黄蓉郭襄齐穿越,君宜黄蓉初碰面
    神雕时空咸淳九年(公元1273)年二月,襄阳。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城外蒙古大军已经围城了六年,襄阳城已多次向朝廷请求援兵,宋相贾似道也多次派出援军,只不过他派出去的援军像羊群一样,一批批被蒙古吞食。最后他打出王牌,命他最亲信的大将范文虎前往。

    问题是范文虎只肯用谄媚效忠,而无意用生命效忠,他在包围圈外扎营,偶尔截击一下蒙古的巡逻部队,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美女欢宴享乐。襄阳在如此情况下被围五年多,粮尽援绝。

    襄阳城中,城守府内。城守吕文焕正与他的心腹将领在府中密谈。

    “襄阳已经被围了六年多了,这六年多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么?我把全部的家产都拿出来犒军,我们每天都在死亡中挣扎。箭伤,刀伤,我的身上早已遍体伤痕。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城中还有数十万的百姓在。”

    “现在蒙古大军已经截断江道,水陆夹攻,还调来了西域炮匠新造的巨炮。二月,粮尽援绝的襄阳城终于再也撑不住了。蒙古人已三次派员来劝降,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能伤害襄樊的百姓。蒙古人已经答应了,现在我宣布,三日后,开门献城。”

    这时,他的部将问他:“郭大侠怎么办?”

    “蒙古人指名道姓要他夫妻二人性命,再说,他绝对不会同意献城的,要不要我们……”

    “不要,我已对不起大宋,不能再对不起郭大侠,我和蒙古人谈好,进城后蒙古人自会去找郭大侠,我两不相帮。”

    说完,叹了口气,心中暗念:“郭大侠,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我也是为了城中百姓,愿你吉人天象,平安脱险。”

    而此时,城中大将军府却内愁云惨淡,府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离破城的日子不远了,但没人愿意离开,因为他们心中的英雄郭靖在城中。

    此时府内的卧房中,郭靖与黄蓉正在房中。

    “蓉儿,以你的看法,襄阳城还守得住吗?”

    “如果还不来援兵,不出十天,襄阳必定失守。”

    郭靖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长叹到:“弹尽粮绝,弹尽粮绝啊。”

    猛然,他回过身来,双手抓住黄蓉的小手,急切的说道:“蓉儿,你快坐雕儿离开襄阳,带上芙儿与破掳,回桃花岛去。”

    “靖哥哥,你会和我一起走吗?”

    黄蓉问道。

    郭靖虎目一睁:“当年,我在点将台上与城中数万将士誓言。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再说,我可以走,城中的百姓能走吗?城中的将士能走吗?如果我走了,我将一辈子心中不安,生不如死,因此,我绝不会走,但你不一样,你是丐帮帮主,丐帮十万弟子需要你的带领,这样,就算襄阳城破,你也可以带领丐帮弟子继续抗击蒙古人。”

    “靖哥哥,你曾誓言与城共存亡,但我也曾发誓,与你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你怎可让我单独离开,而你去独自赴死。你死了我又怎可能单独活下去。再说,前两日我已将丐帮帮主之位传与了齐儿,并命他离开了襄阳城,带领丐帮帮众继续抵抗蒙古人。”

    “胡闹,我已把《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精要》交与你了,你不走,师傅一生的心血怎么办?汉室江山的复兴怎么办。”

    郭靖紧接着柔声说道:“蓉儿,你的一片忠贞我很感动。你愿与我一道以死报国,我很高兴。但是你我膝下有儿女,他们是离不开你这个妈妈的。我们能忍心让自已的骨肉去死吗?你能忍心让我们郭家从此断了香火吗?”

    “靖哥哥放心,我已把过儿送我们的玄铁重剑重铸成了一刀一剑,《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精要》已藏于刀剑之中,我已让芙儿与破虏拿着刀剑乘雕儿离开襄阳去桃花岛了,《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精要》自有有缘人得之。并且。”

    黄蓉俏皮的一笑,手伸入领口,取出了挂在胸口的一块雕成凤凰的青玉。

    “这块玉是爹爹送的,说可以保佑我们平安,再说生死由天命,能与你在一起,便是死了也开心。”“蓉儿。”

    郭靖无话,唯有紧紧的抱住黄蓉。两人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离。

    郭靖看着怀中的黄蓉娇艳的面容,虽然已过了三十,但脸上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细嫩柔滑的上艳光四射,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郭靖忍不住低下头,用嘴唇封住了她呵气如兰的香唇辗转亲吻。

    ·········云消雨散后。美艳动人、国色天香的黄蓉渐渐从欲|海的高|潮中清醒下来,她看到郭靖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她红着俏脸低声说道:“靖哥哥,怎麽这样盯着我看?”

    “蓉儿,你真美。”

    他两人相拥,渐渐睡去。

    三天后,襄阳城中突然大乱,几个士卒冲进大帅府中喊道:“郭大侠,吕文焕已开城献敌,蒙古人杀进城中了。”

    郭靖一听,大叫道:“蓉儿快,我带人去北面阻挡敌兵,你先去南门保护城中百姓撤退。”

    说完,冲出府门,向蒙古人杀去。

    这时街上乱了。一群群百姓,如同惊弓之鸟,在满街逃窜着;还有趁火打劫的流民,在掠抢包袱,追逐女人;更有散兵流勇,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在鼓噪投元。

    虽有地方上的官员在理事,只是大难来了各自飞,没人理会他们。黄蓉的出现,给了他们希望。他们都高声地喊了起来:“黄女侠,救救我们吧。”

    五年孤守襄阳城的郭靖黄蓉夫妇,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还是很有威望的。

    人们没有忘记他们曾信誓旦旦要与城共存亡;人们没有忘记他们曾设法多次袭击过蒙古人;人们没有忘记他们领着全城军民以拆屋为薪、结绳为衣苦度艰辛的日子。在他们的心目中,郭黄二人就是救星,黄蓉的出现顿时使混乱的局面稍稍平静了一点。眼看百姓安静了下来,黄蓉带着郭襄安排亲兵指挥百姓撤离。

    而另一边郭靖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由于吕文焕的献城,城中的军兵已乱作一团,郭靖只能招到几百个军士,他们利用城中的巷道,与蒙古人展开巷战。两个时辰后,郭靖身边的几百人都已死伤殆尽,只剩郭靖一人苦苦相守。虽然郭靖武功绝顶,但好汉架不住人多,郭靖已杀得百十个蒙古人,但已浑身是伤。

    这时,黄蓉带着女儿郭襄已安排好百姓的撤离工作,但心中放心不下郭靖,从南面过来,看到郭靖的状况,心中一痛,正要冲杀过去。突然,胸口的青玉发出了巨大的光芒,周围的人吓得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良久,等他们抬起头,发现黄蓉与郭襄已经不见了。

    在白君宜与巧巧二女所创立的翠玉坊后院内,突然闪过一阵强光,光芒中出现了两个俏丽的身影,黄蓉抱着郭襄看着周围的相似的楼房,双眼痴迷,口中喃喃的说道:“这是在哪?我怎么了?”

    黄蓉抱着郭襄慢慢的走出巷子,心中充满了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

    忽然,她想起了之前胸口发出的光芒,她急忙拿出了玉佩仔细的端详起来,只见原本温润晶莹的玉佩此时却暗淡无光。黄蓉反复查看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她想,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块青玉玉佩上,但现在看不出来,先带着,回头再仔细琢磨琢磨不迟。

    她正想着,却不知赶到的白君宜三女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两个绝色美女,身穿一身古装站在自家后院中,想不引人注意都难。黄蓉抬起头,看着周围与自己生活的极其相似的楼阁,眼前几个女子怪异的目光,不禁一阵头痛:“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为什么会这么像我生活的地方,难道我还在襄阳吗,看来我要找个人问问,不知道我说话他们听不听得懂?”

    看到路边有一个清秀的女子正向她走来站着,她走过去问道:“小姐,这是哪?”

    那女子看了看她,说道:“这是大华金陵的翠玉坊。”

    黄蓉一听,微微松了口气,心想说话还听得懂,便又问道:“大华金陵的翠玉坊?大华是什么地方?我只听过蒙古,大理,吐蕃等国,大华是什么国?”

    那女子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黄蓉:“小姐,你说什么啊,你说的那些国家我一个都没听说过,你是哪来的?”

    黄蓉怕引起别人的怀疑,道谢后匆忙的抱着郭襄离开了。但却被白君宜拦住了,只听白君宜说道:“姑娘,我看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出去了还可能会被人耍了也不知道,不如就此住下吧!等到姑娘你们彻底熟悉了,再离开也不迟。”

    黄蓉听了心中暗自决定,于是望着白君宜说道:“那多谢姑娘的收留了,我能问下这翠玉坊是干什么的吗?”

    白君宜知道她想说什么,于是轻笑了一声说道“姑娘放心,我们这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翠玉坊是我家夫君出资建立的,专门为女子服务的布庄。”

    黄蓉一听是专门为女子服务的布庄,而不是像平常的布庄一样。这个想法还是那素未蒙面的老板想出来的,更加坚定了她留下来的心思。

    于是说道:“姑娘盛情相邀,我怎敢拒绝呢?说来我也对这素未蒙面的老板甚是好奇。”

    白君宜听了她的话,接口说道:“有时间你会见到他的。妹妹也别生分了,叫声宜姐便行。”

    黄蓉也不矫情了,自我介绍道:“宜姐,小妹叫黄蓉。在我怀中的女孩便是我的孩子郭襄。以后姐姐尽可叫我蓉妹,叫我孩儿襄儿。”

    白君宜说道:“蓉妹,跟着姐姐走吧!姐姐带你熟悉下这地方。至于襄儿,巧巧她们来照顾吧!”

    说完便将郭襄交给巧巧二女照顾,自己带着黄蓉游览着翠玉坊。